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陈道俊就是神!

第十二章 陈道俊就是神!

        自己这个弟弟是什么尿性,陈荣基一清二楚。

        当年陈动基和自己争夺有关家族继承人之位的时候,就差撕破亲人间的脸皮。

        幸好陈家的长子继承制度堵住了他的去路,让自己理所应当地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即便如此,陈道俊的突然出现,以及父亲态度的转变,还是让陈荣基产生了危机感。

        “只是一个小孩子在父亲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大哥你也太大惊小怪了。”

        “是么,可是我听说,父亲还打算将划分给你的股份,交给道俊来打理。”

        “什么?!”

        陈动基脸色突然骤变,端着茶杯的手气得不停颤抖。

        陈荣基内心冷笑,哼,跟你哥装什么装,涉及到了自己,绷不住吧。

        “我们之前一直刻意打压润基他们一家,现在道俊讨得了父亲的欢心,有了父亲的疼爱,他今后会不会对家族财产有想法,难说啊……”

        陈荣基的一番话直接将陈动基拉到了自己这方阵营。

        “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首先就是让父亲对道俊失望。”

        “大哥你说笑了,父亲的心坚若磐石,凭我们三言两语他就会动摇?更何况,长辈说晚辈的事,这事总感觉有些不妥、、、”

        顿了顿,陈荣基继续说道:“难以控制的大火,还是让它熄灭在火苗阶段为好,你有办法把道俊的缺点展现给父亲吗。”

        “就听伱的!”

        只是传点消息而已,陈动基自认为头脑足够灵活,能给其他家族成员在父亲面前上眼药,他就很开心!

        尤其是关乎集团的股份,这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放心吧动基,我已经提前派人跟踪道俊的动向,他现在带着一帮小子钻进了美国牌场,估计是玩疯了。”

        “哼,场子里混的家伙,怎么配做顺阳家的人。”

        陈养喆平生最瞧不起的东西就是搏牌。

        这种无法掌控全局,只能凭借运气和下三滥牌术的东西,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在金钱贸易战的博奕中,商战远比搏牌更刺激凶险,假如一个人连控制博牌的意志力都没有,商战将必然输得一塌糊涂。

        “如果把这件事汇报给父亲,到时候他会对道俊产生怎样的想法呢?”

        “肯定……会对他失望,甚至会觉得他让陈家蒙羞。”

        作为陈氏家族的领头人,陈养喆对于家族的门面看得尤其重要。

        家族中出现一個好赌的孙子,这件事如果传出去,怕是让丢了陈家门庭。

        “这件事就由我去向父亲汇报,你把我叫来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大哥。”

        “动基,这可是避免让我陈家蒙羞机会,是件好事才对。”

        “哼……茶也喝完了,我们走了。”

        放下茶杯后,陈动基快步离开陈荣基的办公室。

        坐上加长奔驰后,他长舒一口气。

        “大哥越来越油头了,自己在一旁拱火,这边拼命让我冲。”

        “那你怎么办,真的要求父亲面前告发道俊吗?”

        柳智娜担忧地问道。

        “我只负责传递消息,至于父亲怎么想,就是道俊的气数了……”

        陈动基仰头一声长叹。

        陈动基突然对司机说道:“去老爷子那里。”

        “是。”

        朦胧夜色中,一辆奔驰车停在陈养喆的房前,看到车内是陈动基夫妇,保安直接放行。

        下车后,陈动基带着妻子直奔陈养喆的书房。

        陈养喆此时正在里面练习书法,书房的电视里播放着今天的财经新闻。

        “父亲……”

        “动基,这么晚还要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今晚来打扰父亲是有一件事要和父亲禀报。”

        “什么事?”

        陈养喆没有停下手中的毛笔,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道俊他拿着您给的钱,前往漂亮国了。”

        “嗯,去长长见识无妨,所以你要告诉我什么?”

        “虽然世面见了不少,可是有人却告诉我,道俊到达漂亮之后,直接派人去牌场,一直在里面搏牌。”

        “哦。”

        听到搏牌两个字后,陈养喆丝毫没有停顿,写字的速度反而加快了少许。

        本以为必然引起震怒的话竟然没有起到反应,陈动基纳闷的追问了一句:“父亲,那可是博牌啊,身为财阀家的小孙子,才8岁的年级,竟然沾染了搏牌这种恶习,您就一点都不惊讶?”

        “惊讶?”

        陈养喆的情绪高涨,桌面的白纸被重重点上一个墨点。

        “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陈养喆再次问道。

        陈动基见父亲终于有了反应,连忙说道:“我让人确认了好多次了,千真万确。”

        陈养喆提起毛笔,在白纸上重重地写下了四个大字。

        本性难移!

        字体间透露着浓浓的杀意。

        陈动基见状大喜,接着上眼药:“父亲,我觉得润基还是疏于管教了,小孩子带着这么多钱,竟然任由他肆意妄为...应该...”

        陈养喆突然接着把笔一扔,指着陈动基骂道:“住口!道俊的钱不是润基给的,是你老子我给他的3000万,你的意思是我老糊涂了,随随便便给小孩子拿去赌博?”

        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陈动基差点吓尿:“父亲,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哪敢说您呢?”

        “听到风就是雨,动基,‘本性难移’这四个字是写给你的懂不懂,一个当叔叔的不知道提携晚辈,还到我这里来嚼舌根,你真是越来越没长进,咳咳咳!”

        陈养喆说话太急,发出一阵急促的咳嗽。

        陈动基连忙伸手帮助父亲捶背缓解。

        陈养喆甩开他伸过来的手:“滚开,你老子还没老糊涂!”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们这几个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好好经营你那个保险公司,别再做一些让我感到难堪的事了,懂吗?”

        “是,是....”

        陈动基跌跌撞撞的出来了,他甚至站在车门前呆愣了好几分钟。

        一上车,柳智娜见他神态不对,忙问:“老公啊,父亲大人怎么说?”

        陈动基似乎如梦初醒:“荣基误我,荣基误我啊....”

        捶胸顿足的声音传了一路....

        .........

        “nice!又赢了!”

        林碧玉和组员们合力,已经横扫了这个叫“维京人”赌场的21点场子。

        从一开始的黄色筹码,再兑换成蓝色筹码,再到金色筹码,一枚金色筹码相当于一万美元。

        这样的筹码林碧玉足足有百余枚。

        但是因为他赚得太多,已经引来无数牌客的嘱目。

        所有人聚拢在他们身边,将周围围得水泄不通。

        “碧玉,差不多该收手了,继续赢下去,恐怕牌场的负责人该被引来了。”

        “好。”

        听到队友的话,林碧玉故意胡乱加牌,自己手牌爆掉。

        从最开始的10万美金,两个人已经足足赚到了100万美金,收获丰厚。

        同一时间,其他组的少年也战果颇丰。

        每一组都大赚了一笔,算上林碧玉他们赢来的钱,拢共600万。

        一晚上净赚600万美金,对他们来说,轻松的就跟喝水一样,赚钱的感觉就像在做梦。

        老板说的果然没错!

        这一刻,陈道俊在他们心里,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