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忍者难当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被请进局子

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被请进局子

        与此同时,齐不语注意到,健刚次郎双手紧紧握拳,微微低着头,额头上浮现了一丝丝冷汗。

        齐不语还注意到,那个叫佐藤美和子的美女警察,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健刚次郎的身后。

        只要健刚次郎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她就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将其制服。

        这让齐不语很是意外,原来警视厅里不全是笨蛋啊。

        看着没有丝毫反应的目暮警官,齐不语暗中摇了摇头。

        很快,二哈就在树下挖到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鼓鼓的,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将其叼了出来,目暮警官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说道:“高木,快看看那里面装的是不是钱!”

        至于他为什么不自己去看,主要是自己没戴手套,这种疑似证物的东西,戴着手套防止粘上指纹,这一点他还是非常熟悉。

        “警官,里面真的是钱!”

        打开袋子的高木涉,惊讶道。

        “快,叫鉴定科采取指纹,看看这上面有没有死者和健刚次郎先生的指纹……”

        “不用看了,那上面一定粘上了我的指纹。”这时,一旁的健刚次郎,似乎放弃了一样。

        目暮警官语气严肃:“这么说,你认罪了?”

        闭着眼,健刚次郎道:“没错,今天岳父约见的对象,就是我。”

        “为,为什么……”

        十村美子猛的后退几步,一脸的难以置信。

        恐怕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会是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

        健刚次郎眼神歉意,“美子,对不起……”

        “那么,就请你说说,这件事情的经过。”

        “没问题,警官。”

        健刚次郎这才缓缓道来。

        “其实,不管是昨天也好,还是今天早上,都是岳父要和我谈离开美子的事情。”

        “我昨天之所以带着美子过来,就是想要大家一起说清楚,没想到岳父他对此只字不提,并且找个机会告诉我,今天凌晨四点,在这里见面,并且严厉警告我,不许让美子知道这件事情。”

        此时,健刚次郎的目光,露出深深的自责。

        “所以我瞒着美子,在她还在睡觉的时候,偷偷过来。我们为了这件事,大吵了起来,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岳父竟然因为这件事,一气之下导致心脏病发作。”

        “当时看到岳父掏出药,我不知怎么,心里突然升起一股火气,想也没想就夺过他的药瓶……”

        健刚次郎突然跪在地上,自责的捂住脑袋,道:“我当时只是想,只要岳父不再提让我离开美子的话,我就将药还给他……”

        “都怪我,是我害死了岳父。”

        “唉!”

        目暮警官叹了口气,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选择杀人,他当警察这辈子,见过不知多少起。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一条生命就这样逝去了。

        正当目暮警官宣布逮捕健刚次郎的时候,齐不语面无表情的走到他的面前。

        在对方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况,一拳朝着健刚次郎的面门打来。

        众人一脸震惊,完全没有料到齐不语,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健刚次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两颗牙齿直接被打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直流,瞬间就倒在了地上。

        齐不语目光闪烁着精光,一闪而过,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失望。

        调整好心态,齐不语目光冷冷地盯着他,道:“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那真的是你一时的冲动么?”

        “我看不尽然吧!”

        地上,健刚次郎看向齐不语的目光,一丝愤怒一闪而过,随后表情露出一丝迷茫,一脸的无辜。

        “不要摆出这副表情。”齐不语双手插兜,冷笑道:“当你抢走死者的药瓶时,你可以说是因为一时冲动。但当死者和你近身,试图夺回药瓶的时候,你就是在故意杀人。”

        “还记得么,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你身上沾了死者的气味,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气味分为很多种,比如长时间肢体接触,身上就会沾上对方的体味。不过,这种气味在几个小时之后就会逐渐消散。又或者,沾上对方的尿液,比方说狗这种生物就会通过尿液,确认地盘。”

        “像对方常戴的物品,都会或多或少的粘上对方的气味,人类的嗅觉是分不出来这么清楚,也就只有像狗这种嗅觉敏感的生物,才能分辨出来……”

        这时,目暮警官打断他的话,诧异道:“齐不语老弟,你是说,健刚次郎身上沾着死者的尿液。”

        佐藤美和子皱了皱眉,站在健刚次郎身边,微微后退半步,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额……”

        齐不语一拍脑门,他对目暮警官的智商感到堪忧。

        无奈,只能指给他看。

        “目暮警官,你看他胸口上的胸针,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胸针能有什么奇怪的?”目暮警官嘀咕了一句,来到健刚次郎的面前,眯着眼瞅了瞅。

        一个男士银色胸针,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尖端上面似乎沾着什么暗红的痕迹。

        “咦,这上面的是……”

        “是血,死者的血。”齐不语开口解释道:“我想是死者想要和他手中夺回药瓶,两人扭打过程中,死者不小心用手指划在他的胸针上。最好的证据就是死者的一根手指上,有一道很清晰的划痕,我想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吧!”

        “所以我才会说,狗虽然不能当做证据,但它却可以帮我们锁定重要嫌疑人,并且找到证据,这样在搜寻的时候就不会盲目。”

        “原来如此,真没想到,这起案件帮助最大的竟然是一条狗。”佐藤美和子恍然大悟,以往他们在面对类似案子的时候,都是短时间内找不到关键性证据,这才让那些侦探出了风头。

        不过,即使之前没有接触,佐藤美和子也能想象到,一般的狗恐怕不行,只有经过特殊训练的狗,才能做到齐不语说的这些事情。

        要知道狗可听不懂人语,只有经过专业性的训练,才能听懂一些基础的指挥。

        比方说通过气味找东西……

        可关键一点就是,他们警视厅没有能够训练警犬的警犬训练师。

        ……

        警视厅。

        由于齐不语作为现场唯一的目击人员和第一发现者,再加上本来他就有一项笔录没有做,所以他没有意外的被请了过来。

        话说,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局子,莫名的有些小激动呢。

        “美和子,就由你给齐不语老弟做笔录吧。”

        “高木,你去给健刚次郎做一份详细的报告,然后给我送过来。”目暮警官吩咐道。

        “是……”高木涉回答道。

        “没问题。”

        “齐不语先生,请跟我到这边来。”

        佐藤美和子冲目暮警官点了点头,带着齐不语来到她平时的办公桌前。

        “坐。”

        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齐不语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会被安排到专门做笔录的地方。

        没想到竟然这么随意。

        看着周围几个正在办公的警察,齐不语刚坐下来,佐藤美和子就说道:“要不要来点喝的?”

        “不用了,我们开始吧。”齐不语礼貌地拒绝道。

        “那好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佐藤美和子问什么,齐不语就回答什么。

        这期间,齐不语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向左边的墙面,准确来说是墙面上一幅大大的画。

        白狐面具、身穿黑衣、身材显瘦……

        有点眼熟有木有?!

        佐藤美和子显然也注意到齐不语的这个小举动,不过她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齐不语好奇而已。

        “那个是白狐,一个最近出现的犯人,只不过至今我们都没有抓到他,我想过两天,新闻上就会出现关于他的报道。”

        佐藤美和子有些无奈,这种事情不可能一直瞒得下去,如果这两天再抓不到白狐,他们也只能将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并悬赏了。

        此时,齐不语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仿佛那上面画着的身影,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一样。

        白狐是谁?

        他齐不语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