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我叫陈道俊,是辩方证人!(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六十五章 我叫陈道俊,是辩方证人!(祝大家新年快乐!)

        毛贤敏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原本面色冰冷的徐庆元,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似乎带有鼓励的意味。

        按照寒国法律,近亲属是可以作为辩护人的。

        为了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毛贤敏特地申请成为父亲的辩护人之一,并获得批准。

        “哦,是什么证据?”

        蔡承宪虽然很想赶紧结束审判,好回去交差。

        但是在辩护人还有补充证据的情况下,他不能、也不敢拒绝。

        毛至诚猛地抬起头,他发现短短十来天,自己的女儿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难道还有什么强力的证据?

        他有些期待,紧紧看着毛贤敏一步步走到法庭中央。

        向法官们深深鞠躬后,毛贤敏把照片交给工作人员:“这里面拷贝的照片,请工作人员播放,我相信,能够顺利解答你们的疑问。”

        这下,不仅是陪审团和法官,就连金忠硕都好奇的不得了。

        小姐还有证据,他根本一无所知。

        工作人员没让这个悬念吊太久胃口,拿过照片插进机器就开始投放。

        第一张照片:远洋报社门口,有标志性的报社logo。

        大家看清后,工作人员没停,打开盒盖。

        第二张照片:照片广角拍摄,身穿卡其色夹克,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出现在报社门口。

        第三张照片:该名男子已经摘下墨镜和口罩,正是申树彬,陪他下楼的是社长言在勋。

        有猫腻!

        贤诚日报的举报人,竟然和对手远洋报社有关。

        第四张照片:申树彬提着两个沉甸甸的袋子上车照片,嘴角洋溢着得意的微笑。

        不少人看向申树彬的表情非常玩味。

        第五张照片:言在勋挥手致意。

        每放一张照片,毛贤敏内心的惊喜就多了一分。

        怪不得彦祖哥说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感情他早就知道这个申树彬有问题!

        这下,检方除了徐庆元之外的七個检察官,都是猛吞了一下口水。

        商业竞争,栽赃陷害,搞垮对手,侵吞市场!

        这一连贯的戏码顿时浮现在每一个人脑海中。

        远洋报社,当真好算计!

        这七个检察官不是没听说过传闻,贤诚日报偷税漏税的举报信虽是匿名,谁都知道和远洋脱不了干系。

        他们把求助目光看向老大——徐庆元,希望他能开口说些什么,只可惜,徐检察长的思绪似乎正在神游海外。

        毛贤敏开始为父亲辩护,虽然声音不高,却饱含感情。

        “鉴于照片上显示的内容,法官大人,我认为所谓的举报,就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商业构陷案件!”

        眼泪渐渐从白皙脸颊上花落,更显得毛贤敏楚楚可怜,她哽咽着:

        “证人申树彬因为收了钱,与远洋报社勾结,以莫须有的贪污案为名,对我的父亲,也就是被告人进行违法的诽谤和诬陷,恳请法庭撤销起诉,并严肃追究远洋报社及申树彬的法律责任!”

        许多陪审观众被带的红了眼睛,见状,宋闵浩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怎么感觉自己这个律师还不如雇主。

        几名法官互相交流了一下,蔡承宪对着申树彬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证人有什么要说的?”

        “我只是恰好认识言在勋社长,至于收钱什么的,都是一派胡言!”

        毛贤敏义正严词的指出:“法官大人,我申请由法庭工作人员陪同,立即让当地检察厅调查远洋资金明细及搜查申树彬住所!”

        “可以,为了避嫌,我们现在委派两名工作人员,发紧急搜查令给h城南部地检!”

        出了这样的变故,蔡承宪这样临退休爱惜羽毛的人,自然不可能再向刚才一样拉点偏架,他有预感,如果再按照总t的意思办,自己都有可能翻车。

        “检方还有什么要说的?”

        徐庆元来到了法庭中央。

        “不管我的证人与远洋报社有何关系,但是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社会不再出现这种高官贪污的风气,至少账单做不得假,被告人仍然无法合理解释这笔巨额资金!”

        在局势逆转的情况下,依然能死死抓住毛至诚无法自证清白的疑点,穷追不舍。

        就连宋闵浩心中都暗暗为他点赞,不愧是自己的杰出校友。

        陪审团的人也蒙了,现在这种情况是,证人很明显是有问题的,但毛至诚的账单也说不清楚。

        这可怎么搞?

        毛至诚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是谁出手拉了自己一把,但只要徐庆元一直拿账单说话,本就对总t贪污案群情激奋的民众,终究还是会强行推动案子,逼迫法院给自己定罪的。

        果然和彦祖哥预想的一样,毛贤敏轻轻一笑,柔美的脸上第一次散去忧愁。

        “我也有证人,法官大人!”说着毛贤敏转过身,目光从陪审团扫过。

        “顺阳集团陈养喆会长的小孙子陈道俊,就在法庭外,他能解释这笔账单!”

        “好,马上传唤辩方证人!”

        陪审团的成员,今天可谓是大饱眼福。

        不仅见证了双方你来我往的辩论,吃到了贤诚和远洋的内幕瓜,现在连大名鼎鼎的顶级财阀——顺阳集团的人都卷进来。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错综复杂了!

        但是,很刺激!

        每个人都把目光看向门口,期待着证人的出现。

        没过多久,法院审判庭的大门轰然打开,阳光被法院两边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进来那个人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

        光晕散去,毛贤敏难以置信的看着门口。

        天啊!

        他就是陈道俊!

        他怎么会是陈道俊?

        他真的是陈道俊!

        无数个惊雷闪过她的脑海,毛贤敏整个人傻掉了。

        她曾有过许多猜想,却又一一被她否决掉了。

        当真相摆在她面前时,竟一时间不知该怎么面对。

        身穿正装的陈道俊笔直的站在那里,对上毛贤敏的眼神,眼角微微下垂,乌黑深邃的眼眸透露着亲切的意味。

        辨明毛贤敏的方向后,他大步走了过去。

        跟法官鞠躬致意后,他开口:“我叫陈道俊,是今天辩方的证人,那笔账单只是一个误会而已,法官大人,请允许我花点时间进行解释!”

        知道是顺阳集团的人,蔡承宪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语气都客气许多。

        “没关系,慢慢说,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