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太监了吗在线阅读 - 第7章 贪念

第7章 贪念

        “多谢公子赏赐!”

        佘雷拿着翠绿竹叶,喜笑颜开:“恭喜公子武功大进,想必将来练成真力,达到各武馆馆主的境界也不是难事!”

        “哦?气血三变之后为真力,这就是武馆主的境界么?”

        方夕挑了挑眉毛。

        说实话,纵然是气血三变的武者,在修仙者看来也就那样,南荒修仙界的凡俗中也有武林,最高也能达到类似成就与破坏力,就是走的路子不同罢了。

        但武馆主的境界就不一样了。

        当然,佘雷只是吹捧,他还是能分出来的。

        “这个自然!”佘雷连连点头,不过心中却是嗤笑一声,这个世家公子哥完全不懂行。

        气血三变,一变更比一变难!

        如果说气血一变只要资源足够,又肯下功夫,基本人人都能入门,只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的话,那气血二变就需要足够的资质。

        而到了气血第三变,要求就更加变态。

        整座黑石城,武馆界中,年轻弟子达到这一步的都寥寥无几。

        至于武馆主的境界,就更是奢望了,没有一点机缘,不要想进入这个境界。

        哪怕是他,因为中年时期受伤,也彻底与武馆主绝缘,如今只是在红蛇武馆中担任教职而已。

        “这个自然,不过想要练成真力,必得真正拜入武馆,成为核心弟子,才能看那神意图传承,领悟整合气血,化为真力之道啊……”

        佘雷摸了摸胡须。

        这是他下的饵,对方只要想拜入武馆,成为核心弟子,可不是就只能继续拉拢他么?

        “神意图?”

        方夕感觉已经接触到这个世界气血武道的一些核心内容了,眼睛一亮:“卖么?”

        佘雷感觉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脑回路:“各脉神意图,都是秘传中的秘传……不会卖的。”

        “一千两银子!”

        方夕开价。

        佘雷的呼吸顿时有些急促。

        馆主,不是我不忠心,而是这人给得太多了……

        “一千两不够,那就两千两!”

        方夕看出佘雷的动摇,又笑眯眯补充一句。

        “这个……等老夫想一想……”

        望着佘雷蹒跚离开的背影,方夕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意。

        所谓神意图,必然是各家武馆的根本。

        而实际上,他也不急,只要按部就班,到了气血三变,总有机会接触的。

        此时故意说出来,就是想勾动佘雷原本心中就有的贪念!

        ‘我方府立足黑石城,因为人傻钱多,总是受到觊觎,总得展露一番手腕,才算真正站稳脚跟。’

        方夕摸了摸怀中。

        那一张张‘小雷符’、‘金光罩符’、‘寒冰符’给了他不少底气。

        ‘气血武者想要威胁修仙者就必须近身,并且,气血三变之内的武者也就那样……唯有武馆主能让人稍微忌惮一二。’

        ‘也不知这些武馆主的实力,与真正的炼体修士有何区别?’

        当然,想是如此想,实际上方夕却不想亲自尝试一下的。

        毕竟,太过危险了。

        ……

        夜晚。

        方夕躺在院子里的竹椅上,手边放着冰激凌。

        月桂有些好奇地望着少爷,不知道为何少爷不回屋子里享受冷空调,反而在外面吹着自然风。

        这夏日暑热,还是相当熬人的。

        不如……明日煮一点莲子羹?清热泻火?

        就在月桂浮想联翩之际,方夕叹息一声:“还是来了……”

        方府后花园。

        一名黑衣人翻墙而入,小眼睛中满是精光。

        在他怀里,还有大量蒙汗药与迷香。

        ‘他娘的,这方府既没有根基,又这么富有,几千两银子说拿便拿,那就更应该孝敬本大爷!’

        佘雷对方府熟门熟路,来到库房。

        下一刻,正当他借着夜色,准备点燃迷香之时。

        哗啦啦!

        四周忽然亮起火把。

        “什么?”

        佘雷诧异望向四周,就见到十几个膀大腰圆,手持棍棒的护院。

        除此之外,慕缥缈也在护院当中,满眼怒火地望着他:“佘雷……你敢如此?”

        盗窃雇主钱财,这是在砸整个黑石城所有武馆的招牌!

        “桀桀……老夫混天鹞子,不认识什么佘雷!”

        佘雷沙哑着嗓子,转身就跑!

        这种事就跟捉奸一样,只要他脸上还有面纱,那就绝对不能承认!

        哪怕被抓住了,提起裤子一样不能承认!

        他腿功惊人,速度很快。

        转眼之间,就来到两个手持棍棒的护院之前,随手一推,两个护院感觉一股大力涌来,立即东倒西歪。

        “给我站住!”

        突然,佘雷身后响起一声娇喝。

        是慕缥缈!

        她一掌拍出,掌心一片灰色,带着腥臭的味道,赫然是‘白云掌’全力出手。

        ‘呵……慕缥缈不是我的对手,但也不能暴露红蛇腿。’

        佘雷身体一晃,转眼间就错开一段距离。

        在身后,慕缥缈死死追着,而方府的护院虽然一般,却也能拖延时间。

        最终,佘雷还是被慕缥缈追上了。

        “你别逼我!”

        佘雷怒喝一声,双腿肌肉隆起,宛若蛇鞭一般抽出!

        砰!

        半空之中,腿影与掌影一错,慕缥缈后退几步,冷哼一声,显然吃了小亏。

        腿部力量原本就比手臂要大,更何况佘雷不论战斗经验还是实力,都要超过她一筹。

        但佘雷望着半空中翻飞的布片,以及自己腿上三根灰色的指印,表情也有些难看:“果然是毒掌功夫……可惜,你留不住我的。”

        纵然暴露了红蛇腿,但他只要跑掉,第二天还是不承认!

        反正黑石城红蛇武馆的学徒也有不少!

        慕缥缈被他一腿踢伤,已经无法再阻挡他。

        就在佘雷想要离开之时,方夕施施然走了出来,摇头晃脑地道:“老佘,你太不讲究了!明日我必然报官抓你!”

        “老夫不是佘雷,但也得给你一个教训!”

        佘雷虽然中了毒指,身法依旧灵便快捷,眨眼间就冲破层层护卫,来到方夕面前。

        下一刻,方夕淡然一笑:“佘师傅还是留下吧。”

        一道高大的人影,从方夕身后走了出来。

        “这人……好眼熟!”

        佘雷心中闪过一道念头。

        下一刻,他就看到对方举起手掌,仿佛拍苍蝇一般轻轻一甩。

        啪!

        他腿骨断折,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撞在墙上,软软倒了下来。

        “是你……白云武馆馆主,慕苍龙!”

        佘雷怒吼一声。

        “自然是老夫,你打伤老夫女儿,还想伤害公子,当真天理不容!”慕苍龙五十来岁,身材魁梧,脸庞紫红,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你怎么会在这里?”佘雷傻眼了。

        “自然是本公子花了五百两银子请来的。”

        方夕接过话题。

        他想见识一番武馆主的手段,不代表要亲自出手,还可以花钱让人家展示一番。

        事实证明,有钱能使磨推鬼,只是几百两就买到白云馆主出手一次了。

        而此时,想着慕苍龙刚才的出手,方夕心中也在默默计算:

        ‘气血三变的武者,在武馆主面前就跟小孩子一样,果然是一种质变……’

        ‘速度、力量、身体强韧等方面都不是佘雷可比……’

        ‘论实力,堪堪比得上那些炼体一二层的修士了吧?’

        这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因为炼体不仅需要功法,还需要资源,都是以灵石计算,想要炼体有成,数十块灵石的投入是最起码的。

        而方夕却可以在大凉用银子买到!

        这才是他最看重的地方。

        “方公子,接下来此人该怎么处置?”

        慕苍龙望向方夕:“佘雷已经中了我的毒掌,气血难以运转,无法跑掉……”

        “唉……”

        方夕叹息一声:“我不愿与红蛇武馆交恶,此事还是先压下去,不用通报官府,先去请红蛇馆主前来一叙吧。”

        此时大凉朝廷还是有点威慑的。

        如同佘雷这种行为,至少也是大刑伺候,流放充军的下场。

        慕苍龙听了方夕的话语,不由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耳边又传来方夕的话语:“慕馆主,明日之时,还请作证。”

        “这个自然,哪怕为了武馆声誉,我也不会让此人好过。”慕苍龙凝重点头。

        ……

        红蛇武馆的馆主,名为陆蛇,喜好穿红袍,身材矮小,貌不惊人。

        但行走之间,就让人感觉极不舒服,宛若被一条毒蛇盯上。

        翌日,方夕望着这位红蛇馆主,咳嗽一声:“陆馆主,唉……出了这事,我也不想的……”

        “既然不想,为何不放了佘雷,当没事发生过?”陆蛇嘶哑着声音开口:“与其说这些,不如说出你的条件!”

        “这个……”方夕看向慕苍龙。

        慕苍龙咳嗽一声:“陆蛇,此事是你武馆不对在先,我们也是为了你的颜面……”

        他实际上收了方夕的钱,此时早就商量好了说辞:“你红蛇武馆所收的学费,得全部退还,这是规矩,除此之外,还得给方公子补偿!”

        “好好好!”

        陆蛇瞪了慕苍龙一眼,忽然笑了:“原来是你们白云武馆要出头。”

        暗地里,他认为这件事情背后八成有白云武馆的影子,为了抢夺方夕这个狗大户而设了圈套!

        “随你怎么想吧,但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慕苍龙蹙起眉:“方公子日后不能去红蛇武馆学艺,但红蛇腿毕竟已经学了,你武馆的神意图,可以给方公子鉴赏一日,就当赔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