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养马只是主人的保护色!

第五十三章:养马只是主人的保护色!

        卷帘大将心中万分狐疑,实在不忍相信苏陵已经被那些魔物杀死了,毕竟他还指望从苏陵那里得到龙族强者的消息呢,此刻也只能自己骗自己。

        “苏陵吉人自有天相,应该没那么容易丧命,说不定他只是出去寻马草了。”

        卷帘在心里告诉自己,索性打算在御马监多等一会儿。

        可他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依旧不见苏陵回来,直到外面的魔物被消灭,就连空气中的魔气湮灭重新被灵力填满,他依旧也没有等到苏陵的身影。

        “难不成,苏陵真的遇害了?”

        卷帘心中一紧,干脆去后院的马场看看。

        他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马场,可马场上不仅找不到苏陵的身影,就连那些天马都不翼而飞了!

        “不对呀,玉帝前些日子才让天蓬元帅领了三千匹天马过来,怎么一匹也没看见呢?”

        卷帘越想越觉得奇怪,就算苏陵真的惨死在了那些魔物的爪牙下,可这足足三千匹天马不应该也跟着死了吧?

        况且,就算真被那些魔物吃了,也不应该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吧?

        卷帘大将只觉整个御马监都透着诡异,又回到了苏陵的房间里,来回踱步走着,心里全都是困惑。

        然而就在这时。

        “簌簌!”

        身后忽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卷帘大将刚一扭头,便看见密密麻麻的血线化作一只大手,朝着他抓来。

        “不好!”

        仅是一瞬间,卷帘就想起了之前御马监的那个传闻,听说接连几任弼马温都在御马监神秘失踪,难不成苏陵也是这样失踪的,而现在……轮到自己了?

        来不及躲闪,卷帘大将甚至都来不及反抗,整个身子就已经跟粽子似的被血线包裹,眼前一黑,就连神识都失去了效用。

        下一刻。

        “呼呼呼。”

        狂风灌进双耳,周身的血线逐渐消退不见,而眼前的视线也终于恢复,引入眼帘的,居然是一片白茫茫由无尽白骨铺成地面的神秘空间!

        “这里是……哪儿?”

        卷帘大将深受震撼,只见无数的白骨铺成一望无际的空间,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魔气,这些魔气相较于天庭的魔气更加浓郁凶悍,仅是片刻就将卷帘的肌肤腐蚀得滋滋冒烟,生疼无比。

        看着周遭的环境,卷帘已经无比确信,自己已经离开了天庭,似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这地方极有可能都不在三界之内!

        “三界之内绝不可能存在魔气如此浓郁之地,这里到底是哪儿?”

        他调动体内灵力护持在自己的皮肤上,形成灵力隔膜,以此来抵御周遭魔气带来的侵蚀。

        然而,尽管如此,这层灵力隔膜也只能勉强抵挡片刻,空气中的魔气很快就会将这层隔膜腐蚀,最终刺痛肌肤。

        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当他的灵力有所消耗后,却无法从空气中汲取灵力补给!

        “这里到处都是魔气,我体内的灵力一旦耗尽,我就跟凡人没有两样,随时都有可能被腐蚀至死。”

        卷帘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难不成,苏陵就是被困在了这种地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化作一堆白骨了吧。”

        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脚下的森然白骨,只觉头皮一阵发麻。

        在他看来,苏陵就是个被剥夺了修为的废物,要是被困在这种地方,几乎抗不过一刻钟!

        “不行,我必须找到他,或许只有他才知晓龙族强者的消息了,只要有了龙族强者的消息,陛下就会愈发赏识重用我!”

        为了能够得到玉帝的赏识,卷帘大将可谓是拼了性命,算得上是最拼的打工人。

        他眼底也是流露出惊人的坚定和毅力,打算在这荒凉陌生之地,寻找苏陵!

        他随意选了个方向,就迈开步子走了出去,沿途一路小心翼翼,唯恐遇到什么魔物拦路。

        好在附近大多数的魔物都已经通过空间碎片去往了天庭,他足足走了好几个时辰,都没有遇见一只魔物,这胆子自然也就大了起来。

        直至原本一望无际的白骨平原,逐渐出现了一座座白骨堆砌的小山时,整个地形都发生了变化时,他才察觉到空气中的魔气已经更加浓郁。

        而他此刻的肉身已经被魔气腐蚀地不成样子,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看起来鲜血淋漓,就像是被人活寡了皮肉一般。

        他此刻已是不敢继续往前走了。

        就在这时,他陡然之间听见了不远处空间传来的轰鸣之音,感应到似乎有灵力波动!

        “有人,此地除了我之外,还有道友!”

        卷帘大将心中一喜,就像是在黑暗中遇见了一盏明灯,拼着被魔气腐蚀入骨的疼痛,朝着那轰鸣之声狂奔而去。

        翻过一座数丈高的骨山,卷帘大将气喘吁吁趴在骨山山巅上,看见了眼前极其震撼的一幕。

        只见四道身影正悬空而立,不断施展法印去稳固着周遭空间。

        他们将一片片散落在天庭的空间碎片收回,随后用无上法力将这些空间碎片重新与此处空间融合。

        其中,三道凝实的身影显然是准圣修为,一虎一凤一蛟龙,而另一道身影显然只是元神之身,实力也不及准圣,但却给卷帘大将一丝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是看到了兜率宫中的太上老君!

        要不是那元神的脸上全是一堆烂肉,身上也是森然白骨,空洞的眼眶什么都没有,只是披着一件道袍,卷帘大将都快怀疑对方就是太上老君呢!

        “那元神强者似乎也曾是准圣,举头投足间的气势丝毫不比那三位准圣弱,这四位前辈,到底是什么人?”

        “莫非此番天庭遭劫,也跟他们有关?还是说,是他们在默默守护天庭?”

        卷帘大将更加倾向于后者,顿时就对朱舞和三笠等人肃然起敬。

        这时候,三笠也是注意到了卷帘大将这位不速之客,他一边施法稳固空间之余,一边分出心神化作一道分身,来到了卷帘大将身旁。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被一位准圣问询,卷帘大将心中既紧张又忐忑,不敢有丝毫逾越,恭敬道:

        “前辈,我乃天庭卷帘大将,来到此地,是来寻一位朋友的。”

        “朋友?你那位朋友是何人?”

        “与我乃是同僚,只不过我在陛下身边做事,而我那位朋友,只能在御马监养马!”

        说着,卷帘大将最近都溢出一抹得意之色。

        只不过三笠在听到‘御马监’和‘养马’几个字眼后,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在御马监养马的,不就是自己的主人吗?

        这个卷帘大将,似乎还有些洋洋自得啊,他难道不知道,养马只是主人的保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