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郁闷的陈星俊

第四十一章 郁闷的陈星俊

        陈道俊想起之前看过一根筷子和一捆筷子的寓言,似乎比较符合这个道理,他决定直接拿来用。

        “我认为,真正的财阀家族是拥有团队的,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他终究只是一个人,光靠仅仅依靠家族那么几十個人,即使能力再强,也是无法真正撑起财阀家族。”

        见陈养喆似乎在听,目光中没有之前的那种失望之色,陈道俊继续:“就像大树一样,对于顺阳这颗参天大树来说,我们家族就是树干,依附在我们顺阳集团产业链周边的诸多企业,就是我们家族的树枝和树叶,所有的一切都茁壮成长,我们才能真正称得上财阀家族,也才能不断成长,爷爷!”

        陈养喆听完后,冷峻的脸上稍微柔和了一些。

        “这个比喻不错!”

        他下了定义。

        陈荣基夫妇脸色凝重,真的只是比喻不错吗?

        听雅乐而知其意,陈道俊不错,那星俊呢?

        陈星俊越听脸越黑。

        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明明自己是今天晚宴的主角,享受聚光灯一样的关心和支持。

        陈道俊这么一搞,晚宴全成了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还是陈动基反应快,他直接提出一个尖锐性的问题:“阿爸,卢大愚倒台后,风波不断,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其他人都把目光看向陈道俊,支持卢就是他提出来的,现在顺阳很多在卢大愚时代的政策不能兑现,损失不少。

        陈养喆怎么可能听不懂动基的意思,他招招手:“道俊,你过来!”

        “是的,爷爷!”

        陈道俊挪开凳子,在陈润基夫妇和哥哥陈亨俊担忧的神情中,大步走到陈养喆面前。

        就在大家以为陈养喆会质问或责难陈道俊时。

        陈养喆却站起身来,搂住道俊的肩膀:“我想你们都很好奇吧,为什么这段时间其他财阀家族个个担惊受怕,我为什么没有交代任何与之相关的事情!”

        “阿爸,我们集团有些公司不是......”

        陈动基提醒部分公司受创情况。

        陈荣华眼神闪烁,今天丈夫似乎有些反常,每次她一想开口,就在桌子底下猛拽她的手提包链子,这是警示的意思。

        难道丈夫崔昌帝发现了什么?

        算了,先看看吧。

        “动基,那都是小毛病,不会伤筋动骨的,光大英集团釜山汽车项目就亏损了800亿,知道吗?”

        陈养喆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我们顺阳!之所以没有在前任总t倒台中受损,全都是因为道俊及时提醒,让我们顺阳集团成为这次前总t倒台后受影响最小的财阀!”

        “砰!”

        孙贞来听得发愣,手上的杯子掉落在地上,幸好是金属制品,才没有造成麻烦。

        “我说儿媳妇,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老是毛手毛脚的!”

        李必玉一脸的嫌弃,她和孙贞来婆媳矛盾很深,有机会就要狠狠敲打对方。

        旁边很快就有仆人过来,弯腰收拾好一切,另一个则是为孙贞来拿过新的杯子,并倒上饮料。

        “我手滑了,对不起!”

        孙贞来委委屈屈的低下了头。

        陈星俊看到这一幕,拳头瞬间握紧。

        又是这个家伙,抢了自己风头,还害的母亲挨骂!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又勉励了一番陈道俊,陈养喆明确点出最近风云变幻的局面:“我昨天到了青瓦台,新总t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要没有涉及到前总t的‘贪污案’,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既往不咎,但你们最近一定要谨慎些,不要在这种程度的清洗下,给家族蒙羞,甚至带来麻烦,明白吗?”

        “内!”众人异口同声。

        陈道俊看着一脸严肃的爷爷,内心的震惊不亚于其他人。

        这是寒国特殊的国情,青瓦台魔咒。

        这清洗搞得,简直是有杀错不放过。

        看来自己的岳父,是正儿八经赶上这波节奏了。

        想起毛贤敏的期待,陈道俊也只能希望这场晚宴赶紧结束。

        陈星俊比他更期待结束。

        身为主角,却被配角抢了风头,陈星俊烦透了。

        好在他的焦躁并没有持续多久。

        吃完饭后,陈养喆就把陈星俊叫进了书房。

        私下里,陈星俊暗暗松了一口气。

        “爷爷,这是我在欧洲给你们挑的一款手表,皮革表带的,您试试吧。”

        陈星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掏出来,想给陈养喆戴上。

        这是他思考很久,想出来讨爷爷开心的礼物。

        陈养喆随手接过,脸上并没有什么惊喜。

        只是随手放在桌上,问了他一个问题。

        “星俊,你告诉我,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我还没毕业参加工作,哪来的钱,爷爷。”陈星俊慢慢回答,偷眼观察陈养喆的表情。

        可惜,他注定失望了。

        陈养喆真就面无表情。

        “23岁,我像你一样大的时候,都已经和哥哥一起在金店做学徒了,一个在精工细作的时候偷了少量金粉,一个开发了出售金粉的路线.....”

        陈养喆像是在回忆那段还在养家糊口的日子。

        虽然有些投机取巧,晚上躺在被窝里数钱的快乐,却再也体会不到了。

        半晌,他叹了一口气:“星俊,如果是靠伱自己挣来的钱,哪怕是几十块钱的塑料表,我都会收下认真收藏,但这几十万美金的手表,它是靠你自己挣来的吗,用顺阳集团的钱,买东西送给顺阳的主人,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开心的礼物!”

        “爷爷,我会用功读书的,毕业后我就能参加工作,好好历练。”

        陈星俊斟酌着用词,他不明白,不是为自己接风吗,怎么感觉好像语气不对啊。

        以前自己每次带礼物给爷爷,他都会笑眯眯的说一句:哎呀,我的长孙真的挂念爷爷啊!

        陈星俊有点迷!

        “哈哈,好一个用功读书!”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用功”这两个字仿佛深深刺激到了这位顺阳的王者

        陈养喆忽然暴怒,拿起杯子狠狠摔到他面前。

        “你当真以为我真的老糊涂了,还是觉得你在伦敦游艇上的破事,能瞒过所有人?”

        陈养喆从西服内口袋掏出一个信封,猛地甩了过去。

        他真的太失望了,一个财阀家族继承人,天天过得是这样的糜烂生活,这样像话吗?

        听到“游艇”,陈星俊心里咯噔一下。

        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信封,打开一看,人傻了。

        里面全部都是照片,准确来说,是一张张非常适合做小电影封面照片的题材电影,几十张,竟然女主角不带重样的。

        好在最不堪的照片,没有被记录到……

        原来爷爷什么都知道!

        想起这些年在伦敦的荒唐生活。

        陈星俊缓缓跪倒。

        完了,自己还天真的以为宴会开始,爷爷的心情不好是因为陈道俊。

        小丑竟是我自己!

        他知道,此时任何解释都徒劳无功。

        陈养喆讨厌荒唐,更讨厌没有担当!

        只有踏踏实实的认错,这样才能得到原谅。

        “爷爷,我错了,我向您保证,今后一定刻苦读书,决不再沾染那些破事。”

        “你很错,你太错了!”

        陈养喆猛然转身,严厉的目光里仿佛有刀子,让陈星俊忍不住低下了头。

        陈养喆气的食指都在颤抖,看着这个自己亲自从小带到大,无比疼爱的长孙,心痛不已。

        这孩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背着身,陈养喆紧咬着压根,嘴巴抿着。

        看见书桌上的瓷瓶,他不由想起当年陈星俊偷古钱币打碎花瓶的事。

        白手起家的陈养喆,面对一众各怀鬼胎的董事都能调度有序,唯独对长孙,他突然感觉有些无力!

        良久,他转头进入内间,丢下一句。

        “我要练一个小时的字,在这期间,跪着好好反省!”

        “谢谢爷爷!”

        陈星俊跪在地上,内心当中无比的憋屈。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爷爷口中的好长孙,别人眼里的财阀继承人,顺风顺水。

        直到陈道俊这个扫把星的出现,都是因为这个家伙。

        陈道俊自己出尽风头也就算了,还要害我陈星俊被爷爷责罚。

        陈星俊心态逐渐发生一些扭曲。

        ..............

        另一边,陈陈道俊还不知道自己被陈星俊嫉恨上了。

        看见陈养喆进了书房,陈道俊和崔昌帝使了个眼神。

        崔女婿连劝带说拉着陈荣华,和自己的乖侄儿一起去了湖边散步。

        因为崔昌帝事先没有沟通,陈荣华满脑子问号:“道俊啊,有什么事在这直说,我待会还有事找你爷爷呢。”

        陈荣华这副抗拒的神情,在陈道俊的意料之中。

        “难道是上次新罗酒店的事?如果是这的话,没必要,那个经理我早就开除了。”

        陈道俊那眼睛示意崔昌帝,有些话他不好说,总的有个助攻的啊。

        崔昌帝给他看的没办法,只能开口说明。

        “他想你帮联系汉城zy地检的徐庆元检察长,需要当面拜访!”

        陈荣华的脸色微变,烟熏妆的眼睛眨了几眼:“什么徐庆元,我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