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何至于此!

第六十七章 何至于此!

        “我......我认罪!”

        说完这句话似乎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申树彬瘫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面如死灰,再没有刚才的猖狂和疯癫。

        而与之相比,陈道俊的形象,在毛贤敏眼中,愈发高大了。

        真就是一出场翻云覆雨,形势剧变。

        “咚!”

        几分钟之后,几位法官讨论了一会后,有了最后的结论,主法官蔡承宪立即一敲身前的小锤子,喊道“肃静!”

        场面顿时为之一静。

        全体起立!

        蔡承宪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敲一下法槌,随后朗声道:

        “经过院方讨论后。”

        “认为检方指控被告偷税漏税、涉嫌非法转移财物,事实不够清楚,证据不够确实,检方指控被告罪名不成立。”

        “现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当庭释放。闭庭!”

        蔡承宪把眼镜收进盒子里,忍不住抽了两张纸巾擦拭额角的细汗。

        饶是他一个马上要退休的老法官,一上午庭审意外像坐山车一样多,也大感吃不消。

        毛贤敏第一时间走过去,扑到父亲怀里,父女俩喜极而泣。

        陈道俊微微颔首,却不准备就这么算了。

        就在徐庆元准备离席的时候,他拦住去路质问:

        “既然法院已经宣布毛社长无罪,那涉嫌构陷的远洋报社和作伪证的申树彬,h城zy地检准备视而不见吗?”

        陈道俊的声音不高,但字字清晰,法庭上所有人都准确听到了所有内容。

        徐庆元停下脚步,偏过头冷冷盯着他。

        四目相对,一个威严,一个俊秀,却分毫不让。

        “这個案子!”

        徐庆元转头环视法官和陪审团成员,在他的7个下属面前放下狠话:“我亲自带队去查,一定会给社会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他把“满意”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几个下属兴奋起来,这个案子全国人民都在关注,现在远洋集团被抓住痛脚,正好查他个底朝天。

        对检察官来说,案子,就是成绩!

        陈道俊深深看了他一眼,侧身让开去路:“拭目以待!”

        徐庆元几人刚打开门,就遇见一大群如狼似虎的记者,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问着。

        “徐检察长,请问今天的审判结果是什么,毛至诚定罪了吗?”

        “毛至诚最终的罪名是什么,您能方便讲一下庭审细节吗?”

        “检察长,您对于今天的庭审结果满意吗,是否彰显了寒国法律的权威?”

        ...........

        徐庆元黑着脸,始终一言不发,几个下属不断拦住前赴后继的记者,嘴里不住说着:“无可奉告,抱歉,让一让......”

        好不容易上了车,有下属小心翼翼的询问:“徐检,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还回检察厅吗?”

        “不,跟我直接去远洋集团!”徐庆元目光投向车窗外的记者,眼中似有一团炙热的火焰在燃烧!

        .................

        法庭内,毛至诚父女一同走到陈道俊面前。

        “非常感谢,但现在,我该叫你陈道俊还是吴彦祖呢?”

        毕竟是商界大佬,毛至诚历经诸多变故,心态调整能力还是很强的,诙谐的调侃一句。

        “就叫我道俊吧,伯父,之前入学不想受到其他干扰故此用假名,还望见谅!”

        陈道俊冲毛贤敏眨了眨眼睛,坦然承认一切。

        “欧巴,虽然这次全靠你帮了大忙,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骗起人来简直面不改色!”

        毛贤敏娇嗔的皱了皱可爱的鼻子,这语气与其说是责怪,还不如说是撒娇。

        陈道俊深知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下去,赶紧转移注意力:“好好,都是我的错,不过今天贤敏你真的很强,如果不是你顶住压力为伯父辩护,后面我过来的时候效果并没有这么好。”

        明明都是你做好的安排,还往我脸上贴金,她发现欧巴除了会隐瞒身份,舌头也非常灵巧,很会忽悠小姑娘。

        虽然这么想,毛贤敏嘴角还是微微上扬,漂亮的话,谁都爱听。

        陈道俊余光扫了下周围:“伯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上我的车,我们换个地方聊。”

        毛至诚点头,拘留的地五天才能洗一次澡,脱困后,他立马感觉浑身不舒服。

        在金忠硕躬身引导下,他们准备从法庭后门离开,避免媒体的疯狂采访。

        出门时,刚好遇见申树彬被两个工作人员押送出来。

        他是作为证人出席,虽然没戴手铐,在全国人民关注的案件中作伪证收黑钱,一场牢狱之灾肯定是跑不掉的。

        法院准备将他送到检察院,毕竟案件侦查和审讯这种事情,法院并没有这种权力。

        毛贤敏想起刚才这家伙癫狂的模样,下意识有些害怕,拽了一下道俊的衣角,示意不差这会。

        于是,毛至诚几人让到了一边。

        申树彬一副放弃抵抗的模样,任由工作人员推挪前行,整个人异常颓废。

        过后门时,一个押送的工作人员放手,先走出大门,后门的工作人员也放手让申树彬出门

        可就在刚出后门的一瞬间,申树彬一肘子把门口工作人员击倒,然后疯狂逃窜。

        “呀!站住!”身后那个工作人员连忙追赶。

        今天也是凑巧,门口保安怕现场混乱,都去了记者那里维持秩序。

        门口岗亭空无一人,二人一前一后,很快跑出了法院大门。

        毛至诚在门口看着申树彬拼命奔逃的背影,幽幽说了一句:“他此时逃跑,不是罪加一等,如何能跑得了?”

        大家没有作声,因为申树彬此时已处于两难境地。

        人行道是红灯。

        前有疾行车辆,后有追兵!

        但他只犹豫了一秒,如同失了智一般,加速朝马路中间冲去。

        这短短的时间,六车道上至少穿梭往来几十辆车。

        工作人员惜命,不敢再追。

        却也不用再追了!

        申树彬已经穿过一半马路,却突然拐弯,申树彬闭上眼睛,径直闷头冲向一辆疾驶的泥头车。

        “砰!”

        他就像一块破布,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出去,刺耳的刹车音,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伴随着金属刮擦和撕裂的声音,人们惊叫呼喊...

        过路车辆被迫停下,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何至于此!

        这是一脸惊骇的工作人员脑海反复闪过的一句话!

        “当、当、当.........”

        12点整,法院上面的大钟准时敲响,紧接着播放一段音乐序曲,平日厚重的音色,却如挽歌一般。

        受到惊吓的毛贤敏紧紧攒住道俊的手,她看不得这种支离破碎的场面。

        “远洋报社,完蛋了!”

        道俊眯着眼睛,深深呼出一口气,像是意愿,更是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