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苏陵道友,老夫等你很久了

第五十五章:苏陵道友,老夫等你很久了

        眼下既已经找到了阵法,苏陵也就放宽了心,转而将注意力落在面前这条巨大怪鱼上。

        红云老祖将阵法刻在了这条巨大怪鱼上,或许也是不想让阵法这么容易就被人发现,同时也是为了让这条怪鱼担任镇守者的角色,替他看守遗物。

        想要获得红云老祖的遗物,那么就只能从怪鱼身上突破,要么杀了它激活阵法,要么获得它的认可,让它主动激活法阵!

        两条选择摆在苏陵面前,让他一时难以抉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前辈,在下乃是为红云老祖的遗物而来,还望前辈通融一二。”

        苏陵打算先礼后兵。

        毕竟这怪鱼自红云老祖时期,便已经存在于此,一身修为恐怕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纵使自己有混沌珠残片护身,真打起来恐怕也要废上不少功夫!

        “人族修士,本座已然好言相告,此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红云老祖的遗物,也不在这里!”

        巨大怪鱼的鱼唇张合,声音透过涛涛血海,落在苏陵耳中振聋发聩。

        “红云老祖的遗物不在这里?”

        苏陵微微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舆图是假的?

        鬼车其实是在骗自己?

        “前辈,你说舆图是假的,可是红云老祖留下的舆图中,分明指明了此处就是他的遗物所在之地,而且他所绘制的传送阵法,就在你的腹部鳞片之上!”

        苏陵直接一语道破,倒是让那巨大怪鱼微微一愣,旋即深深看了眼苏陵。

        “原来那份舆图,在你手中,如此说来,你就是红云老祖预言之人?”

        声音落下,这巨大怪鱼摆动着身子,竟是围绕着苏陵转起了圈儿,像是在打量他一般。

        “预言?”

        这一次,轮到苏陵愣住了。

        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预言啊,鬼车也从未跟自己提起过,说不定就连鬼车都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预言呢!

        “还请前辈解惑!”

        那巨大怪鱼围着苏陵转了几圈后,似乎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眼神中全都是鄙夷之色,颇具不屑地自语道:

        “倒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难不成红云老祖的预言有误?”

        它显然没有打算回答苏陵的话,依旧沉浸在好奇和狐疑之中。

        这就更让苏陵满头雾水了。

        他总觉得,红云老祖的预言,跟自己有关!

        可偏偏这条傻鱼不准备告诉自己,说话说一半,叽叽小一半啊……苏陵在心中腹诽。

        就在这时,巨大怪鱼似乎也不再纠结,坦然道:

        “也罢,既然你身怀舆图,那本座就放你进去吧,不过本座可得事先告诉你,倘若你不是预言中所提到的人,饶是你有通天的本领,此番一去必将有去无回!”

        说到这儿,巨大怪鱼眼中是无比的笃定和严肃。

        “所以,在进去之前,你可得考虑好了。”

        闻言,苏陵心中更是一阵肃然,看来此次取宝,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其中似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东西。

        “前辈,可否告知晚辈,那预言到底是什么?如此晚辈才好有所定论。”

        “桀桀桀,你当真想知道?”

        巨大怪鱼饶有深意看着苏陵,“你可知道,那预言涉及天机,你一旦知晓,就算你并非预言之人,也要付出惨痛代价……譬如,变成一条怪鱼,亦或是这血海中的一株水草什么的。”

        “莫非前辈就是因为知晓了这条预言,所以才……”

        苏陵心中大为震惊。

        “桀桀桀,现在你还想知道吗?一旦知晓这预言,便算是蹚了这浑水,你若真是预言中人,有红云老祖留下的遗物,尚且还有一线生机。”

        “可你若不是预言之人,踏足红云老祖陨落之地将必死无疑,即便你临时改了注意,选择不去激发阵法,也会与本座一般,化作这血海中的一份子,永远沉寂于此,不得踏出半步!”

        巨大怪鱼可谓是将其中的利害关系直接挑明,算是对苏陵仁至义尽,只好奇苏陵该如何选择。

        而苏陵也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眼下的情形很是尴尬,让他一时难以抉择,明知道红云老祖留下了能够成圣的鸿蒙紫气,这对他来说,无异于是一座金山!

        可现在,想要得到这座金山,就必须赌自己是否是预言中的人,而想要知道自己是否是预言中的人,就必须先知晓预言是什么,可一旦得知了预言,便算是沾染了一场大因果……

        一座金山就摆在自己面前,可却因为诸多限制,陷入了死循环,自己只能干瞪眼儿。

        “人族修士,你究竟该如何选呢?”

        这时,巨大怪鱼催促的声音响起,似乎急于让苏陵给出答案。

        “我……”

        苏陵咬了咬牙,刚要做出选择,却被巨大怪鱼陡然之间打断。

        “桀桀,好了,你也不必强行选择,我见你这人族修士还算不错,便给你开个后门,提个醒吧。毕竟本座已经沉睡在这血湖万万年,可不希望你也永远被困于此,打扰本座的清净。”

        巨大怪鱼浅笑声传来,随后声音不徐不疾道:

        “你若想要获得红云老祖的遗物,倒也不必知晓那个所谓的预言,那个预言所携带的因果太大,远非是现在的你能够承担的。你只需问自己,你是否为此界之人?”

        当最后一句话落下,巨大怪鱼的眸子紧紧盯着苏陵,那犀利的目光仿若要将苏陵整个看穿。

        而苏陵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眼底闪过一丝惶恐与诧异。

        自己是否为此界之人?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自己并非是西游世界的生灵,而是穿越者!

        这个秘密一直埋藏于苏陵的心底,谁也不曾知晓,可眼前的巨大怪鱼,为何会突然提及此事?

        难道,他看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了?

        苏陵心里全是问号,脸上也多了一丝戒备之色,而他这丝戒备,也恰巧落在了巨大怪鱼的那双鱼眼中。

        “桀桀桀,看来你的确就是预言中人!

        既然如此,红云老祖的遗物便是特意留给你的,你且放心去取便是。至于其他,无需多问,更不要向任何人提及你的真实来历,更不可随意道出你的真实身份,否则你与此界皆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巨大怪鱼声音沉稳和严肃,句句话都让苏陵心底掀起骇浪惊涛。

        按照巨大怪鱼的话所说,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似乎关系着此界存亡!

        只是他不清楚,怪鱼所说的‘此界’,到底指的是这仙古战场,还是整个三界?

        苏陵深深吸了口气,正准备细细询问,却发现巨大怪鱼腹部的阵法已经亮了起来,在幽暗深邃的血河河底宛若一盏神灯,逐渐将自己笼罩。

        “哗——”

        一道奇异的能量从自己身上扫过,苏陵只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看穿,同时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无力感与惊悚。

        好在这股能量转瞬即逝,苏陵眉头微蹙,发现自己已然来到了一处神秘空间!

        四周浓雾升腾弥漫,即便苏陵睁开眉心的祖龙之眼,视线也难以破开层层迷雾,只能勉强看清周身一丈的位置。

        “这里是?”

        他的声音落下,随后又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回音不歇。

        “这里是老夫的陨落之地。”

        突然,一道陌生的沙哑声从头顶的方向响起。

        苏陵猛地抬头,才发现在距离自己头顶约莫三丈的位置,正凌空盘坐着一位身穿红袍的老者。

        老者的五官面容都隐藏在浓雾中,只能看到他的身形,以及那宽大的红云道袍!

        “红云前辈?”

        苏陵心中动容,无比确定眼前之人就是与当今六圣同时代的强者,红云老祖。

        红云老祖本是天地间第一朵红云得道,修行万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天地韵律,只不过眼前的红云老祖显然只是一道神念,无法展现出红云老祖昔日的绝世风采。

        可尽管只是神念,他的强大也是苏陵无法想象的。

        只见红云老祖目光穿过层层雾霭,最终落在苏陵身上:

        “没错,老夫就是红云……苏陵道友,老夫等你,已经很久了。”

        此话一出,苏陵心中陡然大惊。

        “你认识我?”

        红云道祖没有直接回答苏陵的话,而是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老夫记得,你我那日在不周山第一次相见时,老夫也是这么问的,只是老夫当时的反应,可比苏陵道友你剧烈多了。”

        “不周山?不周山不是在巫妖大战之时,就被共工给撞断了吗?而且你我何时相见的?”

        苏陵满脑子全是疑惑,似乎自从自己进入血河之底后,就一直被一团迷雾包裹着,这种感觉很不好。

        “红云前辈,我这次……”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红云老祖单手一招,一缕恢弘紫气顿时从茫茫云雾中飞了出来。

        “老夫知道你此番来此,是来取回鸿蒙紫气的,老夫也未曾辜负道友所托,如今物归原主,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红云老祖苍老的声音落下,那缕恢弘紫气已然飘飘然来到了苏陵面前。

        这鸿蒙紫气看起来缥缈如烟,却给人一种极其庞大且神秘之感,就好像悬浮在眼前的,乃是璀璨星河般。

        “物归原主?红云前辈到底是什么意思?晚辈怎么听不懂?”

        苏陵此刻脑子里全是问号,饶是鸿蒙紫气就在眼前,他也根本没心思去观摩欣喜了,只想尽快寻求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