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埋下楔子(求月票、求追读)

第七十六章 埋下楔子(求月票、求追读)

        初春时分,微风拂面。

        虽然用了h成苏荷酒吧这种官方说法,林碧玉还是被司机师傅一句风情酒吧弄得有些尴尬,他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句,坐上车后便不发一言。

        见惯了现代年轻人生活作风的司机大叔起初并没有多想,只是在后视镜中看多了这小伙子鬼鬼祟祟的模样,心中不免也泛起了嘀咕。

        那顶深蓝色的鸭舌帽下偶尔露出的帅气面庞如果放在学校,注定能引得高中女生们惊声尖叫。

        经常关注男明星的司机大叔在后视镜中不时的偷瞄几眼,词穷的他却并不要如何描绘男孩的俊秀,只男孩给人的感觉和电视上帅气逼人的男歌手并不一样。

        他安安静静的模样让人看上去十分舒服,如果非要用歌手来形容,他给人的感觉倒有几分像是最近刚刚出道的组合,酷龙组合。

        不过,和酷龙组合的具敬业相比,男孩并没有忘记带头发出门。

        只是这样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孩,去酒吧能做?

        苏荷酒吧到了,计价器上鲜红的数字让男孩很是肉疼了一把。

        而找零时司机大叔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则更让他尴尬,甚至都没想起来道谢便逃似地下了出租车,一直到站在广场上看着那出租车渐渐行远才松了口气。

        走进苏荷酒吧,这里的装潢并不特殊,但摇曳的阴影加上五彩斑斓的灯光,给酒吧的环境抹上了一层不一样的效果。

        入眼的无论是客人还是酒吧员工都随着音乐节奏摆动。

        苏荷酒吧这一身半休闲半运动的搭配在这种嘈杂环境下,难免会吸引到惊讶的眼神,只是待看清的男孩的长相,前台妹子和其他客人惊讶的眼神也不在少数。

        “喂,老板在里面等你很久了,我说你已经在赶路了。”

        站在酒吧门口,林碧玉终于松了口气,连番道谢:“金社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又让你帮我挡枪了。”

        “你这才上班几个月而已,怎么会这么忙?”

        “我也不想啊,最近检察官办什么案子都带着我,白天各种调查取证,晚上我还要整理卷宗,天天熬夜加班……”

        林碧玉无奈的说着,脑中回想起前天稍微迟到十分钟,被特搜科的领导借机训斥的窘境,幸好崔昌帝“恰巧”遇见,三言两语就帮他解了围。

        “你知道老板有什么事找我吗?”

        “不知道,你就去就是了,老板在那里!”

        “好的,谢谢。”林碧玉一连串点头答应着,金成哲只是摆摆手。

        他顺着金成哲手指的方向,发现陈道俊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他扬了扬手里的饮料,示意自己过去。

        “坐!”

        落座以后,陈道俊并没有第一时间让林碧玉说话,而是递给他一杯鸡尾酒,简短的说了一句。

        “喝了这杯酒,把帽子脱了,等十五分钟!”

        林碧玉不解其意,但是他对陈道俊的话历来信服,脱下帽子后。

        他拿过鸡尾酒轻轻抿了一口,感觉还好入口,又直接一口闷掉。

        接着,像平时开会一样,抬头挺胸正经坐好。

        酒吧里的球形彩灯缓缓转动。

        不置身其中,寻常人很难想象酒吧里夜生活的绚丽多彩。

        这里不单单只有浓妆艳抹的妖娆女人,还有青春靓丽的年轻少女。

        无论在哪家酒吧,最为紧俏的资源除了美女,还有林碧玉一样的帅哥,随着时间越来越晚,过来他们一桌寻思着搭讪的美女也多了起来。

        对陈道俊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互相吸引,但对林碧玉来说每当有戴着耳钉或者身着奇装异服的女人前来搭讪,他就有些尴尬。

        他的生涩则更激起了他们的兴趣,往来要联系方式的人络绎不绝。

        林碧玉一概都没有回应,渐渐的,大家感觉到无趣,就没人再过来了。

        “伱以为男人或者女人来这地方是干嘛的?”

        陈道俊看了眼坐立不安的林碧玉,悠哉道:“这种地方就好像一个猎场,男人都是猎人,女人都是猎物,不过是狩猎方式不同,基本原理却都差不多,当然,也有女猎人。”

        他冲一個路过的妖娆美女吹了句口哨,不管这口哨吹得响不响,那女人居然轻轻笑着回应,同时也给了陈道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人长的像吴彦祖,在这种地方就是吃香。

        “其实,各种各样的猎人,不管在哪都是一样的,你们检查系统也一样。”

        陈道俊话锋一转:“你现在还年轻,刚参加工作不久,面对各种诱惑尚能像今天一样把持住自己,但随着你职务的提升,会有许多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围猎你,时间久了呢,一着不慎,你的身份就可能变成猎物!”

        林碧玉缓缓点头,这里陈道俊比喻的非常形象,在国民眼中检察官就是猎人,负责狩猎社会的不公和不法。

        虽然zy地检的林培恩突然辞职,对外声称是为案子负责,可系统内并没有不透风的墙。

        大家事后慢慢都知道,林培恩被远洋报社拿捏住了把柄,这才导致提前引退。

        至于把柄到底是什么,众说纷纭。

        “我一直都会注意的,老板!”

        林碧玉眼神非常坚定,他本是穷苦家庭出身,没有陈道俊,全家早就破败了,母亲别说健康,能活过这8年就不错了。

        没有陈道俊的资助,他怎么能成为寒国人人敬仰的职业——检察官。

        能走到今天,实属来之不易,林碧玉很珍惜眼前的一切。

        知道碧玉是个聪明人,陈道俊也没多说,随口问道:“最近在南部地检工作的怎么样?”

        说起工作,林碧玉叹了一口气:“就那样吧,只是表明光鲜而已。”

        无权无势,一个新手检察官想要在体系内混出来,谈何容易。

        他一个刚入行的新兵,就是被人使唤的命。

        看出了林碧玉的窘迫和眼内深藏的渴望,陈道俊内心反而平静下来。

        韩国共有检查总长1名,高级检查长8名,检察长30名,其余都是检查官。

        一名检查官要想成为高级检查或首席检查官必须在低级职位上工作至少10年。

        要想成为高等检察厅的检查官或者部门首席检查或地方检查厅的负责检查必须在上述部门工作5年以上。

        想成为检查总长需要在高等检查,首席检查职位上工作15年以上。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靠打熬资历,林碧玉至少要30年,才能具备成为检查总长的资格。

        可陈道俊不打算等那么久!

        只要有出色的业绩,上述的时间限制,都可以在隐形条件下大幅缩减。

        眼下,陈道俊准备送林碧玉一桩大富贵。

        “明天上午9:00直接去“财阀狙击手”崔昌帝那里报到,你会得到他全力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