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香江之行的结束和未来

第二十七章 香江之行的结束和未来

        陈润基很聪明,他知道儿子说的“他”,就是刚刚上台的周星星。

        鉴于对自己这个天才儿子的信服,陈润基欣然答应。

        两人朝着想要离开会场的周星星走去。

        电话是罗惠娟打来的,周星星先是对陈润基两人点了下头,随后走到一旁接通。

        陈道俊看周星星这种变现,心中已经有了猜测,恐怕是他那位正在热恋中的爱人!

        由于自己现在是‘小孩子’身份,他身子微微靠近了周星星一些,大概控制在能隐约听声音的距离。

        如果是陈润基,可能会引得周星星怀疑,但是陈道俊只是个8岁的孩子,自然不会让周星星忌讳什么。

        听了几句,起初大概是周星星和罗惠娟的日常对话,双方互相问候关心,看起来挺温馨甜蜜。

        只是到了后来,周星星脸上的表情明显不悦,而且说话声音也大了些许。

        “我现在是事业上升期,从早工作到晚,哪儿有那么多时间去想那些?”

        “成天就知道那个小梦想,没有追求的吗?神经病啊……”

        两人最终的对话以不欢结束,陈道俊知道自己父亲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

        因为对周星星的了解,他跟陈润基提到过罗惠娟,也说过两人的一些事。

        所以嘱咐他,如果在谈话期间,涉及到对方的感情问题,他可以进行调节。

        此时,周星星已经回到了座位上。

        “抱歉!”

        “没事没事,只要周先生愿意和我们聊合作的事!”

        陈润基笑着回答,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我看周先生,是否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所以心情不大好?”

        周星星一愣,随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有個朋友,最近因为感情的事一直陷入到困扰当中,所以他最近一直打电话给我,想让我出主意。”

        “我是个演员,演戏我懂,感情的事我弄不大明白,他找我不是神经病嘛!”

        我有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是你本人吧!

        陈道俊心知肚明,不过并没有说破,静静等待父亲的发挥。

        由于已经知道一些事情,所以陈润基自然明白周星星这个所谓的‘朋友’是谁。

        “周先生若是不嫌弃,我倒是可以帮忙出出主意!”

        陈润基不动声色的接过话茬,和陈道俊交换了下眼神。

        “我是个商人,而且已经结婚生子,但我毕竟年少轻狂过,有过很多经历,对感情算是有些了解,您可以说说那位朋友遇到的困难吗。”

        周星星眼前一亮,随即微笑询问:“陈先生阅历丰富?我……也好告知那位朋友该怎么处理!”

        “乐意之至!”

        接下来,周星星就说了他那位‘朋友’与他女朋友的一系列事情。

        大致是两人因为一部戏结识,虽然剧中的重要程度不同,但依然互相欣赏,心生好感,再到相爱,后来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但身在娱乐圈,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他们的事情没办法公开,因为公开很可能迎来的不是祝福,而是雪藏。

        如今的他们,都处于事业上升期,尤其是男方,相对于已经小有名气的女方,他只是个跑龙套的,在片场,谁都有资格骂上一句‘死跑龙套的’。

        所以,他更需要机遇,女方也表示理解,并且完全不嫌弃男方的无名,给他各种介绍机会和资源。

        但无论他们两人怎么相爱,怎么互相理解,都只能选择‘地下恋情’。

        起初,两人都是开心的,绝对拥有对方很幸福,但在一起久了,逐渐让女方有些不愿。

        她是那种喜欢人间烟火,喜欢家庭温馨,喜欢过平淡幸福日子的贤妻良母型,想要简简单单有个家,想要有个小宝宝,想要在家相夫教子,支持男方。

        而男方的想法则是不同,男人生于天地,志在四方,不好好搞事业,天天为了结婚生子烦恼算是怎么回事?

        他身边的朋友也好,看好他的导演也好,都劝他不要儿女情长,以事业为重,所以如今的两人,会陷入争吵当中,意见已不像起初那般一致。

        周星星说完了,但在说他这位‘朋友’时,他情绪有些低落。

        陈润基听完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认真的问了句。

        “你那位朋友,爱他女朋友吗?”

        周星星先是一愣,随后露出苦笑。

        沉吸了一口气,周星星重重点头道:“我朋友爱她,很爱很爱!”

        “有多爱?”

        周星星一怔,随后再次认真回答:“没有一天不想她的那种,想拼尽全力奋斗给她一个未来的那种!”

        陈润基点点头,随后开口:“周先生的朋友既然已经承认了这段爱情,为什么不大胆一些呢,为什么不勇敢一些呢?”

        “如果一段真挚的爱情放在你面前,你却并不珍惜,将它丢弃,等到失去的时候,那时候的你,将是追悔莫及!”

        “有的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追不回来了!”

        陈润基的话让周星星很震撼。

        是啊,自己爱罗惠娟,想和她在一起,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的眼光呢?

        为什么要那么不男人的有诸多顾忌呢?

        爱一个人是有忍耐期限的,如果等到慧娟离开自己的时候,他真的能承受住这种痛苦吗?

        失去慧娟,来换取自己事业的上升和成功,又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就算拥有了全世界,却独独失去了珍爱的东西,相比那时候的自己会是孤独的吧?

        这种未来,他不想要!

        此刻的周星星,幡然醒悟,他决定,就算是抛弃全世界,也不愿意放弃自己所爱的女人。

        身为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就要活出风采,活出姿态。

        是时候了!

        陈道俊能看出来周星星已经想明白了,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如今,如果父亲再添一把火,恐怕周星星会有很大几率靠拢他们。

        那么,他们这场谈话也就算是成功了!

        只要有了周星星这颗明珠,加上他在背后运作,不怕入不了香江的局!

        陈润基并不蠢,他也知道是时候给周星星递上橄榄枝了。

        “周先生,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愿意,宏润传媒愿意拿出百分百诚意,完全尊重伱的意愿,拍你想拍的戏,演你想要的角色!”

        “另外,我现在就能跟你保证,即使你今后恋爱了,公司也绝不会干涉你的私人感情问题,我们只会祝福你,甚至给你的伴侣最好的资源,让你们能更好的配合!”

        陈润基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这几天我都在香港,我等你消息!”

        周星星足足盯了陈润基半晌,最终只说了一个字。

        “好!”

        一切承诺,一切意义,都在这一个‘好’字当中。

        看着周星星离开的背影,陈道俊明白,他大概率是会同意的。

        香江电影界的明日之星,将不再受到束缚,而是会成为更耀眼,更璀璨的那可明珠!

        而他陈道俊,拥有了这颗明珠,将会把宏润传媒的名字,打响在整个香江。

        ……

        与周星星的谈话结束后,陈道俊认为他们在香江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就是组建公司,打响知名度,让香江知道有宏润传媒就够了。

        陈道俊的‘度假’本来很快就要结束,陈润基也要把他送回寒国,离开那么久,李美仁可是经常念叨。

        但他选择暂时留在香江。

        他要完成自己在香江的布局!

        经过周密的思考和分析,陈道俊设定了一宏大的计划,之后只要一步步去实施就够了。

        起初,陈道俊让父亲花大价钱,先是把香江需要打点的势力也好,官方也好,都打点了一遍。

        毕竟,在香江讨生活,必须要与香江本地的势力搞好关系,否则寸步难行。

        而香江那些豪门大族,以及集团财阀,其实是看不上陈润基想要做的事情。

        入局香江电影产业?

        那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就算放手,这些大佬们也不觉得他能翻起什么风浪,因此并没有那么在意。

        就在这种情况下,陈润基成功在香江组建了属于他的电影公司,这第一步,算是成功了!

        第二步,在陈润基看来有些奇怪,但他还是按照儿子的吩咐去做了。

        陈道俊提议,花钱从各大公司去收取那些他们看不上的演员,导演、编剧什么的,甚至连一些跑龙套的都要。

        只要对方公司提出的要求他们能做到,就尽量满足,什么违约金、赔偿费之类的之类的,全部由公司负担。

        接着,公司又大刀阔斧的出手购买一些书籍、漫画的版权,好多都是名不见传,无人观看的,但都被他们一股脑收了。

        更离谱的是,公司不仅大力收这些主创人员,甚至专门为这些人的家属建立了极为完善的福利机制。

        只要他们不离开公司,就能享受比较优厚的待遇,简单来说,就是‘养闲人’。

        这一步之后,陈道俊所需要的‘人才’算是聚集了起来,虽然在其他‘巨头’眼中,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的集合,但在陈道俊眼中,他们是自己攻坚的利器。

        因为他‘人傻钱多’的政策,会让那些被挖过来的人更忠诚,给他死心塌地的干。

        设想一下,在其他公司里,你只不过是个跑龙套,没有台词的角色,但在陈润基的公司,你可以拥有自己的名字,可以发挥自己的演技,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有这样的老板,而且福利待遇好到爆,那还不往死里干?

        第三步,依照计划,还是要花大价钱,疯狂砸向各大报纸周刊,甚至电视、广播等媒体。

        一是通过这些宣传手段进一步扩展宏润传媒的知名度,二是散播他们寒国人没脑子、‘人傻钱多’的形象。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对香江的平民而言,宏润传媒从不知名,到后来一点点熟悉,如果以后有作品发行,人们也会记得这个公司。

        对那些豪门大族,以及财阀巨头而言,他陈道俊的宏润传媒,不过是有钱的空壳子,没有什么内容,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这样的话,那些大佬才会放下戒心,宏润传媒才不至于树敌太多。

        毕竟,华夏有句话说的很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而第二个好处,那就是‘人傻钱多’的吸引力了。

        不管是有名气的演员、导演、编剧也好,还是没名气,被埋没的人也好,看到这样舍得花钱的老板,他们难保不会对原公司生出异心。

        毕竟,生活嘛,谁不想过得好些?谁不想多赚点钱?

        三个步骤完成后,陈润基再次去找了王金,结果这次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他很欣然的答应了与宏润传媒的合作。

        有这种结果,陈道俊并不意外,他了解王金的性格和行事风格。

        而且他知道王金因为母亲赌债的事情吃过苦头,所以在看到舍得花钱的老板时,绝不会犹豫。

        这种人,对他来说,更容易掌控!

        因为你只要花钱让他满意,他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够了。

        除了王金之外,陈道俊还告知父亲注意一些明日之星,这些人也许现在不成名,但天生就是演戏的料子,决不能放到别人手中去。

        比如渣渣辉,林果栋之类的人。

        公司的事情紧锣密鼓的在进行,陈道俊并不担心,他更关注周星星和罗惠娟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如果没处理好,或许这颗明珠就不会投向他。

        但所幸有了那次谈话,周星星不再是疯狂忙于工作,而是会抽时间陪罗惠娟。

        在他们谈到未来,谈到家庭时,周星星也不去避讳,大胆谈论和设想,给足了罗惠娟安全感。

        其实有的女人要的也并不多,她们不要自己的男人非得是盖世英雄,会踩着七彩祥云。

        也不要对方聪明绝顶,完美无瑕,他们要的只是一个简简单单,能让她感觉到安全,感觉到幸福,并且万万全全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罗惠娟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的梦想就是和周星星好好组建一个家庭,好好生活在一起。

        在陈道俊上一世,两个有情人终究没能成为眷属。

        甚至罗惠娟在主动向周星星求婚时,得到的却是‘你神经病啊’这种戳心窝子的话。

        以至于后来她身死,两人都没能完全释放内心,而周星星更是一直处于孤独状。

        这是一段遗憾,属于周星星和罗惠娟的遗憾,也属于周星星粉丝们的遗憾。

        索性的是,这一世,因为陈道俊的介入,这两个有情人不会走向这种遗憾。

        公司经历了准备阶段后,陈道俊给父亲交代了很多事情。

        包括怎么运用王金、周星星、渣渣辉等人才,以及该投资哪部电影,该去改编哪部漫画,未来的电影行业回事什么样的趋势,观众会喜欢,会接受什么样的电影等等。

        这些事情很繁杂,陈道俊甚至用笔记录了好几个本子。

        在香江,这也是陈道俊要完成的倒数第二件事。

        最后一件事,便是他要亲眼见证公司的开业大典!

        只有最后一件事完结,他才会安心的回国。

        索性,事情进行得很是顺利,开业大典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情况,甚至很多企业都来给宏润喝彩。

        当然,真说起来,确实有一件陈道俊觉得很重大,很有意义的事情。

        那就是在宏润传媒香江分公司的开业大典上,周星星终于下定了决心,当着所有记者媒体的面,拉住了罗惠娟,当场掏出一个钻戒,跪地求婚。

        这一幕直接惊呆了所有的新闻媒体,闪光灯亮成一片。

        曾经的梦想直接实现,罗惠娟又惊又喜,激动的泣不成声。

        他们公开了恋情,几乎在全香江人民的见证下。

        当晚,宏润传媒香江分公司万千烟火升空,绚烂的色彩将漆黑的夜晚照亮,最后的烟花组成了“周星星???罗惠娟”,久久不曾消散。

        让香江人民又多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这段遗憾,算是弥补了!

        所有一切都完结了,陈道俊也是时候该回到寒国了!

        ................

        8年时光飞逝,一个将近180个头的帅气小伙走到清潭中学的门口,仰头看到上面的铭牌。

        就是这里了,毛贤敏所在的学校。

        此时的陈道俊虽然只有16岁,但因为前世的记忆,对初中的知识已经记到滚瓜烂熟的地步。

        最终学校认定他的水平足够跳级来到高二上学。

        因为顺洋集团孙子这个身份太过显眼,现在他的身份是李海仁外甥吴世良的堂弟——吴彦祖。

        “吴彦祖同学,欢迎你来我们清潭高中,你的入学成绩我看了,评价十分优秀喔,希望在这里的两年你能开心度过。”

        “谢谢老师。”

        入学的测试对陈道俊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闭着眼都能过的程度。

        这个年代的高中还只是普及最基础的理论知识,相当于重生前那个年代初中的水平。

        陈道俊也是第一个能在难度堪称地狱级别的入学测试中,拿到近乎满分的成绩。

        “因为已经是高二了,如果跳级后,课程跟不上的话,随时可以来找老师。”

        班主任朴东洙是个热心肠,生怕陈道俊不适应高中的节奏。

        “麻烦您了。”

        朴东洙在早晨的班会开始前,将陈道俊带到班级里,苍蝇乱飞似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这位叫吴彦祖的同学,是从济州岛来的转学生,彦祖,你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

        朴东洙怒了努嘴,显然这是必要的流程。

        陈道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行秀丽字体。

        吴彦祖!

        “我叫吴彦祖,性格活泼人品过硬,希望今后大家相处愉快……”

        忽然,角落里的一道视线紧紧盯着陈道俊。

        四处察看的时候,和那道视线主人目光相遇。

        目光短暂相交,毛贤敏避开了!

        怎么是他?

        坐在教室中间位置的毛贤敏很难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8年前漂亮国的相遇,陈道俊在她心中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因为陈道俊的帮助,毛贤敏才能在那场意外中安然无恙,可惜后面一直没有再相遇。

        “好像班里没有空座位了……全智贤同学,就让彦祖同学和你一桌,没问题吧?”

        坐全智贤身边?

        不少同学脸上露出有好戏看的表情,似乎这女生并不简单。

        被朴东洙点到的女生一脸惊讶,却也没有什么抵触情绪,抱起摆放在隔壁桌上的书往自己桌上挪了挪,就当做是收拾了。

        陈道俊扬了扬眉。

        全智贤嘛,给自己当同桌,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陈道俊拿着自己的书包,穿过无数条课桌后,来到最后一排。

        “今后请多关照,我的同桌。”

        陈道俊坐下后主动伸出手,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ok,今后好好相处把。”

        全智贤伸出手,二人轻晃两下,首次见面的印象还不算差。

        可随着上午的两节课结束,陈道俊才知道自己这个同桌的本性。

        她完全就是来这个学校混日子的打算!

        上课时候全智贤不仅懒懒散散,时不时还要戳一戳认真听课的陈道俊。

        全然不把老师放在眼中。

        陈道俊忍不住多瞟了几眼。

        或许是有些无聊,全智贤不知道从哪又掏出来一本男人装的杂志,对着上面的照片看的爱不释手。

        陈道俊没有忘记自己转学的目的,数次将目光投向毛贤敏的位置,内心十分感慨,没想到高中时候的大嫂竟然长得如此亭亭玉立。

        冰肌玉肤,腰若细柳,眉宇间自有一股天然的小清新感。

        本来以为长大的毛贤敏已经是绝美,没想到重生后遇到的毛贤敏,此时就已经悄然绽放。

        陈道俊正在胡思乱想之际。

        或许是第六感,毛贤敏转过头看向陈道俊的方向,二人目光相交,毛贤敏又快速将脑袋转回去,两只耳朵明显红了,粉粉的,可爱极了。

        “你小子,看什么呢?”

        全智贤在一旁看出了许些端倪,把书一放,眯着眼似乎带着一丝审视的味道。

        “我家贤敏可是清潭高中的校花,追她的人至少一个加强连,你转学过来,该不会是为了追我家贤敏吧?”

        陈道俊转学来,本来为的就是毛贤敏。

        被全智贤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陈道俊也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扬了扬眉,反问一句。

        “我喜不喜欢她,和追她的人多有什么关系吗?”

        “那你就是有想法喽,不许说谎,沉默就是默认!”

        似乎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哪怕像假小子一样的全智贤,也是兴奋的两眼发亮。

        这或许就是女人的天性吧。

        陈道俊呵呵一笑:“没错,我是喜欢她,怎么了?”

        全智贤盯着他看了半天,发现陈道俊眼神清澈,神情坦然。

        “你小子倒是真性情。”

        全智贤收回了目光,陈道俊给人的感觉不太像那些猥琐屌丝男,为了接近毛贤敏,不惜接近自己,妄想轻易获得毛贤敏的好感。

        甚至还有开价想收买全智贤,让她把毛贤敏的行踪、喜好、家庭等情况和盘托出的。

        这样的男生,有一个算一个,护花使者全智贤统统ko掉。

        但眼前这个男生不同,全智贤觉得对方一看就是很有主见的类型,可能会持续追求毛贤敏很久,给闺蜜造成困扰。

        那可不行!

        全智贤手上的圆珠笔转来转去,忽然眉毛抖了抖,她想出一个让人知难而退的好主意。

        说干就干,她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刷刷写下一句话,然后在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把摊开的笔记本放到陈道俊面前。

        嗯?

        陈道俊正预习下学习的数学课程,笔记本冷不丁打乱了他的节奏。

        上面歪七扭八的写着一行字。

        “这样吧,我是贤敏的闺蜜,如果你真的想认真追求她,我可以帮你,但有三个条件!”

        听到这番话,陈道俊内心微微一动,时隔多年,毛贤敏到底对自己还留有多少记忆,这很难说。

        如果有全智贤这个的助力,那可谓是锦上添花。

        陈道俊身子悄悄往全智贤那挪了一下,眼睛看着讲台,嘴里却低声问道:“什么条件?”

        全智贤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根本还没有想到陈道俊会一口答应下来。

        她右手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嗯,首先总要身材还行......

        陈道俊坚持不懈的健身,体型锻炼的不错,这点上全智贤实在是说不上什么。

        长相么,还算有点小帅,勉强过关。

        全智贤突然想到,贤敏不光是学校的校花,学习成绩更是名列前茅。

        对,先拿成绩和钱将他一军。

        “你要是增加成功几率,就必须完成三个条件。”

        “你说吧,什么条件?”

        “第一,你需要保证你的成绩在学校中出类拔萃,至少也得年级前十的水平。”

        陈道俊听后内心酣然一笑,就现在这种考试难度,想进年级前十简直就跟喝水一样简单。

        “这个没问题。”

        “第二,你要请我喝一个月的奶茶,而且只要c—milk品牌的,不能拿劣质奶茶来糊弄我。”

        c—milk这个牌子的奶茶,6年前作为高端饮品从漂亮国进入寒国。

        高端的运营理念,各种复杂新鲜的口味,瞬间征服了寒国青年男女的胃,发展到现在,每个城市都有数家c—milk奶茶连锁店。

        要说缺点的话,就是奶茶价格偏贵。

        一个月,全智贤也没说喝多少杯,这是她故意给陈道俊出的难题。

        “你确定?”

        听到这个条件,陈道俊脸色古怪。

        这个品牌就是他创立的啊,全智贤说的这个条件简直是送分题。

        全智贤见他半天没回话,嘴角微微上扬。

        每天一杯奶茶都请不起,那就不要怪我不给机会了。

        “如果做不到我也不勉强你……”全智贤的声音虽低,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陈道俊轻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

        “我包你一年的奶茶,你就算每天用奶茶洗澡都可以。”

        “你说真的?”

        全智贤一脸的不信。

        竟敢在老娘面前吹牛,用奶茶洗澡?!

        这个牌子的奶茶可是比星巴克的咖啡都昂贵,全智贤也只舍得一周喝一杯解解馋。

        如果用奶茶洗一次澡,怕是花的钱比普通家庭一个月的工资都高吧。

        全智贤已经认定陈道俊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这个年卡给你。”

        陈道俊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从书桌下递给同桌。

        全智贤接过后,感觉有些沉甸甸的。

        结果,当她将卡翻过后,却发现上面印着c—milk的logo,尾号是001。

        因为她偶尔也会去买奶茶,看见富豪带着小孩去办包月的会员卡。

        从店员口中听说过,c—milk在全国曾经发放过20张黑色的会员卡,是无限量畅饮卡,品尝c—milk全国连锁店的所有饮品都不需要花钱。

        而且这种卡只送不买,基本都送给了公司的投资人和创始人,普通人见都没见过。

        没想到,这种传说级别的贵族卡,竟然就出现在陈道俊手中。

        “你,你从哪里搞到的这张卡?”

        “别人送给我的,拿着吧?”

        “额……”

        全智贤还是将黑卡还给陈道俊,

        “这卡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不过第二个条件就算你达成了。”

        她只是想每天占一杯奶茶的小便宜,杀杀猪,卡片贵重了,反而让她觉得烫手。

        不过同时,陈道俊在她心中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看来,这家伙还是有点实力的嘛。

        “不要开心的太早,还有第三个条件,我家贤敏可是能歌善舞的才女,想当初学校篮球社团的会长来追求贤敏,她可都看不上哟。”

        “你如果没有足够的才华,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为好。”

        足够的才华?

        陈道俊摸了摸鼻子,虽然不知道全智贤对才华的定义是什么。

        但是这6-7年时间,他把所有赚钱的事情都提前做了安排。

        闲来无聊,聘请好些专业的音乐、钢琴、吉他等大师作为自己私人的指导老师,学到了不少才艺。

        再加上和时不时打飞的看媳妇的陈柏强等人的交流频繁,在录音棚复刻了许多前世的流行歌曲,所谓的才艺表演,随便挑哪首歌不是王炸?

        “你就说要怎么样才算吧,怎么展示?”

        “你要让她认可你才行。这样吧,过段时间,学校要举办一个文艺晚会,任何同学都可以参加,你到时候上台去表演,我会带着贤敏去现场。”

        “只要你的表演能赢得大家喝彩,就算你过关了。”

        在这里,全智贤为了让道俊知难而退,偷很鸡贼的埋了个大坑。

        清潭中学晚会,号称摧残晚会。

        盖因清潭中学的学生素来高傲,文艺晚会上的表演,好一点的也只是默默看着,稍微表演不过关的,就是嘘声一片。

        久而久之,深受打击的同学们都不肯上台表演了。

        校方找不到学生上台表演,只能对每个班级摊派任务,每个班必须至少出一个节目。

        而这一切陈道俊并不知情。

        才艺表演么……

        因为自己会的东西太多,陈道俊竟然一时间有些茫然。

        各种乐器他都精通一些,陈柏强还说自己拥有天生的好嗓音。

        “那好吧,到时候我会主动报名。”

        陈道俊答应的太过爽快,一时间全智贤有些愣神。

        两人就这样东一句西一句闲扯了将近一节课。

        等下课铃响后,全智贤嘴里咀嚼着泡泡糖,百无聊赖地对陈道俊说道:“彦祖,上课好无聊,咱们把下节的课翘了吧,我发现一家好玩的游戏厅,你去不去?”

        “你让我刚来学校第一天就翘课?”

        “反正下节课是体育课,老师不会管的。”

        陈道俊坚决的摇了摇头。

        开玩笑,自己来的目的可是毛贤敏,去外面游戏厅打游戏,这有啥意思?

        因为是第二节课是体育课,陈道俊拿着自己的运动服前往更衣室换衣服。

        这家伙是老年人嘛,我这么一个大美女邀请他去打游戏都拒绝?

        全智贤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

        玩游戏最终要的就是氛围,没人一起去玩,全智贤也是有些意兴阑珊。

        不一会,毛贤敏整理完了笔记,便拉着全智贤一起前往更衣室。

        “智贤,你在课上一直和吴彦祖说话,你们都在聊些什么呀?”

        “没什么,就是摸摸这家伙的底细,防止他对你图谋不轨。”

        “瞧你说的,我都说了在高中时候不想谈恋爱。”

        “嗯,那我就放心了。”

        贤敏看起来对这小子不感冒嘛,全智贤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毕竟自己闺蜜曾经创下在一个星期之内,拒绝了二十名男生的告白这项壮举。

        如果现在她能同意和陈道俊谈恋爱,那才奇怪呢!

        二人换完衣服,正准备去操场集合的时候,突然一位穿着c—milk商店制服的女人站在操场大门前,不断地找人询问。

        “请问全智贤同学是哪位?”

        “不知道,不明了。”

        被问到的同学全都摇摇头,大家还以为全智贤欠了店里的钱没给呢,都避之不及。

        终于,全智贤闻讯而来:“找我什么事?”

        “全智贤小姐你好,我是c—milk的员工。”

        说着,女员工从衣兜里掏出一张c—milk店推出的最新限量年卡。

        “凭借这张卡能在一年内免费品尝店里面的所有饮品,两杯免费,第三杯半价。”

        “这是我们老板吩咐我来学校送给你的,请放心,卡里面的信息已经注册好,今后你来c—milk的所有奶茶店,都能免费品尝。”

        “哇,快看,是年卡耶!”

        “好羡慕,如果有人能送我一张年卡,我当场答应做他女朋友!”

        “醒醒吧肥婆....”

        ............

        “难道是吴彦祖那个家伙?”

        全智贤从女店员手里接过年卡,大脑顿时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