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太监了吗在线阅读 - 第15章 夜宴

第15章 夜宴

        大凉世界。

        方府。

        上好的青花瓷盘内,盛放着厨子精心烹饪过的太岁肉。

        那股异香越发强烈,令旁边服侍的百合都不由喉结滚动一下。

        百合算是十二花钗中的一个异类,既比不上月桂的温柔体贴,也没有其他诸女的风情。

        相比较而言,她身材太高,五官棱角太过分明,并不符合大凉士大夫的典型审美。

        当初购买丫鬟之时,就是当添头赠送的。

        但方夕却觉得这丫头长得不错,有种英气勃勃之美,若是换上较为男性化的打扮,就宛若一个风姿绰约的美男子。

        此时方夕就特意让百合换了一身白色劲装,乍一看下去,好似白狐成精。

        方夕平时就喜好逗百合玩,因为此女天性有些要强,折服此等倔强之女的过程也颇有意思。

        不过今日,他完全没有兴致。

        方夕狠狠咬了一口太岁肉,让肥美的肉汁在口腔内炸开。

        下一刻!

        他身体皮肤都变得有些通红,宛若喝醉酒一般。

        与此同时,大腿则是肌肉蠕动,那一道如黑蛇般的纹路,在迅猛扩张、增大……

        下一瞬,方夕身形如风,倏忽来去,在诸多梅花桩中穿行。

        砰砰!

        百合感觉好像看到一条巨蟒纵横来去,身体吓得簌簌发抖。

        伴随着一声声炸响,一根根木桩被方夕踢炸,细小的木屑横飞。

        良久之后,方夕才停下脚步,望着自己的双腿。

        他大腿以下的裤子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露出光洁的皮肤,以及上面一道蛇纹。

        “完整的双蛇纹路,代表我在红蛇腿上,也到了气血三变的境界。”

        对这一点,方夕并不感到惊讶。

        毕竟他白云掌早已突破,红蛇腿只是触类旁通罢了。

        “公子。”

        百合送上毛巾,动作硬邦邦的。

        不过方夕就喜欢她这种英气,笑道:“这是红蛇腿,怎么样?想学么?我教你啊……”

        以此女的大长腿,若是再学无骨蛇形……嘶嘶……

        方夕倒吸小半口凉气。

        日常逗弄侍女之后,他就来到了白云武馆。

        自从晋升气血三变,武馆弟子对他都是敬畏有加。

        至于武极?

        这人已经很少出现在武馆中了。

        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要报复的举动,反而变得低调许多。

        这倒是让方夕有些刮目相看,而同时也觉得,世间的蠢人跟聪明人一样,都是极少数,而平庸的普通百姓才是绝大多数。

        大堂。

        “师傅!”

        方夕双手抱拳,略行一礼。

        慕苍龙坐在太师椅上,端着心爱的紫砂茶壶,对着壶嘴喝了一口,眼睛惬意地眯起:“方夕,你来了……对了,你突破气血三变,乃是武馆盛事,按例该庆祝一番,你觉得该如何办?”

        “我觉得,不必办。”

        方夕摆手拒绝。

        不过是一个气血三变,又不是练成真力,达到武馆主境界,有什么好庆祝的?

        再说,举办庆典,不是为名,便是为利!

        他根本不在乎一点虚名,至于利益?则更是搞笑,那些武馆送的礼,还没他随意捡一点叶子多!

        “这……好吧。”

        慕苍龙原本有点不开心,毕竟如果是真的武馆学徒,那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说话哪有不听的?

        奈何……方夕跟其他学徒不同,本身就很有钱!

        白云武馆也是因为他,最近才变得宽裕了许多,想要斥责都不太好开口……

        “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先告辞了。”

        方夕又行了一礼,走出大堂。

        他今日来,主要就是为了找机会烙印白云掌神意图。

        等到神意图到手之后,白云武馆对他而言,真的没有多大用处了。

        ‘这也是三流武功的麻烦,稍微突破一下就到极限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方夕眸子微微一闪,就想到了后续:“元合山……”

        ……

        “师弟,其实父亲也是憋屈太久了。”

        借阅神意图之时,慕缥缈为慕苍龙开脱道:“父亲撑着白云武馆,平时也很是辛苦,底下弟子又不太成器,难得出了师弟你……”

        说到这里,慕缥缈也有些惋惜。

        这方夕师弟在白云掌上的天赋,当真是白云武馆开馆以来第一了。

        奈何……对方太有钱了。

        有时候,太有钱也不好。

        比如方夕若是乞儿乃至平民出身,慕苍龙说不定都会将方夕收为义子,悉心培养,未来就可以拿来撑门面!

        何为撑门面?自然就是推出去跟别的武馆打擂台、对拳!

        到师傅老后,衣钵弟子也有义务为师傅挡下各种上门踢馆的。

        若是方夕能做到这点,慕苍龙搞不好都会将慕缥缈嫁给他。

        奈何……方夕太有钱了!

        怎么可能为一家小小的武馆打生打死?

        “师傅一番苦心,我自然知晓……”

        方夕沉吟一会,似乎勉强回答:“这样吧,我可以承诺,日后为武馆出手一次!”

        “是么?”慕缥缈眼睛微微一亮。

        “但我有条件……”方夕见状,立即提出自己的要求。

        “什么条件?”慕缥缈见到对方目光直勾勾盯着自己,脸颊不由微微一红,又想道:‘若是师弟的话,也未必不行……’

        一个‘我答应’,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耳边就继续传来方夕的声音:“我想单独参悟白云神意图……一晚!”

        “啊?”慕缥缈瞪大眼睛,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方夕则是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今日参悟神意图,总觉得无法入门,大概是师弟身边有人,就容易分心的缘故,因此才提出这个不情之请。”

        “只是借阅神意图……一晚?”

        慕缥缈也不知道自己心中什么滋味,反正就是突然好气!

        这么好的机会,自己都差点答应了……

        “自然,师姐若是不放心,还可以在门外守着,然后验收。”方夕一派正人君子的风范。

        但下一刻,慕缥缈就将白云卷轴砸进方夕怀中:“行了,我答应。”

        转身就跑,似乎后面有什么怪兽追逐一般。

        “呵呵……”

        方夕摸了摸鼻子。

        慕缥缈这种小女生的心思,他当然一清二楚,刚才就是突然制造尴尬气氛,让对方不好意思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趁此良机,他手中浮现出一枚空白玉简,开始复制……

        片刻之后,白云神意图到手!

        整个白云武馆,也就这点家当还在方夕的眼里了。

        ……

        夜晚。

        元合山黑石城分部。

        数位武者正在宴饮,间或谈论一些城中趣闻轶事。

        相貌清冷的白裙女子‘淳于’望着坐在最上首的年轻师叔‘令狐阳’,略有些欲言又止。

        这位师叔天赋异禀,年幼之时就被元合山一位长老看中,带上山收为亲传弟子,自此武道一发不可收拾,年纪轻轻就突破到了武馆主之上的境界!

        也正因为一心武道,与人交流较少,养成了孤傲乖僻的性子。

        那位长老才命他入世,担任黑石城镇守,也有以红尘磨练心性的用意。

        奈何……好像这几年下来,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淳于,你为何欲言又止?”

        令狐阳感官十分敏锐,喝了一杯酒就有些不耐烦,随口问了一句。

        淳于这才红唇轻启:“师叔……可还记得方夕?”

        令狐阳怔了怔:“此人是谁?”

        淳于顿时感觉大为无奈,不过也没办法,哪怕分部的一些弟子,令狐阳师叔现在都还有些叫不出名字来呢。

        只能解释道:“此人数月之前欲要拜入我元合山,被回绝之后去了白云武馆,最近几日,传出他习练白云掌,已迈入气血三变的消息……”

        “是么?看来此人虽然天赋一般,但运气不错。”令狐阳把玩着酒杯:“大概是身体极其契合白云掌一脉吧……但也就那样了,那等三流武学,怎么比得上我元合山密传?此人一辈子也就是在武馆主当中徘徊了……你还提他作甚?”

        淳于苦笑回答:“师侄只是有些惋惜,此人能突破至气血三变,天赋至少也是有一些的,师侄当日,或许有些看走眼了。”

        “看走眼便看走眼……这天下英才何其多?纵然是块璞玉,没有人雕琢,也成不了器,说不定现在路边死的饿殍里,就躺着资质比我还高的天才呢,但那又如何?”

        令狐阳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武道博大精深,资质只是门槛,更重要的是入门之后的资源、师长指点、乃至自身勤奋!”

        这其中,又以功法最为重要!

        因此,不论当日结果如何,令狐阳都不会后悔,因为习练三流武学之后,对方的上限就摆在那里了。

        “师叔说得乃是至理名言啊。”

        一名胖乎乎的武者闻言,顿时拍案叫绝:“当浮一大白!”

        淳于扫了一眼,认得是宗门执事‘乔五猖’,此人一贯溜须拍马,但一身功夫着实不差,暗中下手更是阴狠。

        此时也不多说什么。

        她本来就是清冷的性子,今夜不过略有些感慨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