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陈道俊欲施“美男计”

第八十八章 陈道俊欲施“美男计”

        嘉宾席很多人都惊讶的望向朱富真,随后将视线转移到陈道俊身上。

        特别是和顺阳集团关系不好的财阀家族,看到朱富真当场硬刚陈道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朱富真还真就是故意的,虽然名义上是cck和宏俊基金联合弄的。

        可刚才的环节里,全是陈道俊一个人在发挥,cck的代表一直坐在席位上,压根没有上台的意思。

        决不能让今天的慈善晚会,变成陈道俊一个人秀场。

        观众席远一点的有人偷偷在问:“这谁啊,顺阳集团的面子都不给,太牛了吧?”

        “这你都不认识,大英集团的小公主朱富真,除了她谁还敢这么横?”

        “火星撞地球,有好戏看了!”

        能够近距离看财阀家族成员的争斗,无数吃瓜群众唏嘘,大呼过瘾。

        不少人心里暗暗给陈道俊鼓劲,不要怂,怼上去!

        陈道俊面沉似水,似乎根本没把朱富真的报价放在心上:“1000万!”

        佳人在侧,他不可能弱了气势,今天这手镯,志在必得!

        更何况慈善拍卖本来就是抬高自己名气的噱头,陈道俊还巴不得多搞出点事情!

        朱富真很快再次举牌:“3000万!”

        “5000万!”迎着朱富真的目光,陈道俊满是不屑,有本事跟我来比钱多!

        仅仅两个回合,二人就将原价300万韩元的手镯抬高十多倍,原本慈善拍卖会上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祥和氛围被打破。

        整个拍卖会现场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很多勉强沾到边过来凑数的人,震惊的连到嘴边的水都忘记了喝。

        这两个人都是不差钱的主,不对,已经是跟金钱有仇恨了。

        一般这样的慈善拍卖会一晚上拍出的物品,有大几亿韩元就差不多了。

        毕竟各行各业搞的慈善晚会多,这年头钱也值钱。

        “1亿!”朱富真再次加码,脸上写满了老娘不差钱。

        “2亿!”陈道俊表示有种你继续!

        “5亿!”

        “10亿!”

        “20亿!”

        “.”

        价格越来越高,已经远远超过翡翠手镯的价位。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这件手镯的拍卖,已然成为两个人的意气之争。

        也因为二人猛抬价格,今晚不管如何,慈善拍卖晚会注定必将圆满收官。

        二人焦灼的竞价已然带动了场内其他人的情绪。

        大佬们笑而不语。

        会过日子的心疼钱,暗骂两人败家。

        而有些一般的,则直接酸了,20多亿买一个翡翠手镯,这就是财阀子弟的日常生活吗?

        他们内心只剩感叹词和一连串幸运的数字。

        价格喊到了25亿。

        毛贤敏生怕陈道俊一气之下喊出更高的价位,她私下扯了扯道俊的袖子,轻声说道:“算了,这玉镯我也没那么喜欢了,别浪费钱,她想要就让她花高价买呗。”

        “没关系,她快撑不住了!”陈道俊示意她观察竞价的那位“女强人”。

        朱富真明显加价幅度降了下来,不像开始那样简单粗暴。

        只有陈道俊自始自终神态自若,就好像报出来的只是数字一样。

        不少人心里想着,真特妹的败家!

        终于,在陈道俊把新一轮拍卖价格提升到30亿韩元时。

        嘉宾席直接炸了锅。

        “31亿!两位,我非常喜欢这个翡翠玉镯,能不能割爱让给老夫呢?”

        60来岁,精神矍铄cck的代表安正榕实在是坐不住了。

        身为今天的主办方之一,他深知不能再继续下去。

        尽管从慈善募捐的角度,拍卖到的钱越多越好。

        但身为老江湖的安正榕深知,自己必须要出手制止两人了。

        现在的情况是朱富真和陈道俊两人已经竞价杠出真火了。

        一方是大英集团,一方是顺阳集团。

        就好像是洪七公和欧阳锋对掌比拼内力。

        没有外力介入,两个实力相当的人,只能消耗到死。

        谁都不肯弱了面子,到这个阶段,认输的人会被视作懦夫,令家族蒙羞之人。

        安正榕自认为自己是个老江湖,够资格、够威望。

        朱富真眼神闪烁,看似有些举棋不定,实则内心松了一口气,30亿她不是拿不出来,但就用来买这么个玩意,属实太亏!

        她现在担心的是,如果自己选择放弃,陈道俊万一不放手,再加价拿下,自己不是被晃悠了。

        “安代表如果喜欢,让给伱也行,就怕陈社长舍不得!”

        朱富真哪怕放弃也不忘拿言语挤兑陈道俊。

        安正榕转过头,脸上带着期待:“陈社长,你说呢?”

        本来想拒绝的陈道俊,忽然发现安正榕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还有其他的含义。

        下意识礼貌的点头,想到安正榕还有另一个身份,陈道俊隐约有些猜测。

        “安代表德高望重,又是前辈,我怎么好跟前辈抢东西,您喜欢就拍下好了!”

        说完,陈道俊就把牌子放下,坐到毛贤敏旁边,朝她眨眨眼。

        拍卖师似乎反应过来,连忙拿起木槌。

        “安代表出价31亿,还有其他人要参与竞拍吗?”

        拍卖师手高举敲定锤,目光巡视着拍卖场里所有人。

        “31亿一次!”

        “31亿两次!”

        “31亿三次!”

        “咚!”

        一锤定音!

        拍卖师用惊喜的语气喊道:“恭喜来自cck的安正榕先生,以31亿的价格成功竞拍到翡翠玉镯一件!”

        “嘶!”

        全场震惊!

        许多嘉宾倒吸一口凉气。

        真的见证历史了!

        这么大的成交额,只在古董拍马会上出现,资金量也能排在前头。

        于是。

        今天拍卖会溢价最高、竞拍次数最多、成交金额最大的拍卖品,翡翠玉镯,花落cck!

        一位身材妙曼的礼仪小姐,带着甜美的微笑,双手举着托盘,款款走到安正榕面前。

        换做其他人,要先付款后,才能领到物品。

        但cck是主办方之一,安正榕还不至于赖账。

        只不过,安正榕却做出一个拒绝的手势。

        所有人都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朱富真内心咯噔一下,女人的直觉,让她察觉到一丝不妙。

        根据墨菲定律,怕什么来什么。

        安正榕接下来的行动,彻底击碎了朱富真的最后一丝侥幸。

        “华夏有一句话叫做:红粉赠佳人,宝剑赠壮士,珍贵的物品应当送给适当的人使用才能充分发挥作用,送给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吧!”

        安正榕站起身,指着坐在后排一脸惊讶的毛贤敏乐呵呵的说道。

        这一刻,陈道俊身侧的毛贤敏成为全场的焦点。

        不少人看两人亲昵的姿态,或多或少猜到二人关系不一般。

        原来是,一掷千金为红颜!

        毛贤敏不是矫情的人,31亿新鲜拍下的玉镯,直接拿起戴在手腕上。

        玉衬人,人养玉,一时间不知道羡煞多少女人。

        只有一个人例外!

        朱富真感觉自己的脸被陈道俊踩在脚下来回摩擦,智商也受到了侮辱。

        感情刚才两个人是在唱双簧!

        周边人讨论毛贤敏颜值、镯子之类的话,像一柄柄小刀,从不同角度刺向她。

        从出生到现在,朱富真还从来没这么挫败过。

        如果不是所谓的财阀家的尊严抵住了内心,朱富真恨不得当即离场。

        索性,拍卖会还在继续。

        拍卖师的情绪依然高涨,他开口说的每一句话都牵动着众人的情绪。

        受刚才31亿的影响。

        接下来的11件拍卖品,大家加价的幅度也大幅提升。

        拍卖品中不乏古董、书画等优质卖品。

        最后,陈道俊和安正榕一起走到舞台中央。

        当安正榕宣布筹集的善款金额为41亿韩元时。

        陈道俊适时接过话筒,宣布另一个重磅决定。

        “我宣布,宏俊慈善基金,将再拨出41亿韩元,并入此次募捐款项,并严格安排人员做到专款专用,本人也将用一周时间,参与慈善救济活动!”

        惊呼已经不能表达场内众人的心情,整个慈善晚会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持续了好几分钟!

        这一刻,陈道俊热衷慈善,投身公益的人设彻底确立。

        宏俊慈善基金的名气暴涨。

        只有朱富真气歪了鼻子,晚会刚结束,就离席而去。

        只有陈道俊望着她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都说宁惹君子,莫恼女人。

        这朱富真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自负、特别记仇的性格,总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必须要想办法才是。

        “欧巴,你在看什么?”

        毛贤敏俏生生的走过来,一把挽住道俊的胳膊,不管是陈道俊今晚竞拍表现对自己的宠溺,还是在台上的沉稳有度,都让贤敏更增几分喜爱。

        她心里想着:摸了摸了,亲也亲了,现在我们应该算是情侣吧!

        想到这里,毛贤敏挽得的更紧了,一路上陈道俊能明显感觉到肘间柔软的触感。

        不过碍于公共场合,只能带着贤敏晃晃悠悠的往外面走。

        毛至诚站在专车前,以手扶额。

        得,自家女儿彻底沦陷了,这哪是猪拱白菜啊,简直是白菜追着猪跑!

        感觉小棉袄可能随时不保的老父亲无奈提醒二人:“道俊,我记得你没开车吧,要不要搭便车?”

        “不了,我叫了司机来,现在应该快到了,晚上我应该还要去趟公司。”

        贤敏还是被老父亲抓走了。

        临走时跟道俊约好,明天去鸿基公司,刚好探望一下最近努力练舞的闺蜜。

        陈道俊之所以去公司,因为朱富真的话提醒了他,要好好思考怎么把演唱会的主办权抢回来。

        公司晚上不上班,但是有保安值班。

        陈道俊下车后,进门时,却发现原本应该有名保安的值班室灯亮着,人却不在,收音机里播放着掺了沙一般的歌曲。

        兴许人去了方便,陈道俊也没多想,等了几分钟,副社长王普匆匆赶到。

        上楼后,陈道俊本想掏出钥匙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拧了两下,直接卡住了。

        试了几次都是如此,办公室内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有贼!

        和王普交换了下眼神,陈道俊暴喝一声:“谁在里面!”

        无人应答,只听里面吱呀一声,似乎有人打开了窗户。

        这家伙想从窗户边缘挪到隔壁办公室逃跑!

        只不过左右都有办公室,无法确定方向。

        陈道俊指了指左边,王普会意,从综合办公区掏出一个棒球棍,二人分头行动。

        然而刚走到会议室,陈道俊马上反应过来。

        不对!

        中了声东击西之计!

        他忘记了两边办公室为了防雨,一直处于关闭状态,贼不可能进的去。

        打开自己办公室的窗户,目的就是为了引开两人。

        想到这里,他连忙转身往回赶。

        果然,办公室反锁的门一打开,里面就冲出来一个蒙面的男子,拼命想从楼梯处逃窜。

        陈道俊办公室有许多重要文档,哪里能让他跑了。

        侧身一个滑铲过去。

        蒙面男子发出痛苦的声音,“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可求生的意念迫使男子挣扎着爬起来还想逃走,被陈道俊一个擒拿锁死,把膝盖压到他的头上,小偷再也动弹不得。

        此时,王普也闻讯赶到。

        社长办公室竟然都能进小偷,这让上电梯时一直强调安保的他情何以堪。

        小偷能精准潜入陈道俊办公室,一定是熟悉情况的人。

        他一把揭开蒙面的毛巾。

        “是你!”

        躺在地上的正是保安李根硕,面如死灰。

        王普抽出他的鞋带给他四肢捆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本想着是不是再给你一个机会,没想到你竟敢监守自盗,偷社长的东西,下辈子准备去牢里过把,狗东西!”

        王普狠狠啐了一口,恼怒至极。

        “社长,我真的是鬼迷心窍,第一次做这种事,求求您饶了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李根硕像一条泥鳅一样在地上扭来扭曲,求生欲望极强。

        “社长,这种就知道渣女人、坑蒙拐骗的狗东西,别理他,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王普拿起电话,似乎想尽快将功补过。

        “保安?”

        陈道俊脑海突然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似乎!

        “慢着!”

        他把王普的手机挂掉,蹲下身仔细观察李根硕的脸部特征。

        除了鼻子大点,眉毛浓一点。

        实在是看不出哪点对女生有吸引力。

        “喂,听说你撩妹是一把好手对吧,什么女人都能搞定?”

        陈道俊将信将疑。

        “可以可以,社长,若说别的,根硕没本事,论起撩妹,我从来没服过任何人!”

        于是,李根硕抓紧时间讲起自己的经历。

        原来,因为从小家境贫寒,上小学时,根硕就会去风俗店里帮忙打下手。

        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三教九流,李根硕如饥似渴的学习着,逐渐掌握了任何女性的心理。

        他为了锻炼技术,读完四年东国大学,交了70个女朋友,甚至连食堂打饭阿姨都没放过。

        不过也正因为此,阿姨晚节不保,他也被学校开除,没有学历的他只能到鸿基公司当保安。

        最近,这李根硕迷上了炒股,越炒越输,越输越炒,为了回本,甚至加杠杆亏得一塌糊涂,眼看再不补仓,就会被强制平仓了。

        出了早上三个前台扭打的事情,他的渣男事迹曝光,在公司6个妹子那里再借不到钱。

        眼看马上要被开除,他听说陈道俊办公室保险箱里有很多钱,自学开锁技巧的他,晚上决定铤而走险来碰碰运气。

        没想到被陈道俊抓个正着。

        陈道俊边听他讲述,该有的视频、录音、手印,一个不漏。

        做完这一切后,陈道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听说你很有女人缘?”

        “是的,别的我不敢说,这方面我有特长!”

        李根硕在地上连连磕头,提到自己的拿手绝活,根硕充满了信心!

        晚上稍晚一些,合并大章奉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