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毛贤敏的礼物(三)

第三十七章 毛贤敏的礼物(三)

        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中,毛贤敏已打车为由下楼,结束了这次晚餐。

        陈道俊的住所就在清潭洞,离这里很近,本来直接送毛贤敏上车就行。

        可毛贤敏想起家里还有一只新买的猫笼,非要让道俊跟她去家里拿。

        想不到接手了黑猫,还要去拿猫笼。

        实在是拗不过毛贤敏,陈道俊只能上车,一起去江南区。

        路上,毛贤敏侧脸靠着窗外,开心的跟陈道俊介绍江南区的一些趣事。

        “彦祖哥,你还记得当时我给你留下的地址吗?一直等你过来找我们玩,这次带你认个门,可别再忘了!”

        “嗯,不会忘的。”

        毛贤敏家里住在一个小型庄园里,门牌上写的11栋。

        虽然庄园面积只有顺阳集团会长陈养喆1/5大小,却也是清潭洞内数得上号的豪宅了。

        “欧巴,跟我进来,我父亲知道你来了,正从书房过来呢。”

        毛贤敏抱着黑毛借口要给它洗个澡,把陈道俊一個人留在客厅。

        微笑着目送妹子离开,陈道俊撇了撇嘴。

        失算了啊,大嫂天真无辜的表情太有欺骗性了。

        自己今天简直一步步踏入大嫂的设计中,先是引起好奇心、接下铲屎官任务、陪吃完饭,最后见对方家长。

        虽然通过层层交叉控股以及各种手段控制了《贤诚日报》37%的股份,成为日报社最大的股东。

        但陈道俊始终都是遥控手下处理工作,自己则是神隐状态。

        因为早就把毛贤敏视作自己的禁脔,待会毛至诚这个便宜岳父肯定会问东问西。

        他现在并不想和毛至诚见面,很多话不好说,很多事也不好做。

        俗话说,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解释和补充。

        谎话说的越多,今后摊牌的时候只会越尴尬。

        “哎哟,我们家贤敏的救命恩人彦祖来了!”毛至诚还在下楼老远就热情的招呼。

        “叔叔,您好!”

        “8年不见,还是这么懂礼貌,快坐下,到了这里不用那么客气!”

        一直秉承着发扬传统文化的毛至诚,身穿传统寒服坐到了客厅主位,家中的佣人端着托盘送上茶水和果品。

        “嗯,彦祖长大了,简直又高又帅,刚转学和贤敏同学对吧。”毛至诚似乎心情不错,态度非常温和,就像一个普通家长拉家常一样。

        “内,是的,清潭中学是非常好的现代化学校,我想在这里得到再次提高!”

        “好,这才是积极进取的学习态度!”

        毛至诚从果盘里拿出一片西瓜递给道俊,又捏了一粒紫葡萄放到嘴边,发现眼前这个少年不卑不亢、泰然自若,微微点头,问出了一直盘桓在心中的疑问。

        “彦祖,清潭中学都是富人子弟才进的来,你是不是全罗道吴氏家族的人,就是以家电批发为主成立昌林集团的那个?”

        陈道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职业病。

        搞报刊媒体这块的,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恨不得什么事都打破砂锅问到底。

        “阿尼,您误会了,我只是和顺阳集团四房陈夫人沾了点亲戚而已。”

        “顺阳集团吗?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呢,《贤诚日报》有不少股权.....”

        “阿爸,不是说好不聊这些,怎么又开始了?”

        毛贤敏提着猫笼下楼,似乎颇为不悦。

        毛至诚极为宠溺长女,见状只能改口:“今后贤敏在学校就麻烦彦祖伱帮忙照顾了...”

        “阿爸,都是同学,你这样说显得我像个小孩子一样。”

        毛贤敏小小嗔怪一声。

        什么嘛,自己是班长,彦祖哥还只是刚转学来的新生,要照顾也是自己照顾对方才是。

        “哈哈哈哈...”被女儿在家里怼的没话说,在日报社以严格、谨慎著称的毛至诚只能用笑声掩饰尴尬。

        这气氛,不能再待下去了。

        陈道俊从毛贤敏手上接过猫笼,顺嘴问了一句:“贤娜呢,怎么没看到她?”

        那个笑容甜美的小萝莉,想必长大以后是个“甜妹”吧。

        “你说贤娜呀,她在寄宿制贵族女校,校风很严格,不是周末不能回来。”

        “哦,那还真遗憾,那叔叔我就先回家了,不打扰您休息。”

        “彦祖,欢迎多来做客!”

        毛至诚家里走廊设计复杂,陈道俊竟然走错了方向。

        “哎呀,走反了,要往这边,我带你去!”

        毛贤敏捂着嘴偷笑,一路把道俊带到门口,刚打开,就差点与门外的人撞了个满怀。

        “检察官办案,请配合我们!”

        竟然是十来个检察官,个个西装革履白衬衫。

        为首的检察官拿着手上的照片比对了一下,径直走到毛至诚面前:“《贤诚日报》社长毛至诚,对吧!”

        “我是,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是汉城zy地检特搜2部的检察官崔直孝,经过调查取证,《贤诚日报》社长毛至诚因涉嫌偷税漏税,这是拘捕令,行动!”

        崔直孝拿起手上盖了鲜红法院印戳的逮捕文书在他面前扬了扬,直接给毛至诚戴上手铐。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毛贤敏抓住一个检察官的胳膊,眼眶泛红,陈道俊把猫笼放下,抓住她的手腕,认真的摇了摇头。

        陈道俊和毛至诚不约而同开口:“贤敏,冷静点!”

        眼前这批检察官人多势众,很明显是有备而来。

        君不见,就连检察官去顺阳搜个底朝天都没人敢管,更别提《贤诚日报》的社长了。

        现在形势不明朗,如果阻拦检察官办案,不知名的罪责将增加。

        毛至诚终究还是被带走了,临上检察官专车时,他只说了一句:“我没事,贤敏,你差不多该出去散步了!”

        望着检察官的专车离去,毛贤敏反复咀嚼着毛至诚的话,却始终不得其解。

        “欧巴,你说我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有晚上出门散步的习惯吗?”

        “没有!”

        “那不就对了,他应该是让你去找该找的人,该去散步的意思,就是现在要出门去找,要快!”

        陈道俊认为,应该是这个意思,当着检察官的面,毛至诚怎么好说出去找谁的话来。

        “找该找的人.....什么是该找的人.....”

        “当然是能救你父亲的人,而且这个人的权力要大,背景要足够深!”

        毛贤敏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突然冲进客厅拿起座机拨打了一个电话,交代几句后,她拿起手提包就出来了。

        “欧巴,我叫报社的副社长金忠硕开车过来,要去狎鸥亭,你去顺路吗,顺路的话就捎你一段路?”

        狎鸥亭,这不就是养心斋的地址吗?

        考虑到和去清潭洞是反方向,陈道俊摇摇头。

        “你呢,要去哪,你父亲有交好的大佬吗?”

        “我父亲被检察官带走的消息只要一传出去,报社的股价一定会一路狂跌,欧巴,你知道谁拥有报社最大的股份吗?”

        “我不知道!”陈道俊突然有点慌。

        “我父亲跟我说过,最大的股东是顺阳集团陈润基社长的儿子,陈道俊!”

        毛贤敏眼神中充满坚定:“虽然没有更多关于此人的信息,但我一定会找到他,说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