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忽悠崔昌帝(4/5)

第三十三章 忽悠崔昌帝(4/5)

        眼看朱世勋被保安按着猛揍。

        高恩泰无奈的闭上了眼睛,这位少爷怎么做事这么冲动。

        财阀家欺负普通人可以,毕竟影响力和掌控力摆在那里,轻轻松松脱罪。

        但这可是大英集团三代次孙啊,在这里受到了侮辱,怎么会善罢甘休?

        陈道俊静静的看着躺在地上打滚的朱世勋,看着被揍的惨,其实都是皮外伤。

        毕竟是财阀子弟,保安们都是老油子,下手很有分寸。

        或许是等了很久还没看到朱世勋回来,出于担心,那桌有两个人过来找人。

        “快住手,你们在干什么?”远处两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那个开口发问。

        这個不是别人,正是陈道俊的姑父,软饭赘婿崔昌帝。

        保安们也认出他来,所有人陆续停下来,站到了一边。

        “姑父,好久不见!”陈道俊笑眯眯的打招呼。

        “咦,道俊...你这是?”

        “我约朋友一起吃饭,有只苍蝇太烦人了,就拿苍蝇拍挥舞了几下....”

        陈道俊拍拍手,似乎随手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崔昌帝再迟钝,也反应过来,朱世勋和自己这个侄儿起了冲突。

        结果很明显,朱世勋吃了大亏。

        跟出生于罗马的人不同,崔昌帝是出生于小河边的普通家庭,光着膀子一路逆流而上,走了狗屎运遇到财阀家“公主”陈荣华。

        凭着他无以伦比的卑躬屈膝能力,当上了陈家的女婿,靠着岳父家的势力成了检察官。

        只不过,还只是个首尔南部地方检察长。

        油水少,事情多,天天忙的乱转,崔昌帝在单位上被上司指挥的团团转,在家里被老婆陈荣华使唤,在陈家被其他家族成员看不起。

        他的出身深深烙刻在他的脸上,卑微、惶恐、局促、奉承和讨好。

        所以有个资历深得朋友,跟他说今晚有认识大佬的机会,崔昌帝麻溜的来了,即使听说饭局是由大英的朱世勋组的,他也无所谓。

        他太想出人头地了,想死了要!

        在道俊面前,崔昌帝勉强想撑起姑父的威严,他扶了扶镜框,挺起胸膛,刚调整好状态,陈道俊却率先开口。

        “您和这个家伙在一个桌上吃饭,姑姑知道吗?”

        陈道俊眨巴眼睛,似乎非常好奇。

        废话没有!

        崔昌帝瞬间咳嗽不止,他被陈道俊一句话整破防了。

        身为一个寒国男人,竟然出门应酬都要被老婆管束,只能以加班的名义偷偷跑出来,太可悲了。

        崔昌帝的脸上神情数变,由开始的略带严肃,变成了和蔼可亲的模样。

        他亲热的搂着道俊,把他拉到一边:“额....这个....道俊啊,我今天来主要是有应酬,你晓得吧!”

        “所以,这个朱世勋也是....”

        崔昌帝大惊,连忙捂住道俊的嘴:“千万别这么说,我开始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

        开玩笑,要是让陈荣华知道他偷跑出来应酬,桌上还有顺阳的对手家族的人,他回去绝对会被罚跪,还有其他惩罚。

        “没关系的,姑父,我口风没你想象的那么松,不过,倒有件事需要麻烦您。”

        “什么?”

        “请稍等一下,我先把这边处理完。”

        感觉差不多,陈道俊选择快刀斩乱麻:“好了,抬起来,扔出酒店!”

        裴俊勇一挥手,保安们抬起人就往楼下走。

        “等等!”

        陈道俊似乎想起什么,招呼裴俊勇过来:“记得拍几张照片,特写的,懂吗?”

        “懂,懂,我懂,照片连夜洗好送您那去。”

        裴俊勇在高恩泰嫉恨的眼光中,恭恭敬敬领命。

        至于高恩泰,昨日黄花而已!

        “扑通”

        像是一块破麻布袋,朱世勋被扔在酒店门外,浑身疼痛之下,他忍不住痛呼起来。

        新罗酒店这种地方,每天入住率几近爆满。

        往来的客人见朱世勋一身狼狈的模样,不由得议论纷纷。

        “这个人怎么被酒店丢出来了?”

        “不知道,可能是骗子,被酒店发现了。”

        “白衬衫上怎么这么多鞋印,看来没少挨打。”

        “阿西吧,现在的骗子真多,已经开始对酒店下手了吗?”

        ...........

        朱世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生怕被人认出来。

        那样的话,不仅他会社会性死亡,本该继承的股份可能都会发生波折。

        对于陈道俊,他心中充满了仇恨,连带着,把未能出手搭救的崔昌帝也一并恨上了。

        隔了一会,随从才闻讯赶来,匆忙扶着已经坐起来的少爷起身。

        “世勋少爷,我们也是刚知道消息...实在抱歉。”

        “你们真是一群废物,呀,疼死我了,快送我去医院。”

        朱世勋只想离开这个充满憋屈的地方。

        手下扶着他上车,颇有些不解:“是什么歹人,敢伤害我们少爷,要不要报j?”

        “混蛋,还嫌丢老子丢人不够吗,快走?”

        “是,少爷!”

        商务车喷着黑色的尾气,疾行离开。

        朱世勋恨恨的看着窗外的景色,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恨透了陈道俊。

        他发誓,迟早有一天,所受的委屈,要让陈道俊和金希善加倍偿还!

        陈道俊是吧!

        ........

        你们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点事。

        陈道俊和程龙等人打招呼。

        看着金希善欲言又止,可怜巴巴的样子,陈道俊轻笑一声,招呼金成哲过来。

        “今后她的吻戏那些,都用替身,明白吗?”

        “少爷,属下明白,属下明白!”

        少爷是要做汉武刘彻啊,金成哲直接秒懂。

        今晚的客人都走了以后。

        新罗酒店经理办公室门口,高恩泰和裴俊勇一左一右站着,宛若两尊门神一般。

        而在里面,崔昌帝很客气的递给道俊一杯咖啡。

        “道俊啊,自从伱上学读书,很少看到你了呢,只有过年岳父安排下,我们大家才能相聚。”

        崔昌帝絮絮叨叨的和道俊尬聊,聊到口干舌燥才停下。

        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崔昌帝发问:“道俊,你刚才说,有事找我?”

        “内,与其说是找您,不如说,我想帮您!”

        想起崔昌帝的身份,陈道俊一直悬在心头的事,已经作出了最终的决定。

        “这可稀奇了,道俊,你能帮我什么忙,钱,你没有多少,检察官的事,想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崔昌帝憨憨的笑了,自己这侄子,总喜欢一语惊人。

        他虽然已经成为了让人羡慕的南部地检长官,拥有一定权力。

        但在大家眼里,还是改变不了那个赘婿的标签。

        连苍蝇都嫌弃的赘婿!

        表面上看起来,在家里,他对老婆无条件服从,拎包、撑伞、挨打......样样在行,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丈夫。

        到了养心斋,他像一位财阀线人一样活着,每每提供内部资料来讨好岳父,希望能得到岳父多一点的支持。

        实际上,虽然表面很窝囊废,但实际上他非常有理想,有抱负,颇有“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的气势。

        陈道俊就知道他会这么说,直接起身,在经理办公桌上翻找了下,把一个版面对折放在崔昌帝面前。

        “我想帮您,成为这样的人!”

        “哎哟,道俊你的悬念真多。”崔昌帝不以为意的拿起报纸,瞳孔猛然一缩,又恢复正常。

        他把报纸还了回去,假装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道俊,你在拿我开玩笑呢,我一直在检查系统混,政治经历短、认知度低,怎么可能当上议员呢?”

        “不,您一定可以当上的,您有三个优势!”

        陈道俊非常肯定的说道。

        “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和其他竞选议员的人比,还有优势呢,道俊你说说看。”

        陈道俊8年前一语压中大选,震惊陈家所有人那刻开始,崔昌帝是从头到尾看在眼里的。

        从他的角度,用一句话评价,就是。

        道俊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尤其是能准确判断选举......现在议员的事,道俊竟然说自己有优势,崔昌帝怎能不喜。

        “在跟您分析之前,有个小忙,我想,姑父一定会帮忙的对吧。”

        陈道俊知道鱼儿已经咬了饵,大胆提出条件。

        “额,这个这个,道俊你真是太见外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能帮的事肯定不会推辞,你还是先跟我说说,为什么我还能有优势,姑父很好奇呢!”

        陈道俊此时已经可以确定。

        眼前这崔女婿想竞选议员的想法,不是三年后突然出现的,而是早就蠢蠢欲动。

        寒国国会议员的官职小,人脉范围小,检察官的官职大,人脉范围广。

        有点像古代的翰林院学士和大城知府一样。

        前者前途光明,后者足够实在!

        若是没有抱负的老百姓,百分百选检察官,因为香的不能再香。

        假如崔昌帝根本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他根本不可能对此多感兴趣。

        那种假装毫不在意,眼神却飘忽不定的样子,在陈道俊眼里,非常“浮夸”。

        “也没什么大的事情,我有个朋友,可能会去您那当检察官,姑父帮照顾下,安排好的调查官带他吧。”

        经历本科4年+司法考试1年+司法研修院2年的林碧玉,已经准备开启正式的检查官生涯。

        一般新入职的检察官会由三年以上的老检察官进行培养学习,在经过一年的实习与引导之后,可以进行独立办案。

        而一般检察官会配备秘书一名,搜查官(调查官)一名,由三人组成一个检察办公室。

        陈道俊可不想林碧玉刚入职就被坑,没道理不帮他铺好路。

        听说是要入职的检察官,只是安排而已,崔昌帝爽快的答应下来:“这个可以,入职前一周告诉我姓名就好,现在可以说了吗?”

        “那就先谢谢姑父了,我刚才没有骗您,根据您的履历来看,今年的选举如果参加将有8成的把握竞选成功。”

        “真的吗?”

        “请听我说完,要竞选成功,首先要和老百姓广泛接触,哪个候选人有您接触的多,认识深刻呢?”

        崔昌帝点点头,这个确实。

        “第二,一般来说要提出自己的理念见解,您的优势很大...”

        崔昌帝连忙打断:“道俊,和老百姓接触我够多了,但理念见解这种东西,是说提就能提出来的?”

        一些寻常的理念,早就被其他人琢磨通透,狭隘的理念又无法获得认同。

        合格吸引人的东西,怎么可能说提就提出来呢?

        “这就是我要说您拥有的第一个优势,打击贪w的‘时代精神’。”

        “这种时代精神,我有吗.......”

        不需要去理解,打击贪w,这不就是检察官的本职工作吗?

        崔昌帝喃喃自语,嘴里不停念叨着这四个字,眼睛渐渐亮了。

        “道俊,你说的对,就是‘时代精神’,我可以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陈道俊点点头,陈家这些人里面,最被看不起的崔女婿,其实反而是一个大智若愚、不择手段、野心勃勃的家伙,这说出去谁信呢?

        “这第三个,您也知道,在拉票时,没有财阀站在身后支持资金,您只会寸步难行,而您最不缺的就是财阀的支持!”

        “唉,道俊我是把你当自己亲侄子才说真心话,我说起来是崔女婿,其实根本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天生低人一等,。”

        崔昌帝烦闷的抓了抓头发,继续抱怨:“岳父也就是你的爷爷,自从吃了前几任大佬的闷亏,就不想我跟这类东西有所牵扯,我隐晦提了几次都没有反应,这财阀的支持从何说起?”

        “不!”

        陈道俊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您是陈家的女婿,自然其他财阀不敢随意打压您,担心的无非是资金罢了,我来支持您!”

        崔昌帝惊了,他直接从沙发对面坐过来:“你说真的,经费虽然只要8000万,这只是小头,还有各处打点,至少还需要60亿,且还可能有后续投入,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陈道俊筹备公司,包括和顺阳集团合资入股开发两个场子的事,家族只有陈养喆知道。

        其他人都只是以为道俊有点小钱而已。

        面对崔昌帝的怀疑,道俊微微一笑:“这个您可以完全放心,我的钱足够支持您参加三场以上竞选,您只需要把声势搞起来,明确参选资金什么的,自然会有人联系您。”

        陈道俊指了指大脑:“这方面,您和我都三缄其口,只要做好保密工作,谁知道呢?”

        这一番话,直说的崔昌帝喜笑颜开:“道俊,我们就跟亲姑侄一样,好好相处吧!”

        “本来就是亲的,不是吗?”

        二人相视一眼,齐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二人就具体细节稍加商榷后,陈道俊起身告辞。

        “道俊,怎么这么赶,新罗酒店我叫他们给你留个总t套房,晚上就在这里住下吧!”

        崔昌帝热情的挽留陈道俊,神态亲切、容光焕发、依依不舍。

        “不了,晚上我还有点事,有事我们随时联系!”

        “那好,我送送你.....”

        车辆过来时,崔昌帝殷勤的主动为道俊打开车门,这一幕简直惊掉了一地下巴。

        高恩泰和裴俊勇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身为姑父,还要为侄儿开门,崔女婿在陈家的地位真低!

        “哦,对了,最后有句话,请您带给我亲爱的姑姑!”

        陈道俊瞥了一眼高恩泰,在崔昌帝耳边细语:“请您帮我问她一个问题:家里养的狗,跟小偷一起咬了主人,还能留吗?”

        车辆渐渐驶离。

        崔昌帝伫立良久,突然轻笑一声:“好久没吃狗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