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回国面临的刁难

第十七章 回国面临的刁难

        陈道俊微微一笑,他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个答复,这样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

        “啪!”

        陈道俊大手一挥,直接将一张一亿美元的存单拍在桌面上。

        “这个够吗?”

        “这,这……”

        罗伯逊哪里能想到,他随后提出的一亿美元门槛,结果对方转眼就拍了出来。

        这绝对不是一个八岁孩子能有的本事和气量!

        那张盖着摩根银行印章的支票,绝不可能是假的,至少陈道俊没有欺骗自己的胆量。

        他是真的能拿出来一亿美金进入股市啊……

        罗伯逊额头突然冒出许多汗滴,让他不得不频频抽出纸张来擦拭。

        “罗伯逊先生,拿合同来吧,你们公司肯定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就按你说的10%,但我也有条件!”

        陈道俊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一只股票的信息,交给罗伯逊。

        “这支股票就是我近期要投资的股。”

        罗宾逊拿起那张纸一看,这只股票近期涨势良好。

        这种股份,是要做空……?

        罗伯逊对陈道俊的质疑加深了一层。

        签完合同之后,罗伯逊派人将他们送离老虎基金,再次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

        到了第二天开盘的时候,罗伯逊发现这支股票依然涨势良好。

        那只股票正是陈道俊昨天写在纸上的股票——惠普股份!

        “喂,简,把惠普股份的相关资料送来我办公室。”

        拿到惠普股份的报表后,罗伯逊仔细查看,虽然业绩不太好,市盈率虚高,但也没到要这么发狠做空的地步。

        那家伙绝对是一個疯子!

        罗伯特暗暗下了定义。

        ................

        陈道俊回到旅馆后,将电视调出寒国方面的新闻。

        在隔海相望的国家,此刻新任总统卢大愚正在颁布新的政策。

        陈道俊盯着屏幕上浮现出的字幕。

        如果卢大愚不是反水的小人,那么就应该会指定有利于顺阳发展的政策。

        不仅仅是他在关注,远在海洋彼端的陈养喆也在关注这场直播。

        “卢大愚总统为国家制定的第一步方针,竟然是制造产业!”

        “汽车,钢铁,运输……”

        90%顺阳集团涉及的产业全部在政策扶持中。

        顺阳已经赢了太多!

        陈道俊长舒一口气,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看来卢大愚选择了爷爷这边,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顺阳的天下了。”

        果不其然,卢大愚在就任后,不仅调低了汽车产业的税收,甚至还制定了一系列的大宗商业发展政策。

        打着利国利民的七号,根本没有人能够指责什么。

        陈道俊躺在床上,开始细细盘算接下来的计划。

        还剩一个礼拜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待漂亮国股灾的爆发,以及股灾之前所作的准备。

        突然,陈道俊的电话响起,他打开一看,是来自爷爷的电话。

        “喂,爷爷,我看到卢大愚制定的新政策了。”

        “干得不错!不愧是我陈养喆的好孙子,哈哈哈哈!”

        把持顺阳集团多年,一向以严厉和苛刻著名的陈养喆,竟然一连夸了陈道俊数句。

        而且都是含金量浓重地夸奖,身旁的李室长暗暗惊奇,这可是陈家十多年来破天荒的一次。

        可见,陈养喆对这小孙子喜爱!

        “都是爷爷在背后支持的好,现在连总统站在我们这边,今后顺阳的发展一定能突飞猛进。”

        “你也不用谦虚,如果没有你的提议,恐怕我还没那么快下决心。你在漂亮国的事情完成了吗?”

        “还需要一段时间。”

        电话的另一头突然一阵沉默,随后陈养喆语重心长地说道:“把杂事交给手下人吧,那里再好,都离家太远。”

        “是,爷爷。”

        “人在外面久了,就会有人说闲话了,今晚包机就会直飞拉斯维加斯,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

        匆匆聊上几句后,陈道俊挂掉电话。

        陈养喆是个聪明人,只是三言两句就把事情的严重性暗示给了陈道俊。

        让他尽快返回寒国表面上看起来是亲情的召唤,实则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差不多了,该收手了……”

        陈道俊叫来金成哲,为所有人包下了回国的航班。

        “看来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家里也不太平静。”

        陈道俊暗暗提起警惕。

        还是不能低估家族那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安排好行程后,陈道俊给金日泰拨去了电话。

        “少爷,金日泰随时待命,请您吩咐。”

        “我要回国了,和老虎基金的联系由伱来负责,有情况随时跟我汇报。”

        “这么急,需要我订头等舱机票吗?”

        “不用,有包机会来接我。”

        “是,少爷交代的事,我一定保质保量完成!”

        电话另一端传来喧杂的声音,吵得陈道俊耳朵有些刺痛。

        “你现在在哪呢?”

        “不好意思,少爷,一位制片人拍了一部电影,现在求我帮他拉投资人呢,可是这种奇怪的电影会有人看吗?我还是喜欢李小龙风格的……”

        “什么电影?”

        “好像是叫异形……”

        道俊哑然失笑,刚刚还感觉这一趟漂亮之行差点意思,瞌睡碰上枕头。

        “这个电影我投了,你负责和片方谈判,我的底线是800万美金,尽量给我把价格压下来。”

        听到电影的名字,陈道俊当机立断地拍板定音。

        以他前世的经验,异形这部片子一经上映肯定能全球大火,这对父亲的公司肯定大有助益。

        甚至,可以提前一步打开国内的电影市场。

        “少爷,您是认真的啊,我可给你说,那个导演一点名气都没有。”

        “好的电影值得等待,让那个制片人签合同吧?”

        “少爷大气,500万我想就能拿下!”

        得到陈道俊的命令后,金日泰立马叫住失望准备出门的片方。

        大手一挥就放出500万美金,对方直接愣住了,害怕得迟迟不敢动笔。

        虽然少年们有些不理解,但是陈道俊短短两个礼拜的神之操作,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

        除了六七个已经迷失了心智,一门心思想在漂亮捞金的蠢货,其他人都乖乖的登上了包机。

        道俊不管有没有上来,依言履行承诺,均分了20%利润给大家。

        飞行数个小时后,飞机落在首尔的机场,坐上前来迎接他的陈润基专车,陈道俊长叹一口气。

        满身的疲惫席卷而来。

        “少爷,您一个人去漂亮国真是辛苦了。”

        “也还好……最近家里还好吗?”

        司机思考了一阵后,开口说道:“先生他最近上映的那部电影好像大卖了,半个月就拿下了三百亿韩元。”

        “嗯,还不错嘛。”

        陈道俊暗自一笑,看来爷爷还是听从了他的建议,打算通过投资电影的形式对不明收入进行清洗。

        自己家那位父亲,只能看到表面票房,却看不清下方的暗流涌动。

        不过也好,有时候,知道太多也是种烦恼。

        就在这时,陈道俊忽然接到远洋而来的一通电话。

        他嘴角微微上扬,看来事情的发展全部都在预料之中。

        挂掉电话后,车子停在陈道俊一家的大门前。

        然而,车子刚刚停稳,只见大门内匆忙跑出来两道人影,二话不说就冲进车子里把陈道俊搂进怀里。

        “我家道俊总算回来了,让妈妈看看瘦了没……”

        “妈,我在漂亮国一切都好,你担心过头了。”

        陈道俊回到家这几天,在照顾儿子这方面,李海仁一直亲力亲为。

        但是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儿子削瘦了许多。

        当然,作为母亲的直觉还是精准得可怕。陈道俊在漂亮国的那些日子里,忙于安排,就餐的时间非常少,体型也就变得削瘦了几分。

        这种变化在别人眼里或许可有可无,但是在李海仁眼里那可是大事。

        “今天不是还要去爷爷家一趟吗,妈你确定就穿这身居家服去?”

        经过陈道俊的提醒,李海仁才发现自己现在还挂着围裙,甚至连容妆都没有涂画。

        又急忙脱下围裙,返回房间开始收拾自己形象。

        餐桌上只留下陈润基和陈道俊父子二人。

        “去了漂亮国一趟感觉怎么样?”

        陈润基主动开口问道。

        “马马虎虎吧,每天晚上被车子的喇叭声吵得睡不着觉。”

        “哈哈哈哈哈,我当年跑去漂亮国谈单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完全不懂漂亮国人在那种环境里怎么睡得安稳。”

        看到儿子有所成长,陈润基嘴上不说,但是内心十分欣慰。

        这些年,他们夫妇二人只想把他保护在自己的臂弯里,让他躲开财阀内部的竞争。

        可没想到陈道俊天赋异禀,在商业上有独到的见解,赢得父亲的宠爱。

        陈润基能做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好好保护他们的儿子。

        “对了爸,我在漂亮国那里投资了一部电影,到时候引入国内就由你们公司来交接吧,多花点钱进行宣传,这部电影还算不错。”

        “好。”

        陈润基一口答应,上一部公司电影的大火,让整个公司盈利无数。

        别说宣传,就算马上再拍十部电影资金量都足够。

        自己儿子看中的,哪怕是儿童电影,放出来又有何妨。

        一家四口坐上长尾轿车,开向陈养喆的住所。

        今天,是整个家族的集会日子,谁都不能缺席。

        陈润基一家是最后到达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李海仁在服装搭配上耽搁了许些时间。

        “润基,都已经过了饭点十多分钟了,你们一家生意做得太大了,让阿爸阿妈等这么久!”

        陈动基笑着开口,调侃的意味很明显。

        陈荣基拿刀叉的手顿了顿,头却没抬起来。

        “父亲,我们迟到了。”

        陈润基走进大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父亲认错,姿态很低。

        谁曾想,陈养喆不仅没有一丝不满,反而主动替他们解围。

        “既然来了就赶紧就坐吧,今天是咱们家的大日子,你这么站着像什么话。”

        “是。”

        陈润基带着一家人坐在桌子的最下首。

        身为陈养喆的私生子,陈润基在整个陈家其实是最卑微的一方,不管大事小事他都插不上话。

        更没有继承顺阳集团的资格。

        历年家族聚会,他们一家都只能坐在最外侧。

        餐桌上,每个人眼神都有所游动,尤其是陈动基,他的目光数次停留在陈道俊身上。

        “说起来,道俊侄子前段时间偷偷跑到漂亮国去了,都去玩了些什么啊?”

        陈荣基突然开口问道,听语气仿佛是无意间提起,可又像是意有所指。

        陈道俊自然知道这位大伯的用意,无非就是把自己派人在牌场内捞钱的事情重新挑明,让自己在亲人面前抬不起脸面。

        “去漂亮国谈了一桩生意。”

        “你小小年纪也开始学会谈生意了?”

        “咱们家族一开始就是因商业起身,我体内流着陈家的血脉,自然想尽快积累经商经验。”

        陈道俊滴水不漏地回答,一时间竟然让陈荣基无从下口。

        “道俊这一点不错,你们在他这个年纪除了拿钱挥霍外,从来没有这么上进过。”

        “父亲说得对,我只是比较好奇而已。”

        “大哥说得没错,这都是出于长辈对侄子的关心。”

        陈动基紧跟着附和道,以家族大义作为名义,就算陈养喆刻意维护也没了办法。

        “我这次去漂亮国,是想投资一个轻型产业。”

        “什么产业?”

        “奶茶。”

        “奶茶?这是什么东西?”陈荣基不解道。

        “是一种将牛奶和热茶混合的饮品,我觉得今后它可能会大卖,于是就去漂亮国考察了几家店,打算进行投资。”

        听到陈道俊一番胡扯,陈荣基脸色瞬间阴沉。

        本来他打算逼迫陈道俊主动说出在漂亮国派人进入牌场捞钱的事情,可是他竟然凭空说出一个名为奶茶的挡箭牌。

        这小子很狡猾嘛。

        “如果大伯不信可以派人去拉斯维加斯看一看,已经有几家店推出了奶茶的饮品,我相信再过不久,这种饮品销量就能暴增。”

        “什么奶茶,牛奶就是牛奶,茶就是茶,混在一起口感一定很怪,哪里有可能卖得出去……”

        陈荣基冷嘲热讽道。

        他不知道陈道俊所说的奶茶,只是最初级的产品,后期加珍珠、果冻、烧仙草、果粒,已经是神仙打架的节奏。

        不过很快他意识到,想逼陈道俊说出有关牌场的事情,基本不可能了。

        他只能旁敲侧击。

        “道俊敢亲自去漂亮国一趟,有自己的见解,不管是对是错,这一点都非常好。”

        有了陈养喆的一锤定音,这个话题就算是告一段落。

        一家人再次陷入沉默,餐桌上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李室长突然走过来,在他身旁耳语了一番。

        “立刻打开电视!”

        陈养喆命令道。

        此时,电视屏幕上一片火光炎炎。

        东瀛的某处工厂正燃烧着熊熊烈火。

        “今日,位于rb爱熊县的树脂工厂突然发生爆炸,预计在这场灾难中已经造成了至少三十人死亡,火势还在不停蔓延……”

        “火势真大呢,如果控制不住怕是整个城市都要被点着了。”柳智娜自言自语道。

        陈养喆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但是他所关注的并不是这场火灾。

        而是火灾之后被改变的东西……

        “这是住友化学的工厂,他们是生产半导体的龙头公司,现在我们国家百分之九十五的半导体都依赖住友化学的生产。”

        “父亲的意思是……?”

        “如果我们顺阳也掌握了半导体技术,就能从这百分之九十五的份额中拿走一大块,毕竟两国之间的货物进出要交一大部分关税,但是如果是本国公司,就能免去这笔花销。”

        陈道俊的一句话瞬间让在场的人醍醐灌顶。

        就连陈养喆本人也不得不露出惊诧的目光看向自己这位小孙子。

        怎么自己心里想的东西全被他给猜透了?

        正如陈道俊所说,陈养喆现在所想,就是拿到制作半导体的技术,让他们顺阳成为寒国第一家生产半导体材料的公司!

        但是这项计划着手所需要的资金太过庞大,从零开始貌似十分不理想。

        “你们说,顺阳投资半导体,有没有发展前景?”

        陈荣基第一个反对:“比起东瀛的半导体产业,我们体量太小了,就好像是一只小虾米和大鲨鱼的对比,投入多,而且难有起色。”

        “是啊父亲,与其花上几千亿韩元去投入未知的半导体,不如多收购几个保险公司,壮大公司的现金流。”陈动基抓紧机会推销自己的想法。

        陈养喆沉默了。

        陈道俊慢条斯理的享用着晚餐,他表现的已经很妖孽了,陈养喆没有问,他也不打算再说什么。

        最终,陈家的聚会在平淡中结束。

        三天后,陈养喆宣布,他将亲自前往沙特,对某项新兴技术进行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