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狠狠出一口恶气!

第二十一章 狠狠出一口恶气!

        从陈润基给他打完那通电话后,李良栋就马不停蹄地赶来创元影院。

        说实话,如果不是手下一查,陈润基根本想不起来,他们公司旗下还有这么一个电影站点。

        因为最近《异形》电影的大卖,搞得宏润公司再次大火,接到无数合同订单。

        每天忙碌得恨不得住在公司里。

        可是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听说竟然在自己旗下电影院受到刁难,饶是陈润基脾气再好,也在电话里破天荒爆了粗口。

        所以李良栋很慌,慌得雅痞,下楼时崴了下腰脚步都没敢停。

        “道俊少爷!”

        李良栋见过照片,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陈道俊,急忙跑过去。

        看到陈道俊身体没有受伤才算是松下一口气。

        因为电话里面没有说清,来的路上,李良栋生怕陈道俊挨了打。

        “我没事,不过,这位金经理可能就不一样了。”

        陈道俊瞥了一眼金日延,后者脸色苍白,豆大的冷汗滚滚而出。

        她就算再张狂,也知道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眼前这个少年,仅凭一个电话就能让经理如此紧张,卑微中带着讨好。

        完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敢威胁我道俊少爷?快给我说清楚。”

        “你问她吧。”

        陈道俊伸出手指向金经理,冷淡地说道。

        看到陈道俊一脸的冷漠,李良栋瞬间明白是这個傻叉惹到了太子爷。

        愤怒!十足的愤怒从李良栋心口涌出。

        金日延战战兢兢的想解释:“经理,我想,可能有一些误会……”

        “什么误会,有什么电影院的负责人能误会到刁难一个孩子!”

        朴昌浩也是烦透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一句话把她堵的没话说。

        “刚当的副经理,你就是这么干的?”

        阿西吧!这脑残女人!

        李良栋转过身,像是狼一样的眼神逼问金经理。

        “我,我,我不知道这是少爷?”

        金经理瑟瑟发抖,解释的话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哦,你的意思是,假如是其他人,你就能随便刁难,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感觉这个电影院没有在开下去的必要了,李经理,是这样的吗?”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被创元辞退了!”

        “李经理,您说什么?!”

        金日延一脸懵逼,何以至此?

        李良栋偷眼看了一下陈道俊,见他不置可否的样子。

        暗道:今天不开除这蠢货,自己饭碗都保不住。

        “我的话你没听清吗?从现在开始,伱被解雇了,收拾东西滚吧,不要逼我叫保安!”

        “呜,我错了,经理不要开除我……少爷……”

        金日延如遭雷击,嚎嚎大哭起来,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无动于衷,哭的越大声,大家只是觉得更厌恶罢了。

        就在这时,李良栋的电话响了。

        正是陈润基打来的,他把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想问问这边需不需要他亲自过来。

        “董事长,您好!”

        李良栋毕恭毕敬。

        在点头哈腰听了几句后,他一脸讨好的把电话拿给陈道俊:“少爷,董事长说有话要亲自问您。”

        “父亲?”

        “您说这边吗……”陈道俊拖长声音,转过头,李良栋一脸的哀求。

        “情况比较严重!”陈道俊下了定义:“不过……李经理赶到比较及时,已经处理了!”

        这一刻,李良栋经历了过山车。

        他突然有些后怕,假如自己处理金日延稍有犹豫,那么……想到这里,他后背莫名冒出冷汗。

        “李经理把这个女人解雇后,跟集团名下所有影院进行通报,只要是陈氏入股的电影行业,都不允许她就职,明白吗?”

        “明白。”

        李良栋一边擦汗一边回答道,道俊少爷绝对是个狠角色。

        他决定,今后一定好好叮嘱店员,必须认全家族所有成员的长相,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回过头,看着已经瘫坐在地上的金日延,陈道俊指着她。

        “创元影院是我家里旗下的产业,解雇你这种渣滓,连三分钟都用不到,懂吗?从今往后,整个寒国的媒体电影行业再不会有人雇佣你,像条狗一样乞讨活着吧。”

        “你,你不能这样做,我身上还有贷款要还,没了工作我会死的。”

        扑通一声,金日延直接双膝跪地,臃肿的脸上挂着泪水。

        “那就去死吧,不长眼的东西,保安,把他赶出影院。”

        李良栋挡在陈道俊和金日延中间,面露厌恶地说道。

        “是。”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解雇了蛮横的金经理,朴昌浩也是为之咂舌。

        而平时被金日延瞧不起的保安,也算是得到了报一箭之仇的机会,毫不客气拽着她肥胖的身体便将其丢出影院。

        “不能这样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金经理哭喊着爬回影院大门,却被保安一脚踹开,瞬间头昏脑胀的跌出去,昔日的地位一下子颠覆。

        保安狠狠啐了一口:“快滚吧,碍眼的东西!”

        耳边终于清静了,陈道俊若无其事牵着小萝莉的手。

        “走吧,拿点薯条饮料进来,今后他们在这里看电影完全免费,明白吗?。”

        “是的。”

        李良栋点点头,松了一口气,少爷吩咐自己做事,想来自己没事了。

        “去吧。”朴昌浩笑着鼓励自己女儿。

        少爷的邀约,没必要拒绝,且陈道俊还留了一张名片给他。

        这可不单单是一张卡片那么简单,能拿到名片就意味着得到了通往高层的入场券,今后必定是平步青云。

        这时,坐在沙发上等电影的其他人纷纷开始后悔,为什么那个孩子遭到欺负的时候自己没有站出来呢!

        不然,没准可以搏一场富贵!

        可惜,没有如果。

        ……

        经典不愧是经典,即便是前世看过无数遍的电影,再看一遍依旧是感受到深深的震撼。

        在观影的时候,李良栋告诉陈道俊,这部异形被引入寒国后,总票房直接达到了3千万美金。

        陈道俊只是花了五百万进行投资,没想到反手便赚了6倍不止的利润。

        但是背后的利益更是巨大,凭借这部电影,父亲陈润基的公司打开了漂亮国市场。

        从此以后,国外的优秀电影想在寒国上映,会首先通过陈润基的公司。

        其中的利润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五百万美金花得很值!

        ……

        又过了几天的时间,陈道俊突然接到了金日泰的消息。

        “少,少爷,涨疯了,涨疯了!你让我投资的那些股票,直接翻了两倍,现在咱们的钱已经破10亿了。”

        金日泰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光是看到统计后的总金额后,双腮直抽。

        险些激动得昏厥过去。

        那可是以亿为计数的美金啊,几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今天和明天两天时间全部抛售出去。”

        “是!”

        见识过陈道俊在美股和日股的两次重大出手,在金日泰心中,陈道俊已经是神的形象。

        他说的话,可以奉为圣典。

        “如果发生了意外情况,随时告诉我。”

        “是!”

        从日股榨取最后一点价值的任务尽数完成,陈道俊内心的重担总算落下。

        现在他手里已经有了10亿美金的资金量,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资金翻倍,然后拿回寒国开始布局。

        今后大趋势发展产业,他全都要提前入资,涉及核心领域。

        最后,成为整个寒国实力最雄厚的资本大佬。

        .......

        “道俊,你在里面吗?”陈润基敲了敲陈道俊的房门。

        父亲?

        陈道俊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多想,立马去开了门。

        陈润基拉着他来到床边坐下,语气亲和。

        “儿子,爸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工作,也没抽时间好好陪陪你,你会怪我吗?”

        “怎么会!您这不是来陪我了嘛!”

        陈润基闻言一愣,这小子真会说话!

        懂事的孩子确实让人省心。

        不过,身在他们这样的家族,相比寻常人家孩子,道俊在这个年纪实在少了很多乐趣,让他有些心疼。

        想到这里,陈润基又摸了摸陈道俊的头。

        “儿子,过几天我打算带你去香江,你想不想去看看?”

        “香江?”

        陈道俊倒是没想过父亲会主动说到这个地方。

        “我看你对香江很多事物很感兴趣的样子,所以打算带你去那里玩玩,放松下!”陈润基指了指房间里摆放的一些香江歌手专辑,电影之类的东西。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儿子非常喜欢香江的歌手和电影明星,屋子里有很多相关的纪念物品!

        虽然他也觉得这些人很优秀,但其实他自认为他们寒国的明星歌手也不差!

        迎向父亲的目光,陈道俊清澈的眼神中流露出惊喜。

        “好啊,早就听说华夏有香江这一颗明珠,我很想去见识!”

        其实,陈道俊自己的想法也是先放一放国内的事情,毕竟他要做的事情几乎全部完成,剩下的时间就是全球股市的震荡期,根本没有投资的价值。

        父亲这时候要带他去香江,算是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尤其是这个年代的香江,娱乐影视业发展迅猛,可以说到处都充满了机遇,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错过这种机遇的。

        儿子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倒是让陈润基感到很是诧异。

        毕竟,按照道俊这孩子的心性,以及这段时间的行事风格,他还以为不会这么轻易答应去度假的事。

        不过既然答应了,他自然是高兴的。

        先前在自家的电影院里让儿子受了委屈,如今带他去玩玩,散散心总是好的。

        事情说定了,陈润基便没有再打扰自己这个天才儿子。

        两天过后,陈道俊收到金日泰的消息,已经将全部股份抛售,拿到10亿美金。

        “少爷,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笔钱拿出5亿交给老虎基金来打理,在没有我的指令之前,按照最稳妥的收益方式进行投资。”

        “是,少爷还有什么计划?”

        “我要去香江度假!”

        “嗯……啥?!”

        金日泰明显很惊讶少爷的话。

        他其实有些无法理解,一个神一般的商业天才少年,怎么会浪费时间在‘度假’这种事情上?

        在他看来,赚钱远比‘度假’有意义多了!

        “少爷,您,您是真的打算去香江度假吗?”

        跟在陈道俊手下忙碌了这么多天,金日泰已经莫名地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少爷高深莫测,永远有令他震惊的想法和手段,在他这里,赚钱似乎比喝水还要简单,成功也只不过是一个人生名词而已。

        金日泰不敢奢望自己能成为少爷这样的人。

        但只要能站在最近的地方,见证少爷一步一步攀登巅峰,对他来说就是最幸运的事情。

        甚至,心中燃起了某种使命感。

        可是,在他决定今后要跟在陈道俊身后大展宏图的时候,突然自己心中的神要度假?

        难道神也会疲惫?还是说少爷已经厌倦了这些事情?

        他想不通,也无法心平气和地去接受!

        “少爷,您如果不在市场,这可是家族里的一大损失啊。”

        金日泰苦苦哀求道。

        “我只是去度假,又不是不回来了,你紧张什么?”

        “那……我在漂亮国这边有什么能帮到少爷的吗?”

        “我只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少爷请说!”

        “剩下的5亿资金,在今年之内,各分一半,通过各种途径购买苹果和戴尔的股票。”

        “戴尔我知道,苹果是那家与微软有纠纷的公司吗?”

        “对,你去找些专业的团队,等我回来统一布置任务”

        “是。”

        金日泰将苹果公司这个名字深深刻进了脑海里。

        虽然不明白陈道俊为什么特地注意这个业绩不断下滑的上市公司,但见识过少爷多次的先见之明,他明白这家公司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至于去香江度假的事,说不定是他多想了,也许是老板看中了那里,准备大干一场。

        毕竟老板的思维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他只需要听命令行事就好了。

        挂掉电话后,陈道俊长吁一口气。

        最后的布局也完成了!

        趁着苹果公司1987年股价跌到4美元的白菜价(80年上市时一度达到29),赶紧上车!

        不久,已经处理好所有事物的陈润基带着陈道俊直飞香江。

        到了香江后,陈润基没有立马带着陈道俊到处游玩,而像是有目的的往一个方向去。

        车上,他歉意的看向陈道俊:“儿子,我们先去见见这边的朋友,之后再带你好好放松!”

        陈道俊笑了笑表示没什么。

        实际上他早就察觉父亲说带他来香江并不是单纯‘度假’,而是有其他事情。

        这点并不重要,反正他自己也有事情要做。

        陈润基有些纠结,他想对陈道俊说此次来的真实目的。

        其实是他在香江发展的一些朋友,邀请他过来观看今年金像奖的颁奖晚会,并与他谈投资的事情。

        但他又怕说出实情会寒了孩子的心。

        而这时候,陈道俊察觉到父亲的异样,主动开口:“爸你在香江也有朋友啊,我也想去见见他们呢!”

        “真的吗?儿子!”陈润基深吸了口气。

        “当然是真的!”

        “香江这么漂亮,但我们在这边不熟悉,如果您的朋友愿意当我们的导游就再好不过了!”

        陈道俊的眼神很清澈,他的话也很让陈润基信服。

        事实上,他这样说只是想让陈润基心里好受些。

        虽然他是重生者,但他能感受到陈润基和李海仁对他的关心爱护是出于真心,他很珍惜这份情感。

        陈润基很开心儿子能这样说,因此没有再聊什么,只是紧紧的拉住那稚嫩的小手。

        陈道俊转头看着窗外繁华美丽的街景,心里升起一股雄心。

        香江,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