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陈星俊的嫉恨

第四十四章 陈星俊的嫉恨

        “等等!”

        见陈道俊施施然准备离开,陈荣华急了,抢先一步拦住去路。

        “道俊,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脸上一副你小子不守承诺的表情,这急头白脸的模样,陈道俊有些好笑。

        “钱的事好解决,但是要用您的股票来抵押!”

        “股票?”

        太荒唐了!

        是在搞笑吧。

        “我还以为你是有什么好办法能搞来钱,弄了半天,原来是想要我名下的股份,以你的胃口,能吃下去吗?”

        股票是她的权力来源,是命根子,她哪里舍得拿去抵押。

        陈荣华的语气很冲,可话刚出口,她忽然就瞧见了自己这个侄儿在大摇其头。

        “能不能不要抵押?”

        陈荣华忽然有些脸热,有一天自己这个做长辈的,竟然要跟侄子借钱。

        不借钱肯定不行,这次有这么好的消息,不提前布局,过完年公司日子更难过。

        “那不行,就算去银行借钱,也总得给抵押物吧?”

        陈荣华语气再缓和下来,想打感情牌:“道俊,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你明知道做空三峰一定能赚钱,为什么不能直接借钱给我呢?”

        “那我搞这么麻烦,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去做空赚钱呢?”陈道俊反问。

        “那是我们交易的一部分,是交易啊!”

        陈道俊摇了摇头:“不,我们的交易内容是:您帮我打电话约人,我帮您解决资金来源的问题,不是这样吗?现在我能解决,是您不肯而已。”

        陈道俊转头看向崔昌帝:“姑妈的性子总是这么着急,只是抵押而已,又不是收购,姑父您说是吧。”

        “呵呵呵呵.....”崔昌帝有心想劝说几句,看见气呼呼的陈荣华,只能摸头尴尬的笑了笑。

        某位哲人曾经说过,商业谈判中,要想交易一个好价钱,就要学会讲故事,陈荣华没有作声,陈道俊只能开始讲故事。

        “姑姑,你现在所看到的东西,就像站在这里,看着窗外的草坪一样......”

        “......???”

        什么草坪?

        跟这有啥关系?

        陈荣华有点懵,可陈道俊继续。

        “您的视野就像是站在房间内的我们,能看到最远的就是那個草坪,您有计算过吗?

        陈荣华没有吭声,道俊说的话虽然很不客气,却是她现实面临的困境。

        “我还能找家族其他人借.......”她嘴硬着。

        “货款到期,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您真的能跟别人借到钱,现在就不会和我一起坐着聊天了!”

        这句话点中了陈荣华的哑穴。

        房间又陷入了沉默。

        直到几十秒后,崔昌帝弱弱的问了一句:“道俊,伱想要多少?”

        陈道俊忽然露出微笑:“不多,20%而已。”

        .................

        月色渐浓,从正心斋大门出来时,几个人都满脸笑意。

        陈荣华亲热的拉着陈道俊聊了一路,到家后,还嘱咐司机送道俊回家。

        “好,明天我会签好字,让人把合同送过来,到时候正常走程序就行!”

        陈道俊临走的时候,给陈荣华喂了一粒定心丸。

        在路上,陈道俊打开金成哲发来的短信,有些若有所思。

        最终,他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毛贤敏没想到这么晚陈道俊还会打电话给自己,有些期待的问:“欧巴,有什么新消息吗?”

        “新的消息倒没有,不过我有件事还是想和你,不,让你再确认下。”

        “什么事?”

        “你等我,我去你家。”

        陈道俊瞥了一眼前排貌似正襟危坐什么都没听到的司机:“送我去江南区。”

        俗话说,最容易泄露秘密的,就是秘书和司机。

        对陈荣华夫妇,他始终还是抱着一份小心,并不想在行踪上泄露什么秘密。

        就在陈道俊从姑姑家出发的时候。

        陈星俊也从正心斋出发了。

        除了打碎瓷器那下,这是他这辈子第二次给爷爷骂的这么惨。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有且只能是陈道俊!

        陈星俊一肚子的火,再不发泄,他就要气炸了。

        正好住在江南区的朋友在家中开了一场趴体,邀请了许多美女参加,当陈星俊听说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1比3时,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

        他开着母亲那辆宝马就出门了。

        方向正是江南区。

        .............

        陈道俊在新沙洞街路树街就下了车。

        拒绝热情的司机,他打电话报了位置。

        毛贤敏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

        小皮鞋和坚硬的水泥地接触,不断发出高频“噔噔噔”的声音,显示鞋子的主人非常急切。

        毛贤敏一直都很懂穿搭,小t恤,搭配修身裙和丝袜,显得小腿又细又长。

        陈道俊自然看到了这一身,笑着冲她招招手。

        “小心点,别摔跤。”

        毛贤敏刚到,小喘了几口气,忍不住仰起头问起了正事。

        “彦祖哥,有什么话不能电话里说,是关于我父亲的事对不对。”

        果然冰雪聪明,陈道俊解释:“你父亲到底是什么情况,报社有没有偷税漏税,一定要如实告诉我。”

        “欧巴,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你这样问,难道是....?”

        陈道俊补充了一句:“这很关键,你父亲能不能顺利回来,和它有着很大的关系。”

        毛贤敏叹了一口气:“从心底来说,我是真不希望是真的,父亲经营过年,一直都告诫我们要本分经营,我认为他不会这样。”

        见陈道俊有些欲言又止,毛贤敏反问:“欧巴,为什么要弄清楚这件事,有什么原因?”

        “因为.....”陈道俊刚要开口。

        远出传来了车辆的轰鸣声,车速很快,陈道俊提前拉着毛贤敏走到路边。

        很奇怪的事,车辆经过他们时,是减速了的。

        “咳咳!”

        只不过车辆带起的烟尘纷飞,让陈道俊和毛贤敏忍不住捂住口鼻。

        “这人也太缺德了,在小区内开这么快!”

        “算了,欧巴,快接着刚才的话,到底是为什么。”

        毛贤敏吐槽了一句,又催陈道俊。

        事实上,她已经猜到了一些眉目,只不过想在陈道俊嘴里确认。

        “你父亲那种情况,我到问过了,是受到了竞争对手的恶意举报,关键是检方直接把人带走了,如果没有高官来捞,那么为了颜面,检方会强行起诉,正儿八经查个底朝天,公司开久了总会有些漏洞,如果是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陈道俊斟酌着,尽量没有把最危险的情况说出来。

        “还有这种事,那要怎么办?”

        陈道俊一番话,把毛贤敏说愣在原地。

        她哪里知道事情竟然变得如此棘手。

        “你这两天让公司安排个律师,抽空去探望一下你父亲,找机会问清楚,我好想办法。”

        这是接下来他破局的关键。

        “好!”毛贤敏答应的很干脆。

        二人边走边聊,陈道俊陈道俊交代了一些问话的细节,顺便宽慰了一番毛贤敏。

        就在陈道俊刚离开没多久,陈星俊就来到毛贤敏家里的门口。

        他就站在门口打电话,用脚一直猛踢身旁的柳树:“帮我查一下这个地址,江南区新沙洞街路树街11号,明天上午,我要这家人所有的资料!”

        陈星俊自认为今晚受的责骂,都是因为陈道俊。

        偶然遇见的美女,竟然和陈道俊如此亲昵。

        陈星俊心中又嫉又恨。

        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迅速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