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姑姑,您的手下要搞我!(2/5)

第三十二章 姑姑,您的手下要搞我!(2/5)

        “高经理,你........”

        金成哲忍不住开口,想要解释一番,却被高恩泰直接打断。

        新罗酒店虽然是顺阳集团建的,百货、酒店这类资产却一直都是陈道俊的姑姑陈荣华在管,今晚的宴会是陈荣华的老公朴昌帝安排的,朴昌帝的客人,高恩泰自然不敢怠慢,反而要小意讨好。

        高恩泰恭敬的搀扶朱世勋:“世勋少爷,实在是不好意思,您没事吧。”

        说这话时,他还扫了一眼出来的客人,目光充满不屑。

        金成哲这家伙,天天和戏子们混在一起,越来越不入流了。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这里不是普通乡下的旅社,这是新罗酒店,如果你继续行凶的话,我不介意让保安把你丢出去!”

        高恩泰并不认识陈道俊,常年经营新罗酒店,他已经养成了倨傲的性格,早就养成了自己的思维定式。

        说完这些,似乎不够解气,他眯着眼看向金成哲。

        “金理事,这件事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说法,不然出了什么大问题,我只能如实跟陈会长报告了。”

        当然,他嘴里的陈会长并不是陈养喆,而是陈荣华。

        金成哲偷眼看向陈道俊,发现高恩泰每说一句话,陈道俊脸上的笑意就浓上几分。

        他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陈荣华就算和陈道俊姑侄关系再差,也受不了手下在酒店作出这个举动吧。

        这已经是上下尊卑的问题了。

        另一边,酒店经理来了,似乎还是向着自己这边。

        朱世勋摸着有些晕眩的头,似乎感觉来劲了,直接破口大骂。

        “该死的家伙,你们酒店怎么做事的,竟然还有这样的暴徒,这是行凶懂吗?”

        “您放心,酒店一定妥善处理!”高恩泰回答的斩钉截铁。

        “唉....高经理,麻烦你先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位女服务员刚刚被朱世勋打伤了,伱不管管?”

        金成哲指着脸色痛苦,站都站不住的女服务员,使了个眼神,希望最后再抢救一下。

        “我不管服务员的事,你请来的客人必须好好跟我们世勋少爷赔礼道歉,直到世勋少爷满意为止!”

        高恩泰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逼着陈道俊这边妥协。

        “什么道歉,让那小子和死丫头跪下来磕头,不然我迟早弄死他!”

        朱世勋喷出一口酒气,疯狂叫嚣道。

        听到高恩泰的无知无畏话,金成哲瞬间失去了所有要解释的动力。

        阎王难救该死的鬼。

        就在这时,金希善眉头紧了紧,突然鼓起勇气开口。

        “高经理,你的确误会了,是朱社长刚才强行要拉我去陪酒,这位服务员开口说了句公道话,结果反而挨了一顿打,这位.......”金希善指着陈道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这位客人,他是在帮我来着...所以高经理,我认为您应该站在正义的一方.....”

        金希善虽然语气柔弱,却越说越坚定,越来越顺畅,清丽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陈道俊颇有些讶异,虽然这件事因金希善而起,但事情发展到这里,她完全可以躲在一边看戏了。

        一开始他以为,金希善和其他艺人一样,在圈内这個染缸里待久了也变得圆滑、自私、自利,似乎是看走眼了。

        不管是对方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认可也好,还是另有所图,敢直面财阀后人,正面硬刚,就值得欣赏。

        只可惜,金希善的话,并没能叫醒一个装睡高恩泰。

        高恩泰对此直接嗤之以鼻:“金希善是吧,我知道你在电台当主持人,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该不会是想攀上世勋少爷的高枝被拒绝,拉扯之间惹恼了世勋少爷吧!”

        “阿尼....不是这样的....是中午世勋少爷想约我吃饭....我没同意...晚上碰见我才生气的....”

        “这贱人撒谎,该死的臭丫头!”朱世勋又是高声骂起来。

        高恩泰眼珠一转,戏谑的笑了:“同时和几个男人接触,你还敢说你不是在勾引男人?像你这种妄想嫁入豪门的女人我见多了,真是不知廉耻!”

        陈道俊皱了皱眉,高恩泰不仅直接否定事实,还反泼了一盆脏水给金希善,这家伙真该死!

        似乎是看出了朱世勋的不耐烦,高恩泰拿着手机,厉声催促道:“从楼下叫10个保安过来,忠清北道包厢门口,都带棒子!”

        挂断电话,高恩泰左右活动了下脖子,然后定定的看向金成哲:“金理事,既然你们给不出让我信服的解释,那高某就只能自己帮世勋少爷讨个说法了。”

        “把这个家伙打一顿,从酒店门口丢出去!”

        朱世勋疯劲上头,眼睛布满血丝,非常渗人。

        “还讲不讲道理了,财阀家难道可以为所欲为吗?”

        金希善也曾听闻陈道俊一家在顺阳并非核心,她以为经理知道陈道俊的身份,就是故意不给面子。

        惊慌之下,她忍不住用一只手紧紧揪住道俊的衣角,却还是勇敢的发出质问。

        “哈哈哈哈,贱人,你竟然问出这种话,我告诉你,财阀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待会狠狠打,医药费我来出!”

        金希善的问题,在朱世勋听来,似乎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哪怕是打残了对方又怎么样,拖一段时间,再用家族的影响力活动几下,自己还不是能继续逍遥快活。

        好汉不吃眼前亏,金成哲见状请示道:“少爷,要不要我联系.....”

        “算了,我来吧。”

        陈道俊拍拍金希善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慌张,掏出手机拨通了陈荣华的电话。

        “呵,现在想找条子,打吧,随便打?”

        高恩泰讥讽的笑了一声,新罗可不是普通酒店,汉城条子一哥都跟他是兄弟。

        报j,有鸡毛用?

        电话很快接通。

        “哟,wuli天才少年,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陈荣华身上涂满了药品,正在一家美容院做保养。

        几乎从没联系过的陈道俊,突然打来的电话,让她有些吃惊。

        “姑姑,我在新罗酒店,遇到了件奇怪的事...”

        “哦,你有客人在新罗吗?我打个电话,让高恩泰安排好就行,就当姑姑请你了....”

        陈荣华懒洋洋的说道,这些年陈道俊在外的身份就是个学生,她以为对方是想来打自己的秋风。

        这点钱,她还真无所谓。

        “不是,您的这位高经理,似乎得到了什么授意,想叫保安来揍我?”

        “什么?”

        陈荣华猛然从床上坐起,一把扯下头上的热敷毛巾,显然极为吃惊。

        “对,保安正在上楼,或许过了今晚,我就要在病床上和爷爷讲这个笑话了!”

        意思表达清楚了,陈道俊直接关机。

        电话挂断后,陈荣华眼神呆滞了一会,又立刻反应过来了。

        自己这位侄子哪里是打电话,这简直是逼宫啊!

        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女儿,陈养喆非常的宠她,这也造就了她傲慢自大,反复无常的性格。

        因为得宠,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替代大哥成为顺洋集团的继承人。

        毕竟作为顺洋家的人,相比上面的三位哥哥,她觉得自己更聪明,也更有能力。

        但假如真的跟道俊说的一样,顺阳集团的家族成员,在自己酒店里被家奴一般的手下打了,陈养喆听到后会怎么看自己?

        伺机报复?残害亲人?管理无能?

        届时,别说继承权了,酒店和百货的经营权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必须马上阻止这一切!

        陈荣华咬牙切齿的在手机通讯录里翻找起来。

        ...........

        另一边,陈道俊冷冷的看了一眼高恩泰,将手机放进兜里。

        对面的高恩泰已经听得有点不对劲了。

        什么奉了您的命令!

        什么就是这个高经理!

        这家伙难道认识什么集团高层?

        “别听这家伙胡扯,保安一来,给我往死里弄他!”

        朱世勋还在叫嚣着,身为财阀家族成员,竟然被陈道俊像掐小鸡仔一样抓起。

        太丢人了,不把场子找回来,朱大公子的脸面何存?

        大厅响起脚步声,十个保安在副经理的带领下,一身劲装,杀气腾腾的赶了过来。

        高恩泰想说些什么,突然手机震动。

        他掏出手机看到显示,瞬间脸色大变,毕恭毕敬的接通电话,身子都忍不住佝偻了些许。

        “会长!”

        “呀!你这吃里爬外的狗东西,是想造反吗?”

        陈荣华第一句话。

        高恩泰听完直接思密达了.....

        他惊讶的看了一眼陈道俊,鼓起勇气问道:“会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朱世勋是不是在你那里?”

        “是的,世勋少爷和一个客人起了冲突,我正在妥善处理....”以往,很多事情,他都是这么汇报的,陈荣华只管拿钱,别的都随他操作。

        然而,陈荣华这次听完这种诡辩之词,整个人直接炸毛了。

        “妥善处理,你的意思,是要把顺阳集团的第三代小孙子,我的侄儿陈道俊打一顿给朱世勋出气吧,真是气死我了..你个....”

        “会长,其实.......”

        “我不管!”

        陈荣华喷完了以后,狠狠呼出一口气:“从现在开始,一切听从道俊的命令,听明白了没有?”

        “是,是,好的!”

        高恩泰哆哆嗦嗦的挂断电话,额头上全都吓出了汗珠。

        看来这个出手制住朱世勋的少年,就是陈道俊了。

        他心里后悔不迭,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早知道就待在办公室了,非要来凑什么热闹。

        这本来想讨好崔昌帝女婿,才来拍马屁的,没想到误打误撞变成了以下犯上,犯了大忌。

        金成哲似乎已经猜到了电话里的一切,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在他看来,高恩泰此行与背叛无异,在顺阳集团势力范围内的职业生涯完蛋了。

        自己要引以为戒,时刻保持头脑清醒。

        高恩泰沉默着走到陈道俊面前,路上陈柏强想拦住他。

        “强哥,让他来!”陈道俊示意无妨。

        高恩泰呆呆的看着陈道俊,他好后悔,眼前这位,和陈养喆会长多像啊!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金成哲邀请的客人,可能就是陈道俊本人呢。

        事已至此,只能恳求对方的原谅了。

        高恩泰却突然两腿一软,跪在陈道俊面前,左右开弓重重扇着自己耳光,甚至鼻血都出来了。

        “道俊少爷,我错了,我是实在是瞎了狗眼,恳求得到您的宽恕!”

        营业额800亿一年,盛气凌人的高恩泰,一个电话,跪在地上求饶。

        金希善的樱唇张成了o型,她忍不住伸出两手捂住。

        这一刻,陈道俊的身影在她眼里变得无限伟岸。

        “经理,是哪个客人在..........闹事?”

        副经理裴俊勇在最后赶到,却看到经理跪在地上的模样,惊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要原谅你也不是不行......先把这家伙逮住!”

        陈道俊抬腿后退几步,嫌恶的避开高恩泰伸过来的手,指着察觉不妙,想要开溜的朱世勋。

        “这...!”

        高恩泰稍有迟疑,示意抓住朱世勋。

        “抓住他!”

        于是,朱世勋还没走几步,就被两个保安反剪双手带到了陈道俊面前,

        “放开我,你们这群臭虫,拿开脏手!”

        朱世勋拼命挣扎无济于事,有保安还拿来一块抹布堵上了嘴。

        “刚才你说,要叫保安打我一顿,扔出去对吧!”

        陈道俊俯下身,用手背轻轻拍打满眼怒火的家伙的脸蛋:“刚才他怎么说的,你们就怎么做吧,别把人打死了就行!”

        “道俊少爷,这样似乎不太好吧,会不会引起大英和顺阳的争斗?”

        高恩泰连忙相劝,似乎保安殴打财阀成员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哦?”陈道俊嘴角抽动,扬起眉毛继续反问一句:“大英集团什么时候跟顺阳关系好过?你的意思是,他想叫保安打我,就非常妥当了?”

        “我........”

        高恩泰顿时无言以对.......

        副经理裴俊勇冷眼旁观多时,当了七年副经理,他已经受够了。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他鼓起勇气直接上前,狠狠一个耳光抽到朱世勋脸上:“给我打!”

        受他影响,保安们纷纷出手,朱世勋发出阵阵痛苦的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