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谋划MJ!

第七十三章 谋划MJ!

        第二天,闲来无事,陈道俊到哥哥的娱乐公司逛逛。

        隔着玻璃看全智贤摆各种poss,没想到这学渣,还有这么认真的一面。

        一个姿势摆半天,眼都不带眨一下,可以啊!

        全智贤刚拍完一本模特封面,打算趁着新年集一起发售,看见陈道俊来访,她也有些惊喜,从里面走过来。

        “今天怎么还有空来公司看我?”

        “哈哈,我这不是怕你没有我这个同桌不习惯嘛,所以来找你玩啊!”

        陈道俊笑了笑,有这丫头在的话,确实多了很多欢乐。

        “对了,我这里有个好消息,你猜猜是什么!”全智贤神秘兮兮的看着陈道俊。

        “你说说看!”

        什么线索都没有,陈道俊可没什么心思猜测。

        全智贤撇了撇嘴,这家伙,忒没意思了。

        “我告诉你,明年我的偶像麦口杰克逊要来寒国开演唱会!”

        mj?

        陈道俊内心一震,回想起上一世,mj确实在很多国家开过慈善演唱会。

        他不仅是全智贤的偶像,也是陈道俊非常敬佩的歌星。

        每次mj的演唱会,都有许多救护车在外面等待,因为很多歌迷会因为狂热激动而晕倒。

        没想到96年,就来了寒国,陈道俊之前都没听说过他的演唱会消息。

        想来这是mj第一次来寒国。

        “你好像很喜欢他?”

        “当然,他是我最喜欢的音乐唱作人了!”

        全智贤眼里充满了对mj的崇敬,也无限憧憬明年那场演唱会!

        看着全智贤一副小迷妹的模样,陈道俊感觉有些好笑,忍不住调侃道:“伱不是一直都喜欢那种八块腹肌的猛男吗,mj这种,我觉得不是你的菜啊?”

        “偶像!你知道偶像是什么吗?mj是全世界最帅气的舞者好嘛,这种巨星还需要什么腹肌!”

        全智贤白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真是在对牛弹琴,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老板亲弟弟的份上,高低得怼两句。

        这时,见人迟迟没有进来,助理出来找人,他不认识陈道俊,直接出声催全智贤。

        “全智贤,里面准备好了,请做好拍摄准备!”

        “好的,这就来,下次聊哈!”全智贤有些歉意和道俊打了個招呼,拉开门,风风火火跑了进去。

        陈道俊若有所思,mj到来,一定是万众瞩目,万人空巷。

        自己能借着这个机会做些什么?

        想到mj已经建立了世界知名的慈善机构,陈道俊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届时,或许要借着这个机会,早做些谋划,让自己的海外资金有机会浮出水面。

        陈道俊来公司,最主要的目的是等陈亨俊一起出发。

        寒国人通常把回家过年称之为“归省”,因为按照习俗,不管在哪里工作,也不管离老家有多远,一到过年,都要赶回家乡去团聚。

        父母在的,回到父母身边。

        父母不在的,长兄为父,到大哥家与兄弟姐妹团聚。

        陈养喆虽然72岁了,却依然精神抖擞。

        这“归省”,自然是去正心斋吃团圆饭了。

        在路上,陈道俊看见自己哥哥又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有些好笑。

        从小比较沉默的陈亨俊,只有在道俊面前会滔滔不绝。

        而这种故作神秘的模样,一般都是听到了什么八卦,忍不住想和自己分享的模样。

        见陈道俊没理会,陈亨俊自己先忍不住,凑到他耳边:“你听说星俊被爷爷责骂的事了吗?”

        “哦,爷爷不是最宠爱他吗,怎么会责骂?”

        陈道俊假装不知内情。

        “嗨,别提了,这家伙开始搞那个顺阳建设好好的,非要跟国会高官的儿子合作。”

        陈亨俊说的眉飞色舞,一拍巴掌:“讷,现在好了,高官一家都被抓了,花了大价钱买的地也涉嫌违规操作,项目全部停工了,钱没挣到,还被案子牵扯了!”

        “那的确是挺惨的。”

        陈道俊有点想不通,都这样了,陈养喆难道不生气、失望,还不把人撵去伦敦吗,留着过年吗?

        看来自己还是太仁慈了,想到陈星俊母亲那边是放高利贷的,一时之间借的钱难以周转,陈道俊决定再加一码。

        到了正心斋,他让亨俊先进门,自己落后十来步,拿起电话拨给金成哲:“给清潭洞那边放贷的传话,就说顺阳集团大儿媳孙贞来投了300亿韩元开发驿三a地块,因为涉嫌高官贪污案,地块被政府管控,血本无归!”

        “是,明天这则消息就能传给那几个家伙,您放心!”

        陈道俊打完电话,就进了正心斋大门。

        却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不管是陈动基还是陈荣华夫妇,脸上隐隐有快意。

        紧接着,楼上传来陈养喆愤怒的咆哮声:“这才多久,办这点事都办不好,现在人家在调查你,你明不明白,青瓦台告状的电话打到我这来了!”

        见未来的第三代继承人被骂,陈荣华别提有多高兴了,趁着陈荣基夫妇在楼上求情的功夫。

        她抓住机会跟道俊介绍这里边的情况。

        原来,新总t接到检方的报告,顺阳建设不仅与涉总统贪污有关,更是与高官被抓的儿子金中元扯上了关系。

        他自己一个电话打给陈养喆,陈养喆直接气炸了。

        “你又忘记我跟你说的,做人做事要脚踏实地,商人就不要去沾染那些肮脏的政客习气,那种玩意,对我们顺阳集团,百害无一利!”

        “不是因为还有我这个爷爷,你现在就已经去了牢里,明白吗?”

        “明白!”陈星俊被骂的眼睛都睁不开,心里除了对金中元的谩骂,还有就是感慨运气不好,摊上这么个玩意。

        骂累了,陈养喆缓缓走下楼,冷着脸宣布:“今天起,星俊就住在正心阁,哪里都不许去,省的再惹出麻烦,等到开学了,就飞回去伦敦!”

        这基本上等于宣布陈星俊禁足了,说到这里,陈养喆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脸色苍白的大儿子。

        如果不是荣基身体还未恢复,他真想直接把陈星俊送回伦敦,让他好好反省。

        他看着一脸淡定的陈道俊,实在是想不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能那么大。

        为什么星俊就不能跟道俊学一学?

        看来,需要专门派一位管家去“照顾”星俊了。

        这一餐饭吃的大家都心惊胆战,生怕哪里没注意,惹恼了老爷子。

        饭后,陈润基拍拍道俊的肩膀,示意有话跟他说。

        二人走到草坪的椅子旁,陈润基似乎也受到一些刺激,他开口:“你的父亲,虽然不如爷爷那么富有,但未来的资产,总归是要交给你们兄弟接手,我有个经济公司,你寒假这段时间,就去接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