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五百亿够不够?

第四章 五百亿够不够?

        “道俊,不要乱说话!”

        终究还是爱子心切,李海仁忍不住出声提醒。

        其实,这已经是她所能鼓起的最大勇气了。

        道俊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父母一眼时,他们显然已经紧张到极点了。

        陈养喆却只冷冷地看了小儿子夫妇一眼,又转了回来,用凌厉的眼神看向陈星俊。

        “你来说,瓷器是谁打碎的?”

        陈星俊脸色苍白,根本不敢抬起头:“是他,是他摔碎了两个瓶子...我...”

        “够了!”

        陈养喆一声暴喝,把陈星俊接下来想说的话堵在了嘴里。

        陈养喆的镜片仿佛会反光,他的腮帮高高鼓起,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瞥了一眼陈荣基夫妇。

        “星俊,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你是长孙,是顺阳集团未来的继承人,竟然如此没有担当!”

        陈养喆叹了一口气,失望的看着自己的长孙。

        “这瓷器虽然贵重,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星俊你是猛虎的后代,猛虎知道吗?以后不要让我再闻到你身上家犬的味道。”

        “爷爷....我....”陈星俊还想解释,话到嘴边,却感觉一阵委屈,忍不住哭了起来。

        越苦越觉得委屈,声音也越来越高。

        “都给我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

        陈养喆举起手,示意大家离开,他一个人想静一静。

        同时,摘下眼镜放在原本放青瓷的台子上。

        陈家人哪敢多嘴,恨不得多生几条腿,纷纷往外涌去。

        陈道俊一家走在最后,快到门口时,陈道俊一把挣脱母亲的手,反向走回了房间。

        陈养喆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瓷片,良久,长舒一口气,准备离开,却发现陈道俊就站在身侧。

        二人四目相对,却互不相让。

        “你还在这里作甚么?”陈养喆戴上眼镜,眼神重回波纹不惊的状态。

        “爷爷,母亲一直教育我,男子汉要敢作敢当,既然这瓷器摔碎有我的责任,那我也会负责到底!”

        陈道俊回答的斩钉截铁。

        “噢,所以,这瓷器伱赔?”

        “对!”

        此时窗外,陈润基夫妇开始互相埋怨。

        陈润居:“不是,你拉着道俊好好地,怎么又让他进去了?”

        李海仁:“你以为我想啊,从里面出来我手心都是虚汗,吓得走路都不稳,我也没想到道俊还会冲进去!”

        陈润基慌得一批,他心想这回彻底完犊子了。

        假如道俊魔怔了,硬是要跟父亲赔偿古董瓶子,自己可该如何是好。

        他深知陈养喆可没那么好说话,万一答应下来,自己把电影公司卖了都赔不起。

        陈荣华可是给他透露过一個消息,大英集团的会长朱英日,对双耳大瓶爱不释手,曾经开价200亿要买下这两个瓶子。

        那可是200亿韩元!

        1987年,1000万韩元就是高丽一家中等收入人家一年的收入了。

        但是门已经轻轻掩上,夫妇俩谁都没有勇气再推开门,只能寄希望于儿子不要乱说话,别惹恼顺阳的那个“王”。

        而楼下,陈荣基、陈动基、陈荣华几人看见润基一家还没下楼。

        大家脸上渐渐都露出了有好戏看的表情。

        他们都觉得,陈道俊这孩子,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老头子明显一肚子的火,枪口都快喷出火焰了,这时候还愣头往前冲。

        陈荣基甚至觉得,不用自己开口,待会老爹就会怒气冲冲的宣布,这辈子都不会再允许润基一家到“养心斋”来。

        老头子这辈子最讨厌的虽然是背叛,但也对那种自以为是和胡吹一气的人丝毫不感冒。

        等着吧,润基一家有苦头吃了。

        ........

        “噢?”

        陈养喆倒是被道俊勾起了兴趣,他拍了拍手上沾染的灰尘。

        “你用什么来赔,你父亲他也不见得赔得起?”

        陈养喆走近道俊身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孙子。

        陈道俊不慌不忙伸出手掌,拿五根手指扬了扬。

        “虽然我不知道要多少,但这个数,这三个古董加起来,应该也没问题了。”

        陈养喆眼睛眯了起来。

        很少见。

        真的很少。

        即使是在集团里,面对自己压迫感十足的气场,还能保持状态侃侃而谈的,不超过三个人。

        眼前这个才8岁的小孙子,不知道是神经粗大还是胆魄过人,竟然丝毫不慌,还跟自己煞有其事的聊了起来。

        这才是财阀子弟该有的胆识!

        就凭这份胆略,陈道俊拿不出钱,他也不准备再责罚他。

        “怎么,5万,还是50万,你准备用零花钱来赔我?”

        “不!是500亿!我亲爱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