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邂逅又见邂逅

第二十九章 邂逅又见邂逅

        “就算你们认识,可是刚才抓着脚是怎么回事。”

        全智贤露出质疑的眼神,遇见陈道俊以后,毛贤敏各种反常的举动,她都看在眼里,想凭一句话就瞒过去,太儿戏了。

        “贤敏脚崴到了,受了伤,我刚好会点推拿。”

        陈道俊一脸正经的扯犊子。

        全智贤虽然还满肚子疑问,但一听说闺蜜受伤了,对毛贤敏的关心战胜了其他思绪。

        “伤到哪了,我那有阿力士(寒国一种止疼膏药),效果很好,我扶你过去涂药....”

        “彦祖同学,那我们先过去了。”

        毛贤敏看着陈道俊,眼里微带歉意,一肚子话只能憋在嘴里,无奈冲陈道俊苦笑一声,和全智贤离开了。

        这丫头,真风风火火的。

        陈道俊看全智贤跟母鸡护仔一样保护毛贤敏的模样,不由得哑然失笑。

        得,随她去吧。

        陈道俊闲的无聊,拿起电话联系起陈柏强来,作为香江俊驰传媒的相关负责人和亚洲顶级巨星,和寒娱圈子多接触拓展影响力没毛病,陈柏强自然是满口答应。

        之后上物理课时。

        毛贤敏似乎有些不在状态,全智贤注意到了,碰了碰同桌的胳膊。

        “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

        “就叙旧了叙旧,怎么了?”

        “肯定是做了什么吧,你看看她现在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

        全智贤指了指毛贤敏的方向,一向认真听课的闺蜜竟然好几次都呆呆的望着一个方向走神。

        “少女情怀总是诗,这我哪知道?”

        陈道俊怂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刚看完一本志怪小说的全智贤摸了摸下巴。

        “我觉得是恶灵附体。”

        “恶灵附体?骗小孩子的说法吧,你信这个?”

        “哼,我最近可是看了许多有关恶灵的小说,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主角深夜在学校,被附着在厕所的恶灵附体。”

        “然后呢?”

        “然后主角先是行为变得异常,对人吃的东西不感兴趣,变得喜欢吃虫子,最后……”

        “最后怎么了?”

        “最后……喜欢舔学校的马桶。”

        “真变态!”

        陈道俊额头上出现一道黑线,一想到自己竟然对这种故事有些期待,真是醉了。

        “吴彦祖同学,你说谁是变态?”

        站在讲台处的物理老师宋巧熙推了推自己的厚眼镜,手中的粉笔掰成了两截。

        陈道俊方才意识到现在还是在上课中,自己被全智贤影响,一时间竟然没控制住声音。

        “老师我没说您……”

        “那伱告诉老师,你嘴里这個变态到底是谁?”

        全班同学齐齐看向陈道俊,俨然一副看戏的样子。

        始作俑者全智贤此时反而一脸我啥都不知道的表情,这让陈道俊恨得牙痒痒。

        突然,陈道俊生起一丝恶趣味,他指向全智贤,义正词严地说道:“全智贤同学是变态。”

        “噗!”

        在一旁假装喝水逃过一劫的全智贤,突然一口水全喷了出来,不偏不倚喷到了前面同学的后背上。

        抹着嘴角的水珠,全智贤恶狠狠的盯住不良同桌。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胆敢出卖我!”

        “我受罚了,你也有份!”

        电光火石间,二人眼神迅速交流完毕。

        “为什么你说全智贤同学是变态,她有做过什么事情吗?”

        宋巧熙也感到好奇,继续追问道。

        光是她这个人存在就已经跟正常人不沾边了!

        陈道俊没敢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缓缓开口:“我发现,全智贤同学,在书店买来的杂志上看肌肉男,看到兴奋的时候还要用舌头舔照片,拦都拦不住。”

        “啊?舔照片?”

        全班顿时震惊,一向大大咧咧的全智贤,竟然还有这种怪癖。

        “真是不得了,原以为全智贤只是不喜欢学习,没想到她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是啊,明明长得那么好看,可惜是个变态。”

        “以后和她说话的时候离远一点吧……”

        成为话题焦点的全智贤承受了这莫须有的罪名,气的快要疯了。

        随后她站起身,揪着陈道俊的衣领大吼道:

        “吴彦祖,我要杀了你!”

        “别激动,我也不想暴露你这个爱好的.....”

        陈道俊连连摆手,一脸无辜。

        眼看教学氛围毁于一旦,

        “行了,你们两个人都给我出去罚站!”

        宋巧熙一句话,便将二人齐齐赶出了教室。

        “吴彦祖,我敢保证,你死定了,也酥也救不了你!”

        全智贤站在陈道俊身旁,对他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陈道俊丝毫不惧,只是轻声说道:

        “放学后去游戏厅嗨起来,我请客,怎么说?”

        “好兄弟!”

        全智贤光速变脸,露出温和的笑容,并且大度地拍了拍陈道俊的肩膀。

        能被几个游戏币安抚好,也算是省了许多麻烦。

        毕竟二人今后要做很长一段时间的同桌,可不能把关系搞差了。

        一直挨到放学时间,在放学铃声响起的瞬间,全智贤就迫不及待地拉着还想打声招呼的陈道俊跑出教室。

        她盘算着,如果去晚了,恐怕游戏厅就没了位置,所以要抢在其他人之前赶到。

        毛贤敏望着二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到达游戏厅后,还有几台机器空着,陈道俊买了大量的游戏币,足够他们二人玩个痛快。

        “彦祖,玩过拳皇吗?”

        “拳皇?”

        “最近很火的一款格斗游戏,整条街也就这家游戏厅里面有,今天咱们就玩这个。”

        “好。”

        于是二人找到一台机子,投币后开始第一局游戏。

        然而,陈道俊前世可是拳皇高手,全智贤却没有玩过几次,被游戏老手的陈道俊连续几盘屠杀。

        “彦祖,你这么这么厉害,之前玩过?”

        “没啊!”

        “继续,我不服!”

        “尽管来,看我怎么虐爆你!”

        “你这也太猛了,疯狂放大,我受不了了。”

        “嘿嘿,知道厉害了吧!”

        “你太强了,还收不收徒弟,有学费那种?”

        “学费就免了,你每天不逃课我就教你,包教包会。”

        “好,一言为定。”

        “嗯,时间不早了,回学校吧。”

        电竞少女全智贤一口答应,内心乐开了花。

        下午,按照课程是连续两节汉语课。

        怎么说呢,第一节汉语课全程锻炼听力,陈道俊有些昏昏欲睡。

        因为讲的内容全部都是他前世上小学一年级的内容。

        “你好,我是寒国人!”

        “现在几点?”

        “今年多大?”

        “我喜欢唱歌!”

        “今天我请客!”

        “这件衣服多少钱!”

        .......

        诸如此类。

        陈道俊表示自己再听下去,普通话都会降级。

        无聊之下,陈道俊时而在课桌下拿手机发发短信安排工作,时而拉着全智贤看小说什么的,倒是挺惬意。

        讲台上的汉语老师刘增河本来就因为他是新来的,更加关注一点,看到陈道俊从头到尾没听讲,还各种小动作,年轻气盛的老师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感情这个刚转学过来的,就是一个来学校泡妹子的二世祖,害群之马!

        一个不听讲的混子全智贤,刘增河就已经很头疼了,更别提又多了个陈道俊。

        但是第一节课接近尾声,刘增河就忍了又忍没有发作,而是在下课铃声响起后,故意敲了敲黑板提醒某人。

        “同学们必须要注意了,汉语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上我的课一定要保持全神贯注,不然的话,可能一节课没认真听,后面就跟不上了思密达!”

        刘增河满意的看着台下的同学们有所收敛的样子,这才对嘛。

        华夏历史文化对寒国、东瀛,还有亚洲其它一些国家,影响是深远的,是根深蒂固的,电视里,他们的教科书都有中国的繁体汉字,在一些比较正式的场合,有招牌的地方也是书写的汉字。

        刘增河父亲是狂热的华夏文化爱好者,导致他成为受此文化影响的一员。

        刘增河最引以为豪的事,就是作为留学生,在华夏呆了7年。

        那七年,刘增河深深爱上华夏这个国度,所以回国后,他义无反顾的选择做一个汉语老师,就是想当一个汉语和华夏文化的推广者和传播者。

        每一个不认真听讲的学生,对他来说,都是异端。

        原本他以为,话说的这么重,那个叫吴彦祖的学生会稍微收敛一些。

        然而,他错了。

        第二节课,当他开始讲解一首叫《出师表》文言文时。

        陈道俊很明显的打了个哈欠,随后又跟全智贤聊起小说来。

        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刘增河直接一节粉笔丢过去:“wei,那个叫吴彦祖的同学,你上台来念一下这篇汉语文章的第一段!”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陈道俊身上,不少男同学听说上午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老师,我可以不上去吗?”

        陈道俊想拒绝,这也太小儿科了,没啥意思。

        “不行,你必须上来!”

        刘增河轻蔑的笑了一声,小鸡子,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上课不听讲就要接受应有的惩罚。

        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指着陈道俊开启嘲讽模式:“在我的课上,就必须按照我的规则来,如果你念不出来也行,现在直接罚你站到门外,本周的厕所,你全部负责打扫!”

        “老师,您才讲了一遍,就要他全文朗读,这样不好吧!”毛贤敏颇有些担心,开口帮陈道俊解释。

        “那你来帮他念?”刘增河直接怼了回去。

        大家本以为毛贤敏会退缩,没想到这妮子竟然真的站起来开始念黑板上的《出师表》。

        “臣..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

        毛贤敏虽然也是学霸,但是她更擅长英文,汉语确实不是强项,念到一半,发现好几个字都不认识,直接卡壳了,脸涨得通红都没能念下去。

        刘增河笑了:“我早就说过汉语没这么简单,如果你们不认真听讲,给你们再上十节课,这篇文章你们都念不出......”

        “老师,我来吧!”

        本来陈道俊觉得自己上课没听讲,还有点心虚,但毛贤敏出声后,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陈道俊肠胃刚刚好,什么都喜欢吃,就是不喜欢吃软饭!

        “你,算了,直接去外面罚站吧?”

        刘增河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这个吴彦祖和毛贤敏他俩指定有事,但是,明明没有实力,却要在妹子面前强行装哔,这让他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

        “假如我能念出来呢,我说的是全文!”

        “阿西....你小子是疯了吗?”刘增河面容扭曲的咆哮着,他狠狠一拳捶在讲台上,震的粉笔灰都升腾起了烟雾。

        刘增河怒极反笑:“小子,假如你能念出来,从今以后,我的课,你可以随便活动,翘课都行!”

        他能这么说,是因为《出师表》认真听讲的学生都不会,不听讲的男生绝对不可能答出来。

        台下学生们气息都粗了许多,看来老师被气的不轻,不管翘课都说出来了。

        被逼到墙角的家伙,会如何应对呢?

        不少男生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扭头看向陈道俊。

        本来想用一个普通学生的实力和他们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老师的蔑视,陈道俊决定不装了。

        拿起课本走到讲台,在毛贤敏和全智贤惊讶的目光中,陈道俊深吸一口气。

        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顺畅无比的开始念起来:“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这一口气下来,班级瞬间安静,又快又顺又标准,这个刚转学来的家伙,莫非是故意在扮猪吃虎?

        不少男生暗暗决定,今后要开始发奋努力了....

        这家伙,害自己白担心了,全智贤越听反而越生气,不知道是什么脑回路。

        毛贤敏则是收起委屈,目不转睛看着自信潇洒的陈道俊,眼神透亮,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为吃惊的还数刘增河,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这怎么可能,这口语都超过自己了有木有!

        陈道俊念完第一段后,丝毫没有停顿,开足火力继续干了下去。

        “........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清朗的声音在教室回荡,全班同学久久没有声音,静的只听见门外的鸟清脆的叫声。

        良久,在全智贤的带领下,同学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正面和老师硬刚,还能大获全胜,有什么比这个更刺激、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呢?

        陈道俊深知打脸就要打彻底的道理,念完了也不墨迹,走下讲台,拿起书包就走。

        到了门口咧嘴一笑:“那老师,我现在有点事,先翘课了!”

        刘增河被他气势所迫,竟然还后退几步,让开了位置。

        陈道俊笑了笑,直接走人。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

        陈道俊急着离开,也是因为从学校出发去酒店,时间比较紧张。

        他不是一个喜欢靠拿捏时间显示存在感的人。

        晚宴就设在新罗酒店。

        陈道俊在金成哲的引导下进入包厢时,所有人都立马站起身来。

        “兄弟,你过来了,刚才还跟程龙大哥说起你呢!”

        陈柏强亲热的挽着陈道俊,一一给他介绍晚宴上的客人。

        也是即将开机的华寒合拍电影《神话》主要演职人员。

        “唐导,久仰大名!”

        陈道俊紧紧握住唐季礼厚实的大手,这也是他力排众议挑选的原版导演。

        这部电影其实从94年初就在筹划了,本来公司众人对唐季礼都不大看得上。

        因为唐季礼是以以武行的身份进入演艺圈,之前虽然也执导过几部电影,却没有什么大的反响。

        直到去年,唐季礼执导动作电影《红番区》并兼任动作指导,打破漂亮最卖座华语片的纪录,引进华夏后,更成为华夏电影贺岁档的开局者。

        凭借这份实力,总算让几个投资方选择偃旗息鼓。

        “这位是金希善小姐!”

        “陈会长,您好!”

        或许是来之前金成哲有交代,金希善似乎知道陈道俊的实力,表现的非常恭敬,口称敬语。

        要知道,陈道俊还比她小两岁呢。

        陈道俊也是第一次见到还是18岁的美人儿,细细端详,这位绰号狐狸的“寒国第一美女”确实有点东西。

        脸型是属于好看的偏窄鹅蛋脸,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温婉贞静,是一种静美如画,岁月安好的感觉。

        二人握手间,金希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中指在陈道俊掌间轻轻刮了两下,陈道俊心中一动,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