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陈道俊的条件

第四十五章 陈道俊的条件

        h城,景福宫。

        清晨下起了连绵细雨,渐渐形成大幕,将这座始建于明太祖洪武建筑笼罩其中。

        陈道俊撑伞前行,走到光华门的屋檐下。

        四处无人。

        陈道俊也不急,将伞一收,狠劲甩起水来,在地上划出一道道痕迹。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青灰色雨衣的高大男子走到屋檐下,陈道俊不动声色让出一些位置。

        二人谁也没有出声,屋檐上累积的雨水淅沥沥落下。

        良久。

        雨衣男子低沉着声音发问:

        “什么事?”

        徐庆元!

        陈道俊转过头看向对方,此人帽檐压得极低,竟看不到真容。

        好谨慎的家伙!

        “徐检对吧,我想问几个问题,《远洋报社》这种竞争对手举报的案件,是谁授意办理的?”

        “检察院接到了举报就会开展调查!”

        徐庆元言简意赅,像是回答了,又像是没有回答。

        陈道俊已经明白答案,接着追问道:“为什么事先没有公布调查取证结果?”

        “只要认定有问题的企业负责人,检察院可以先把人带过来询问情况!”

        依旧是套路模板。

        “不对,你们这明显有违程序,我不相信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陈道俊直接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

        陈道俊内心直呼扯淡。

        表面上来看,寒国检察官可以决定立案、发起和终止刑事调查,甚至能适时撤销或改变控罪,连法务部长也无权干涉具体案件的侦查。

        但实际上,一般的检查官都要听上级的命令!

        特别是寒国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社会,如果一个检察官仗着自己有点小权力,敢不把上司的话放在心上。

        那么,就等着去最偏僻、最没油水的地方蹲着去吧!

        所以,毛至诚被抓的根子,是出在顶层无疑了。

        徐庆元面对陈道俊的质疑,没有丝毫回应。

        “最后一個问题,把毛至诚救出来的条件是什么!”

        徐庆元不自觉拉了拉帽檐:“你还没资格跟我谈条件,年轻人,这个案子毛至诚一定会被法院定罪,我奉劝你不要再去碰了!”

        这话说的很绝,徐庆元只想快刀斩乱麻结束谈话。

        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见到这小子的爷爷,也不需要卑躬屈膝,气势上也是平起平坐。

        能来聊几句,就已经很念那份人情了。

        “您在副检察长的位置上待了有7年对吧,不想再往上挪一步?”

        陈道俊一句话,让徐庆元忍不住抬起头来,试图透过帽檐,看看眼前这个小子的表情。

        哪个检察官不想升职?

        更别说37岁就成了寒国最年轻的副检察长,可这7年的时光,徐庆元眼睁睁看着以前还和自己共事甚至是属下,个个平步青云。

        他的郁闷只能转化成工作的疯狂,查完了无数大案要案,被称为“铁面检长”。

        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在检查官这个体系内,一般2-3年就会调换,可徐庆元等了足足7年。

        他想了很多今天会面的场景。

        金钱、美色或是苦苦哀求,这些他通通有的是方法拒绝。

        万万没想到顺阳集团的小孙子,给自己来这么一句。

        初时的惊讶过去,他很快恢复平静。

        这只是一个胆子有点大的小子而已,以为调查了一下资料就能唬住自己,开玩笑。

        “好自为之!”他转身准备离开。

        “万一案子出现惊人的意外,我需要和您再见一次面,希望您能记得我所说的话!”

        徐庆元脚步稍停,又继续前行,背着身留下一句话。

        “本月底,毛至诚的罪名就会成立。”

        身为zy地检的副检察长,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今日起,徐庆元再不欠顺阳分毫。

        ..........

        陈道俊叫来了金成哲,在路上,他反复琢磨刚才二人的对话,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亮。

        “本月底....那也就是说...近期到月底前……都不会有事了!”

        陈道俊微微一笑,这趟可算没白来。

        虽然对方说的冠冕堂皇,但是,细心体会,还是能够发现很多东西的。

        开口闭口检察院,他自己是副职,尚且代表不了。

        那除了院里一哥,还能是谁。

        不愧是老油条,真是滴水不漏。

        陈道俊拿起金成哲买来的面包,刚咬一口。

        异变突生!

        金成哲发出一阵惊呼,车辆紧急刹车时发出“吱吱嘎嘎”很刺耳异响声。

        紧接着,一阵巨大的惯性把压根没有防备的陈道俊往前带,他的头重重撞向前面的座椅。

        “啊!”

        陈道俊的鼻血瞬间飚出来,洒落在咬了一口的包子上。

        “怎么回事?”

        陈道嫌恶的拿来餐巾纸堵住鼻孔,把包子放回塑料袋,责问金成哲怎么开车如此不小心。

        “少爷....前面检查厅门口有人突然过来拦路,我只能紧急规避。”

        金成哲也有些委屈,开的好好地,一大婶直接拎着包冲过来,还好自己反应快。

        “去看看什么情况。”

        眼尖的陈道俊发现,检查厅门口围了好多人,还有人举着白布在喊着什么。

        “是!”

        金成哲长得微胖,面相上看起来憨憨的,极具亲和力,三两下就问明情况跑了回来。

        “少爷,我问了三个人,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

        金成哲组织了一下语言:“您应该知道三峰集团的事情吧,这些人都是倒塌事故受害者的家属,由于检方介入后,迟迟没有说法,他们实在等不及了!”

        哦,原来是这样。

        陈道俊点点头,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这方面的报导。

        如此大规模的民众团体,还是第一次啊!

        看来,很快倒塌事故的真正原因,就会浮出水面了。

        看着举着旗帜声嘶力竭呐喊的人们,陈道俊突然心中一动。

        他想起来了。

        作为民选国家,寒国的所有高官,包括检查、法务部门,都非常重视民众的舆论。

        这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

        理论上判决不应该受社会舆论的影响。

        实际上,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寒国法院判决的权威性不彰,最终的结果往往受到舆论的干扰。

        所谓“民愤极大”,上层往往出于舆论的压力来指导判案,甚至有的高官直接表态,最终结果被改变,类似的例证不胜枚举。

        “成哲,有两件事,需要你去办,一定要注意保密!”

        金成哲立马停车,解开安全带坐到后排。

        陈道俊的语气极为严肃,这是不常见的,显然干系重大。

        “少爷,您尽管吩咐。”

        陈道俊指尖轻轻叩击扶手:“第一,安排一段录音,自称是《贤诚日报》内部员工忏悔,举报《日报》有一笔大海外未知大额账单,或涉嫌前总t的t污案,上午录音必须出现在论坛和广播站,明天我就要全国人民知道这件事。”

        “是!”

        金成哲低声答应,但脸上却露出奇怪之色。

        他是真不知道陈道俊是怎么想的,这不是要救人吗?

        毛至诚现在还关在里面,这种消息一爆出来,舆论一炒起来,就算没有这笔账单,偷税漏税逃的罪名怎么办?

        陈道俊懒得解释那么多:“第二,你去找一个人,为了钱可以玩命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