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忍者难当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第一章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皎洁的月光,照亮了大地。

        一处昏暗的巷子中,却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间,一串手机铃声在宁静的巷子中响起。

        “叮铃铃~叮铃铃~”

        齐不语费力的睁开双眼,双目中带着一丝迷茫。

        我是谁?

        这里是哪?

        发生了什么?

        本能的发起哲学三问。

        用了十多秒,他才回想起来自己明明人在木叶一乐面馆坐,被突然袭村的佩恩用一招超.神罗天征给杀死,难道他没有被复活?

        不可能啊,他清楚记得火影剧情里,佩恩袭击木叶,一招超.神罗天征,将木叶大部分人都杀死,最后被鸣人的嘴遁说服,使用轮回天生之术,将所有人都复活。

        莫非,他被忽略掉了……

        Σ(°△°|||)︴

        不会这么衰吧?!

        这么黑,这里不会是净土吧。

        他可记得,火影中,灵魂死后的归宿好像就叫净土。

        一想到这里,齐不语的心里不免有些酸楚。

        “龙傲天前辈,萧炎大帝,叶凡大仙……诸位穿越者前辈们,我给你们丢脸了!”

        正当他痛心的时候,一串手机铃声让他回过神来。

        这里怎么会有手机的铃声?

        还真是与时俱进……

        闻着周围刺鼻的血腥味,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对。

        等等,火影世界都还没有研发出手机呢,这里怎么可能有?

        除非……

        艰难的坐起来,感觉有什么液体在脸上流淌。

        齐不语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是血!

        即便他不是专业忍者,但是他对血液还是极为敏感。

        无它,火影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随后,脑袋中传来一阵刺痛,令他不自觉皱起眉头。

        一些陌生的画面,渐渐浮现在他脑海。

        断断续续。

        最后的画面,是一个看不清样子的人,一棒子将他打晕。

        夺舍重生?!

        好吧,他又重生了。

        为什么要说又……

        那是因为齐不语本是一名现代有志青年,意外重生到火影世界。

        刚好赶上九尾入侵,四代夫妇阵亡那个时间段。

        成为一名光荣的木叶孤儿。

        本着穿越者前辈们口口相传,父母祭天,法力无边。

        可是这个buff,他好像只继承了上半句。

        五岁时,被检测出没有成为忍者的天赋,无法成为忍者,只能当个普通人。

        齐不语没有因此放弃。

        本着天生我才必有用,成为不了忍者,那就锻炼体术。

        疯狂进行体能训练一个月,然后在医院住了半年。

        后来他才知道,修炼体术,需要配备大量的药物,大量的器材。

        可是身为孤儿的他,又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些昂贵的药物,还有修炼用的辅助器材。

        没办法的他,只能弃武从文。

        凭借远超前人的那些记忆,一路磕磕碰碰,用了几年的时间,总算攒下一份不小的财富。

        想着安心当个富翁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哪天会被干掉。

        自从得知自己没有成为忍者的天赋,他就已经失去争霸的信念。

        不能成为忍者,忍界又那么危险,他只能安心龟缩在木叶。

        只想平平安安的活下去,那样也不枉此生。

        在期间,他躲过大蛇丸入侵,一位位耳熟能详的名人坠落,没曾想,最后他会死在本应该被复活的剧情。

        难道因为他是穿越者的缘故?

        还真有这种可能。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现在也回不去了,在火影也是孤家寡人,倒不如检查一下这次穿越的身份。

        要是他记忆没错,那一棒子显然已经将原主人送走了。

        用嘴巴轻轻呼吸几下,他能感觉到体温正在快速下降。

        并且意识产生了一丝模糊。

        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要是任由其不管的话,刚重生的他,很快就会走向死亡。

        确定出血的位置是左侧头部。

        齐不语用拇指压迫同侧耳前方的颞浅动脉止血,进行自救。

        这种方法的学名叫做指压止血法,还是他第一世普及的一种简单的救治手段。

        顾名思义,就是用手指按压出血近心端的动脉,进行止血。

        又从口袋中找到一块手帕,连忙用它捂住伤口。

        靠着昏暗的墙壁,恢复了一些力气,扶着墙壁,勉强站起来。

        尽管前面不远就是街道,但他没有贸然出去。

        因为他还不清楚,原主人是什么身份。

        万一是什么逃犯之类的人物,出去之后被判个几十年,或者终身监禁,他还不得哭晕在厕所。

        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出去求助。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越是危机的时刻,越要保持冷静。

        捡起地上的手机,竟然是那种老式的九键简易手机。

        只能够拨打电话和发短信。

        打开手机,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

        标明是舅舅,用日文标注。

        看样子,这里貌似是日本。

        有手机,应该是个科学世界。

        还好,这里文字和火影中的文字相差不大,也不至于让他再学一遍。

        不过,又一段记忆在齐不语脑海中闪过。

        是一个可爱小女孩的身影。

        这段记忆,也让他终于知道事情的全过程。

        只是明白了全过程后,齐不语才会感觉到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些无语。

        记忆中的小女孩叫做谷晶子,是原身舅舅唯一的女儿。

        这次带着她出来,是这个小女孩的请求。

        配合她演一场绑架的戏。

        是的,你没听错,就是绑架。

        因为原身的舅舅每天都忙于工作,很少回家,再加上谷晶子的母亲早亡,所以这个小女孩就自导自演的进行一场绑架案件。

        目的就是让原身的舅舅放弃手上的工作,回来陪她。

        听上去很荒唐,但对于一个小女孩而言,却是她的美好愿望。

        本来参与扮演绑匪的只有管家麻生一人,不过两天前,他的到来绑匪就变成两人。

        至于被绑架者,就是谷晶子本人。

        捂着头部伤口,齐不语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这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现在的情况,恐怕假绑架变成了真绑架。

        低头看了眼未接电话,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三分钟。

        也就是说,能将电话打到他这里,说明他们的计划已经暴露,真正的绑匪已经通知了他们。

        从记忆中来看,对方很有可能只有一个人。

        如果是自己的话,绝对会选择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在进行电话勒索。

        即使是开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方也绝对不会选择太远的位置。

        如果没有交通工具,带着一个孩子,绑匪更加走不远。

        他决定赌一把。

        说干就干,齐不语一只手扶着墙,向街边走去。

        这里是一处死胡同。

        只有前面一个出口。

        两侧是一排民居楼,路边树立着几根路灯还在发亮。

        四周看不到一个行人。

        大半夜,想来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出来转悠。

        两边都是路,齐不语皱了皱眉头。

        左边不远处就是大路口,偶尔还有车辆经过,而右边则是一栋栋民居楼。

        如果是他,肯定会选择右面人少的小路。

        地上有血迹,可以确定前身是被拖入这个巷子里。

        仔细看了一眼地上,右侧路有着一串明显的摩托车车轮印。

        印记上还沾了不少血。

        齐不语暗道一声不妙,绑匪看样子是骑着摩托。

        以他的出血程度,如果五分钟到六分钟没有止血,他很有可能流血过多,导致脑死亡。

        时间再长的话,身体功能将会衰减。

        从他昏迷到苏醒,他昏迷的时间绝对没有超过六分钟。

        从未接电话到现在,显示已经过去三分钟。

        从这里就可以判断,对方仅仅用了三分钟,就到达目的地。

        三分钟,即使骑着摩托,又能跑多远。

        三分钟前,嫌犯给麻生管家他们打来勒索电话。

        而知道一切的他们,自然会第一时间联系陪在谷晶子身边的他。

        当然,一切都建立在他的猜测是正确才行。

        “这么短的时间,还带着一个孩子,肯定在不远的某个地方藏着。”

        齐不语顺着车轮印,迈着沉重的步伐,一点点向着远处走去。

        不是他不想快跑,而是不能。

        现在他的头部,还在轻微的向外渗血,脑海一阵眩晕。

        手帕已经被鲜血打湿。

        用力捂住伤口,走出一段距离后,他不得不停下喘口气。

        好在这里的道路有些沙土,车轮印很明显,让他不至于跟丢。

        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齐不语不自觉的苦笑起来。

        这还真是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上一世也是这样,他差点没被九尾给踩死,就差那么一点点。

        现在重生在这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他倒是没有太强烈的抵触。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感慨。

        只是,比起自己,已经死亡的原主不是比他更惨……

        齐不语叹了口气,轻声嘀咕道:“放心吧,既然取代了你,我一定会替你将那个女孩解救出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就在他说完这句话,感觉身体轻了不少。

        并且意识没有那么昏沉。

        突然,回过神来的齐不语,呆呆的看着天空,一时间愣住了。

        一脸震惊。

        他看到了什么?

        让三世为人的他,露出如此表现!!

        月光下,他看到一个巫女打扮的少女,骑着一根扫把,慢悠悠的在天空中飞过。

        什么鬼?!

        晃了晃脑袋,再次看去,天上哪里还有那个神似巫女的身影。

        最终,齐不语以自己失血过多,产生幻觉为由,草草将这个诡异经历给圆了过去。

        因为他知道,人体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就会产生幻觉。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齐不语是信了……

        就在他继续前进,寻找绑匪位子时。

        他并不知道,在距离不远处高楼的楼顶上。

        一个身黑色女巫装,带着斗篷帽,留着绯红色中长直发的美少女,骑在一根漂浮的扫把上。

        “奇怪,刚才怎么感觉有一道注视的目光,我明明已经在身上加了一道隐形魔法,难道是错觉?”

        “算了,希望别影响我找东西,要是没有占卜错的话,那东西应该就在附近!”

        神奇般的从裙底掏出一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球,开始占卜了起来。

        对于这些,齐不语是不可能知道。

        不过他现在,却遇到另一个诡异事件。

        在一处交叉路口。

        一只大黑耗子,从他眼前如风一般的跑过,微风吹在他的脸上。

        定眼一看,齐不语嘴角抽搐了几下。

        竟然是一个骑着大狗的少年。

        “这不科学呀!”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此情此景,莫名的让他有些眼熟。

        来不及多想,齐不语顺着车印追了过去。

        ……

        二桥中学,大仓库里。

        一个身材高大,带着一顶鸭舌帽的男子,挂断电话。

        他的脚下有一些酒瓶。

        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望着不远处,被绑住双手双脚,嘴巴被胶带封住的小女孩。

        “生意已经做成了,也就是说,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

        男子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盯着坐在地上的谷晶子。

        准备一刀送她上路。

        就在谷晶子眼泪落下,一双大眼惊恐的看着那个男子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等一下!”

        男子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躲在大门后,语气有少许慌张道:“谁?是谁在哪里?!”

        “在你下面!”

        柯南大喝一声,就在男子略微分神之际,一只大型拳师犬,张牙舞爪的向他扑来。

        男子大惊之下,直接被扑倒在地。

        也就在这时,柯南快跑了进来,拉开封在谷晶子嘴上的胶带,安慰道:“已经没事了。”

        然而,谷晶子却大惊道:“小心背后。”

        柯南连忙回头,却被那男子一脚踹到墙边。

        痛苦的捂着肚子。

        男子看着不断流血的左臂,心里怒火丛生。

        捡起地上的匕首,冷笑着向柯南走来。

        “游戏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路。”

        男子拿着匕首,一脸狰狞的一刀想要结束他们。

        危机关头,一只带血的手,悄无声息地搭在他的肩上。

        随即,背后传来有些虚弱且带有讽刺的说道:“两个小朋友你都不放过,你这人还真是没有底线。”

        “可恶。”

        男子想都没想,回手一刀。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刚一回头,就看到一张满脸是血的面孔。

        一双血红的双眼,仿佛人间恶魔一般,令男人微微一愣。

        就在他分神的那一刻,齐不语意识到机会来了。

        右手握住对方握刀的手,拇指捏住对方拇指与食指交接的骨头缝隙,用力一捏。

        剧烈的疼痛让对方下意识的松开匕首。

        齐不语趁机反手握住匕首,用尽全身力气,直接用匕首划过男子的脖子。

        黑暗中,划过一道银白色的弧线。

        两人双双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