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陈星俊,你找死!

第六十章 陈星俊,你找死!

        言在勋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让申树彬咬死毛至诚。

        不过他还是存有疑虑,让属下去摸申树彬的底细。

        通过资料,得知此人是孤儿,一直未婚,脾气古怪,早几年确实在贤诚日报干过财务。

        言在勋还不放心,又让人找和申树彬共过事的人打听清楚,才放下心来。

        安抚好重要的证人后,言在勋连夜将林培恩从家里约了出来。

        “现在风头这么紧,你又是利益相关方,不是跟你说有事用那个号码联系我吗?”

        林培恩颇为不满,要不是因为自己一次醉酒,不慎留下把柄在对方手里。

        他压根就不想再搭理贤诚日报和远洋日报之间的腌臜事。

        不过,在言在勋说完自己的想法后,林培恩当即改了主意。

        如果真如他所说,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贤诚日报和前总t有利益上的关系,他不介意痛打落水狗

        二人谋算好,为了尽快定罪,同时向上级邀功,明日一早,直接撇开副检察长徐启元,对媒体宣布案件最新进展。

        在他们看来,毛至诚,彻底完蛋了!

        另一边,刚下班的徐启元,感到筋疲力尽。

        在灯光的闪耀下,妻子叨扰要换新房、女儿徐敏英升学等事情,徐启元苦笑着关上房门。

        .............

        陈道俊打开车门,沿着道路来了景福宫。

        和上次不同的是,二人的身份变了。

        这次,是徐启元等他!

        二人没有其他废话,直接拍出条件。

        “徐检察长,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将毛至诚送到法院起诉,可以做到吗?”陈道俊第一句话就石破天惊。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我有贤诚日报的股份,但有只要毛至诚在一天,我就无法完全掌控它!”陈道俊眼神冰冷,充满杀意。

        徐启元有些吃惊:“不愧是陈养喆的孙子,够狠!”

        他当然看的出来,陈道俊和毛至诚的女儿关系不一般。

        好家伙,这是准备弄死老的,再人财兼收的路子!

        “徐检,我得到消息,今天事情可能会有有新的进展,你只需要晚一步站出来,这检察长的位置,就一定是你的!”

        接下来,陈道俊简单谈了几句合作的细节。

        第一次,徐启元和一个少年做交易。

        当谈话结束了,徐启元实在忍不住,神色古怪的问:“你真的是16岁?”

        饶是他阅人无数,眼前的少年还是令他忌惮不已。

        “千真万确!”

        “我女儿敏英跟伱同岁,她跟你比起来.....唉....不提了!”

        “谢谢,我还要上课,先走了,祝合作愉快!”

        “铁面检长”徐启元的惊讶或者夸赞,陈道俊这8年以来,都已经听腻了。

        随便找了個理由,他先撤了,因为金日泰等人在等他的安排,逐步在远洋报社建仓。

        ...................

        徐启元正常来到zy地检。

        可个刚一楼,到就有下属跟他说,检察长林培恩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

        有些懵逼的徐启元赶到发布会现场时,

        林培恩正在一脸得意的宣布,在他的带领下,经过检方不懈的努力,终于查出了真相。

        账单也的确是海外账单,资金也是从贤诚日报流出,人证物证俱在,徐启元傻眼了。

        真就跟陈道俊预料的一样,林培恩这条老狗,遇到麻烦就甩,碰到好事就抢!

        消息一经传出。

        民众一片哗然,纷纷要求严惩不贷。

        检方认为证据比较完备认证、物证俱在,大家都认为这笔钱是前总t的。

        于是在总t的幕僚们轮番施压下,h城zy地检决定在后天,以非法转移高官t污资产的罪名,对毛至诚提起诉讼。

        一般到了起诉阶段,是证据已经完备的情况,所有人都认为,毛至诚完蛋了。

        于是,贤诚日报股价当天大跳水,直线跌停。

        面对公司众人的质询,毛贤敏只能勉力解释,顶住巨大压力才维持公司运转。

        面对外界如此风浪,顺阳集团就像深深扎根海岸的岛礁般,巍然不动。

        甚至就在当晚,陈养喆让陈荣基通知所有人,晚上来正心斋聚餐。

        陈润基和李海仁有过前几次的教训,早早驱车到了正心斋。

        陈道俊是坐亨俊的车来的。

        路上,他还问了下全智贤的近况,陈亨俊则一副捡到宝的表情。

        因为几乎每个摄影师都非常认可全智贤,认为她是天生的模特,甚至于单单做模特是大材小用了。

        陈道俊点点头,这丫头果然是老天赏饭吃。

        即使没能在亨俊这里签约,以后也会被星探发掘的。

        “哎哟,这不是我们道俊吗,今天怎么来这么晚!”

        二人还没进院子,陈荣华和崔昌帝老远就非常热情的迎上来,拉着陈道俊好一阵寒暄,这可把陈润基夫妇眼睛都看直了。

        陈润基暗道,自己这位姐姐一向眼高于顶,连陈荣基夫妇都放在眼里,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他哪里知道,通过做空三峰集团的股票,陈荣华赚了拖欠货款的两倍之多。

        这才仅仅三天时间,抢钱来的都没这么快。

        夫妻二人对陈道俊的评价,又重新上升了一个高度。

        陈道俊有心计、有手腕,绝对是一个狠角色,搞好关系有益无害。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只是陈道俊的工具人而已。

        陈道俊才是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他比陈荣华布局时间还要早,股价持仓成本通过反复吸筹,目前浮盈已经达700亿之多。

        今天的家宴有些特殊,陈养喆在仆人送来他最喜欢的蛋羹时,竟然抬手拒绝。

        他指着陈星俊说道:“今后你记住,送上来的鸡蛋羹,第一碗应该给家族未来的希望,我的长孙!”

        陈养喆是一个典型的商人,做事只看利益和结果。

        陈星俊最近连番动作,低价购入地皮,炒作概念搞商业开发,每步棋似乎都走得很顺,也展现了一定的商业操盘能力。

        他决定当着大家的面,好好褒扬一番。

        “还不快谢谢爷爷!”儿子被认可,陈荣基最为激动,赶紧提醒星俊注意礼仪。

        “内,谢谢爷爷,我今后一定会努力的!”

        陈星俊鞠躬后,心中得意不已。

        他忍不住看向道俊,希望在对方脸上中看到嫉妒、羡慕已经其他表情。

        可他注定失望了,陈道俊不禁表情未变,还冲他笑了笑,似乎心情不错。

        陈养喆这时候不知怎么又想起游艇上的照片,皱眉看向孙贞来,开口道。

        “星俊已经24了,你这个当娘的和其他权贵夫人交往时不要只顾着聊天,要多为星俊挑选一些适龄的好女孩,懂吗!”

        在陈养喆的传统理念中,继承人是一定要自己有子嗣的,只有成家的人,才配真正立业,接过顺阳这杆大旗。

        “是的,我在留意呢!”孙贞来低低的应着。

        陈荣华不知怎么,也来凑趣:“嫂子,话说,rg集团副会长的女儿宋珠雨不错呢,改天我帮星俊牵牵线。”

        相亲?

        陈星俊心念一转,脑海不由浮现毛贤敏的脸庞,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了。

        想到还能刺激陈道俊,陈星俊开口:“爷爷,其实我刚想说,我有喜欢的人。”

        陈星俊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陈道俊,也让道俊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哦,原来我家长孙早就自己找好了,来,跟爷爷说说,行的话让你母亲先去提亲?”

        陈养喆有些惊喜,此时他就是一个催婚的长辈。

        “她叫毛贤敏,是贤诚日报毛至诚的女儿,我很喜欢她!”

        这一刻,陈星俊图穷匕见。

        陈道俊眼神一片冰冷!

        陈星俊,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