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陈星俊趁火打劫!

第五十五章 陈星俊趁火打劫!

        陈星俊翘着二郎腿,和好友金中元谈笑风生,几名贤诚日报的理事恭恭敬敬的在一旁陪着笑脸。

        “星俊,你放心,贤诚日报自从毛社长被抓后,已经是群龙无首,这次我来给你坐镇,还有四位理事的支持,这事绝对没问题。”

        自从父亲成为国会高官后,簇拥在金中元身边的人日渐增多,不乏小意讨好的富豪,金中元对他们呼来唤去,有种呼风唤雨的错觉。

        在他看来,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小女生,二人稍微恐吓一番,演一出好戏,还不乖乖就范。

        顺阳集团,人的影,树的名。

        毛贤敏虽然好奇为何是顺阳的长孙来访,却也不敢怠慢,在金忠硕陪同下急忙赶往会客室。

        她为了能镇住公司这帮人,故意穿了一身女士制服,所以当她推门而入的那一刻,陈星俊和金中元眼睛都直了。

        尤其是陈星俊,他见过毛贤敏校服清纯模样,却没想到对方只是换了一套衣服顿时就气质大变,面容清冷,行走生风,活脱脱一副御姐范。

        陈星俊内心升起一道火,他就好这口!

        他率先从沙发上起身,伸出手掌。

        “毛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毛贤敏初时还没反应过来,但陈星俊的那口大白牙太独特了,她马上回想起此人。

        “我是顺阳集团的陈星俊,早就听说贤诚报社的毛会长有个漂亮能干的女儿,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

        陈星俊在说这话时,脸上满是阳光的笑容,再加上长期养尊处优的气质,确实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陈先生你好,我没想到原来是你,那这位是......?”

        蜻蜓点水般和对方碰了一下后,毛贤敏察觉到还坐在沙发上的男子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倨傲,应该不是什么小角色,礼貌性的问了一句。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大寒国会高官金京赞的公子,金中元先生,他在h城可是各路权贵的座上客,一般人见都难见他一面。”

        金中元缓缓起身:“毛小姐,伱好!”

        他不住地在对方身上打转,还以为只是普通的美女,没想到竟是如此尤物,远胜他身边的那些妖艳贱货。

        在和毛贤敏握手的同时,稍微用力握住柔夷,心中更是暗暗后悔,早知道就不用答应的那么快了。

        对方不规矩的行为,让毛贤敏内心闪过一丝厌恶,换做其他人,她早就甩脸离开了,考虑到是高官的子弟,她不动声色的把手抽了回来。

        “金先生,久仰大名,你们二位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确实如此,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想帮助贤诚日报度过难关,我们是非常有诚意的。”

        陈星俊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让助理掏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合同递给毛贤敏,并在她仔细浏览的时候说漂亮话。

        “听说贤诚日报股票连续跌停,我们顺阳建设打算与你们交易一个普通地块,并承诺现金即时支付,让你们有充沛的资金救市稳住大盘。”

        毛贤敏正纳闷,自家报社哪里还有地块,打开合同看到那几個字样,内心猛地一惊。

        这哪里是什么普通地块!

        这分明是2年前父亲费尽周折花了150亿的江南区驿三a地块,这是准备给贤诚日报建新办公大楼用的。

        “这地块......”

        毛贤敏知道父亲花了三个月时间请专家、求上层,才折腾来的优质土地。

        但因为地块曾经部分为水田,规划许可等手续迟迟办不下来,再加上报社现金流并不充沛,建设计划才一拖再拖。

        对方这是一上来就要拿走父亲的命根子啊。

        她本能的想合上文件,直接回绝。

        却又有些迟疑,父亲入狱,已经确定是竞争对手搞鬼,现在又深陷泥潭。

        假如再得罪顺阳集团的长孙和高官子弟,又树新敌,岂不是害了关在里面的父亲。

        想到这里,毛贤敏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翻看。

        当她看到购买金额下面备注的是“250亿韩元”时,她再也忍不住了:“陈先生,250亿,这就是你们的诚意?”

        毛贤敏不止一次听父亲自豪的说,购买这个地块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明智的决定。

        虽然只过了两年,可因为政府在周边大搞开发,地块价值翻了4倍不止,250亿就想买走价值450亿以上的地块,想得美!

        “毛小姐,商业合作讲究互利共赢,250亿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诚意了,你要考虑,最近报社是多事之秋,买地就当做是救急,我们保证一签合同,资金马上到位!”

        “这个价格别说是我父亲,就算是我,也接受不了,简直是贱卖!”毛贤敏态度很坚决,父亲即使在这里,应该也会支持自己的决定。

        金中元见毛贤敏态度坚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啪嗒”一下点上,香烟过肺后,从他鼻中急速喷出。

        他半带威胁的说了一句:“别急着拒绝,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是一个合作共赢方案,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意思很明显,签了合同,我们就是朋友,不签的话,哼!

        毛贤敏没有吭声,精致的脸蛋上神情几度变化,显然还在纠结。

        陈星俊悄然使了个眼神,有位络腮胡子的理事走到几人中间,一脸的诚恳之色。

        “唉,本来地块卖不卖是毛小姐您的家事,我不该多嘴的,可眼下这局面,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大家一番心血建好的公司毁于一旦,请容我说句公道话。”

        见大家都被他吸引了注意,这位李理事清了清嗓子。

        “华夏有一句话,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意思是事物失去了借以生存的基础,就不能存在。”

        顿了顿,他的神情愈发恳切:“小姐,眼下舆论沸腾,社长随时可能锒铛入狱,公司运营也岌岌可危,我认为,当务之急要抓大放小,先用尽全力拯救公司,其他的都不重要。”

        “连您也是这么认为的?”

        毛贤敏她万万没想到,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忠心耿耿的李理事,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