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太监了吗在线阅读 - 第2章 元合山

第2章 元合山

        方夕穿越了,但又没完全穿。

        或者说,他二穿了!

        回想起当初第一次二穿之时的情景,方夕依旧心有余悸。

        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夜晚,穿越数月的方夕宛若一只警惕的小兽,正在小心翼翼地向四周伸出触角,探查青竹山坊市的情况。

        奈何……自身修为低下,也没有完全掌握原主遗泽,或许连炼气二层的老麦头都打不过!

        而在那一天夜晚,有劫修袭击棚户区!

        毕竟,棚户区并没有守山大阵庇护,并且灵农大多修为低下。

        虽然都是穷鬼,但有些天杀的劫修连穷鬼都抢!

        毕竟修士的尸体,乃至血肉骨骼魂魄,也是很值钱的。

        当时,听着外面的喊杀声,以及看到几个黑袍蒙脸的修士一间房一间房地开始杀戮,方夕被吓得簌簌发抖,宛若砧板上的鱼肉,这种感觉深深刺激了他,让他觉醒了自己的金手指!

        这金手指并没有任何外在显现与提示,但他发现,自己可以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

        方夕没有犹豫,立即选择了穿越。

        然后,就来到了这个名为‘大凉’的世界中。

        他对着太阳,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心中默默发誓,那种距离死亡最近的感受,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不过现在么,还是先好好享受一番吧。

        方夕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根据之前几次穿越的查探,这个名为‘大凉’的世界并没有修仙者的存在!

        并且,两边世界的时间流速在一比一左右,只是昼夜有些不同。

        换言之,那边的夜晚,正好是大凉世界的白天。

        在这里,由一个凡人皇帝的国度统治一切。

        而在荒野之中,则生存着一群名为‘妖魔’的生物!

        按照方夕的看法,就是一些血统不纯的妖族,或许还有一些隐藏的怪物。

        谨慎如他,并未出去狩猎妖魔,而是找了个凡人城池——黑石城,就此潜伏下来。

        凡人的金银,在南荒修仙界只是最普通的一种原材料,一枚灵晶就可以换到许多,但在大凉世界,却意外得好用。

        没有多久,黑石城的富人区,就多了一位富甲一方的‘方公子’。

        “主人醒了,恭贺主人出关!”

        这时,一个如同黄莺般好听的声音响起。

        数名衣着各异的艳丽丫鬟,在一位黄裙少女的带领下,来到方夕面前,敛衽行礼。

        一阵香风扑鼻而来,令方夕不由搓了搓手指。

        他在黑石城买了一座大宅院,又买了许多丫鬟仆役。

        其中十二个大丫头,分别被他命名为水仙、蕙兰、角梅、月季、蔷薇、清荷、玉兰、月桂、金菊、翠竹、芍药、百合。

        其中穿着黄色衣裙的,就是掌事大丫鬟月桂,一身肌肤吹弹可破,端是个小美人。

        “嗯,吩咐下去,准备开宴。”

        面对众多女子仰慕、恭敬的目光,方夕随意吩咐了一句。

        他可没有什么道德洁癖,跟仆役丫鬟说什么大家人格平等,不用跪什么的。

        正相反,到了古代,他略受原主记忆影响,讲究的就是弱肉强食那一套。

        作为丫鬟仆役,如果还敢不跪,那就是目无尊上,不服管教,可以活活打死!

        也幸好,这些丫鬟仆役都饱受人牙子训练,不会有这种奇葩存在。

        或者说,对于月桂等女而言,这样的主家才是正常的,宛若天经地义一般。

        ……

        半个时辰之后,方府偏厅。

        方夕躺在软椅之上,面前摆满了珍馐佳肴。

        熊掌、鱼翅、燕窝、烤鸭、炖鸡……

        各种纯天然食材,经过大厨的精心调味,显得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而方夕也享受着万恶的封建地主式生活,不必自己动筷子,眼神稍微示意,就有一位婢女夹着佳肴送上。

        他示意芍药上前,躺在对方宽广深邃的胸怀中,让月季又夹了一筷子鹿肉。

        唉,太过幸福的生活也是种烦恼啊,男人就该多补补……

        方夕又喝了一口美人递过来的酒水,满足地吐出一口长气。

        毕竟这些俏丽丫鬟一个个就想着用尽各种办法爬上他的床,他也很难办啊。

        ……

        一顿饭足足吃了将近一个时辰。

        对于方夕而言,虽然营养远远不如修仙界的灵米,但口腹之欲算是大大满足了一番。

        这样的享受,他每隔十天半个月便会来上一次。

        也算是艰苦修仙生活中的小小调剂。

        等到下人收拾了餐具,方夕来到客厅,一边喝着月桂煮好的上品清茶,一边听着管家阿福的禀告。

        “老爷,老奴已经打听清楚了,关于妖魔材料,一向为大凉官府把控,严禁私人流通,但总有一点渠道,比如武馆!”

        阿福是一个白须飘飘的老者形象,看起来颇有几分隐士高人的味道。

        但方夕知晓,对方就是个普通老头,当初带着孙子都快饿死在路边,还是自愿卖身为奴的。

        “哦,武馆么?”

        方夕听闻此言,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大凉同样是具备超凡力量的世界,不说那些妖魔,在人族当中的超凡力量,就是武功!

        那些厉害的武者,拳碎青岩,脚裂石板,都是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哪怕在黑石城之中,这样的武者也有不少。

        方夕对这个世界的超凡之道很有几分兴趣。

        虽然这个世界的灵气十分稀薄,难以修炼,但还是能勉强维持住他自身修为的。

        而大凉的武者之道,应该也有一些可取之处……好吧,如果能在南荒修仙界获得高深功法与法术,谁愿意钻研武功?

        这不是没得办法么?

        他所修炼的长春诀只是大路货色,而坊市中稍微好点的功法,就要几块十几块灵石……

        方夕眼中,有深邃的光芒闪过:

        ‘根据这段时日打听到的情报汇总,此世武者,修炼的是气血武道……论破坏力也不可小觑,虽然只是对炼气期修仙者而言,并且,颇有那么一些炼体功法的味道……’

        体修在修仙者中算是小众冷门,不仅耗时颇长,消耗资源也多许多。

        但方夕不在乎,有着两个世界作为资源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九牛一毛。

        更何况……这不是没办法么!

        ‘哪怕是炼气期的低阶炼体功法,在青竹山坊市也价值五块灵石以上,我买不起……但在这边,气血武道总有门路可以修炼,正好,我还想拿到一点妖魔材料,研究一下看看……’

        这两个目标有了交集,令方夕兴趣大增。

        “武馆?仔细说说……”

        阿福以平稳的声音继续:“……武馆之中,自然有气血武道传承,而根据坊间传闻,那些气血武师修炼到了高深层次,平常肉食已经难以供应身体所需,因此需要吃各种天材地宝,或者妖魔之肉提供养分!因此城中的武师势力,都有各自的妖魔肉渠道……”

        “而黑石城中,除了那些世家大族之外,还收徒的武道势力,便是元合山、以及武馆联盟了!”

        “元合山?”方夕神色一动。

        “是的,元合山乃黑石城方圆百里内数一数二的宗派势力,纵然官府都得给几分面子……”阿福提到元合山之时,语气都不由自主郑重几分。

        很显然,这元合山,在黑石城民心之中,的确闻名遐迩的样子。

        “此等武道宗门,教授的武功必然更为高深。”

        方夕思忖一番:“不知道收徒严不严格?可否用钱财打通关系?”

        方大员外自从来这黑石城,靠的就是金银开路,对于花费毫不吝啬。

        期间自然免不了被当成肥羊,不过作为炼气三层的修仙者,纵然买不起一件最下品的法器,但耳聪目明,配合花费巨资购买的符箓,也足够自保了。

        阿福沉吟一番,答道:“元合山经常收城中世家子弟,这应当没什么问题。”

        “那事不宜迟,尽快敲定这件事。”方夕做下决定。

        两边世界时间流速一致,但他在南荒修仙界最多以修炼理由闭关数日,然后就必须露面,否则别人还会以为他死了,分了他的田跟房子,这也算另外一种形式的吃绝户。

        ……

        元合山。

        此宗总部位于定州,在黑石城的只是一处分部。

        即使是一处分部,也依旧富丽堂皇,恢弘浩大,占据一大片建筑群,展露出非凡的气魄。

        在这片建筑深处,有一座碧绿的大湖,湖泊之中,正盛开着一片荷花。

        一叶扁舟位于莲花之中,正随波逐流。

        在扁舟之上,似乎还躺着一人。

        忽然,小舟停在岸边,一名相貌清冷的白裙女子款款而来:“拜见师叔……”

        “何事?”船上之人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带着一点不耐烦。

        “有一城中大户,愿意献银二百两,保送一人为门内弟子。”白裙女子行了一礼道。

        “什么人?”船上之人面容看起来十分年轻,也就二十岁左右,拿过一张禀帖,顿时冷笑一声:“方夕?一个来历不明的暴发户?这是拿咱们元合山当武馆了么?给钱就收?”

        要知道,元合山作为方圆百里的霸主,威势非同一般,纵然收弟子,也不太在意钱财,主要还是以资质为先。

        之前收些世家子弟,也是为了结交人脉。

        而方夕……他穷得只剩下钱了。

        “那师叔的意思是?”白裙女子询问,她本来就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这次是有人托了关系,才愿意递一句话。

        “资质如何?”

        “我去看过一次,普普通通。”女子回答。

        “那便回绝了他。”小舟轻轻开出。

        白裙女子行了一礼,并未再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