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第六十六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一刻,毛贤敏突然想起今年香江引进来,收割无数男女泪点的电影——《大话西游》。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此时此刻,正如彼时彼刻!

        毛至诚此时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目光不住在女儿和潇洒帅气的陈道俊身上逡巡。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8年前陈道俊说起贤诚日报滔滔不绝。

        也终于明白他以一个同学的身份,为何能如此费心帮忙。

        原来,帮他就等于帮自己!

        好小子!

        真是好小子!

        “谢谢法官大人!”

        陈道俊微微点头致谢,递给了毛贤敏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从怀中掏出三份文件,让工作人员当众展示一番。

        不少陪审团的成员在文件摊开展示的时候,纷纷起身前倾查看,生怕漏掉一丁点细节。

        最后,文件传阅完毕后,工作人员恭敬的呈送给了几位法官。

        蔡承宪已经提前戴好老花镜,几乎是一把夺过文件,不住查看起来。

        陈道俊在他们翻看的同时,也开始解释原因:“是这样的,第一份文件是股权转让书。”

        “虽然我国有关法规规定,未成年人不能直接从事上市公司股票的买卖交易,但可以持有公司股份,我早在8岁那年,爷爷为了奖励我,就一次性给我这家报社10%的股份!”

        陈道俊的表情十分淡然,似乎这么大一個报社的股份,就跟普通家庭小孩子过年发的10块钱压岁钱一般。

        8岁!

        直接给股票?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再次被财阀家族“壕无人性”的操作刷新认知。

        “这第二份,上面是我的代理人金成哲的持股信息,目前持股比例31.6%。”

        原来陈道俊才是贤诚日报的大股东,陪审团成员再次惊叹。

        听到他这么说,蔡承宪连忙把手上的文件翻到最后一页。

        果然,最后附着白纸黑字的股权授权委托书。

        “法官大人,就算这些文件能证明证人是贤诚日报的股东,账单的事情依然没有合理解释,除非有资料能证明这些账单与证人有关,并说明清楚去向!”

        徐启元似乎极为不屑,直接向陪审团点出问题的关键。

        内心给他点赞,陈道俊却还是一脸不忿的回击:“徐检察长,希望你能有点耐心,我话还没说完呢!”

        毛贤敏自始至终,她的目光都没离开过陈道俊。

        不知道为什么,陈道俊一出现在法庭,只要看到他侃侃而谈的样子,毛贤敏就觉得心情平复下来,非常有安全感。

        虽然有些恼恨对方一直隐瞒自己真实身份,但在事关父亲和公司命运的关键时刻,她更关心的是欧巴还有什么后手。

        “法官大人,第三份账单上写的很清楚,这4000万美金,是3年前我个人放在漂亮国老虎基金做的理财资产,大家都知道汇款出去要缴纳一定的手续费,为了合理避税,我借用贤诚日报的名义,从手续费最低的维京群岛注册公司过账,法官大人,文件虽然是英文,但是后面附有外汇管理局所开的证明和老虎基金的证明文件,您可以随时查证。”

        陈道俊这番话就像是投下一颗炸弹,在名为法庭的这个池塘里……炸了个水花飞溅。

        毛至诚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道俊,虽然……这确实是他想要的结果,但未免太过惊骇世俗。

        3年前,这家伙才13岁吧,财阀家的小儿子,都是从这么小开始精英教育吗?

        400亿韩元,说投就投,不愧是寒国“创业鬼才”,陈养喆培养子孙的气魄,他学不来,也没实力学!

        毛至诚明白,这份账单一出来,自己顺利脱困已成定局。

        他下决心,从今以后,一定要多分出精力,好好指导贤敏两姐妹逐步接手公司事务。

        哪怕有陈道俊几分之一的能力,就足以保证报社后继有人。

        徐启元眼皮下垂,神情异常严肃,似乎在考虑继续诉讼的把握。

        见再没有其他人有意见,蔡承宪摘下眼镜,内心叹了一口气,他明白总t的任务,今天是绝不可能完成了。

        “咚!”

        蔡承宪敲击法槌,示意法庭上的讨论停止。

        作为检方证人的申树彬似乎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一拳头锤在法桌上,状若癫狂的骂道:“什么狗屁账单,我不相信,假的,都是假的!”

        他双眸血红,撞开桌子,双手不停地挥舞着,如同得了狂犬病的疯狗一般冲向毛至诚。

        只可惜还没到跟前,就被法庭的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双手被擒住的他,口中不住的谩骂,语气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蔡承宪眉毛倒竖,厉声呵斥:“警告证人!法庭不是法外之地,如果继续扰乱法庭秩序,做出有损法律尊严、法院权威的行为,你将被法庭直接拘留!”

        两名工作人员不由分说,牢牢把申树彬按在法椅上,此人挣扎了一番,眼神恢复清明,才老实一点。

        但他这种表现,分明就是输红眼的赌徒行径,着实令人不屑。

        陪审团一席人心中的天平,已经完全倾向了被告毛至诚这边。

        局势已经完全逆转过来了。

        毛贤敏内心升起好奇,陈道俊是怎么做到的,明明不在法庭内的人,却仿佛提前预知了一切。

        不过,好戏似乎才刚刚开始。

        有工作人员从内门匆匆进来,凑到蔡承宪跟前耳语一番。

        蔡承宪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冷看向申树彬,高声宣布。

        “经过检方调查,远洋报社财务交代,近期社长言在勋交代他取出4亿现金,不明用途,随后检方在申树彬住所,发现两个装有近4亿韩元的袋子,与远洋报社所取金额相吻合。”

        徐启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弯腰向蔡承宪鞠躬,坐回了原位。

        这已经没必要再辩论了,远洋报社制造伪证陷害竞争对手,铁证如山!

        “检方证人,有照片有证物,一切证据都表明,你严重涉嫌做伪证,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蔡承宪面色不善,矛头直指申树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