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鬼车的软肋,一份舆图

第四十六章:鬼车的软肋,一份舆图

        九头虫听了苏陵的话,整个人直接愣住了。

        “你,你知道我老爷在哪儿?”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老爷在哪儿,说起来,我跟你老爷还挺熟的,他一看见我就会异常激动。”

        苏陵淡淡一笑,想到此前鬼车见到自己时,在九州鼎里愤怒砸鼎的样子,那能不激动吗?

        “真的?”

        九头虫却是愈发狐疑。

        “可我老爷怎么会跟一个养马地扯上关系?”

        在他的心目中,老爷鬼车就是永远的神,这三界之中除了圣人,没有一人会是鬼车的对手,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顶尖的存在。

        “而且,你既然认识我老爷,还敢这样对我?还不速速将我手上的定海神珠挪开,否则我一定要老爷狠狠地炮制你,让你后悔此生!”

        九头虫这家伙喋喋不休,苏陵却是压根不想搭理,直接袖袍一挥,带着他一起来到马场。

        马场里,三千匹天马已经化作麒麟军团,在协助天兵天将清缴魔物去了,此刻只剩下一尊大鼎,在六丁神火的烘烤下绽放着道道神芒。

        “喂,弼马温,我老爷到底在哪儿?”

        九头虫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苏陵朝着九州鼎努了努嘴,“喏,你老爷正在鼎里烤着呢!”

        “你……你胡说什么呢?我老爷怎么可能会在这破鼎里?”

        九头虫明显不相信。

        苏陵也懒得解释,直接一个印式扣下,让整个鼎身变得透明,显现出鼎内正被神火烘烤的鬼车来。

        只是九州鼎刚一变得透明,鼎内的声音也跟着传了出来。

        “可恶,你这厮,给本座等着,待我妖族大军杀到,本座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定叫你也尝尝这万火焚身之苦……”

        显然,自从鬼车被囚入九州鼎后,他就没有一刻闲下来过。

        “我说鬼车,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苏陵笑呵呵指了指一旁早已到呆若木鸡的九头虫。

        此刻,九头虫看着鼎内的鬼车,一双眼睛全都瞪圆出来,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情,甚至想破脑袋都没想明白,自己一直奉为偶像与目标的老爷,怎么会出现在天庭一个弼马温的鼎里。

        “老,老爷?真的是你吗?”

        他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要知道,这次他们遵循太子陆压之命,率领了百万妖众袭击天庭,可就是为了找到极有可能被天庭关押起来的鬼车。

        而自己来到御马监,原本只是想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却意外找到了老爷鬼车。

        太子陆压果然料事如神,老爷还真被关押在了天庭里,只是关押老爷的人……居然只是天庭的弼马温?

        “小九?小九你怎么在这里?太子殿下呢?”

        九州鼎内的鬼车看到九头虫的一瞬间,同样也是身躯一颤,即便此刻的鬼车只是人族模样,他也一眼就认了出来。

        而这一声‘小九’,直接就让九头虫破了防。

        “老爷,真的是你?呜呜呜,孙儿总算找到您了,没想到您真在这儿?!”

        要不是九头虫的手还被定海神珠压着,使得身子无法动弹,他恐怕都已经冲上去抱住了九州鼎。

        一旁的苏陵看着爷孙俩相遇的场景,笑道:“九头虫,别急,我现在就送你进鼎里,跟你老爷团聚!”

        说着,他就要施法打开鼎盖,将九头虫扔进去。

        “等等,别,千万别伤害小九!”

        鼎内的鬼车原本还很硬气,此刻听说苏陵打算将九头虫也扔进鼎里来,顿时慌了神,连忙出声阻止。

        苏陵笑眯眯道:

        “鬼车,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听你的?”

        鬼车咬了咬牙:

        “你不就是想要淬炼出本座的修为吗?本座可以配合你,你完全没必要将小九也放进来。”

        他实在有些好奇,苏陵的实力那么强,为何还觊觎着自己的修为,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他只想保住自己的后人。

        九头虫,算是他这一脉唯一的继承者,更是他的软肋。

        听到鬼车这么说,苏陵眼睛一亮。

        由于自己现在只是金仙修为,无法全力催动九州鼎,想要淬炼出鬼车的修为,将会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可如果鬼车全力配合自己的话,那将会非常容易。

        与其去炼化大罗金仙境界的九头虫,炼化准圣带来的收益,当然更加丰厚!

        “既然如此,那倒是可以商量。”

        “不,老爷,这个弼马温蛇蝎心肠,您可千万不要让他如愿啊,孙儿就算是死,也不能连累老爷您!”

        九头虫此刻变得异常激动。

        看着这一幕,苏陵倒是颇有些尴尬地抹了抹鼻头。

        “我说你俩有必要来这么一出吗?你们爷孙俩情深义重,倒整得我跟个反派一样!”

        苏陵着实有些被无语到了。

        无论是鬼车还是九头虫,他们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自己要是不出手,只怕倒霉的就是自己。

        可现在看这态势,简直就跟自己是个反派,他们才是受害者一样。

        “弼马温,你少废话,赶紧放我老爷出来,否则我让你好看!!”

        九头虫到底是年轻气盛,全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冲着苏陵就大吼起来。

        苏陵眼中寒光闪过,祭出另一颗定海神珠,直接砸向九头虫。

        轰!

        饶是九头虫是大罗金仙,在定海神珠的轰击下,也是眼冒金星,直接昏死了过去。

        “好了,聒噪的苍蝇总算解决了,现在轮到我们谈谈我们的交易了。”

        苏陵笑呵呵看着九州鼎内的鬼车。

        鬼车也终于低头了头,如同认命般叹了口气:“只要你答应留小九一命,本座可以把所有的修为都献祭给你!”

        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算鬼车曾经如何风光,他也终于接受了向苏陵低头的现实。

        苏陵浅笑道:“现在可不是你跟我谈条件的时候,毕竟你没有选择,不是吗?”

        “……”

        鬼车暗暗咬牙,最终无奈低头。

        正如苏陵所说,现在他别无选择,只有乖乖配合苏陵,否则不仅是他,就连九头虫也会有丧命的危险。

        “也罢,来吧,本座会放弃抵抗,但愿你说话算话!”

        “呵呵,你早该如此!”

        苏陵咧嘴一笑,将自身所有的灵力全都用在调动九州鼎上,而随着娟娟灵力的输入,九州鼎获得了力量加持,运行的更为迅猛。

        而这一次,鬼车主动放开修为,使得淬炼修为的速度快了三倍不止!

        只是眨眼之间,就有无尽灵力从鬼车体内流露而出,在九州鼎的作用下被淬炼、压缩、进化。

        相反,鬼车的力量也在无限削弱,逐步从准圣境界回落到大罗金仙。

        “这些修为应该足够了吧。”

        苏陵并没有彻底炼化鬼车,在榨取了足够修为后,便停止了九州鼎的运转,将其当做一座随身监狱,打算囚禁鬼车。

        与其直接结果了鬼车的性命,不如将他永远困在鼎中,关键时刻还能为自己所用。

        他将鼎内淬炼好的修为纳入体内,感受到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盘踞于丹田,苏陵心中颇为欣喜。

        只要自己抽空将这股修为炼化,步入大罗金仙指日可待!

        不知不觉,自己居然已经走到了这种高度,若是让旁人知晓,恐怕也得惊掉大牙吧。

        毕竟,早在几个月前,苏陵才被剥夺了修为,成为了一个废人呢!

        “现在……你可以放了小九了吧?”

        这时,鬼车颇有些紧张的声音响起,似乎很担心苏陵言而无信。

        “放了他?可我刚才只是答应你,留他小命啊,可没保证要放了他。”

        苏陵摊了摊手。

        眼下妖族大军正攻打天庭,若是让九头虫就这么回去,无疑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闻言,鬼车脸色一沉,撇了一眼地上昏睡不起九头虫,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

        “若是你担心小九会让你暴露,本座这里有一法门,可让他遗忘掉一些事情。”

        “哦?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若是你在其中藏了什么手段呢?”

        苏陵摊手笑了笑,“你知道的,我本可以将他跟你一起,关押在九州鼎中,这样可更方便。”

        “若本座说,本座还可以赠你一张舆图呢?”

        鬼车缓缓抬起脑袋。

        舆图?

        什么样的舆图?

        苏陵有了些许兴趣,毕竟这鬼车也算是上古强者,他收藏的舆图岂是凡物?

        说不定,自己还能去签到打卡,获得不少宝贝!

        似乎是察觉到苏陵有些兴趣,鬼车心里这才妥帖了一些,至少小九的性命倒是保住了。

        “本座的那份舆图,乃是曾经红云老祖所制,只不过由于舆图所绘之地不在三界之内,本座才一直没有机会前往。”

        “不过,你却有机会去一去那里。”

        说到这儿,鬼车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也不等苏陵询问,直接从怀中取出一份牛皮卷。

        牛皮卷凭空展开,其上用金文绘制着一道道图画,看起来就是山川溪流,路线图册。

        “这份舆图里绘制的,是仙古战场?”

        苏陵仅是撇了一眼,心中便是嫌弃一阵惊涛骇浪,这份舆图里的,画的不是仙古战场,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