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陈道俊的野望

第十八章 陈道俊的野望

        陈养喆前往沙特的这段时间,陈道俊将自己关在屋里,时刻注意着股市的变化。

        如他前世看见的那样,在股灾之前,所有的股票都在平稳上升,完全看不到任何危机。

        他已经接到了金日泰发来的消息。

        罗伯逊加了杠杆,启动了五亿美金,按照陈道俊的指示,全部投入了他圈出来的几只股票里面。

        跟券商拆借股票成功,将按照他的要求狠狠做空。

        这几支股票都是索罗斯重仓的大票,在陈道俊的印象中,索罗斯在这次股灾中,损失惨重,旗下量子基金损失了60%以上,这波羊毛不薅实在是说不过去。

        陈道俊满意地关上手机,事情的发展全在意料之中。

        “道俊,今天是爷爷回国的日子,我们要去一起迎接。”

        李海仁敲了敲陈道俊的房门提醒道。

        陈道俊当然知道这件事,关于更改线路的提议,他已经和陈养喆通过电话了。

        假装毫不知情,陈道俊随着父母到了“养心斋”,其他家族成员早已出现在这里。

        一家人齐齐站在别墅的客厅里,等待着陈养喆的回归。

        “不知道父亲这次能不能把生意谈成呢,现在顺阳有了大笔资金,应该可以拿下吧?”

        “谁知道呢,沙特那帮人缺的又不是钱,上次父亲差点抵押了半个顺阳,不也是吃了闭门羹?”

        就在兄弟二人悄悄细语的时候,电视上突然插入一条紧急新闻。

        “据刚刚得到的消息,从沙特飞往我国的航班h30,出现重大事故,此刻坠落在地面发生严重爆炸……”

        “怎么会这样?!”

        陈荣基突然一声怒吼,双目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

        那个航班,正是陈养喆所乘坐的航班。

        “父亲怎么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陈家子女瞬间乱成一团,陈荣华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的丈夫也就是陈家女婿——崔昌帝正不断抚摸她的后背,轻轻安慰她。

        陈动基一拳捶向沙发,眼中可见的不甘和恐慌。

        大概除了对父亲的突然离世之外,还有希望的破碎。

        如果父亲还活着,他尚有希望能够成为顺阳的继承人,可是父亲突然遭遇事故,按照家嘱,陈荣基顺理成章地成为顺阳集团第一继承人。

        陈荣基也是颜面痛苦,可是从陈道俊的视角看去,他裸露出的嘴角,正微微上扬。

        显然此时他的表现和内心完全是两种状态。

        陈星俊并不在家,早在上月初,他就按照陈养喆的要求,远赴伦敦求学了。

        陈润基虽然作为私生子,在家中不受待见。

        可毕竟陈养喆和自己有着血亲关系,对于他的离世,也是面露哀伤。

        除了一脸平静地看着众人百态的陈道俊,其他人的眼眶全都被泪水打湿。

        “哎哟,母亲,您怎么了母亲!”

        柳智娜发出一阵惊呼,老太太李必玉悲伤过度,竟然身子一软,要晕过去了。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突然从大门处传遍整个大厅。

        “都在哭什么,没有一点主见的样子!”

        陈养喆突然出现在大门处,众人一脸惊讶,甚至连脸上的眼泪都忘记擦掉。

        “父,父亲,你怎么回来了,那架飞机不是失事了吗?”

        陈荣基张大嘴巴,以为是自己悲伤过度出现了幻觉。

        “怎么?”

        陈养喆阴冷的眼神狠狠扫过,陈荣基一個哆嗦,瞬间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你很希望我出事?”

        陈养喆个头并没有自己这个大儿子魁梧,但此时,陈荣基却像是个矮子。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陈荣基声音都在颤抖。

        其他人也是如此,唯有陈道俊露出意料之中的神情。

        “我临时换了航班,提前回来了,不用担心,我命硬暂时还死不掉!”

        “对对,父亲福大命大,躲过这种小事故根本轻而易举!”

        陈荣华算是最孝顺的一个了,抹着眼泪说着逗趣的话。

        “贵人,你说的没错.....”

        陈养喆深深看了一眼道俊。

        虽然嘴上说得那么容易,但是他比谁都清楚,如果没有那个电话,他必然会葬身在这场事故中。

        “道俊,你来我书房一趟!”

        陈养喆脱下厚重的外套以后,直接走进自己书房。

        陈道俊也在众多亲人的注视下,慢步走进书房。

        进入房间后,陈养喆让道俊坐在自己正对面,眼神里带着审视的味道。

        “你说让我早些回来商讨有关顺阳今后发展,到底是指什么?”

        陈养喆知道,自己这个孙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打出这个电话。

        这也是他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决定乘坐最快的航班赶回家。

        “爷爷难道不想让顺阳成为寒国第一的半导体产业吗?”

        “你说什么?”

        “现在是半导体发展的萌芽期,只要爷爷愿意砸入大量资金,就能让顺阳成为整个寒国的半导体龙头企业,甚至可以成为这个行业的垄断公司。”

        “今后半导体会成为所有科技研发的核心材料,不管是爷爷打算制造的能源汽车,还是其他高精尖设备,半导体都必不可少。”

        “如果爷爷还固守旧产业模式,到时候哪个公司先得到制造半导体的技术,谁就有了话语权。到时候,顺阳甚至会沦落到被人吞并的地步。”

        “爷爷,如果不想被鲨鱼吃掉,那就主动成为鲨鱼!”

        陈道俊的一番话,彻底让陈养喆愣住了,细细思索,越来越觉得有道理。

        没错,半导体一直都是他渴求的项目,但是他作为顺阳的领头人,为了保住顺阳的原有产业,却一直畏首畏尾。

        真是可笑,偌大的一个顺阳集团,唯一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竟然是自己这个八岁的小孙子!

        “道俊,wuli道俊,伱很好。”

        陈养喆实在找不出什么话来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撼。

        在他难以抉择的时候,没想到让他最后下定决心的人,是道俊!

        “您想通了?”

        “嗯……我决定集中顺阳多余的资金,开始发展半导体项目。”

        “爷爷英明。”

        陈道俊说罢,正要离开书房。

        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继续留在这里也无事可做。

        可是,陈养喆却突然叫住了他。

        “道俊,你今天帮了我大忙,按照你说的,我们是商业家族,你提出了对策,我应该给你奖励,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什么奖励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那我想拿到《贤诚日报》的股份。”

        “贤诚日报?”

        陈养喆想了想,媒体行业里面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公司,但现在也只是一个二流的媒体公司。

        而且这个公司还是毛氏家族旗下的,只不过顺阳也占有它的股份。

        为什么陈道俊会想要这么一个小公司呢?

        不过,自己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自然不能反悔。

        陈养喆打了电话确认后,明确告诉道俊。

        “我会将顺阳集团旗下贤诚日报百分之10的股份转给你,让你有入主的条件,如果今后你打算收购贤诚日报,我也会全力支持。”

        “谢谢爷爷!”

        看到陈道俊童真般的笑容,陈养喆在欣慰之余还有一丝怜爱。

        这个小孙子可是太懂自己了。

        不仅给了自己一记定心丸,在索要报酬的时候,只要了一个小小的媒体公司。

        可谓是进退得当。

        这样懂事的小家伙,如何不让自己喜欢?

        如果不是顺阳集团有长子继承制,他甚至都想直接让陈道俊作为自己之后的掌舵人。

        不过想法归想法,现在道俊还小,有些事,以后再说罢。

        “好了,你先回去,回头我就会让人把贤诚日报的股份转给你。”

        “是。”

        陈道俊迈着轻快地脚步跑出书房。

        因为背对着陈养喆,所以他看不到此时陈道俊脸上的笑容。

        “果然,这个时候向爷爷索要贤诚日报十分顺理成章,爷爷啊,你怕是还不知道刚刚你可是送给我一块大肥肉……”

        成功拿到贤诚日报的股份后,陈道俊在这个时期能做的最后一件事那就是等待漂亮国股灾的降临。

        距离黑色星期一没几天了。

        近期要特别注意。

        “陈先生,现在股市情况一片大好,几乎所有的股票都在猛涨,你确定要继续做空?”

        老虎基金体量也只有3亿,罗伯逊作为5亿美金的操盘人,此时也非常紧张。

        望着其他一只只股票在飞快地上涨,他不免产生心动。

        现在正是美股红利期!

        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于是,在操盘的同时,罗伯逊安排基金公司买入现在涨势看起来最猛的两只股票。

        “股市的变化并不能通过简单的数字曲线来反映,现在漂亮国经济低迷,但是股市却涨势凶猛,显然是资本设置的陷阱。”

        陈道俊提醒罗伯逊,然而,罗伯逊自以为经验丰富,怎么会听?

        甚至恨不得将整个老虎基金的流动资金全部砸进去。

        “罗伯逊先生,记住所有购买的股票要在星期一的时候全部卖出,一股都不留。”

        陈道俊给他下达最后指示,罗伯逊虽然不解,但也只是照做。

        “我明白了。”

        匆匆结束电话后,罗伯逊不免有些失望了。

        孩子始终是孩子,现在整个美股市场都在欣欣向荣,所有人都被这万千红线所吸引。

        然而,陈道俊却选择逆势而行。

        “愿god保佑他!”

        罗伯逊轻轻饮下一口饮料,忽然觉得入口时有些甜腻,但口感刚刚好。

        “茉莉小姐,这是从哪里买来的咖啡?”

        罗伯逊询问他的私人助理。

        显然他对这款新式咖啡兴趣浓厚。

        “先生,今天的咖啡都卖光了,只剩下这款饮品,好像叫……奶茶?”

        “奶茶?好吧,就算是奶茶,你再去帮我买两杯回来。”

        “好的。”

        在刚刚和罗伯逊结束交流后,陈道俊卧在沙发中,百无聊赖地盯着电视上面的新闻资讯。

        或许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说来也奇怪,这段时间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异常平静。

        可是,当陈道俊将频道拨到漂亮国频道的时候,一张年轻且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索罗斯……”

        正是当年通过破坏各国钱币对美金的汇率指标,从而给整个亚洲带来经济危机。

        其中就包括新,寒国,马来、泰……

        将漂亮国细化压榨弱小国家的丑恶嘴脸散发的淋淋尽致。

        “索罗斯先生,您预计现在美股会不会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呢?”

        “以现在的经济行情,美股现在的涨势至少还能保持两个月。”

        “两个月……这家伙说谎都不打草稿的。”

        距离美股黑色星期二还有三天时间,索罗斯故意召开记者发布会就是为了给众多股民打一剂定心针。

        让他们放心往股市里面投钱,成为这些资本的接盘侠。

        每一次美股的股灾,背后就少不了这些资本的身影。对于当日涨幅没有限制的美股来说,一旦资本全线撤资,那就是雪崩似的灾难。

        索罗斯,就是背后的资本之一!

        “道俊,在看新闻吗?你一点都不像8岁的孩子,这个年龄,应该多看看动画片才对。”

        李海仁将切好的水果放在餐桌上,随后坐到陈道俊身边,手里拿着分好的桃肉放在他嘴边。

        陈道俊顺从地吃下,一脸满足。

        “妈,你说我收购个报社集团玩玩,再建个娱乐公司,好不好。”

        “我家道俊这么厉害呢!但是你现在年纪太小,不适合做这种大人的事情哦。”

        “那我到什么年纪才适合呢?”

        “我想想……道俊到了十五岁就该上高中,然后谈三年恋爱,进入大学,等你成年以后,忙事业比较好。”

        “要到大学啊……”

        陈道俊现在只有八岁,距离上高中的年龄还有七年的时间。

        实在有些太过长远了。

        不过,他表面上听话地点点头。

        “我会乖乖上学的,只是谈恋爱这种事还是算了吧。”

        “那可不行,道俊你都没有体验过恋爱的美好,如果错过了那就是人生的一大缺憾。当年,我和你爸爸就是在大学时候认识的。”

        “是爸爸先表白的吗?”

        “是我强行要求他表白的。”

        诶?!

        陈道俊顿时惊讶不已,没想到自己这位贤柔的母亲,年轻时候还有这么强硬霸道的一面。

        怪不得父亲在家里从来不敢反对母亲,是在年轻的时候留下了心理阴影吗?

        “妈,你真厉害……”

        “所以今后道俊也要找一个像妈妈这样的女孩来交往。”

        这点可千万不行!

        李海仁连忙停止这个话题。

        这样无聊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星期一,美股再次开市后,股价空前拔高。

        但,罗伯逊却发来消息询问:“陈先生,真的要现在把所有股全部抛售吗?”

        “全部抛售,就现在!”

        罗伯逊极为不情愿,但因为是自己雇主的要求,他也只能照做。

        于是吩咐手下人将购买来的全部股票分批次抛售,不一会的工夫,就将大量股票出售一空。

        今日的美股异常狂热,大概是被情绪煽动后,认为现在美股就是满地白菜,买晚了就彻底买不到了。

        罗伯逊面沉似水。

        “真是愚蠢,明明是这样大涨的红利行情,却非要在今天全部抛售,如果再忍几天,说不定手里拆借的股票还能再赚点!”

        “罗伯逊先生……”

        手下有操盘手直言。

        “那个要做空股票的家伙真是目光浅短,估计是被这样的涨幅吓怕了,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

        “茉莉,给我把刚刚拿到的佣金划分出一部分,现在赶紧投进股市,绝不能错过这样的好时机!”

        “是。”

        罗伯逊作为老虎基金的会长,有权利公司内任何一笔资金进行支配。

        当然也包括他们刚刚获得的佣金。

        茉莉划分出两千万美金,按照罗伯逊的要求,全数投进了他选定的两只股票内。

        专业性极强的罗伯逊特地选择了两只对冲股票,就算一只亏损,也能及时抛售,让另一只股票来盈利。

        但是两只对冲股票的涨势十分凶猛,几乎看不到任何下跌的可能性。

        “陈道俊,就让你看一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投资!”

        在买入股票后,两只股票还抱着极猛的劲头朝上方猛涨,众多操盘手纷纷赞叹罗伯逊的决断力。

        然而,市场会告诉他们一切。

        到了第二天,美股彻底崩盘!

        罗伯逊将美股面板从电脑上调出来的瞬间,险些昏厥过去。

        他选中的那两只股,不,整个美股所有的股票,瀑布式下跌。

        跌幅已经达到20%!

        “经理,我们昨天的投资已经跌破了止损线,现在股价还在下跌!”

        “卖出价格赶不上下跌的速度,再这样下去,咱们的股票可能一股都卖不出去!”

        “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罗伯逊陷入深深地震惊中。

        不应该是这样,明明所有的财经报道都说股市情况良好,涨势至少有两周左右。

        可是为什么今天股市会全线崩盘……!

        在他惊愕的时候,跌幅还在提升。

        25%,30%……

        他投出的一亿美金和他私人的钱财投资,全部亏空。

        这个时候,罗伯逊才终于想起,为什么他建议陈道俊晚几天抛售的时候,陈道俊会那么坚决地要求星期一抛售。

        难道他早就已经预知到周二会产生的结果?!

        (两个超级大章奉上,晚上还有,一点不拖泥带水,希望兄弟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