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财阀小儿子,认识大嫂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初见陈养喆

第二章 初见陈养喆

        “道俊,道俊?”

        “道俊,别吓欧妈!你这是怎么了?”

        突听前座的女人又喊了他一声,打断了陈道俊的思考。

        李海仁对正心斋天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为了待会表现更好一点,她在车上教两个儿子一些礼仪上的话,好讨人喜欢。

        可说了半天,小儿子一直看着窗外,一声不吭,让她有些担忧。

        陈润基闻言一脚刹住车,回过头来。

        “道俊啊,如果你不舒服的话,就跟爸爸妈妈说一声,我们扶你下车休息一会……”

        “道俊,你是晕车了吗?”就连最迟钝的陈亨俊都拉了下道俊的衣服。

        今天的弟弟极不正常,完全不像平日一样活泼好动。

        听到眼前这便宜爸妈的关切语气,陈道俊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昨晚没睡好,刚才有点犯困罢了……”

        “真的吗?你能撑到爷爷家里吗?”母亲李海仁看了看后排的陈亨俊,提醒道:“亨俊呐,你要照顾好弟弟!”

        “知道了,妈!”

        陈亨俊应了一声,可是没过一会就忘了,爱不释手的玩着手里的玩具。

        他还只是个孩子罢了,大人说的话转头就忘。

        随着窗外的美景快速飞过,陈润基一家很快来到了一处庄园。

        这是一座仅建筑面积就占地3600平米的小城堡式庄园。

        高高的城墙和茂密的花木挡住了外界视线的堡垒。

        两名保安守在大门旁边的一个小哨所,敬礼打开车门,车子缓缓驶入屋内。

        这是老爷子陈养喆的府邸,名叫“正心斋”。

        不得不说,正心斋这名字,斋如其名。

        眼前的正心斋,依山傍水,一看就是能福佑子孙的风水宝地。

        不愧是高丽顶级财阀。

        随着进入宽阔花园出现了,许多客人已经在花园里聊天,仿佛在享受盛夏的天气。

        陈道俊一家下了车,如他所料想的一样。

        客人对他们一家表现出轻微的蔑视,基本上没什么人过来打招呼。

        大多数人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仿佛从车上下来的只是来客。

        陈道俊仔细观察着周围,这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财阀家的这群人。

        但是,除了电视剧里那些個财阀家族成员,在场他压根就没看到什么熟悉的面孔。

        “哎哟,这就是wuli道俊吗,真可爱!”

        一个头发花白、和蔼可亲的老女人抬手拦着陈亨俊与陈道俊。

        她一手把陈道俊搂进怀里。

        正是李必玉。

        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这老人有多慈祥亲切。

        原剧中,这位眼看陈道俊越来越得信任,竟然私下一狠心,直接送自己丈夫和陈道俊泥头车套餐。

        而陈润基当初离开家族在外居住,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位看似和蔼的奶奶。

        毕竟没有哪个母亲会喜欢丈夫在外瞎搞的私生子。

        更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到令人嫌弃的私生子,到头来继承自己丈夫的财产。

        所以,从屁股上就决定了,这个老妖婆,必然和陈道俊处在天然的对立面。

        看着面前的老人,陈道俊内心暗自警惕,最初陈道俊也被她的演技所迷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好人。

        既然伱想演,我就陪你耍耍,陈道俊脸上露出了孩童特有的纯真笑容。

        “奶奶好,早就听说您了,看到您道俊好亲切呢!”

        说完,他还主动靠在李必玉身边,一副亲人孺慕的模样。

        李必玉脸上微微一滞,又马上恢复了慈祥,拍拍陈道俊,不着痕迹挣脱陈道俊热情的小手。

        “孩子,快跟奶奶站到旁边去,看到车队吗,你爷爷要来了!”

        陈养喆来了吗?

        道俊提起全面戒备,陈养喆疑心重、够精明、够狠辣,既然今天准备从他这里搞钱,那他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他默默站在李必玉身旁。

        “大家注意,会长来了!”

        随着保安的疾呼,一个车队缓缓驶来。

        车速并不快,车子的周围有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跟随。

        等车子停稳之后,副驾驶率先下来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男人,下车后,他恭敬的拉开后排车门,躬身让出位置。

        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先从车内伸出。

        穿着西装,戴着眼镜,梳着大背头的陈养喆,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就是顺洋商业帝国最大的掌权者,也就是今天的寿星——陈养喆。

        “砰……”

        随着车门打开,旁边的十几名保安,外加所有的顺洋继承人,全都弓下了腰。

        不知为什么,陈道俊甚至有些错觉,陈养喆下车的一瞬间,并不高大的身躯,似乎遮蔽了太阳的光芒。

        陈养喆下车后拧了下领带,环顾一周,眼神锐利中又带着一丝审视的味道。

        都说权利力是最好的补药,64的陈养喆精气神特别足,宛若30出头一般,腰背挺直!

        长期的上位者养成的气势,无人敢与之对视,纷纷低下头颅。

        一群人全都涌了上去,纷纷对陈养喆鞠躬问好。

        而陈道俊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大丈夫当如是也!

        这是真大佬!

        现在要做的,就是加深他的印象了。

        “不错,都来了。”

        陈养喆倒是心情不错,对身边的众人点点头。

        而等他继续往前走时,却发现一个八九岁的小孩拦住了去路,眼神还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爷孙俩谁都没说话,一时间陷入沉默。

        “道俊,别挡爷爷的路,这样不礼貌!”

        见陈润基吓得手足无措,李海仁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拉开儿子。

        陈养喆看着陈道俊和陈润基几人在一起,自然明白挡路的是自己小孙子,他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而是径直朝着远处走去。

        陈道俊默默看着陈养喆的背影。

        “道俊啊,你没事吧?”

        李海仁看到儿子愣愣的站在那里,连忙问道。

        “没事,小孩子被吓到了而已。”

        李必玉笑着说道:“你们先过去吧,我来照顾道俊。”

        “这孩子,被吓坏了。”

        李必玉摸了摸陈道俊的脸蛋:“你爷爷就是那样的人,一辈子都不懂温柔是什么,难道摸一下孙子的脑袋,手上会长刺么?”

        “走吧,道俊你就跟着奶奶一起上去吧。”

        她牵起了陈道俊的手,朝着里面走去。

        陈道俊静静跟在身后,一脸的笑意。

        宴会如预期的一般无聊,陈润基送的礼物也依然被陈养喆怒喷了一顿。

        陈养喆喷完以后,就开始和青瓦台的特使聊天。

        陈道俊突然看见一个身影从二楼收藏室一闪而过。

        是15岁的陈星俊!

        陈道俊心中一动,悄悄跟在后面。

        果然,这小子开始偷爷爷的古钱币,不住地往兜里塞钱。

        陈星俊毕竟还只是少年,慌张离开时,脚一滑。

        “哗啦!”

        陈养喆摆在正中,最珍贵的古白瓷,被他失手打碎了。

        惊慌的陈星俊转头,正好看见站在门口的道俊。

        灵机一动,他突然冲到门口,把道俊拉进来,关上门。

        用阴恻恻的语气威胁道:“这个瓷瓶是你打碎的,待会就这么跟大家说,懂吗?”

        陈道俊眉毛一扬,没有回答,而是往里面走,一脚踹翻左边那个一人高的瓷瓶,感觉不过瘾,把右边的也踹了!

        “哗”

        “哗”

        站在一堆碎瓷片旁,道俊咧开嘴笑了,露出森森的白牙。

        “星俊哥,是这样吗?”

        陈星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