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第七十九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陈荣基他们会答应我的价格?”

        毛至诚并不知道,陈荣基打电话给道俊父亲的时候,就已经把底牌亮出来了。

        在他看来,即使他们确实的存在窘境。

        但从生意人的角度来看,420亿入手两周,200亿卖出,简直血亏!

        “他们一定会卖的!”陈道俊信心满满。

        陈养喆已经很生气了,如果再爆出什么来,陈星俊继承权都可能保不住。

        虽然陈道俊并不怎么在乎这劳么子继承权,但陈荣基父子可都是权力欲望很盛的人。

        在一个几万亿大集团的继承权和区区几百亿损失之间,他们其实没有更多选项。

        ..........

        “滚!通通都给我滚出去!”

        陈星俊额头青筋暴跳,又赶走了一批房地产开发商。

        虽然驿三a地块市价高,可那是没出高官贪污案之前。

        随着地块未调整引发的违规行为,之前的潜在买家,全部都选择了观望。

        没有人喜欢去碰一块麻烦缠身的地块,且还不能马上开发。

        简直是华而不实的鸡肋。

        陈星俊内心的出售预期一降再降。

        终于在赶跑一批胆敢出价100亿韩元的开发商后,他再也绷不住了,拿起办公室的高尔夫球杆,朝着四处观赏鱼水族箱狠狠挥去。

        “咣当!”

        “噼啪!”

        “哗啦!”

        他的助理根本不敢拦他,眼睁睁看着水族箱玻璃破碎,许多珍贵的观赏鱼被水流从破洞冲了出来,还有几条价值几千万的血红色龙鱼摔倒在地上,努力扑腾着尾巴。

        一下、一下、又一下,助理心疼的快无法呼吸了。

        陈星俊发泄过后,似乎有些累了,把球杆一扔,拉来凳子坐着“呼呼”喘着粗气。

        见识过他的暴虐,没人敢在这时候打扰他。

        就在这时,陈星俊办公桌的固话不合时宜的响了。

        铃声响了一阵又一阵,助理见陈星俊没有要去接电话的意思,小心翼翼走过去,拿起电话询问起来。

        原来是毛至诚让报社负责人主动联系顺阳建设,表示自己可以出钱回购驿三a地块。

        助理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喜出望外。

        “社长,是贤诚日报的电话,他们说要买我们这块地!”

        “什么?”

        陈星俊混沌的眼神似乎恢复一丝清明,他起身从助理手里抢过电话,没有任何废话。

        “你能给多少钱?”

        当他听到200亿这个数字时,手掌紧握话筒,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想到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想到母亲孙贞来这两日以泪洗面的场景。

        陈星俊心底的天平已经倾向于妥协了。

        于是他详细询问:

        “你们贤诚日报给出的两個保证,具体是什么?”

        “一是除了备案信息,交易内容绝对保密,二是承诺推迟至少三年开发。”

        陈星俊动心了,其实两个保证是连在一起的,只要封锁消息,推迟三年再开发,到时候自己有的是办法来解决。

        想比其他不靠谱的公司,反而是贤诚日报给出的条件相对更加合理,虽然价格不高,却也能满足需要了!

        最终,陈星俊说了句:“下午签合同!”

        临走时,他看了眼还在地上扑腾龙鱼,跟助理交代:“找个会做菜的厨师,中午一条刺身,一条干烧!”

        ...................

        都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寒国,有一种特别的文化,就是算卦。

        对寒国人来说,去算卦是很平常的事,遇到很多事情他们都会选择去算一卦,对算卦出来的结果,也大多是相信的,并且还会介绍朋友去自己认为很灵验的地方。

        所以,在寒国,算卦卜“命”已经成为民众人心中的一种精神寄托,因为他们“信命”。

        而这天晚上,在陈道俊临时差人定制的“堂口”内,一尊关公像在香烛的衬托下,愈发显得威风凛凛。

        一排五个戴墨镜口罩的青年在陈道俊面前一字排开跪在蒲团上。

        他们正是之前到过漂亮国捞金,陈道俊择优选取的少年。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五个大瓷碗。

        陈道俊背着手站在他们身前,对着关公像拜了三拜,青年们到现在都不明白,老板把他们从法学院叫过来的目的,但还是跟着他有模有样的学着作揖。

        前半段仪式走完,余烟袅袅间,陈道俊的声音都有种空灵的感觉。

        “我不想和其他财阀一样,有点风吹草动就被调查,像只待宰的羔羊一般!”

        “以前我没得选择,现在我只想做个真正的财阀。”

        “很多算命的说我人中龙象,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我不同意,人生在世,是生是死要由自己决定!”

        这一番话太过霸气侧漏,几个青年心头一震,却没人敢抬头。

        这几个青年都是家中有各种各样情况的,受过陈道俊诸多恩惠,也非常想跟他干的人。

        “你们跟着我的日子最短,档案最干净,路怎样走,我已经给你们挑好了。”

        陈道俊从旁边拿出五个检察官制式的徽章,放在香案上。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如果不想帮我做事的,可以选择退出,我保证从此天各一方、互不干扰,绝不追究!”

        “如果下定决心,跟着我干的,就拿一个徽章,我保证会用所有的资源暗中培养你们,让你们在检查系统平步青云!”

        “怎么选,由伱们自己决定!”

        五个青年并没有沉默多久,陆陆续续拿起徽章。

        一转眼,五个徽章悉数到了他们手上。

        陈道俊点点头,给自己也倒上一碗。

        “祝你们在检察厅一帆风顺,干杯,各位检察官!”

        在他示意下,五个青年都端起手上的碗,一口闷掉碗中酒。

        “咣当!”

        酒全干,碗全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