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修真小说 - 修仙打工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同病相怜

第七章 同病相怜

        坐在晶轨列车上,王泽是相当的无语。

        他一开始,虽然没有给唐莹莹的面子。

        但在他看来,唐莹莹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来找自己啊。

        毕竟,他们之前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对方就算要找他,也应该是通过宋平向自己施压才对。

        他还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亲自找上门来。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用出了这么歹毒的计谋……

        这特么的,不就是扫了你的面子么,有必要这么狠么?

        真要是答应了这样的条件,他这系统,不是白拿了么?

        以后除了去当一个奋斗逼,恐怕也没有其他路可走了吧。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

        现在的关键是,他好像还把对方给得罪死了。

        而一位金丹宗师拉拢,明显也不是那么好拒绝的。

        像宋平这样的普通内门弟子,确实是拿他没办法。

        但以唐莹莹的地位,真要开除自己,恐怕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虽然,他手上还有那个策划案……

        但是,他却不敢把期望放到这个策划案上。

        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一样转。

        就算没有那个策划案,人家也不是就没办法了。

        网上那些节奏,对她确实是有些影响,但明显还伤不了她的根本。

        再说了,他们之前是同门,这个策划案又是自己提出来的,对方要用,确实是绕不过自己。

        可自己要是被开除了,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毕竟,他之前提出来的,也就一个提案而已,里边最多也就只是一个大致的思路。

        人家就算是抄了,他都不一定能告得赢。

        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其实相当的不妙。

        “要不要重新找一家宗派?”

        王泽不由如此想到。

        虽然,他不能主动走人,但可以先把准备工作做起来嘛。

        骑驴找马呗……

        反正都是躺平当咸鱼,在哪里不是当呢?

        当然,他之所以这样想,主要是担心,如果被辞退了,系统就不给他机会摸鱼了……

        这毕竟还是一个打工人系统。

        想着想着,列车很快就到了他租房的地方。

        这是天音山脚下的一个贫民区,住在这一片的,大多也都是像他们这样的底层修真者。

        当然,这个‘贫’也只是相对而言。

        这里虽然大多都是平房小院,每一间房的面积也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平米,但一个月的房租却高达三千多。

        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这里地处天音山灵脉的一座支脉上。

        虽然,这只是支脉中的支脉,从灵脉中泄露出来的灵气也极其有限。

        但这总归是一座灵脉。

        而有灵脉的地方,他也就只能租得起这种平房了。

        “阿泽回来了,你现在应该转正了吧?”

        “是啊李哥,你这么晚还出去啊?”

        “没办法,来活儿了,有个老顾客急着去一趟宁城,让我用飞剑送他一程。”

        “那你小心点……”

        打了一声招呼后,王泽放下了心事。

        他在这里也住了一段时间了,对这些散修的门路,知道的也不少。

        就比如刚才这个李哥,据他所知,就是一位达到了练气七层的散修,在考了飞剑执照后,攒钱买了一把飞剑,天天跑‘嘀哒飞剑’,一个月怎么着也能赚个十几二十块灵石。

        在这个世界,就算出来当散修,其实不会真的饿死人。

        只不过,他刚打开房门,从对面的房门里,就探出了一颗脑袋。

        “王泽你回来了啊,吃饭了没,要不我再炒两菜,你跟我一起吃口得了……”

        说话的叫蒋芸芸,是一个怀揣着明星梦的女修真者,自从知道王泽在天音阁实习后,两人的关系就迅速的走近了许多。

        “那行啊,我去买两瓶酒,咱们唠唠……”

        “行,你赶紧去吧,对了,帮我带张火焰符,天太凉了……”

        “好嘞……”

        当王泽买好东西回来后,对方也已经把菜炒好了。

        他也不客气,直接把火焰符插到了旁边的一个符阵中,然后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小桌子旁边,并把酒倒上。

        眼前这位,虽然看起来是一柔弱女子,但酒量其实挺好的。

        至少,王泽就喝不过她。

        “对了,芸芸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半杯酒过后,王泽有些奇怪的问道。

        眼前这位,为了追寻明星梦,平时还是挺忙的。

        因为白天要学习,她晚上一般都要在酒吧里驻唱,偶尔还要出去打点零工。

        “怎么,就许你正常下班,我就不能放个假啊……”

        “咳……”

        王泽有些无语。

        我是打算躺平,咋的,你也要躺平?

        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就继续喝酒,吃菜。

        他是知道的,眼前这位,就不是能藏得住事的人。

        等她酒劲儿上来后,自己就算不问,她也会主动说出来。

        果然,几杯酒下肚后,她就打开了话匣子。

        “今天我把那个傻逼老板炒鱿鱼了……”

        “咋啦?”

        “那个傻逼说要带我去认识一个大人物,结果他一逮着机会就使劲灌我酒……”

        “哈?”

        王泽看了她一眼,有些好笑道:“然后呢?”

        “能有什么然后,那个傻逼打什么算盘,我能不知道么,我当时就假装喝醉,趁着他来扒我衣服时给他来了一招断子绝孙脚……”

        王泽:“……”

        想想这姑娘平时的作风,还真有可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就是以后……

        “那你以后怎么办?”

        虽然对方只是一个酒吧老板,但对方能跟圈里扯上些关系,能量还是有一些的。

        至少,肯定能让蒋芸芸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

        “凉拌!”

        蒋芸芸看了王泽一眼。

        “怎么,你怕了?”

        “怎么会?”

        王泽笑了笑,竖起了大拇指:“芸芸姐你干得漂亮,以后遇到这种傻逼,千万别惯着,什么玩意儿嘛?”

        虽然蒋芸芸没有细说,但他大致也能想象得到。

        多半是她那位老板跟她承诺,要把她引荐给某个大人物。

        结果没想到的是,人家就只是想占便宜……

        遇到这种事情,能怎么办呢?

        指责她不该答应去参加饭局么?

        明显不合适。

        他们两的关系也没到那一步。

        “那芸芸姐你以后怎么打算的?”

        “能怎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呗……”

        蒋芸芸叹了一口气,说道:“实在不行,大不了找家炼器工坊先混着呗,我是修真者,真要去流水线的话,肯定还是能找着活干的……”

        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打量了王泽一眼:“你现在应该已经转正了吧?”

        见王泽点头,她不由笑着说道:“天音阁好歹也算是一家大门派,你好好混,说不定我以后还要跟着你混……”

        王泽:“……”

        他看了蒋芸芸一眼,“那个,我今天也把我那个傻逼领导给得罪了……”

        “哈?”

        蒋芸芸看了她一眼,有些意外。

        “真的?”

        “真的……”王泽大致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然后,蒋芸芸当场就懵逼了。

        “你咋就这么虎呢,人家不就是让你加下班……”

        她话没说完,就突然停下来了。

        她也是想到,自己有什么资格说人家呢?

        两人都是半斤八两。

        倒是王泽,看着她突然安静了下来,不由有些担心。

        “芸芸姐,你没事儿吧,会不会很失望?”

        “我能有什么失望的?”

        蒋芸芸看了他一眼,突然有些好笑道:“你该不会觉得,自己在天音阁呆不下去,我就不会跟你做朋友了吧?”

        “怎么会,你……哎,你……”

        王泽话没说完,就被蒋芸芸给夺过了酒杯。

        随后,他就感觉,整个脑袋都被一双手紧紧的环住了。

        四目相对。

        一张带有酒气的红唇突然印了上来。

        啵!

        “你把本姑娘当成什么人了……”

        姑娘随后松开了双手,虽然一张脸通红,都快红到耳门子后面去了,但却做出了一幅若无所事的样子。

        “不错,我一开始,确实是看你在天音阁实习才愿意跟你处的,可谁让你长得合我心意呢,本姑娘今天就明说了,我就是喜欢你,跟你做什么工作都没关系……”

        说到这里,他看了王泽一眼。

        “反正你也混不下去了,要不咱们退出修真界吧,以我们修真者的身份,如果放弃修炼,去凡人世界也不会过得太差……”

        王泽瞬间僵住了。

        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被表白了?

        还有,放弃修炼是什么鬼?

        自己的系统不是成摆设了么?

        只不过,他刚准备说些什么,就被对方打断了。

        “哈哈,你该不会当真了吧,其实我是逗你的,你千万别学我,哎,你干嘛……”

        “找工作啊,能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