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章 3000万美金,到手!

第六章 3000万美金,到手!

        “要收费?”

        看着稚嫩的长孙,像是正儿八经商业谈判一样认真。

        陈养喆仿佛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小孙子,他伸出食指把垂下的镜框往上抵了抵,盯着陈道俊看了一小会,突然莞尔一笑。

        这小家伙,身上不愧是留着我陈养喆的血,做生意从来不吃亏的理念简直深入骨髓里了。

        有意思!

        陈养喆的兴趣完全被提起来了。

        “那么,wuli道俊,你想要多少钱呢?”

        他饶有兴致的把问题抛给道俊。

        戏肉来了。

        一般人听到陈养喆这么问,可能会当场回复或者稍微兜点圈子,然后急吼吼的提出要求。

        可如果把底牌亮出来,那无疑会落了下乘。

        陈道俊当然要反其道而行之。

        他努力让自己的眼神更天真一些。

        “爷爷,既然是谈价钱,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聊吗?”

        他指了指地上的一片狼藉,眼神又看向收藏室大门。

        意思这里环境又差又不隔音。

        陈道俊深知,自己只是拥有先知先觉而已,和老爷子聊天,千万不能进入对方的节奏,必须随时掌握主动。

        小孙子的话,更是让陈养喆啧啧称奇,此时所有的问话,都是他突然发问,然而对方的应变,却屡屡出乎他的意料。

        润基该不会连这个也料到了?

        不可能!

        “呵呵,好,你跟我到书房!”

        ..........

        收藏室大门洞开,陈养喆一马当先走出来,审视的眼神看了润基夫妇和陈动基一眼,径直往楼上走去。

        紧随其后的陈道俊朝大家鞠了个躬,又连忙跟了上去。

        陈润基:“什么情况,老婆你刚才听清楚里面说什么了?”

        李海仁:“没....”

        陈动基一脸的惊异:“阿巴是准备带他去书房吗?”

        他的脸上表情十分复杂,他自己跟陈养喆单独在书房待的次数一年间都屈指可数,道俊这家伙,给老头子灌了什么迷魂汤来着?

        楼下,陈荣华用胳膊肘顶了下陈荣基。

        “大哥,看来楼上爷孙俩聊得很开心呢,生日宴会上,老头子都要带小孙子去书房聊天,肯定是问学习成绩的,对不?”

        “老婆,你少说两句吧!”

        崔昌帝看出陈荣基脸色不渝,担心兄妹俩再发生什么矛盾,连连拽陈荣华的胳膊。

        孙贞来气的眉毛都要挤到一块去了:“哎,我说小姑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书房吗,我家星俊可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他可是长孙,长孙啊,你没有儿子,当然不知道父亲对孙子的感情!”

        “呀!伱!”陈荣华气的七窍生烟。

        受到传统思想的严重影响,没有儿子,一直都是陈荣华的心病,被大嫂这么直戳戳的说出来,她的脸瞬间挂不住了。

        崔昌帝只能捂住她的嘴巴,连拖带拽把她往门外带...

        .......

        书房内,陈养喆高高坐在上首,后背靠在椅子上,陈道俊和他隔了一個位置,坐在下首第二个座位。

        陈道俊心里暗叹一口气。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能从座位的远近看出端倪。

        从座位的距离来看,当前自己和老头子的关系还是比较疏远。

        至少,没有那么亲近。

        “现在,可以说说了?”

        陈养喆没有啰嗦,能带小孙子踏足书房,这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

        “爷爷,在回答您这个问题时,再和您做一笔交易。”

        陈道俊却转了个口风,接着补充一句。

        “依然是价值500亿韩元的一句话,能给您带来这世界上最干净的钱,并且源源不断....”

        “最干净的钱,道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陈养喆坐起身来,眼睛眯了眯。

        “难道您不需要吗?不管是私下支持总统选举,或是结交其他官员,您难道从来不苦恼如何用繁琐的操作准备献金,难道不担心有一天从公司挪的钱被检察官调查?”

        “一派胡言!我们顺阳集团何须去讨好那些尸位素餐的人,难道当初集团遭遇风雨时遇到的挫折还不够吗!”

        陈养喆疯狂的怒斥对方,眼神狠狠盯着陈道俊,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狮子。

        毕竟是靠自己杀出来的一代财阀,无形中的压迫感让陈道俊像是陷入了一个泥潭,似乎行动都变得困难。

        陈道俊就这么端坐着,表面上淡然不惊,实则慌得一批。

        他不敢抬头,却能明显感觉有一道凝成实质的目光一直定在自己身上。

        难道自己说错话了,这老头被高丽官员坑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陈道俊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对,假如真的怕跟官员打交道,那又何必在总统选举时凑热闹。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他在诈我!

        想到这里,陈道俊目光逐渐变得坚定起来,面对咄咄逼人的目光毫不退缩。

        微风吹起窗帘,让书房内凝滞的氛围松动了些许。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孙子,你不妨说说看,到底什么主意能价值500亿韩元。”

        陈养喆见威吓没有起到效果,对陈润基教道俊说话的疑心又消除了大半,转而问起话来。

        “既然是交易,500亿韩元价值5000万美金,我说出来,您如果认可,我也不贪心,给您友情打六折,给我3000万美金就行.”

        陈道俊打蛇随棍上,先把钱定死,他要韩元没用,拿到了还要想办法去兑换,还不如一步到位。

        “好,说说看!”陈养喆好奇心彻底被勾起来了。

        就在这时。

        “吱呀”一声,书房门开了。

        “会长...”

        李室长推门进来,看见陈道俊也在,有些欲言又止。

        “没关系,都是家里人,道俊你听到什么都不会乱说对吧。”

        “内,是的爷爷!”

        李室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道俊,点点头,接着报告。

        “会长,客人我已经送走了,临走时让他带走了您写的书信。”

        “好,你也坐,来听听wuli小孙子和我的交易,看看他说的话,值不值3000万美金,哈哈。”

        李室长笑了笑,依言坐到了道俊身后的列席位置。

        陈养喆的圆桌,只有家族成员能上座,作为管家一类的角色,他始终恪守本分,不敢稍越雷池一步。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可以给集团的政治准备金漂白的计划,和爷爷交换3000万美金。”

        这个李室长可是关键性的人物,陈道俊深知和他搞好关系的重要性,冲他点点头,稍作解释。

        “时代已经变了爷爷,再想依靠仁川那几个地方转一圈就把钱变白的方式,已经彻底失效了,检察官只要抓住一个环节负责人,一切就会被查个底朝天,现在,我们应该顺应潮流,投资电影,把送给青瓦台的每笔钱都变得无迹可寻。”

        “投资电影,那不是赔钱的玩意,万一投资一分钱都赚不到,那怎么办?”

        陈养喆和李室长对视一眼,有些不明觉厉。

        陈道俊笑了笑,毕竟还是1987年,这招在华尔街也只有少数富豪开始玩。

        他耐心的解释道:“我的理解很简单,最干净的钱,无非是要把集团的现金转化成无根的合法收入,转入需要使用的银行账号。”

        “所以,通过投资电影洗钱有两个方向,可以单独用,也可以同时用,以我父亲这次投资的文艺电影为例。”

        “第一,在成本里操作。以现金形式分散支付成本,比如实际投资1亿,但是账面投资仅1000万,另外9000万通过现金支付且不可追溯。假如票房实际收入1.2亿,那么账面利润1.1亿,其中实际利润2000万,那么,我们得到干净的9000万。”

        李室长发出疑问:“干净的9000万,可是你父亲的电影投资血亏,实际票房没有收入怎么办?”

        陈养喆目光炯炯的看着小孙子,却发现对方一副早知道你会这么问的表情。

        “这就需要用到第二种方式了,在收入里操作。自买自卖还是上面那一部电影为例。成本1亿,实际票房收入1.2亿,但是账面收入做高到2亿,其中8000万是自己用集团的钱买自己的票。这里多出来了利润就是干净的8000万。”

        “还可以这么操作?”

        陈道俊的话里信息量太大,陈养喆细细咀嚼,感觉不够直观,又让李室长从书桌上拿来纸和笔写写划划。

        李室长也趁着这个间隙,拿起电话咨询了好几个电影公司。

        在旁敲侧击,确认陈道俊提出的操作可行性极高后。

        陈养喆的眼睛越来越亮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wuli道俊,真是天才儿童呢!”

        “不愧是我的孙子。”

        “道俊啊,你可是给了爷爷一个大惊喜啊!”

        陈养喆眼里的怀疑早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是满满的欣赏。

        什么润基教的?

        润基有这商业头脑,还用得着各种电影投资亏钱?

        “来来来,乖孙子,到爷爷这里来!”

        这一刻,他又化身成为一个慈祥和蔼的老爷爷。

        私生子又如何,还不是留着陈家的血。

        陈道俊轻吁一口气,假装乖巧的扑到陈养喆怀里,爷孙一副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

        陈养喆搂着道俊,满心欣喜的问道。

        “我们道俊这么聪明,你的这些商业技巧,是从哪学来的?”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考验。

        长时间的精神紧绷,突然松懈下来,自己不经意的询问,往往会突破心防。

        他很期待,能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岂料陈道俊仰起头,一脸的童真。

        “很简单啊,读书、看报、看新闻!”

        “呃,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一大一小两只小狐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爷爷,要赚您的钱,还真不容易呢?”

        陈道俊丝毫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拐弯抹角的提醒对方,该兑现承诺了。

        “哎哟,李室长,这是wuli道俊,变着法提醒我掏钱呢,哈哈哈哈。”

        “是,我现在就去交代,稍后会安排人与道俊少爷对接。”

        李室长淡淡的笑着,此时10亿美金才能买下一个中等财阀家族。

        才3000万美金,对顶级财阀顺阳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只要会长开心就好!

        yes!

        陈道俊心中雀跃不已,耍宝卖萌斗智斗勇这么久,终于迈出重生坚实的一步。

        有了钱,自己自然能够快速滚雪球。

        陈养喆没再问刚才那个问题,陈道俊也识趣没有再提。

        只不过快出门时,他突然停在门口。

        “今天是爷爷生日,最后一句话,道俊送给爷爷做礼物!”

        已经准备走回书房的陈养喆猛然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