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怒抽陈星俊!

第六十一章 怒抽陈星俊!

        一听说是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贤诚日报,饭桌上顿时安静下来。

        和其他人不同,陈荣华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神在两个侄儿身上打转,道俊想救的人,不就是这女孩的父亲吗,这个瓜,她吃的很开心。

        陈星俊朝陈道俊挑衅的笑了笑。

        他认为自己成功恶心到了陈道俊。

        你不是喜欢那个女孩吗,我就跟大家这么说了,看你能怎么办?

        陈道俊心里叹息一声,这家伙还是改不了容易冲动的性格,这谁能忍,准备起身狠狠叼他。

        有人却比他更快出声。

        或许是最近在寒国声望急剧提升的原因,现在的崔昌帝,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

        他把眼镜摘下来:“星俊,或许我说的话你不爱听,但我必须提醒你,毛至诚马上就会被定贪污罪,从我担任检察官的角度来看,你和他在一起,会给顺阳带来大麻烦!”

        崔昌帝入赘十年,在饭桌上说的话不超过8句。

        堪称十年赘婿无人闻,一朝开口全场惊!

        陈荣华捂着嘴巴眼中尽是惊骇,眼前这個脸色严峻丈夫,让她有些陌生!

        这哪里有平日半分唯唯诺诺的模样。

        也就是在这时候,陈养喆转过头猛然盯着陈星俊,眼神冷了下去。

        “你刚刚说的是谁,谁家的女儿?”

        陈星俊又介绍了一遍,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软弱的姑父质疑,有些意识到冲动了,所以说话的语气有些低弱。

        “毛贤敏是吧,伱忘记了早段时间我说过的话?”

        陈养喆眼神更加冷厉了些,陈星俊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爷……爷,我知道,毛至诚社长被人指控‘偷税漏税’,还有人爆料说,他与卢泰愚……”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星俊自己就闭上了嘴,因为他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顺阳集团之前是支持卢泰愚的,现在卢泰愚下台了,并且被指控‘t污’,会被寒国法律制裁,最后锒铛入狱。

        和这样的报社联姻,顺阳集团百害无一利。

        想过来这些后,他看向爷爷、以及父母,总算明白他们为什么没有任何的表情了。

        “父亲,你听我解释,其实星俊……”陈荣基也不想看儿子继续被骂,急忙想解释。

        “够了!”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我本以为他最近有所长进,没想到还是脑子里只有女人!”

        陈养喆愤怒的吼了一声,手里的汤勺狠狠戳进饭里。

        陈荣华想到之前跟大哥陈荣基借钱时,对方不仅不借,还嘲讽自己不懂经营。

        夫妻同心,眼见大哥唯一的儿子星俊犯下这样的错,陈荣华心里非常快意,决定再添一把火。

        “星俊也是想要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难免会犯错,大哥你说是吧?”

        陈动基老银币了,噗嗤一声差点没笑出来,连连附和:“荣华说的对,星俊也是重感情的人呢!”

        听到这话,陈荣基脸更是挂不住了,他愤怒的朝陈星俊吼道。

        “让你去国外留学,你看看你都学了什么,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和毛贤敏有什么牵扯,明白吗!”

        陈荣基气到心肝疼,捂着胸口喘着粗气,孙贞来忙帮他按摩,也是一脸无奈。

        为了星俊的项目,她还跟娘家挪了一大笔钱,本来以为二子做出了成绩,再被夸奖一番,陈养喆心情愉快之下给星俊更多权限。

        好好的一次聚餐,就因为一个女人,搞成这种氛围。

        李必玉是最疼陈星俊的,她有些看不下去了,在面若寒霜的陈养喆身边劝他。

        “星俊这孩子只是没想那么多,你们就不要再说了,会吓到他的!”

        这句话瞬间又点爆了陈养喆。

        “孩子?他都多大了还是孩子,我跟你结婚的时候才18岁,他都24了,准备永远当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吗?”

        “他可是顺阳集团的长孙,是未来顺阳集团的继承人,他要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

        陈养喆气的站起身来,骂的唾沫横飞,就连李必玉都吓得脸色一白,不敢再说什么。

        “我告诉你......”

        他还想再说什么时,李室长朝这边走了过来。

        “会长,青瓦台那边有电话过来,说是提示国家半导体发展的下一步规划,您看?”

        李室长多精明一个人,一来就看出气氛不对,弯着腰等待回应。

        “哼!”

        陈养喆离开了。

        他走后,陈家人总算是松下了一口气,尤其是陈星俊。

        被爷爷和父亲臭骂一顿,还被二叔和姑姑看了笑话,他已经很窝火了。

        最让他愤怒的是,陈道俊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也能感觉到那种讥讽。

        阿西吧!

        都是你这家伙!

        本就冲动的陈星俊,再也忍不住,他起身离席怒冲冲的奔着陈道俊走去。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挥拳往陈道俊脸上揍去。

        对这种冲动鬼,陈道俊早有预料,苦练搏击5年的他,侧身躲过后,根本没跟陈星俊客气,一个巴掌狠狠抽了回去。

        “啪!”

        再来一下肘击。

        陈星俊被打蒙了,脸上带着巴掌印,像软脚虾一样跪倒在地,疼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劝架,分两拨人把二人拉开。

        “住手!”

        “别打了!”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其中,陈亨俊很鸡贼的死死箍住星俊的双手,让他即使恢复过来,也动弹不得。

        而这一幕,终于让陈荣基愤怒到了顶点,他只感觉血液直冲大脑,站起来指着陈道俊两个想说些什么。

        “还嫌不够丢人吗?你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天旋地转,身子就发软的朝后面倒去,孙贞来扶都没扶助。

        “星俊他爸,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现场一片慌乱。

        他们都知道老大有心脏病,没想到今天被刺激成这样,必须赶紧送到医院才行。

        这里的慌乱,甚至惊动了还在打电话的陈养喆。

        家门不幸!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与陈道俊相比,他这个长孙就是个完全没有长大,只知道冲动惹事的孩子。

        在医院等陈荣基抢救时,陈道俊往陈星俊的方向走了两步。

        后者记性不错,连连起身后退几步:“这是在医院,你别乱来啊!”

        原来你知道害怕啊!

        陈道俊不屑的笑了笑,把崔昌帝约了出去。

        陈动基看着两人的身影,再结合今晚发生的事情,有些若有所思。

        在门口,陈道俊没有多废话,让崔昌帝尽快加速,在法院开庭前,直接把查到的名单抖出来。

        崔昌帝顺着陈道俊的指引,最近顺风顺水,自然满口答应。

        之所以提速,是因为陈道俊不想再看到陈星俊这家伙了。

        跟苍蝇一样的家伙,虽然借机揍了一顿,却还不够,得找机会让他滚回伦敦。

        .............

        第二天,崔昌帝直接点名爆料涉嫌收受贿赂的建设监管高官名单,这对政府的公信力冲击巨大。

        民众请愿人数直接翻了五倍,将青瓦台围的水泄不通,甚至晚上还在门口静坐。

        新总统坐不住了,他直接命令h城zy地检,第二天一早就开庭审理毛至诚的案件,以此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