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陈星俊回国!

第三十九章 陈星俊回国!

        陈道俊被他这么一提醒,猛然想起来,今年卢的下台,确实带来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清扫。

        他卸任后,检察官们并没有放过这个前总t,直接公布他在任总t时曾以假名帐号在银行存放了达    485亿韩元(约6000多万美金)的秘密政治资金。

        这就是“贪污案”由来。

        检察官和现任总t合力,对许多曾经支持过卢的人,开展了猛烈的打击。

        “那姑父,按您这么说,难道《贤诚日报》之前应该是支持了卢对吗?”

        “岂止是支持,《远洋日报》写了封信给检察官,罗列了一番材料,说《贤诚日报》之前许多对卢大愚的报道都具有高度的倾向性,影响了选民的判断。”

        崔昌帝一口气说这么多稍微有些气喘,平复后接着说:“你说说看,现任的总t能对他还会有好眼色吗?”

        这下,连陈道俊也犯了难。

        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偷税漏税,没想到后面牵扯的东西这么多。

        那要怎么捞人?

        假如没有外力介入,估计未来岳父靠自己出来是比较难,甚至情况会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陈道俊大脑飞速运转。

        贤诚日报、贪污案、卢大愚、检察院、现任总t。

        首先,现任总t应该最多是对报社的态度不爽罢了,敲打的成分大于抹杀。

        其次,《贤诚日报》在自己把控下,并没有对95年的选举进行任何立场评论,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理由,只要后面转变态度,总t那边应该问题不大。

        最后,就是最关键的检察官了,这個系统较为独立封闭,能施加影响的,只有他们内部人士。

        想到这里,陈道俊用商量的语气询问:“姑父,这个毛至诚我想救他,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崔昌帝沉默了,有那么几秒没有回答,似乎是在计算得失利弊。

        “道俊,我可以打招呼稍微照顾这个人,让他在里面不受委屈,但是检察官办案你知道的,一般都不受人干扰,我和他又不是一个地方的........”

        一般?

        陈道俊敏锐的察觉的崔昌帝的意思,那么,找到不一般的人,就可以喽?

        是这样的意思对吧!

        “姑父,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帮你准备好竞选资金,但在那之前,你要告诉我,救出毛至诚,我需要怎么做?”

        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陈道俊来说都不是问题。

        反正迟早要给,不如做的漂亮些,也让崔昌帝帮忙更卖力。

        电话那头,崔昌帝笑了:“道俊你这孩子真是,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停顿一下,他神秘兮兮的提示:“如果能找到汉城zy地检的徐庆元副检察长,这事应该问题不大!”

        徐庆元?

        陈道俊听过这个名字,这不就是原主内定的女主徐敏英的父亲。

        “好巧......”

        陈道俊忍不住吐槽一句:“姑父伱能找人帮引荐下吗,我和他完全没有打过交道,还有,就算我找到了他,人家怎么肯帮我?”

        崔昌帝却笑了:“这个嘛,晚上大不是要在正心斋给回国的星俊接风吗,我建议问下姑姑。”

        陈道俊恍然大悟,搁着等我呢。

        陈荣华是顺阳集团私下联络各个大佬的总负责人,认识一个地方上检察院的副职务,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在不行吗!”

        “你姑姑今天白天在禅院打坐,手机都是关机的,建议晚上吧!”

        “好!”

        ..............

        清晨,全智贤早早就到了教室,掏出袋子偷偷塞进陈道俊的抽屉里。

        说好的借给陈道俊,全智贤生生熬了一个通宵强行把书看完了。

        可是,哪怕老师都上了讲台开始讲课。

        陈道俊依然不见人影。

        全智贤有些奇怪,下课后想跟闺蜜聊聊天,却发现毛贤敏顶着熊猫眼,也状态不佳。

        “贤敏啊,吴彦祖这家伙,今天应该是翘课了,现在都还不来。”

        毛贤敏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哦,我帮他请假了...他今天有事。”

        “额?他为什么要你帮他请假?”

        全智贤觉得有些奇怪,追问起来。

        毛贤敏不好解释太多,只能淡淡说了一句:“他有点不舒服今天,昨晚就跟我说了.....”

        全智贤本来看完神书脑海里全部是画面感,再听毛贤敏这么一说,她狐疑的端详着闺蜜。

        嗯,神态憔悴,眉毛发散,一宿未睡的状态。

        像极了某些剧情里的女主遭遇,全智贤觉得自己好像明白昨晚发生什么了,她好奇的询问闺蜜。

        “贤敏,你怎么和书里说的不一样啊,好厉害!”

        毛贤敏:“????”

        全智贤低声凑到他的耳边问:“昨晚一夜都没睡吧,该请假的,不应该是彦祖吗?”

        “你这死丫头,竟敢这么编排我!”毛贤敏恼羞成怒。

        二人打闹成一团,好一对绝色双姝,看呆了其他男同学。

        这一上午,毛贤敏隔一会就看一下手机,心思完全不在课堂。

        直到收了陈道俊的短信,说会安排人照顾父亲,不让他在里面受委屈,毛贤敏焦虑的心情才稍微缓和了点。

        中午放学后,全智贤看闺蜜一上午都无精打采,声称要带她吃点好的。

        二人过马路时,一辆车压根没管红绿灯,开着越野车疾行,到了二人面前猛地刹车,车辆滑行了一段,堪堪停在两个女孩面前。

        “呀!这是红灯啊,这么开车,不知道危险吗?”

        全智贤气不打一处来,走到驾驶位,猛拍车窗。

        驾驶位上的是一个穿着黑夹克的青年,副驾驶坐的正是陈星俊。

        被一个高中生指着鼻子骂,皮夹克青年感觉在同伴面前丢了面子,声音高了起来。

        “喂,哪来的野丫头,这车多少钱你知道吗?砸坏了玻璃你赔都赔不起!”

        “呵,真是搞笑了,要不要叫交警调监控看看是谁的不对呢?”

        全智贤双手叉腰,丝毫不惧。

        “算了,智贤,别理他们!”毛贤敏哪有心情管这个,拉起智贤就想离开。

        陈星俊打开车门下来,看到毛贤敏时,眼前一亮。

        在国外,虽然他是花丛浪子,买下一艘游艇日日开趴体,接触过的美女数不胜数。

        但毛贤敏不仅长得俊俏,蹙眉愁容的样子,别有一番韵味。

        “等等,这确实是我朋友不对,我替他跟你们道歉!”

        陈星俊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态度十分诚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