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再低价买回那块地!(4000字大章,凌晨还有)

第七十八章 再低价买回那块地!(4000字大章,凌晨还有)

        陈星俊这次回来,已经挨了爷爷陈养喆两次批,一次因为游艇宝贝,一次因为毛贤敏。

        都说事不过三。

        如果再让陈养喆知道,他还偷偷借高利贷买地的话,绝对会对他彻底失望。

        要知道,就连父亲陈荣基做到集团副会长位置的人,一点小事没做好,爷爷都是说骂就骂,丝毫不给留面子。

        如果还不上钱,消息泄露的话,想起那个后果,陈星俊脑海甚至浮现爷爷怒气冲冲的朝自己咆哮的画面。

        那种无形中的压力和自尊心的崩溃,他再不想经历第三次。

        可现在,就连父亲都没办法拿出钱,接下来要怎么办?

        那些放高利贷的,据说和驻寒漂亮国的部队关系不赖,一直活跃在清潭洞周边。

        这还是因为母亲是财阀家的人,留了一周时间。

        换成普通的商人,那帮家伙早就带着一伙人杀上门去了。

        陈星俊已经听家族那些人提过,之前也有些财阀家族成员借过钱,想仗着财阀的家族的势力,赖着不给。

        结果人家直接登报曝光,还拍了视频威胁。

        检方基本上无视这件事,任由发酵,反正事情闹大了,那个财阀家族搞得灰头土脸,对方却毫发无伤。

        后面还是财阀家族的负责人出面给清了钱,才平息此事。

        “能不呢跟二叔或者姑姑借一点?”

        陈星俊试探性的问父亲,这两个长辈历来现金流充沛,先借过来钱应急。

        “别想了,之前他们周转不开的时候,你父亲都没借过钱,现在去求他们,不是送脸上去给抽吗?”

        孙贞来本来低头垂泪,听到儿子这么天真的想法,忍不住出声打断他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星俊,你难道不清楚,你二叔和姑姑一直都在暗中觊觎顺阳的继承权?尤其是你二叔,你去找他借钱,大概率不会借!”

        孙贞来冷哼一声,似乎早就看透了小姑子、小叔子的野心。

        “他疑心那么重的人,肯定还会调查突然资金短缺的原因,万一被他抓住把柄,我相信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告密!”

        陈星俊苦恼的抓着头发,本以为这一趟回国将是舒心的日子,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陈荣基自然听到了妻子和星俊的对话,他长叹一口气坐回位子。

        “你们忘记了,还有润基!”

        这几年,陈润基虽然不参与顺阳集团的业务。

        但在香江的娱乐公司每年出品十多個口碑票房齐飞的电影,这些情况,陈荣基都有所耳闻。

        前不久听说宏润公司都够得上上市的门槛了,陈荣基认为,他手头一定很宽裕,有钱!

        “伱说要我们去跟润基借钱?”

        孙贞来嘴巴微张,显然有些跟不上丈夫的思路。

        想起早段时间还输了车给陈道俊,陈星俊对这个小叔也没啥好感,跟他们家借钱,他觉得自己又比陈道俊低上一头了。

        “难道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妈那里可没钱,你别想了!”

        陈荣基直接碾灭陈星俊最后一丝念想,罢了,就让父亲去说吧,我就当不知道这回事。

        事不宜迟,每拖一天,利息都在增加。

        陈荣基清了清嗓子,拿起电话....

        陈润基正和亨俊、道俊在沙发上商量着公司发展的事,由于对娱乐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不同意见,两个儿子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接到大哥的电话,陈润基极为惊讶。

        虽然自己早就存了号码,接到来电,尚属第一次。

        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陈润基接通了电话。

        “喂,大哥!”

        “哦,润基啊,听说最近公司发展的很不错啊,电影接连爆火,看来两年之内公司就能上市了。”

        陈荣基故作亲热的夸了几句,想拉近些距离。

        殊不知,大家都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

        他越是热情,陈润基心中的提防之心愈盛。

        互相聊了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陈荣基进入主题

        “润基啊,现在方不方便说话,旁边应该没有人对吧?”

        “内!”陈润基嘴上说是,手上默默开了免提,三个人交换了下眼神,表情丰富。

        陈道俊和亨俊附耳过来,大晚上打电话过来,必然是重要的事情,这种八卦可不能错过。

        “是这样的...”陈荣基深吸一口气,组织好语言。

        “我有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近期资金有些紧张,你那里能不能借点,你放心,算我跟你借的,半年后就还你!”

        该说不说,“我有一个朋友”这句话,进可攻退可守,管理公司这么久,这点心机还是有的。

        可陈润基哪里会这么简单答应他。

        “大哥,其实宏润公司都是表面光鲜,公司扩张过程耗费很多,每年也都是入不敷出...”

        看见陈道俊手指转了个圈,陈润基会意:“不过,既然大哥你都问起来了,我这公司再艰难,也总要支援一点,需要多少钱呢,我看看公司的财政情况能不能支持....”

        陈道俊两兄弟竖起了大拇指,父亲这话说得漂亮!

        他们不知道的是,陈荣基在电话里的沉默,纯粹是因为陈星俊在他耳边说了一个数。

        他捂着话筒,做了一个“为什么”的嘴型。

        明明只要200亿,凭空加100为哪般?

        陈星俊附在他耳边提醒,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先开高点,后面即时陈润基要降,也有幅度。

        “300亿,大哥,这也太多了,我公司财政最多只能支撑拿出30亿,而且这还是临时拆借的,两个月内就要还,再多的话,公司没有现金流会瘫痪的。”

        陈润基很光棍,直接哭穷。

        这他咩的当我是叫花子吗?

        陈荣基气的想直接挂了电话,不仅钱少的可怜,杯水车薪,时间上还设了限制,这还借个鬼!

        不过想着这种事不好公开,只能压住脾气,破天荒的向三弟说软话。

        “润基,你这30亿也太少了吧,这点钱,我那个朋友拿过去水花都溅不起来,这样吧,你先借200亿行不行,我听说你一部电影投资都超过这个数!”

        陈道俊一猜就猜到了,自己让金成哲散布的消息起作用了。

        这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怎么可能轻易让对方逃脱。

        他凑在陈润基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者拿起电话继续装穷。

        “电影投资那都是对外的,其实水分很大,投入时间长回本周期慢,我实在是想帮你那个朋友,但大哥你真说晚了,我同时投资了三部电影,合同都签了,这才刚拍,实在是没钱,要不,大哥你去找找动基跟荣华,他们肯定有钱!”

        “我要是能跟他们借钱还要找你?不借算了!”

        陈荣基气的再也忍不了,“啪嗒”一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就这还不够,陈荣基一拂袖,桌上的茶具全部摔到地上,他瞪着眼睛,恼怒的看着星俊。

        “都是因为你这不争气的玩意,你老子我,本来哪里要低三下四去求他们,真是混账!”

        孙贞来护犊心切,一把挡在他和星俊中间,把他的手拦了下来。

        “这是润基那家伙不念兄弟之情借钱,你跟星俊发劳么子火?”

        和谐了20多年的模范夫妻,硬是吵了一上午。

        另一边,陈润基挂完电话后,脑子里还满是疑惑。

        他想起上次陈星俊提出要娶贤诚日报毛至诚的女儿,紧接着又听说小儿子出现在法庭作证。

        这一切,都让他感觉愈发看不懂小儿子了,再加上今天荣基来借钱,一切都透露出诡异的味道。

        “道俊,你大伯这次借钱,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还有,你和毛至诚的女儿什么关系?”

        陈亨俊对这种复杂的家庭关系不太感兴趣,但听到说跟毛至诚女儿的事,他瞬间来劲了,原本看全智贤和道俊这么亲密,以为是那种关系。

        没想到还有社长家的女儿,他冲陈道俊挤眉弄眼。

        意思是:道俊,你到底还有几个好妹妹?

        陈道俊也是佛了,陈润基也是个八卦男,他打定主意,今儿个,咱只说借钱的事。

        “我敢肯定,他这次借钱,一定跟顺阳建设那块地有关,什么朋友都是扯淡,分明就是帮陈星俊借钱还债,所以我会让您拒绝!”

        “那块地是集团出的钱,现在只是停工而已,为什么要借钱?”陈润基再次提出质疑。

        陈道俊无奈,只能说自己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消息,陈星俊成功拿下这块地,是借了高利贷的原因。

        这下,陈润基和亨俊都不淡定了,他们想不通,为什么星俊会如此,陈养喆做什么都是谋定而后动,做事稳扎稳打。

        一个集团成熟的掌舵者,一定不会为了某个项目,而放弃企业有序的发展方向,采取急功近利的方式发展。

        不管成功多少次,只要一次出了岔子,集团就会万劫不复。

        感慨归感慨,离开家里后,陈道俊直接坐车出发前往毛至诚家里。

        当初他跟毛贤敏保证,这块地高价卖出去,还能低价买回来!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还没走进大门,别墅的保安拿着一张照片比对了下,恭敬的把门打开。

        陈道俊随手丢了一包烟给他,乐的老保安连连道谢,笑的根朵喇叭花一样。

        毛至诚打开门,乐呵呵让保姆拿出双棉拖。

        “老是换着穿拖鞋不好,这是贤敏特意给你买的,以后你过来就有专属的鞋子了。”

        专属?

        这说法,以后就是自己第二个家的意思呗?

        陈道俊也不知道这妮子怎么知道尺码的,反正穿上去感觉非常舒服,大小也合适。

        坐在沙发上,见毛至诚又要去泡茶,陈道俊连忙阻止:“伯父,不用麻烦,我过来就是跟您说个事,您坐下听我说完就行!”

        “什么事?”

        毛至诚停下手里的活,见道俊一脸正经,倒也没停,只是招呼保姆接手。

        因为毛至诚之前被关在里面,很多内情不清楚,于是陈道俊将自己了解的情况,从头到尾解释了一番。

        “所以,你是觉得,现在你大婶家族里,面临清潭洞那帮‘吸血鬼’的胁迫,对不对?”

        陈道俊挑的都是重点,毛至诚很好理解。

        “是的,作为财阀成员,一般缺钱的话,无非是这几种方式搞钱。”

        “第一,向家族成员借款,这也是最便捷的方式,但我敢肯定,伯父从家族其他成员那里借不到钱!”

        “第二,向银行借钱,或许可以用个人信用贷款,但数额小还行,多了就需要抵押股权或者其他,且银行审批程序多,时间长,他来不及!”

        陈道俊说的非常肯定,假如能等得住的话,陈荣基就不会来自己父亲这里碰运气了。

        毛至诚点点头,这是一贯的方法,他忍不住问道:“那他跟朋友借钱不行吗?”

        陈道俊微微一笑:“这正是我想跟您说的第三种方式,向朋友借钱,这个跟银行一样,小额没问题,大额借款,再好的朋友都会考虑再三,除非肯让渡什么利益,但财阀家族成员对外借钱,很有可能消息泄露造成轩然大波,青瓦台那边接到消息都会质询,到时候引起社会舆论关注,他不会去这么做的。”

        毛至诚拍手表示认同:“道俊,你的分析简直一针见血,那按你这么说,你大伯如果实在没办法,拼着挨骂跟你爷爷陈会长坦白,区区几百亿,不是随手就能解决吗?”

        “所以,您就需要给他一个可以不挨骂的理由,伯父!”

        陈道俊提示:“当时贤敏除了拨付员工工资意外,拿着卖地的钱回购了不少股票,应该挣了不少钱对吧!”

        原来是这个意思!

        毛至诚秒懂:“钱倒是没少赚,你是想我再把地买回来,有这可能吗?”

        当初卖掉那块地纯属无奈,毛至诚至今想起仍觉心痛,现在有机会把地再买回来,怎么能不心动。

        可他还是低估了道俊的想法。

        “完全有可能,而且伯父,我们还能用低价再买回来!”

        “当初卖了420亿,大概能低到多少?”

        “200亿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