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金希善,危!

第三十章 金希善,危!

        这个18岁的小姐姐,是在撩自己吗?

        陈道俊这些年见过的世面可海了去了。

        虽然他深居浅出,异常低调。

        但总有身份被妹子知道的时候。

        好家伙,从13岁开始,简直跟飞蛾扑火一样。

        有在面前摔跤投怀送抱的,有制造凄惨身世骗取同情的,更有假装小白兔装纯穿jk的....

        陈道俊通通不为所动。

        过早开始奖励自己,将会从生理和心理上造成不良的影响和后果。

        虚弱和障碍都只是寻常,严重了甚至还会出现头昏,眼花、耳鸣、心悸、失眠等。

        咳咳,这是道俊前世认识的一个老中医说的。

        还在读高二的他,可不想因为一丛灌木而放弃整片森林。

        不过这位“大寒第一美女”,倒是可以先养一养.....

        所有一般演职人员和陈道俊打完招呼后,很知趣的去了隔壁,

        只留下两个主演和公司的负责人人,陈道俊和大家一起举杯开席。

        酒桌上是这样的,只要陈道俊这個主人别太死板,气氛自然有人活跃。

        几杯酒下肚,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席间,趁着大家下位敬酒的空隙,陈道俊一把揽过摇摇晃晃的程龙。

        这些年,香江电影多次与程龙合作,陈道俊没什么架子,双方私交很是不错。

        “龙哥,你少喝点啊....”

        “咱们兄弟好久没聚了,来,干一杯!”

        程龙不由分说,亲热拉起道俊,碰杯的时候,红酒还晃了不少出来,溅到了道俊白色的西服上。

        “哥哥一下手没拿稳,实在不好意思...”

        “龙哥,咱们兄弟谁跟谁啊,搞得这么见外,一件衣服而已,洗不掉扔了便是.....”

        “不行,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给我发个尺码,我帮你其联系....”

        道俊刚要说些什么。

        主演梁佳辉端着酒杯过来,非要和程龙来一杯。

        陈道俊无奈摇了摇头,再看其他几人。

        唐季礼导演身边从来不缺敬酒的演员。

        金希善更是在酒桌上游刃有余,妙语连珠,再加上精致的五官,凡经过之处,气氛都被带动起来。

        看来,今晚喝醉的人,将不在少数。

        这时,金成哲拿着电话从外面进来。

        “少爷,顺阳医院的李成宰副院长打来的电话。”

        李成宰,八年前还只是顺阳医院的医务科科长,现在已经是顺阳医院排名第一的副院长,只等洪成哲院长退休,他就能顺利扶正。

        这里面自然少不了陈道俊的操作。

        可这个点,对方打电话过来干嘛呢?

        带着疑惑,陈道俊走到走廊上:“喂,我是陈道俊!”

        “少爷您好,我是李成宰,有个喜讯,忍不住向您及时报告,打扰了。”

        李成宰一直都以做事成熟稳重著称,这次竟然激动的在电话里声音都有些颤抖。

        “该不会是,具羽姬夫人的肾脏移植供体有眉目了?”

        “是的,整整八年,终于成功等到了供体,还是两个肾脏同时捐赠的,都是托了您的福!”

        这也怪不得李成宰如此兴奋。

        林碧玉的母亲具羽姬入住医院后,本来偶尔做下治疗,吃点药,一直都还正常。

        就在8年前的一个下午,突然病情有所恶化,出现了肾衰竭的症状,精神状态变差,还要经常性做血液透析。

        本来这种情况,换个肾就好了。

        可具羽姬是罕见的熊猫血(rh阴性血),这可把李成宰难住了,在陈道俊的要求下,他找遍了整个寒国,都没找到供体。

        还有的,找到了这种血型的,人家却拒绝换肾....

        直到今天,汉城医院送来抢救的病人,紧急抢救3小时,还是挂了,家属按照亡者的遗愿,选择身体全部捐赠

        医生一查,居然也是熊猫血,完美符合具羽姬要求。

        考虑到病人刚刚亡故,换肾的话只有24小时窗口期。

        李成宰比谁了解,林碧玉在陈道俊心中的分量,所以一接到内科主任的电话,他边往医院赶,边把消息给到陈道俊,让少爷拿去做人情。

        不得不说,李成宰能在竞争激烈的顺阳医院步步登高,靠的不仅仅是高超的医术,更有敏锐的嗅觉和出色的办事能力。

        “李院长,你做的非常不错,直接安排手术吧,我相信碧玉也会这样选择的!”

        陈道俊直接下达了命令。

        “内,马上安排,我亲自主刀,请您放心!”

        “好,有情况可以直接打我电话,辛苦了!”

        陈道俊挂掉手机,扔回给金成哲。

        “打个电话给碧玉,就说我给他母亲安排了手术,做儿子的,不管手术有没有完成,总要去陪护吧。”

        金成哲点点头,看见陈道俊身上的酒渍,贴心的递过来几张餐巾纸:“少爷,您这身,要不要叫服务员去商场拿一套新的....”

        “不用,脏就脏吧,你赶紧联系他,我去趟卫生间。”

        陈道俊扭动脖子,拉了拉领结,刚才有一些酒液洒到了脖子上,浸润了领结,金成哲这么一说,他的确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陈道俊回到自己包间的方向,里面气氛太热烈了,走到门口。

        他选择公共卫生间的方向,刚好透透气。

        冷不丁,他看到金希善站在洗浴池边上,猛往自己脸上泼冷水,哪怕水珠浸湿了头发紧紧贴在晕红鹅蛋脸上,她都毫不在意。

        陈道俊心里暗暗下了定义。

        这丫头也喝了不少。

        一个普通家庭的女生,即使长得漂亮,要在圈内混出头,也不容易。

        他没有打扰对方,侧身而过,进入卫生间,对着镜子,开始整理衣物。

        金希善又用温水漱了下口,深深吁出一口气,把湿润的头发盘在头顶扎了个丸子头,准备回到酒桌。

        刚转身,撞到了一个瘦高个男子,对方身体摇晃了下,差点摔倒。

        “呀,怎么走路的!”

        “对不起,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

        金希善道歉的话不要钱的往外出口,低着头就要离开。

        这要换在平时,以她的姿色,就算有些失礼,也没人会刻意为难她。

        但今天可能流年不利。

        她刚要走,一只手腕就被对方紧紧扣住,毫不怜香惜玉,五指如铸铁一般,抓的她生疼。

        “请您放开我..啊,是您!”

        当金希善看清对方的长相时,吓得花容失色。

        瘦高男子喷着酒气,恶狠狠的骂道:“阿西吧,你这该死的家伙,中午骗我身体不舒服,晚上竟然出来应酬陪客人,耍我是吧!”

        金希善,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