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毛贤敏的改变(求收藏、月票、追读)

第五十四章 毛贤敏的改变(求收藏、月票、追读)

        陈道俊沉吟片刻问道:“是主流媒体吗?”

        “是的,都是大媒体,不仅如此,经过媒体的刻意引导,现在有更多的民众,认为毛至诚社长的这笔资金是前总t的t污资金,他们要求检察院尽快审判,一定要毛至诚将违法资金吐出来,还给民众!”

        听着金成哲详细的介绍,陈道俊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看来他的计划很顺利!

        水已经被搅浑了。

        只要舆论影响越大,h城zy地检的那位,就无法轻易给毛至诚乱安排罪名。

        到时候公平审判,这件事就算是有了转机!

        想到此,陈道俊吩咐手下:“论坛的首尾要断干净,饵料拿给那个人,这两天时间踩点摸清底细应该差不多,让他明早直接杀去远洋!”

        “是!”

        “还有,找200个困难的百姓去检察院门口请愿,如果是在找不到,就找一些好控制的人,酒吧的那群家伙也行!”

        “是!”

        挂完电话后,陈道俊揉着眼眶闭目养神。

        在原本电视剧情中,陈道俊和陈星俊展现能力的博弈中,关键点也是建设公司。

        巧合之下,为了锻炼陈星俊,爷爷还是派他去了那里。

        不过,眼下陈道俊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他不是那种一上来就要怼天怼地怼空气,甚至乱立假想敌的人,只要陈星俊没有做什么侵犯自己利益的事,他暂时不准备对他出手。

        眼下还是想办法把毛贤敏的父亲捞出来,股票跌停散钱是小事,日报社未来可是自己的媒体喉舌,万万不能出问题。

        还是要加快节奏,省的夜长梦多。

        想到这里,他发了一条短信给崔昌帝,了解那边的调查情况。

        ……

        贤诚日报。

        此刻,毛贤敏正在昔日父亲的办公室内呆呆的坐着。

        随着父亲被检察院带走的消息流传开来,再加上舆论牵扯到前总t,整个报社变得死气沉沉。

        原本一片忙碌的景象不见,每個人都像是装了心事,完全不在工作状态。

        更致命的是,就在今天早上,金忠硕又拿过来厚厚一叠辞职信。

        一些在贤诚日报待了很久的老编辑也动摇了,他们不想为贤诚日报这艘要沉的船殉葬。

        大厦将倾,有人想要离开,毛贤敏有心理准备。

        但见到这样的景象,还是令她很难过,很愤怒。

        甚至于有人为了让报社批准,把朋友结婚要去喝酒这种借口都想了出来。

        连委婉的借口都不愿去想了,这群家伙。

        毛贤敏暗恨,假如父亲从里面出来,她一定会建议,对公司整个人事架构进行全面优化。

        在这种情绪中处理了一堆文件后,毛贤敏陷入了沉思。

        早上,终于获得探视授权的她在律师陪同下去见了父亲。

        被关押的父亲虽然精神疲惫,但面容却没有消瘦。

        想来是有人暗中对检察院打了招呼,这里的检察官不敢乱来,因此父亲在里面并没有受到折磨。

        这都是彦祖欧巴的功劳!

        毛贤敏和毛至诚,就这样默默聊完了探视的半个小时。

        她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毛至诚。

        包括求证这些年在经营贤诚报社期间的经营情况,以及她与陈道俊的猜测,计划用舆论加深影响,后来亲自参与贤诚报社的管理等等。

        听到她做的这些事,毛至诚陷入沉默。

        这几天,他睡得并不好,偷税漏税这种低级错误是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

        如果是《远洋日报》举报的,那一切就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虽然一直被关在里面,但毛至诚很清楚,如今的情况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本来如果是偷税漏税这种,至少检察官在没有充分证据下,并不能随意给他安下罪名。

        但是近期举报人的录音,却在这件事上急剧增大了不确定性。

        毛至诚搞报社的,怎么会不知道个中的险恶。

        寒国是大陆法系国家,实行三级三审制。

        这种制度最大的弊端,就是容易受舆论影响,因为裁量权在法官手上。

        如今的他,身处于漩涡中心,像是大海中的扁舟,随时都会有倾覆的危险。

        而这些危险,他已经渐渐看得明白。

        自从贤诚报社成立起,就有竞争对手看不惯他,想要搞垮报社。

        而之前自己支持前总t,可谓是得罪了很多人,如今前总t遭殃,他这个池鱼也被狠狠逮到了尾巴。

        这些人就跟鬣狗一般,逮住了机会就会死死咬住他,直到他彻底被撕碎。

        父亲看得明白,可没办法。

        毛贤敏自然也能跟着想明白。

        父亲的事,报社的事,甚至像是一座大山,随时都要把他们这些脆弱的人给压碎。

        短短几天,她就有种快要踹不过气的感觉。

        但即便再难受,她也不敢有一点松懈,如今的贤诚报社,只能靠她,她得撑住,也必须撑住!

        于是,毛贤敏让金忠硕安排的助理,一个一个把人叫来她办公室。

        毛贤敏充分发挥自己年纪轻、长得美的优势,社长千金亲自劝导,80%的人碍于情面,表示可以再等等。

        至于剩下的20%执意要离开的,毛贤敏直接让金忠硕扣除他们的绩效,按最低标准清出。

        他们不仁,就别怪自己不义了!

        揉了揉眉心,毛贤敏继续处理报社这几天堆积下来的事情,父亲不在这里,她也必须让报社正常运转。

        兴许是受到毛贤敏的感染,又或者心态已经躺平等最后的宣判,一些日报的员工慢慢开始恢复工作状态。

        报社现在处于危难时期,他们这些大人,总不能表现得比一个没满20岁的小姑娘还不如吧?

        见大家心思慢慢没有那么浮躁,毛贤敏内心稍稍平静,她更加坚定要撑持下去的念头。

        毛贤敏在处理事务的过程中,也发现,其实她还是很有天赋的,学的快,悟性高,由于父亲之前也交代过,一些日常工作倒也做的像模像样。

        因此,无论是报社本身的工作,还是纯粹过来打秋风,想要套情报的来客,毛贤敏都艰难应对过去了。

        就在她刚处理完一件事情,手下来汇报,说顺阳集团有客人要见她。

        名字,叫陈星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