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分手后,我觉醒了全能海王系统在线阅读 - 第2章刚刚好

第2章刚刚好

        踏入酒吧后,唐墨有些手足无措。

        他向来都是人们眼中的乖孩子,不抽烟,不喝酒,更何谈来酒吧这样地方了。

        灯红酒绿和人影窜动让他感觉有些目眩神迷和局促不安。

        “您好!请问是一个人吗?”

        服务员看到唐墨进来便上前询问道。

        唐墨点点头后随便在角落的一个地方落座。

        “先生要喝点什么?”

        “这是菜单,您看一下。”

        服务员娴熟的将菜单递向前,唐墨接过后随便扫了一眼。

        “来一个八十八的套餐吧。”

        唐墨大致看完后选了个最便宜的道。

        “好的,您稍等!”

        服务员说完便退下了。

        看着旁人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唐墨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不一会儿服务员便将酒水抬了过来。

        这时,酒吧原本空无一人的舞台竟有人走了上去,引得台下众人尖叫一片。

        “呼呼呼~”

        “额……抱歉!”

        “我是酒吧的老板,今天我们的驻唱歌手有事来不了,诸位请见谅!”

        酒吧老板话落,台下嘘声一片。

        “当然,我们台下的各位,有谁能上来大展歌喉并赢得我们观众的认可,免单!”

        免单二字一出,台下不少人跃跃欲试。

        不知是酒壮怂人胆还是身边伙伴的怂恿,终于有人决定为了免单放手一搏。

        连续上去了几个人后终于没人敢做那为免单冲锋的勇士。

        而方才上去的几人,有引得台下喝彩连连的,也有人各种破音逗得听众捧腹大笑的。

        而唐墨听了之后则摇了摇头。

        作为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唐墨的各种演唱技巧虽不能说达到令人望尘莫及的境界,但也远超普通人。

        而唐墨摇头的动作也让旁边的一个美女看到。

        “喂,你一直摇头,意思是看不上刚才上台的那些人?”

        而这美女的闺蜜听到自己的好姐妹竟主动和一个男人搭话也好奇的凑上前。

        “落雪,你说什么呢?”

        方落雪指了指唐墨道:“这位帅哥似乎觉得刚才那些上去唱歌的入不了他的法眼。”

        “啊!我觉得刚才那女生唱得就很不错啊!”

        “兴许是某些人眼高手低,心里还没点逼数!”

        “哈哈哈!”

        两女的嘲笑无疑是在唐墨心头火上浇油。

        原本的他因为分手来买醉,心情本就低落。

        “宿主这都能忍,换系统肯定忍不了!”

        叮咚~

        系统任务发布:一、上台演唱狠狠打脸。

        二、忍气吞声,当个懦夫。

        选一奖励新手宝箱x1,选二倒霉三天。

        “也好,就当作是和过往做个了断吧。”

        唐墨想明白后果断选择了第一个选项。

        “呼~”

        唐墨深吸一口气后看向两女面无表情道:“打个赌如何?”

        一听到打赌,方落雪和闺蜜朱丽娜来了兴趣。

        “好啊!怎么玩?”

        唐墨也不和对方拐弯抹角,直接道:“我上去唱一首,要是老板给我免单,你们就给我道歉。”

        方落雪和朱丽娜相视一笑,原本听到打赌她们就大概猜到唐墨要上去证明自己。

        可令她们没想到的是唐墨还给自己加了个条件。

        上去唱容易,想要免单谈何容易。

        “行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没等二女说出条件唐墨便起身朝着舞台走去。

        “快看!又有人上去了。”

        台下众人也注意到了唐墨,纷纷露出期待的神情。

        唐墨上台后在凳子上坐下,随后拿起地上的吉他胡乱的弹了弹。

        没错!

        他在试音,试完音后他调了调弦钮。

        又随意的拨动一番琴弦后唐墨会心一笑。

        “在搞什么啊!”

        “怎么还不开始?”

        唐墨没有理会催促的众人,深吸一口气后终于开始了他的表演。

        只见唐墨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伤感的旋律通过音响回荡在酒吧的每个角落。

        “嗯~”

        “好陌生的旋律?”

        “没听过。”

        “嘘~开始了!”

        “如果有人在灯塔”

        “拨弄她的头发”

        “思念刻在墙和瓦”

        唐墨低沉而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

        “嘶~”

        众人听得汗毛倒竖,纷纷拿出手机进行录制。

        “如果感情会挣扎”

        “没有说的儒雅”

        “把挽回的手放下”

        ……

        “镜子里的人说假话……”

        临近高潮部分唐墨停顿了数秒,众人也跟着屏住了呼吸。

        “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

        “剩不多也不少还能忘掉”

        “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

        轰~

        台下众人脑海中一阵轰鸣,有人被酒呛到,有人目光死死的盯着台上那道身影。

        唐墨不是那种帅得不像话的男孩子,但立体的五官和深邃的眼眸却无比耐看。

        但此刻的他那怕再普通,已然光芒万丈。

        台上,唐墨仍在继续他的演唱。

        “如果分手太复杂”

        “流浪的歌手会放下吉他”

        ……

        “天空有些暗了暗的刚刚好”

        “我难过的样子就没人看到”

        ……

        曲终,有人被凄美的歌词勾起某段伤心的过往,早已哭成泪人。

        有人大口灌着烈酒,试图麻痹自己的神经,脸上也尽可能的装作毫不在意,可眼泪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究竟什么是爱情?

        那种爱而不得忘而不舍的心情又有几人能体会?

        我们明知自己尖酸刻薄的话会将对方伤得遍体鳞伤,却依旧不依不饶。

        我们明明只要再坚持就可以走到最后,却在某个路口分道扬镳!

        演唱结束,唐墨紧闭的双眸有两行清泪滑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