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一语震惊陈养喆

第三章 一语震惊陈养喆

        “你!”

        陈星俊失声惊叫了一句,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眼神向外张望两下,忙压低嗓门开骂。

        “阿西吧,你是想害死我吗?这两个瓷器可是爷爷准备留作传家的宝贝!”

        陈星俊有些慌了。

        白瓷被打碎了,骂几句也就是了。

        这一对粉彩婴戏图双耳大瓶,据说一对价值上亿。

        对陈养喆不仅仅是金钱意义上的价值,瓷瓶的主人救过他的命,让他在那个饥荒的年代活了下来。

        每次看到这对瓷瓶,陈养喆总能回忆起那段从个体户发家的历程。

        陈星俊揪住道俊的衣领,粗着声音骂道:“你完蛋了知不知道,我看爷爷怎么惩罚你!”

        “是吗?我亲爱的大哥,这些东西不都是你摔碎的吗?”

        “阿西,你给我....”

        果然是改不了的冲动性格,陈星俊彻底被激起怒火,扬起拳头就要挥到道俊脸上。

        陈道俊哪里会受这种委屈,一脚撩阴腿直奔要害。

        “啊!”

        二人滚在地上,打成一团,15岁的星俊本来应该占据绝对的优势,奈何要害受创,十成实力只能发挥出一成。

        道俊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明白这里面的动静已经引起外面大人的注意。

        飙演技的时刻到了。

        在们被推开的那一刻,他突然捂着自己脸上的伤痕一副求饶的模样,大声哭喊起来。

        “别打我了,都是我的错,我不会把伱摔碎花瓶的事说出去的,我保证谁都不会说,呜呜,星俊哥别打我了,我保证,爷爷问起来我都不会说的!”

        大门敞开,这些哭喊的话,被所有家族成员听了個通透。

        “混蛋,你住口!”

        陈星俊冲上来想堵住道俊的嘴巴,然而为时已晚,他很快被二叔陈动基拉开。

        而陈道俊,也被爱子心切的李海仁紧紧搂在怀里,看着他脸上的伤痕,李海仁又是担心又是难过,眼神不住的向丈夫示意。

        陈道俊微微摇头,示意没事,第一步计划完成,现在就等陈养喆过来了。

        他喊得过于大声,再看看场上的情形,所有人心中了然。

        陈动基扶了扶眼镜框,蹲在地上拾起一块瓷片,突然夸张的惊叫一句。

        “这是青瓷的碎片吗?哎哟,双耳大瓶也摔碎了,这可怎么是好!”

        仿佛是怕大家看不真切,陈动基把陶瓷碎片高高举起,示意事情的严重性。

        “这可是父亲最喜欢的瓷器,我当初要做嫁妆都没舍得给我呢,是不是,大哥?”

        陈荣华恨不得再添一把火,看向陈荣基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

        陈荣基心头巨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本来他刚才就因为寿司的事被父亲批了一顿,儿子竟然还闯下了如此大祸。

        “不是,是他,是他打碎了瓷器,然后想逃跑,被我抓住了!”

        陈星俊慌忙解释,指着一脸无辜的道俊,急的就差跳脚了。

        陈润基当然也心疼,刚才儿子的一番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明明是星俊打碎瓷器,却想抓儿子顶包。

        “道俊,星俊说的是真的吗?”

        陈润基蹲下身,看着小儿子一脸的严肃:“不管发生什么,大胆说出来,爸爸在这里!”

        他这么问,当然是为了给道俊勇气,让孩子不用怕,把真相说出来。

        他心中也有怒意在腾升,最近投资失败、送礼失败,是个人肚子里都有火。

        假如真的是那样,他这个当爹的,会为儿子硬抗到底,这养心斋,不待也罢!

        陈润基的话,道俊听得很明白,没想到这便宜老爹还有点担当,他心里有点感动。

        熟料,道俊还没开口,大房孙贞来皱着眉头一脸不爽先开了口。

        “阿西吧,不是,叔子,你这话让我听得很不舒服啊,什么叫大胆说出来,你这个当爹的就是这么教育小孩的吗?你是在怀疑我家星俊撒谎喽?”

        孙贞来眼白都快翻出来了。

        这话一出,陈荣基脸色也冷了下来,眯着眼看着陈润基一家。

        “润基,你让道俊自己来说!”

        作为顺阳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这个庄园,他也算半个主人。

        能给门卫递话让陈润基一家来参加父亲的宴会,就已经算很对得起兄弟这份情谊了。

        小孩子说的话能当真吗?

        星俊作为长孙,家族第三代继承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打定主意,只要陈道俊敢出言反驳,以后他们一家连庄园外门都别想进。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陈道俊心中哂笑,还想恐吓我?

        老子等的就是这一刻好吗。

        “没错,就是星俊哥打碎的,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慌慌张张的进来,不小心打翻了瓷器,又往兜里塞古钱币...”

        说到这里,陈道俊径直走到陈星俊面前,一手从他兜里掏出一把钱币。

        古钱币一出,在场所有大人都沉默了。

        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在他们的观念里,一个八岁的孩子,应该还么学会骗人。

        况且,人证物证俱在!

        孰是孰非,不就很明显了吗....

        “大嫂,我看,要不你给老爸炖一个月参鸡汤代星俊赔罪算了..哈哈哈哈!”

        陈荣华笑的花枝乱颤,旁边的崔昌帝扯了扯她的袖子,没劝成,只能尴尬的陪着笑,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笑什么。

        “参鸡汤怕是不行,没事,大嫂娘家有钱...”(嘲讽孙贞来娘家放高利贷)

        陈动基自然不会放过嘲讽的好机会,这可是大哥难得丢脸的机会。

        陈荣基被气的脸上的横肉都在抽搐,嘴唇都在发抖。

        陈道俊虽然也在笑,但一直观察者星俊的一举一动。

        果然,星俊哪里受得了这个气,挥着拳头就要砸在道俊脸上,嘴里还骂道。

        “我让你冤枉我,我打死你!”

        好汉不吃眼前亏,陈道俊一个闪身躲过袭击,二人在房间里追赶片刻,门外传来一声暴喝。

        “够了,都给我住手!”

        陈养喆面容冷峻从门外进来。

        当他看到地上的碎瓷片时,心跳加快的几分。

        再看到一直视为珍宝的双耳大瓶还有青瓷都被打碎时。

        陈养喆有些恍惚的扶住门槛,老头心疼极了。

        这价值连城,又意义非凡的青瓷,就这么给哪个小混蛋打碎了。

        简直是造孽啊!

        青瓷没了也就算了,双耳大瓶那可是收藏大家说能当国宝的好东西,还承载了他奋斗的记忆。

        他都准备代代相传下去的绝世珍宝。

        竟然也被打碎了。

        简直阿西吧!

        老爷子一声不吭看向众人,心头的怒意愈来愈盛。

        就连李必玉伸过来想劝解的手,都被他一下扯开。

        连老娘都劝不住,众人心中一惊。

        大家都低下了头,吓得不敢作声。

        陈养喆环顾一圈,最后如锋刃一般的视线落到了星俊和道俊身上。

        陈星俊吓得战战兢兢的解释。

        “爷爷,这瓷器,瓷器...是道俊打碎的...两个都是...”

        陈道俊内心不屑的冷笑一声,就知道你这怂样,还想和我争,该本大佬出场了。

        陈道俊不慌不忙从地上拾起一大块瓷片,三两步走到了陈养喆的面前。

        然后,当着陈养喆的面,把白瓷片举高,松手。

        “哗啦”

        瓷片遇上花岗岩地板,摔得粉碎。

        陈养喆低下头,目光直直的看着陈道俊。

        “爷爷,既然星俊哥这么说,那就算我摔碎的好了,这瓷器我来赔!”

        陈道俊稚嫩的脸上,两只清澈的眼睛丝毫不让,坦然看着对方。

        这话一出,陈养喆大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