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家宴

第四十章 家宴

        说实话,陈星俊在没发疯的时候,颜值尚可,待人接物也是温文尔雅。

        车上的车太贤本身就是为了讨好陈星俊,带刚回国的他出来兜风。

        刚才紧急刹车,陈星俊差点撞到前面副驾台,本来想骂一顿这两个不知所谓的丫头,哪里敢让陈新俊帮他道歉。

        在陈星俊的目光注视下,车太贤只能无奈的把车停在一边,语气略显僵硬的说道;“对不起!“

        秉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态度,毛贤敏脸色清冷的点点头,拉起全智贤就走。

        清潭中学高冷校花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陈道俊这样的待遇。

        “星俊你就这样让他们走了?”车太贤没有想到自己的道歉就是这样的结果。

        “算了,刚回国就遇见这样一个漂亮妹子,挺养眼的,走吧。”

        ............

        正心斋,客厅。

        即使陈家提供了碗筷,也并不代表陈润基一家和众人亲近多少。

        这几年,陈润基也只是平时百分百确定父亲在的时候,偶尔带上一家人过去吃饭刷脸。

        本来陈道俊今天不想来的,但一方面老爷子点名让自己到场,另一方面有事要和姑姑面谈,就当顺個路了。

        今天相当于陈星俊的主场。

        作为晚宴的主角,他一早神气盎然的站在门口迎接大家,陈动基、陈荣华一家对他都是亲切问候。

        而陈道俊见到他,只是点点头,这让他心里非常不爽。

        陈润基一家最后进去时,发现三个沙发竟然被一家人占了一个。

        明明位置很足,自己一家人来了以后,大家也只是随便打个招呼,没人挪下位置。

        无奈,只能带着李海仁移步到客厅。

        看着他们一家的背影。

        孙贞来忍不住嗤笑一句:“呵呵,之前靠着成功预言卢大愚竞选成功,不晓得有多得意呢,是吧,小姑子。”

        “他喜欢预言,怎么预言不到卢大愚下台,太突然了,很多政策没兑现,家族投资的钱全打了水漂。”

        陈荣华没吭声,倒是柳智娜补了一句。

        “我别的不想知道,我就要看看,家族不少产业受创,父亲会不会责罚道俊!”陈荣华讥诮的笑了。

        那年因为竞选看走眼,之后很多zz献金,陈养喆出于对陈荣华判断力的考虑。

        都安排了其他人去搞,这可是断人财路的大事,陈荣华哪有好脸色,当然,她没注意到,帮她揉肩按摩的崔昌帝突然停顿了一下,嘴巴歪了歪。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带着嘲弄的口吻,拿陈润基一家当笑料,她们聊得眉飞色舞。

        陈星俊没有出声,他的视线一直在注视着在客厅玩手机的陈道俊。

        就因为那次竞选,听说爷爷对他赞赏有加,经常把他叫去书房聊天。

        然而,这又有什么用。

        长孙和次孙的地位差距,现在就已经很明显了。

        等自己继承了顺阳集团,成为会长。

        他认为,陈道俊和自己的差距,会像海底沟壑那样深。

        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脚步沉稳有力。

        “都来齐了对吧,那就开始吧。”

        陈养喆缓步下楼,发出命令,但大家明显能看出,陈养喆心情不是很好。

        孙贞来几人交换了下眼神。

        这还用说,肯定是因为卢大愚的事害的。

        大家按照往常的顺序,在这张长桌上找寻着自己的位置。

        陈养喆照常居中而坐。

        往下依次是他的4个子女和孩子们。

        陈荣基居左,陈荣华次之。

        陈动基居右,陈润基次之。

        陈道俊年纪最小,坐在右侧末席。

        习惯了大权在握的感觉,陈养喆在家里举起酒杯,也像是在顺阳集团开董事会投票表决一样。

        “来呀,让我们举杯欢迎我的长孙回国。”

        陈荣基见父亲面带微笑,似乎心情又重新变好了,不由得心中大定,果然自己的儿子星俊才是陈养喆的心头肉。

        陈养喆举办今天晚宴的目的,就是欢迎陈星俊留学休假回国!

        陈星俊见机,连忙起身向大家鞠了一个躬,笑容灿烂:“时隔两年再见到家人们,实在是太开心了,回到家乡的感觉真好!”

        “哎哟,我家星俊在伦敦瘦是瘦了,但是也帅了许多呢,公公,知识的力量不仅能让人成长,更能提升颜值啊,是不是?”

        “哈哈哈哈,大嫂,不用你说我们都看得出来!”

        陈动基惯会说一些讨巧的话,再加上陈养喆有意的引导,饭桌上其乐融融。

        李必玉慈祥的看着陈星俊,不愧是自己的好孙子,遗传到了家族的优良基因。

        陈润基夫妇也是连声附和,说星俊长大了更像一个男子汉了。

        陈道俊和陈亨俊眼神交流一下,都撇了撇嘴。

        这些话,听得有些腻歪。

        饭吃的差不多时。

        陈养喆突然咳嗽一声,所有人全部噤声,大家明白老爷子又有什么话要讲了。

        “星俊,你作为长孙,也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去国外多读点书,学点金融方面的知识是不会错的,但有一件事情,我希望星俊你能好好理解。”

        陈养喆慢慢的放下汤勺。

        “现在外面的人都说我们顺阳是财阀家族,什么是财阀家族,财阀家族能发展壮大,靠的是什么,谁能告诉我?”

        陈养喆到目光,在饭桌上扫过,这个问题有些突然,大家陷入思考。

        在还没想清楚之前,谁都不想发言,一个不好,反而会受到陈养喆严厉批评。

        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陈荣基,陈养喆直接点名:“你来说。”

        陈荣基咽了咽口水,思考了一下后开口。

        “我觉得财阀家族就像我们一样,是一个家族整体,发展的话,就是靠我们涉及的领域,能更多扩张一些,尤其是和市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这样我们的影响力才能更大,当大家都知道顺阳的时候,我们就是真正的财阀家族。”

        陈养喆不置可否。

        “动基你认为呢?”

        陈动基忙放下筷子,眼珠一转,他想,父亲刚才没有对大哥的话点评,很明显是答案并不满意。

        他思考一番后说到:“父亲,我认为真正的财阀家族,就是在我们韩国拥有着常人所难以想象的权力!”

        “什么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力?”

        “这个...比如经济上的特权之类的....”

        陈动基从事保险行业多年,有些话倒不好在饭桌上说出来。

        “星俊,wuli长孙,伱这几年在国外接触的是新事物多,应该很有长进,你来说说!”陈养喆说起长孙就面带微笑着,鼓励对方。

        还好之前有缓冲时间,陈星俊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是的,爷爷,我想整个韩国能称得上财阀的只有顺阳、大英和其他5个财阀,大家各自垄断着一些行业,拥有某一定区域的绝对影响力,财阀们靠垄断挣钱。”

        陈养喆摇了摇头:“你们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他叹了口气:“道俊,别只顾着吃饭,你说说。”

        “是团队,爷爷!”陈道俊无奈,只能开口瞎七八聊。

        “为什么是团队?”陈养喆扶了扶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