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太监了吗在线阅读 - 第10章 灵米收获

第10章 灵米收获

        初春。

        棚户区的灵农们个个脸上都带着喜色,有的还换上了难得的新衣,宛若要去参加什么庆典。

        方夕行走在竹林间,右手随意一挥。

        青禾剑飞出,斩下一截竹子。

        他敲了敲竹筒,听着里面厚实的回音,满意地点点头:“灵米成熟了。”

        下一刻,方夕直接在地上点燃火焰,炙烤起竹筒。

        伴随着时间过去,一种混杂着稻米与竹子的清香就慢慢溢散开来。

        这是灵竹米的另一种吃法,做成竹筒饭。

        此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待在竹林中,就是要看护好不容易成熟的灵米,以及防止一些小贼乃至害虫。

        为此,甚至连大凉都不去了。

        到了今日,终于有了收获!

        啪!

        半晌之后,竹筒炸开,现出里面满满的灵米。

        刚成熟的灵米粒粒饱满,分部均匀,落在舌头之上简直要化开一般,特别是那一股清香,沁人心脾。

        再配上方夕自带的腊肉,就是一顿不错的饭食。

        吃饱之后,方夕感受到体内灵气的满溢,不敢怠慢,连忙运转了一遍长春诀功法。

        不仅如此,在运转功法之后,他又摆开架势,磨练自身双掌。

        “啧啧……小方你是在炼体么?”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有些沉浸入武学的方夕听到一个戏谑的声音,连忙抬头,就看到一艘铁叶舟法器从半空中缓缓降落下来,从上面下来一人。

        对方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修,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员外服,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十分富态。

        方夕见了,却连忙停下练武,起身陪着笑脸:“司徒管事好。”

        见他望着自己,连忙又笑:“只是闲来无事,练一下凡人的武学罢了,贻笑大方,贻笑大方啊……”

        这蓝衣胖子名为‘司徒英’,是司徒家的人,主管一部分灵田。

        对于山上许多灵农而言,就是掌握了生死大权的土皇帝。

        “嗯,这片灵竹长势不错,你必然是尽了心的。”

        司徒英在竹林间走了走,观看灵米的长势,略微点头。

        “哪里哪里,主要还是青竹山人杰地灵,灵气好,灵米才长得好啊。”

        方夕一边恭维,一边摸出一个小锦囊,送了过去。

        在锦囊里面,是他仅剩的几颗灵晶了。

        司徒英接过,根本不用打开看,就知道具体数目,表情变得更加柔和:“好小子,上道……既然如此,就开始收割吧。”

        这一幕,让方夕不由想到前世,自己看的书籍中有记载。

        古代那些地主与佃农收获之时,大概便是这样子的吧?

        因为两人都是修仙者,收割起来很快。

        哗啦啦!

        一片片竹林倒下,化为竹米。

        到了最后,司徒英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专门的大斗法器,开始衡量重量。

        “储物法器?”

        方夕盯着司徒英腰间灰扑扑、看似不起眼的小袋子,又开始羡慕了。

        这种储物法器,他就没有……

        “今年收成不错,收获灵米两石又四十斤……主家得一半,也就是一百二十斤!”

        司徒英拨弄了一下算盘:“如今灵竹米价格涨了,若你卖出自己的私人份额,可以给你四块灵石……”

        方夕盘算了一下,忍痛道:“我留一半吧……”

        按照租地合约,他本来能有收成的一半,也就是一百二十斤灵米。

        这灵米如果要卖,还是只能卖给司徒家。

        司徒家在坊市也开了米铺,因此可以狠狠压价,给的灵晶并不高。

        而灵农往往也要修炼,因此大部分还是要留下。

        不过这司徒英张口就要方夕卖掉自己的份额,还是有些贪得无厌了。

        “一半,也罢……给你留六十斤。”

        司徒英将灵米收入储物袋,又甩下一小袋子灵晶,驾驭铁叶舟离去。

        方夕打开袋子一看,发现里面灵晶只有十八枚,不由暗骂一句:“雁过拔毛的吸血鬼,来日不要落在我手上……”

        ……

        灵竹米收割之后需要到夏天才能继续播种。

        这里的播种也很奇异,不需要稻种,只需要催生灵竹根,长出竹笋就可以了。

        而在春天收割,到夏天再次播种之时,就有一段农闲时期。

        方夕漫步踱回窝棚,准备是不是将自家翻修一下。

        就在他打开自家房门之时,看到老麦头的屋子已经有了一个新人,不由一怔。

        “这位是方道友吧?在下是新来的灵农,名为陈平。”

        陈平看起来二三十岁,也是炼气初期修为,相貌看起来平平无奇。

        此时讨好地笑了笑,又塞过来一张下品的‘祛尘符’:“区区小礼,不成敬意。”

        “多谢,日后多走动。”

        方夕笑着应和了几句,回到自己房间,摸了摸下巴:“以往灵农送礼,最多就送点点心、灵米……这新来的道友,身家似乎颇为丰厚啊……莫非,是一位制符师不成?”

        但旋即,又颇为感慨。

        老麦头当灵农已经数十年了,但一朝身死,记得他的人不多,就连屋舍田地都被飞快转让。

        这便是修仙界的现实!

        最底层的修仙者就是蝼蚁、韭菜……随便割,反正总会再长出来。

        “昨日是老麦头,明日便或许会是我!”

        方夕自嘲一笑。

        以他的性格,到时候记得他的人恐怕会更少。

        “也罢……正好趁着这段农闲的时间,好好修炼一番。”

        长春诀炼气三层的功法,方夕每日都在练习,只是进度并不快。

        反倒是白云掌这门武道,颇有几分突飞猛进的味道。

        ……

        大凉。

        白云武馆。

        “方师兄!”

        “师兄好。”

        一身白色劲装的方夕走入武馆,外院的弟子纷纷露出讨好、仰慕的笑容。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只是被方大员外的钱财所折服的话,如今则是更带着几分对强者的崇慕。

        原因无他,方夕的进步速度,实在太快了!

        不仅入门极快,在家便完成气血一变的修炼,更在不久前宣布突破气血二变!

        这让不知道多少人在暗地里眼红。

        ‘但是……嫉妒又有什么用呢?’

        方夕微微一笑,进入白云武馆内院。

        “大师姐!”

        跟慕缥缈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自顾自来到一处土灶台前。

        这土灶台用青砖垒砌,上面架着一口铁锅。

        当方夕到来之后,立即就有下人点燃灶台,往铁锅里面一麻袋一麻袋地倒药材。

        仔细看过去,在药材之中,还混杂有蠕动的蜈蚣、蜘蛛一类毒虫,令人头皮发麻。

        “我白云掌以煅烧法进入气血二变之后,就要尝试往掌力内淬毒!”

        方夕望着自己的双掌。

        经过两次气血蜕变,自己的双掌皮肤宛若牛皮一般坚韧,强健有力。

        这是进行毒功修炼的基础。

        毕竟,掌力淬毒,也是要损害自己身体的。

        哪怕白云武馆有着专门的解药,但日积月累下来,也是恐怖的伤势。

        熊熊!

        火舌猛烈地舔舐着锅底,令铁锅内的汤汁越发浓稠,变得青黑、腥臭……

        方夕面色不变,待水烧开之后,直接将双掌插了进去。

        哗啦啦!

        沸腾开的毒液在双掌之间荡漾,他默默运转气血变化,汲取毒素之力。

        ‘果然,唯有气血二变之后的强大体魄,乃至气血,才能略微汲取毒素……太过超前修炼,可能就是将自己的双掌毒废!’

        半个时辰的修炼之后,方夕将变得通红的双手收回,望着自己的掌心。

        只见在掌心之中,每当自己运转气血之时,便蓦然多出一团灰色。

        “这就是毒掌么?乌云境界的白云掌?不……应该只是开始……”

        白云掌有三个层次,白云、乌云、黑云!

        其中白云是气血一变与二变,双掌洁白如玉。

        乌云就是到了气血三变阶段,运起功来,双掌变成一片乌黑,毒功小成。

        方夕如今,就是在二变与三变的中间阶段。

        至于最后的黑云层次,就是真正练成真力,毒掌大成!

        据说慕苍龙真正运功之时,双掌漆黑如墨,哪怕掌风中都带着剧毒!

        “我财力丰沛,能购买各种奇毒,淬炼入掌中,因此进度飞快……”

        方夕收掌而立,默默想着自己的武学进度。

        除此之外,他能用自身灵识内视,修补身体损伤,排出毒素,这也是一大优势!

        有着如此多优势叠加,方夕在白云掌上的进度,自然是一日千里,连武极都被超过,最近虽然人前依旧十分热情,但背后的视线就有些令人玩味了。

        ‘整个武馆之中,单论武功,在我之上的只有慕缥缈与慕苍龙了吧?’

        方夕暗自想着。

        ‘武极不成气候,刘涛涛心性有缺,论憨厚沉稳,未来说不定还是唐旋后来居上……可以略微结交。’

        就在他思考之时,相貌英俊的武极来到后院,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方师弟……”

        “武师兄,可是有事?”方夕眉毛一挑。

        “这个……师兄最近为了修炼武功,囊中羞涩,不知师弟……”

        武极一开口,就是借钱。

        ‘这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啊。’方夕暗中翻了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