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别打了,珠子不见了!

第四十二章:别打了,珠子不见了!

        “轰隆隆!”

        以麒麟陨落之地为中心的空间层层坍缩破碎,如同破镜般漂浮在虚空之中,而那副麒麟骸骨没有了空间的依托,直接漂浮在虚空中,其中的定海神珠也在此刻脱离,飘了出来。

        “是定海神珠!”

        自称为朱舞的朱雀看到定海神珠后,一双凤目刷一下变得雪亮,直接化作火光掠去。

        紧接着,魔虎也踩着虚空,从另一个方向朝着定海神珠冲来。

        眼看着三笠和太上仙君也要加入战斗,苏陵赶紧出声叫住这二人,神色焦急道:“此处空间坍塌,你二人赶紧让他们停住战斗,一同维系空间,否则麻烦就大了。”

        苏陵额头全是冷汗,他甚至透过层层虚空,看到了御马监的一角。

        要是再不赶紧稳固虚空,整个仙古战场或许真的会直接降临在天庭,将自己的御马监碾成齑粉,到时候自己可就暴露了。

        “好的主人!”

        三笠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身躯一晃以一化二,分出分身各自阻拦起了朱舞和魔虎。

        而太上仙君则是神色凝重,不断掐出法印稳固破碎的空间。

        可尽管如此,仅凭太上仙君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将此处空间彻底稳固下来,只能拖延一些时间。

        再看三笠这边,他与分身各自拦住朱舞和魔虎,可谓是以一人之力抗住两位准圣强者,显然有些吃力。

        “不行,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

        苏陵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定海神珠飞去。

        想要让朱舞和魔虎彻底冷静下来,终止这场战斗,那就必须将那颗定海神珠抢到手中,这样一来,他们两个必然会乖乖听话。

        想到这儿,苏陵直接唤出筋斗云,趁着三笠阻拦朱舞和魔虎的功夫,总算来到了定海神珠旁。

        “嘿,得手了。”

        正当他准备将定海神珠纳入体内时,魔虎已然摆脱了三笠的束缚,直接跳进附近的一处空间碎片,随后又从位于苏陵旁侧的一处空间碎片里跳了出来,瞬间来到苏陵身边。

        “吼,这定海神珠是本座的,谁也抢不走!”

        魔虎直接一巴掌掀飞苏陵,随后大口一张,爆出一股可怕的吸力,将那颗定海神珠裹挟。

        “不好。”

        苏陵在虚空中止住身形,眼看着那颗定海神珠要被魔虎抢走,而另一边,朱雀朱舞也摆脱了三笠的攻击,正朝着这边攻来。

        要是再不提前拿到定海神珠,恐怕这两位准圣强者还要打上几个回合,到时候自己的御马监就完了!

        无奈之下,苏陵只好深吸一口气,干脆选择搏一把。

        “系统,我要签到打卡。”

        眼下想要从虎口中夺宝,显然不太可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唤出系统,但愿自己能欧皇附体,直接抽出定海神珠!

        随着他声音落下,眼前的金文很快闪过:

        【叮!恭喜您在麒麟陨落之地打卡成功,获得先天灵宝:定海神珠!】

        太好了!

        系统还真是给力,直接一发命中啊!

        苏陵心中一喜,亲眼看着那颗定海神珠刚刚没入魔虎的口中,旋即便突然消失不见,直接出现在系统空间中。

        “成了!”

        就在苏陵暗中欣喜时,魔虎丝毫还未察觉他嘴里的定海神珠早就凭空消失不见,他猛地合上血盆大口,吧唧了两下嘴。

        “咦?”

        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魔虎正准备张开口器仔细检查一番,朱舞就已经带着焚天绝地般的朱雀神火杀到。

        “交出定海神珠,否则不死不休!”

        朱舞还真是人狠话不多,直接一对燃着神火的凤爪抓在了魔虎的脸上,瞬间就让魔虎破了防。

        此刻,魔虎也算是反应了过来,血肉模糊的脸上全都是滔天怒意。

        “都他妈别打了,定海神珠不见了!”

        魔虎是又惊又怒,自己分明已经将定海神珠给噙住了,这也没见谁过来抢夺,怎么到嘴的珠子就飞了呢?

        他几乎是耗尽了自己所有的脑细胞,都没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定海神珠不见了?”

        相比起魔虎的愕然,朱舞的语气里却是透着暴怒。

        这该死的蠢虎把珠子抢走了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来侮辱自己的智商,简直太过分了!

        自己亲眼看着这家伙把定海神珠给吞下去的,还能有假不成?

        眼看着双方似乎又要掐架,苏陵赶紧飞过来当起了和事佬:

        “二位道友,稍安勿躁,你们找的定海神珠,在我这里。”

        说着,他直接把两颗定海神珠全都取了出来,以示自己并没有撒谎。

        魔虎看到这两颗定海神珠后,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嘴里的定海神珠,到底是怎么跑到苏陵那里去的。

        同样,朱舞看着这变戏法的一幕,也有些懵了。

        大家的cpu好像直接被苏陵给干烧了。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家主人,我都说了我家主人神通广大,他只需站在一旁,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拿到宝物,还真是坐山观虎斗啊。”

        三笠看到这一幕,直接笑出了声,就好像抢走定海神珠的是自己一样,可谓是把苏陵佩服的五体投地。

        而太上仙君则是微微眯着眼睛。

        他知道,苏陵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个金仙修士,没想到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从两位准圣眼皮子底下盗宝物,看来自己这个主人,藏了不少真本事啊!

        他对苏陵愈发感兴趣起来,而这也是他认苏陵为主,愿意跟随苏陵的一大原因。

        此刻,随着苏陵将定海神珠拿了出来,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直至附近的一处空间崩塌发出沉闷的轰鸣,大家这才反应过来。

        “人族小子,你还说你不是来抢夺定海神珠的!”

        魔虎浑身都炸毛了,恨不得直接生吞了苏陵。

        自己为了得到这定海神珠,守在这麒麟陨落之地不知多少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没想到却被一个人族修士捷足先登,心里实在是气啊。

        “人族小子,你已经有了定海神珠,把另一个给我,我可以拿其他法宝与你交换!”

        朱舞也是紧紧看着苏陵。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苏陵已经握住了魔虎和朱舞的命脉,堂堂两位准圣,此刻也只能将目光落在苏陵身上。

        对此,苏陵神色淡然,叹气道:

        “我都说了,我不是来盗宝的,我只是路过此地,原本这事儿我也不想掺和,可现在你们打的空间崩溃,我不得不出面制止,这才出此下策。”

        他看了一眼还在持续崩塌的空间,即便是有太上仙君全力维系,可空间还是在缓慢坍缩,属于仙古战场的空间碎片,甚至都已经飘至到了天庭。

        “二位,如今这定海神珠在我手里,老实说这东西对我而言,还真没什么用处,你们若想要此宝,便施法稳固被你们破坏的空间,否则一切免谈!”

        苏陵直接放出了狠话。

        朱舞和魔虎相视一眼,犹豫了好一阵子,甚至都想直接动手抢夺,可一想到苏陵那盗取法宝的诡异手段,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最终无奈点头。

        “人族小子,你说话算话!”

        魔虎低吼一声,身躯一晃化作一个光头大汉,施法与太上仙君一起,稳固起正在坍缩的空间来。

        一旁,朱舞也点了点头,在周身火海中一阵翻飞,直接从神鸟朱雀化作一位身穿红裙的貌美女子,她乌青色的长发在火焰中飘扬,绝美的瓜子脸上透着淡淡的坚毅和飒爽。

        “真美啊!”

        饶是苏陵都有些看呆了。

        只见朱舞察觉到苏陵那赤裸的目光后,直接冷眼看了过来,旋即施法开始稳固空间。

        有了这两位准圣强者的加入,周遭的空间很快就停止了坍缩,只不过有几个空间碎片已经溢散到了天庭,早已无法收回。

        “唉,但愿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吧。”

        苏陵叹了口气,打算先回天庭看看,他甚至有些担心自己的御马监会不会已经跟着被毁了。

        将三笠和太上仙君留在了仙古战场稳固空间,苏陵直接闪身来到了仙古战场的外围,所幸空间的坍塌只是近乎百里的区域,整个仙古战场庞大无边,外围区域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师父,您怎么回来了?”

        正在练习七十二变和筋斗云的孙悟空看到苏陵后,停止了修炼。

        苏陵无奈叹了口气,道:“出了些状况,你且在此好生修行,切莫离开此区域,为师回天庭看看情况。”

        “师父放心,弟子绝不离开半步。”

        孙悟空拍着胸腹保证。

        苏陵微微颔首,直接来到了传送阵法处,启动了法阵。

        ……

        与此同时,天庭。

        轰隆隆。

        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虚空裂缝,一片片空间碎片宛若碎镜般,从裂缝中哗哗掉落,其中无尽魔气席卷天庭,吓得天庭内的仙女天兵们一阵胆寒。

        不过多时,大半个天庭几乎全都被魔气充斥,无数道空间碎片漂浮在天空中几乎随处可见,有人从空间碎片中看到无尽的白骨,更有人直接进入到空间碎片中,随后又被其中滔天的魔气侵蚀成飞灰。

        此刻,偌大的天庭已经乱成一团,玉皇大帝更是紧急在凌霄宝殿召集众仙家,商议对策。

        当苏陵通过阵法,回到御马监时,他整个人也都愣住了。

        “这,这还是我的御马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