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未来女婿上门!

第七十章 未来女婿上门!

        在陈道俊原来的记忆中,华夏与寒国之间的传统文化之争可以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李子捌制作泡菜被寒国网友围攻,到粤地人做参鸡汤被寒国媒体质疑,陈道俊算是领会到了那句话,宇宙的尽头不是八达岭,也不是公务员,而是寒国!

        就连每年都在过的春节,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也被寒国盯上了。

        有寒国网友在网上说,农历春节是寒国的,源自于寒国,而华夏是偷了他们的春节。

        对于这样的言论,一些国外网友看不下去了,纷纷给寒国网友科普起来。

        所有人提到,在寒国,除了一些愚蠢的喷子,没有人会说华夏新年起源于寒国。

        所幸,现在还是1996年的旧正(春节),网络五常还没得到机会展现真正的实力。

        旧正这天,全国放假3天。

        但在前一天,陈道俊乘车去毛贤敏家吃饭时,经过街道,发现几乎80%的饭店都“挂牌停业”。

        陈道俊仔细一想,应该是跟华夏的春运一样,很多外地人在h城打工可以一直干到年三十之前,因为寒国国土面积小,所以只需要提前一天就能确保回家。

        回想起曾经每到除夕之前,千军万马返乡回家的场景,陈道俊不禁莞尔,看来回家过节吃团圆饭的习俗,不管在哪都一样。

        车子还没到门口,陈道俊隔着带雾的窗户,隐约看见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

        刚下车,陈道俊就看到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不是毛贤敏是谁!

        “欧巴,已经超时五分钟了哟。”毛贤敏冲道俊甜甜笑着。

        她今天特意留着一款非常时髦的中长发,中分加外翻微卷,显得又时尚又大方。

        陈道俊上下打量一番,不愧是大嫂,在气质这方面拿捏的死死的。

        毛贤敏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腰身纤细,略为羽绒服穿在她身上却显得特别修身

        毛贤敏似乎等了有一会,如玉葱般的小手被冻得通红,忍不住把手放在嘴边呵气取暖。

        陈道俊觉得实在可爱,忍不住分开她的小手,不由分说分别往自己两边腰间口袋里塞进去。

        “我这一路过来车上开了暖气,衣服内好暖,帮你升下温。”

        他没考虑到这一下,有点像毛贤敏在环抱自己,只觉的鼻子里有淡淡的甜香,具体什么味道却说不上来。

        陈道俊很少这么近距离看她,和金希善的妩媚相比,毛贤敏是一种别样的青春气息。

        毛贤敏呆住了,陈道俊兜里确实温暖,但这个姿势,实在太过暧昧,她从来没跟一個男生靠的这么近过。

        水汪汪的大眼睛快速忽闪两下,她脸一红,低下头,用很轻的声音说:“欧巴,我没那么冷了,他们还在等我们....”

        说这话的时候,她微微侧过去脸,因为陈道俊鼻尖的气息吐在脸上,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陈道俊恩了一声,确实,不管是作为晚辈或者客人,让主人久等是不合适的。

        二人分开,毛贤敏抢先一步走到前面,到了大门口,她按开门闸:“欧巴,我家雇了保安哟,我现在跟他交代好,下次你过来直接打招呼就行了!”

        毛贤敏招呼保安出来认人的时候,陈道俊也被点醒了。

        连毛至诚都知道要雇保安,自己一直以来就是一个金成哲,甚至有时都是单独行动。

        想起家族里面,老大、老太婆都是买凶泥头车杀人的货色。

        看来,自己的确要发展一下安保力量了。

        不然,有命挣钱,没命花,那就成了别人的打工仔了。

        “好了,保安说他认得你了,我们走吧!”

        毛贤敏拍手示意大门已经打开,让道俊继续跟着她往里面走。

        到了别墅,给他们开门的,正是毛贤娜。

        陈道俊先是一惊。

        时隔8年未见,曾经的毛贤娜变化很大,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再加上一个长款v领黑白相间的针织衫,很有青春无敌的感觉。

        虽然长相变化很大,不变的却是性格。

        毛贤娜还是那样爱脸红,回家这几天,她才知道,原来彦祖欧巴真名叫陈道俊,父亲脱困都是靠他帮忙,姐姐时常把他挂在嘴边,这让毛贤娜生出许多好奇。

        见到真人,发现陈道俊长?眉若柳,身?如玉树,她把人迎进来时,都忍不住多偷看几眼。

        好帅啊,比漫画里的人物都要帅!

        二次元宅女贤娜内心仿佛有只小鹿在跳跃。

        眼里有好多小星星。

        从厨房过来的毛至诚穿上围裙,一副大厨风范。

        “伯父,您好!”陈道俊礼貌鞠躬,该有的礼节是一定不能少的。

        “道俊来了对吧,快坐,随意一些,就当做是在自己家里,你俩去厨房里把剩下的菜端上来!”

        毛至诚早就准备好了所有的菜品,招呼女儿一句,拉着陈道俊坐到饭桌上。

        和上一次不同,这次毛至诚家中经过精心布置,有着一股浓浓的年味。

        有一说一,报社社长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品,味道还可以。

        毛至诚也是非常健谈的人,二人天南地北的开始侃了起来。

        提起最近报社的情况,毛至诚眉飞色舞。

        “道俊,这次远洋报社因为社长言在勋等一干人员被抓,群龙无首,股价大幅跳水,我们贤诚日报股价连续涨停,离成为民营报社龙头不远了!”

        “是啊,伯父,您今后对于报社的发展,有什么规划呢?”陈道俊不失时机旁敲侧击,想了解毛至诚的想法。

        提到报社未来的发展,毛至诚踌躇满志。

        “报纸是我们报社的工作重心,为了报社的发展,我将对报纸进行了一些创新和改进,把以前不足的地方加以改善,在报纸新闻撰写、排版、校对......”

        或许是一种初衷,提到报纸的发展,毛至诚滔滔不绝。

        听完之后,陈道俊感觉他的方向还是有点偏,指出问题所在。

        “报纸的发行量虽然很重要,这体现一种市场占有率,但您有没有想过,国民每日购买报纸,都是有限度的?”

        毛至诚有些奇怪:“但是现在贤诚时报国民每日购买量还不到300万份,这是远远没有达到限度的,不是吗?”

        陈道俊知道这是一个新闻人思维的局限,他不由得指着桌上一块牛肉问道:“我们虽然喜欢吃牛肉,但这终归只是一个选项而已,没有人能做到天天吃牛肉,有很多人可能今天吃了,明天就换了其他口味。”

        “我知道,但是国民如果是报纸的话,现在他只能通过时报来了解当天动态了!”

        毛至诚依然不理解。

        陈道俊无奈,把后世自己了解到报社发展壮大的事情讲给他听。

        “报纸是纸媒,随着网络的发展,以及新媒体的发展,纸媒的市场占有率必将逐步萎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