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主人,我给您带了个礼物

第三十七章:主人,我给您带了个礼物

        鬼车怎么也没想到,他辛辛苦苦找寻的太上仙君,居然就在眼前!

        看来,那位掳走太上仙君的神秘强者,应该就在这附近!

        鬼车深深吸了口气,心中的警惕上升到嗓子眼儿,神识不断扫视着周围,生怕那位神秘强者偷袭自己。

        同时,他也沉声看向太上仙君:

        “仙君,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阻拦我击杀此人?”

        刚才要不是太上仙君突然出手,利用空间神通将他的钢刀挪走,说不定现在苏陵已经血溅当场。

        “鬼车,放弃吧,我已暂时认这位小友为主,绝不会让你伤害他一分一毫!”

        太上仙君直接摊牌,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么一句话吓得鬼车浑身都跟着抖了三分。

        “仙、仙君,你的意思是?”

        鬼车身躯直接僵了下来,随后目光缓缓移到苏陵身上,顿时间头皮发麻。

        不是吧,不是吧?

        这个看起来只有金仙境界的菜鸟,该不会真的就是那位神秘的准圣强者吧?

        要不然的话,向来孤傲的太上仙君,又怎么能会认他为主呢?

        看着苏陵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鬼车心中一个咯噔,心知自己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顿时就没有了再战的心思,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快跑!

        赶紧跑!

        不然,真会死人的!

        “轰隆——”

        鬼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马扇动翅膀鼓动疾风,眼看着就要向远处逃窜。

        可苏陵好不容易将鬼车带到了仙古战场,怎么可能容忍他就这么离开?况且这家伙偷袭自己的事情,还没算呢?!

        “九州鼎!”

        只见他手中法印拍出,九州鼎神威赫赫,直接催动九州鼎挡住了鬼车的去路。

        “……”

        鬼车感受到九州鼎所释放出来的威力后,身上的羽毛都吓得根根竖起,只能暗暗咬牙强行止住身形,颇具戒备地看向苏陵:“道友,在下无意叨扰,还望道友放在下一条生路。”

        他要早知道这弼马温就是那神秘强者,就算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贸然来到御马监啊!

        虽说他同样也是准圣修士,但自从他在花果山目睹了苏陵与太上仙君的一战,尤其是自己的偷袭被苏陵轻松躲过后,他便对苏陵有种莫名的畏惧,自知二人的实力有着天壤之差。

        他哪里知道,现在的苏陵,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金仙修士罢了。

        但凡他要是硬气一些,也不至于落在这种田地!

        “放你一条生路?”

        苏陵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转而看向太上仙君:

        “太上,你觉得我应该放他吗?”

        这太上仙君似乎与鬼车有些关系,不知他又会如何处置鬼车?

        鬼车闻言,眼中刚刚升起一丝希望,谁曾想,太上仙君却是淡淡道:

        “后生,这鬼车乃是昔日老夫在妖庭的同袍,如今上古妖庭早已落寞,唯独陆压太子独扛大旗,蛰伏至今只为找到时机夺回天庭,而你又是天庭的神仙,你若是放他离开,未来陆压太子定会伺机取你性命。”

        “哦?那依你之见,我该如何处置?”

        苏陵饶有深意看着太上仙君,虽说太上仙君已经与自己签订了主仆契约,但这老家伙一肚子坏水,苏陵还没有完全相信他。

        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探探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见太上仙君不假思索道:

        “依老夫之见,要么将他封印起来,要么干脆杀了,免得夜长梦多惹来麻烦。”

        说话间,太上仙君脸上都透着淡淡的杀意。

        “你,好你个太上仙君,你我怎么说也算是昔日同袍,你不为我求情就罢了,居然还想杀了我?你到底是何居心?难不成,你想背叛上古妖族不成?”

        鬼车心中原本还残留着一丝幻想,此刻听到这句话,心态直接炸了,指着太上仙君就骂了起来。

        自己好歹也是遵循陆压太子的命令,涉险前来救他的,没想到这家伙投敌了不说,还想要自己的性命,自己这上哪儿说理去?

        太冤了啊!

        面对鬼车的呵责,太上仙君却是冷冷一笑:

        “鬼车,收起你那一套吧,就算没有这后生,老夫也绝不可能跟着你去见陆压太子,什么妖族的仇恨,什么上古妖庭,跟老夫有何关系?老夫只想有朝一日问鼎丹道巅峰,再去找那个冒牌货一较高下!”

        “说起来,老夫还要多谢这后生呢,跟在他身边,不仅避免卷入你们妖族的纷争,还能近距离接近那个冒牌货。”

        说到这儿,太上仙君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嘿嘿,倘若是让那个冒牌货知晓老夫就在天庭,也不知他会作何感想……至于你嘛,还是乖乖认清现实吧,你永远也回不去了。”

        说起来,这太上仙君也算是个丹痴,别人都在搞事业,他一心就只沉醉于丹道上,只是为了在丹道上战胜太上老君。

        一旁的苏陵微微颔首,算是明白了太上仙君为何会心甘情愿跟着自己的原因了。

        毕竟,自己已经将《炉鼎丹道》掌握得炉火纯青,又隐居在天庭,倒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了,鬼车,这九州鼎还热乎呢,你是自己进去呢,还是让我请你进去?”

        苏陵笑眯眯看着鬼车。

        自打他尝到了炼化修为的甜头后,看到鬼车的那一刻,便已经决定将鬼车送进九州鼎炼化。

        此刻。

        在他的催动下,九州鼎已经被六丁神火烘烤的通体彤红,炙热的温度将周遭的魔气和白骨炼地滋滋冒烟融为血水,九州鼎上也是传来令人可怖的吸力。

        “道、道友,一切好商量……”

        鬼车已经怂了,他原本就重伤在身,眼下又有三笠和太上仙君坐镇,就算没有九州鼎,他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商量,呵呵,一切还是等你进入鼎中再谈吧。”

        苏陵冷笑一声,手中法印再变,那九州鼎的吸力更加迅猛,直接将周遭空间吸得扭曲变形。

        可即便如此,仅凭苏陵金仙境界的实力,似乎也难以将鬼车强行吸入鼎中。

        就在他颇有些尴尬时。

        “哗啦!”

        太上仙君弹出一颗神丹,那神丹如同流星般闪过,直接轰在鬼车身上,竟是瞬间冻结了鬼车的准圣修为。

        “就是现在!”

        苏陵眼中光华闪过,果断将鬼车吸入九州鼎中,合上了炉盖。

        “嘿嘿,没想到这么快我又抓了个准圣,有了这鬼车的修为,这次我怎么着也能成为大罗金仙了吧。”

        苏陵嘴角一笑,将三笠和太上仙君纳入鞶革空间后,自己也通过仙古战场的传送阵,回到了御马监。

        当眼前肆虐的魔气逐渐消逝,一道道血线重新回到墙壁上陷入沉寂,苏陵已然通过传送法阵,离开了仙古战场。

        他的身影刚刚出现在御马监中,就看到门前早已站着一个人影,显然是目睹了自己激活法阵的全过程。

        他不由心中微惊。

        难道自己任意穿梭仙古战场的事情,被发现了?

        他心中的念头刚刚落下,眼前的视线已经变得清晰,看清此人后,原本紧张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

        原来是‘一戳白’回来了!

        ‘一戳白’作为御马监的老马,有好几次都曾目睹过自己前往仙古战场的画面,此事对他们而言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而苏陵也丝毫不担心他们会泄密。

        毕竟,自己可是给了他们翻身的机会!

        “小白,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陵坐在了椅子上,给自己斟了盏茶,刚才与鬼车的对峙,一直让他提着戒心,这会儿反倒口干舌燥起来。

        ‘一戳白’朝着苏陵恭敬拱手,道:“主人,我们在花果山遇见了一位强敌,合力联手才将那人重伤,可那人实力高强,最终还是让他给跑了。”

        “我们一路追踪,没曾想那人居然来到了主人这里,主人您有遇见他吗?”

        苏陵嘴角一挑:“强敌?”

        他食指微微一勾,仅有巴掌大小的九州鼎便凭空显现,而在苏陵的调动下,九州鼎逐渐变得透明,正好可以看见在鼎中被神火灼烧煅炼的鬼车。

        “你口中所说的强敌,就是这家伙吧?”

        “这……不愧是主人,居然施法让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主人果然实力通天!”

        ‘一戳白’直接被眼前一幕给震惊了,看着苏陵这风轻云淡的样子,更是无比仰慕,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达到主人这般地步。

        “咳咳,那个……都是基本操作,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苏陵有些尴尬地干咳两声,没想到自己无意中就装了个逼,看来自己以后还是得再低调一些,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对了,跟你一起去的天蓬元帅呢?他怎么样?”

        他忽然想起,鬼车既然伪装成了天蓬的样子,那真正的天蓬又去哪儿了?

        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天蓬元帅?”

        ‘一戳白’先是一愣,随后恍然想起了什么,猛一拍脑门:

        “哎呀,瞧我这记性,居然抓错人了,把那胖子留在花果山了,果然是年龄大了,不记事了。”

        “啥子?抓错人了?”

        苏陵当场傻眼了。

        “那你把谁带回来了?”

        只见‘一戳白’尴尬一笑,摸着脑瓜子笑道:“嘿嘿,主人,那个……我给您送个礼物啊,您别生气。”

        “……”

        苏陵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丫有什么废话,赶紧说,别卖关子。”

        “那个,那个……我在追捕鬼车的时候,在海上发现了一只猴子,这猴子身上有您的气息,我错把他记成了那胖子,就……就把他带回来了。”

        “什么!?”

        苏陵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那么大的胖子,就算是物种记错了,这体型也能搞错?

        我的这些天马,也太不靠谱了吧?

        ……

        东胜神洲,花果山。

        天蓬元帅百无聊赖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头顶依旧坚挺的金光罩,认命般叹了口气。

        就在刚刚几个时辰里,自己几乎施展了毕生所有的神通,可这金光罩,居然连半点破开的痕迹都没有。

        这尼玛,到底是想保护本帅,还是想困死本帅啊?

        真的会谢!

        天蓬嘴角抽搐,看了眼金光罩外,守在自己附近的三千天河骑兵。

        此刻,这些骑兵也全都是失魂落魄的样子,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威风凛凛。

        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元帅被困住了,更因为他们把三千匹天马,弄丢了!

        “可恶,这次还真是出师不利,没想到本帅居然会被困在这方寸之地,更没想到那三千匹天马,会自己跑掉,这可如何向苏陵老弟交代啊?”

        天蓬一脸愁苦之色,一个劲儿摇头叹息,很是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