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未来岳父,救不救?

第三十八章 未来岳父,救不救?

        陈道俊人直接傻了,这什么情况?

        带着自己去见“自己”?

        李逵见李鬼?

        陈道俊劝她:“贤敏,你先不要冲动,当务之急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隐藏了这么久,他并不想身份现在就暴露。

        最关键的是,自己不在正心斋啊!

        “欧巴,我父亲一直都教育我们,要正当做生意,他不可能在偷税漏税这种地方犯错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救出我的父亲!”

        “哎...”

        陈道俊犹豫了一会。

        《贤诚日报》真正成长起来后,将成为他真正的利刃和后盾,而日报的壮大,和毛至诚的努力分不开的。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陈道俊提出建议:“贤敏,陈家的庄园你没有邀请函或者预约是进不去的,我来想想办法!”

        “你有办法吗?”

        面对毛贤敏的质疑,陈道俊敲了一下她的额头。

        “呀!”

        “你忘了,我是陈道俊家里的亲戚啊,总会有办法的。”

        陈道俊拍拍他的手背安慰道:“你这么冒冒失失跑过去,人家和你非亲非故的,顺阳集团那么多的资产,也不差这一个,为什么非要为伱出头呢,对吧!”

        毛贤敏低头沉默了一会,陈道俊的话在理。

        是啊,《贤诚日报》的千金,对人家财阀家族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考虑了一会,毛贤敏抬起头期盼的看着陈道俊:“欧巴,我相信你!”

        陈道俊的话给了她希望,温和的语气也让毛贤敏的心绪逐渐平复下来。

        陈道俊叹了一口气,或许是毛至诚把她们保护的太好了,此时毛贤敏还没养成处事不惊的静气。

        到了5年后变成精明精干的大嫂,在这中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

        陈道俊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不是叫了司机来吗,正好,让他送我回去!”

        他直接把毛贤敏的车征用了。

        “内,我会交代好的。”

        “明天我就不来上课了,帮我请下假!”

        陈道俊上车前,跟毛贤敏交代。

        “欧巴,辛苦了....”

        毛贤敏目送陈道俊离去,伫立良久,才默默回家。

        金忠硕开车开得很稳,几乎没有什么颠簸。

        陈道俊在路上,拿起电话打给金成哲。

        “《贤诚日报》的毛至诚刚刚被特搜2部抓了,我怀疑和大英集团的朱世勋有关,你去了解下!”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大英的朱会长干的呢?”金成哲斟酌一番提出疑问。

        陈道俊断然否定:“不可能,小辈们的事,他还没放不下架子来做这个。”

        “好的,我现在就去办!”

        挂断电话,陈道俊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踏实,他又打给崔昌帝。

        “谁呀!”

        当下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崔昌帝有晨跑的习惯,此时已经入睡一个多小时。

        竞选过程是很辛苦的,要到处拉票,他想锻炼出一副好身体。

        本来被电话吵醒的崔昌帝还有些烦躁,看到显示是陈道俊后,便宜姑父很热情:“道俊啊,是不是又有什么好的竞选建议?”

        你在想peach!

        陈道俊翻了翻白眼,声音还是如常:“姑父,有個事,可能要拜托您帮忙下忙。”

        “哦,是什么事呢,我看看能不能搭把手。”

        “汉城zy地检有熟人吗?”

        “嗯,之前倒是有几个同事调去了那里,怎么了?”

        “汉城zy地检特搜2部的检察官崔直孝,今天刚刚抓了《贤诚日报》的社长毛至诚,能帮打听一下吗?”

        “还有这回事。”电话中,崔昌帝也显得比较吃惊。

        特搜部一般是先调查取证再逮捕的,还是一个不小的报社社长,崔昌帝也在系统内混了十来年,感觉有些蹊跷。

        “我不是很了解,需要打个电话问一下,你不急的话,明天我去那边找朋友聊聊天,看能不能掌握一些东西。”

        崔昌帝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他的性格一向比较保守谨慎。

        “姑父,我很急,拜托了!”

        “那好,我现在就问。”

        崔昌帝头一次见淡定的侄子如此焦急,他明白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马上答应下来。

        陈道俊挂断电话,深深叹了一口气。

        之前一直忙于挣钱,确实在检查系统没能深耕多少,导致遇到这么一点局面,自己空有力气,却使不出来。

        看来,林碧玉之后,自己还要再作打算。

        闭着眼睛,陈道俊心中升起千种念头。

        没多久,金成哲就回了消息。

        说朱世勋之前在汉城北部地检例行检查时,与率队的检察官发生过冲突,虽然后面和平解决了,却也造成他对检查系统敬而远之的情况。

        且这次带队的崔直孝,早段时间还带队调查过大英集团的机械分公司。

        也就是说,不仅朱世勋,甚至大英集团的嫌疑都能排除。

        陈道俊苦苦思索,最大的嫌疑者被排除了,那会是谁呢?

        难道是报社的竞争对手?恶意举报或者打压同行?

        带着这个疑问,陈道俊在家中来回踱步。

        崔昌帝很快回了电话过来。

        语气却有些吞吞吐吐:“道俊啊,毛至诚和你是什么关系......”

        那必然的未来岳父!

        陈道俊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比较好的合作伙伴,您了解,是有什么内幕?”

        “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尽量不要插手....”

        崔昌帝有些退缩的意味,只是劝说罢手,这更加激起了陈道俊的好奇心。

        “姑父,我们是一家人,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陈道俊追问。

        话都说到这份上,崔昌帝把心一横:“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偷税漏税的案子,是贪污案!”

        这话说的陈道俊更不理解了。

        检方拿出逮捕令的名义是偷税漏税,怎么又成贪污了?

        崔昌帝既然道出了实情,为了让陈道俊打消念头,索性讲个清楚。

        “这事你可千万别对外说,还要从你8岁提的竞选建议有关,还记得那个卢大愚吗?”

        “我当然记得,跟他有什么关系........”

        “就是因为卢大愚今年卸任,才惹出‘贪污案’,那帮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松放他养老.....”

        崔昌帝似乎也对这种赶尽杀绝的做法不满,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