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别演了,你露馅了!

第三十六章:别演了,你露馅了!

        天蓬元帅刚推开御马监的大门,就听见苏陵发生酣畅淋漓的笑声,俨然是一副兴奋激动的样子。

        “苏陵小友,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

        天蓬笑呵呵走了进来,自顾找了个位置坐下。

        苏陵微微皱眉,好奇问道:“天蓬老哥,你不是奉陛下之命,去花果山调查准圣之战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花果山的灵猴可有出海?”

        “还有啊,我的天马哪儿去了?”

        他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上下打量着天蓬,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天蓬显然也没料到苏陵的问题这么多,他眼珠子转动,连声干笑道:

        “呵呵,那是当然,本帅出马,岂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准圣之战本帅已经调查了个七七八八。不过此事乃是天庭机密,就不便与你透露了。”

        “至于那灵猴和你的天马,本帅日后再说你详说。”

        看着天蓬表现得如此古怪,苏陵心中微微一惊。

        莫非,自己前往花果山与太上仙君大战之事,已经被天蓬调查清楚了?

        不应该啊,这么短的时间内,天蓬怎么可能就看破了自己的底细?

        尽管不太相信,可苏陵还是不愿意冒险,不由得好奇问道:

        “天蓬老哥,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咱俩这关系多铁啊,你到底调查出了什么,不如给老弟透露一二呗。”

        他大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这不禁让天蓬更加为难,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

        “既然如此,那本帅便给你透露些消息,不过作为回报,本帅也有些问题想要问你,还愿你如实回答。”

        “嘿嘿,那是自然,老弟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陵笑着为天蓬上了盏茶。

        天蓬抿了盏茶,开口道:“根据本帅调查,此番准圣之战,乃是因一位炼丹的强者所起,至于另一位准圣强者,本帅只知道他有一鼎威力无比强大的丹炉。”

        提起那丹炉,天蓬眼中都流露出一丝忌惮。

        说完,他颇具期待的目光看向苏陵。

        “苏陵小友,根据你曾受这位准圣强者的恩惠,可知道此人的身份?”

        闻言,苏陵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闪过一丝明悟,嘴角笑道:“那是自然,我不仅知道那位准圣强者的身份,我还有元帅刚才提及的丹炉呢!”

        “哦,你也有那丹炉?苏陵小友还是莫要开玩笑了,那丹炉强大无匹,绝非是你这个层次能够拥有的宝物。”

        天蓬摆手笑着,丝毫就不相信苏陵的话。

        苏陵却是饶有深意地笑了笑。

        “元帅既然不信,那便随我过来,我祭出丹炉给你一观便是。”

        他走到了一处墙壁旁,挡住了身后墙壁上那一道道互相缠绕、交织的血线。

        “哦?难不成苏陵小友真有那丹炉?”

        天蓬元帅神色诧异,跟着来到了苏陵身边。

        只见苏陵冲着他淡然一笑,激发灵力,反手一掌拍在了身后的血线法阵上。

        “哗啦——”

        通往仙古战场的传送法阵被激发,一道道血线就此活了过来,从墙壁上疯狂涌出,化作两张大手抓向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神色骇然,他始料未及,刚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血线包裹,随后消失在原地。

        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是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的苏陵。

        ……

        仙古战场的入口,传送法阵处。

        “这里是,仙古战场?”

        “嘶,没想到这御马监中,还真有通往仙古战场的传送法阵!”

        天蓬元帅看着四周浓郁的魔气,脸上的神色全都是惊骇与震惊,好奇打量着此处空间。

        “吧唧。”

        身后传来鞋底踩碎白骨的声音,天蓬元帅回头看去,只见苏陵踏着皑皑白骨走了过来。

        “苏陵小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把本帅带到此处?”

        天蓬元帅微微皱眉,只觉今日的苏陵好生奇怪。

        “什么意思?当然是请你看丹炉了啊!”

        苏陵嘴角一笑,单手直接祭出丹田中的九州鼎,随后另一只手从腰间抹过,低声道:

        “三笠,太上,出来打架了!”

        轰轰轰!

        九州鼎一经出现,直接迎风化作数丈大小,恐怖的威势吓得周遭魔气都退避三舍,唯恐被吸入鼎中炼化。

        而伴随着苏陵的声音落下,他腰间顿时冲出两道玄光,其中一个化作浑身墨黑的蛟龙,气吞天地,另一个则是一团金光虚影,背后空间层层变幻。

        “主人,这次干谁?!”

        三笠眸子气势冲冲,准圣气息毫无保留释放了出来,看起来威风赫赫,衬托的苏陵都倍有面子。

        相比之下,太上仙君则是有些兴致缺缺,无奈道:

        “后生,我的修为都给你给炼化了,眼下怕是只有太乙金仙的实力,你让我出来打架,这不是难为人吗?”

        话虽是这么说,可太上仙君依旧双手结出印式,身后层层变换的空间也在此时愈发深邃可怖,其间仿佛蕴藏着无穷能量。

        他已与苏陵签下契约,在苏陵没有成为准圣之前,会尽全力帮他摆平一切危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让天蓬震惊不小,他并没有关注突然出现的三笠和太上仙君,而是一双眸子全都落在九州鼎上,眼底全都是贪婪和渴望。

        “还真是那位神秘强者的炉鼎,这鼎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天蓬尽管已经察觉到气氛的不对,但他丝毫就没有将苏陵放在心上,反而好奇询问了起来。

        在他看来,苏陵只不过是一个刚刚重修的小鬼罢了,就算是再厉害,还能是自己的对手不成?

        至于苏陵的两个帮手,他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选择忽略,一心只想得到这九州鼎。

        苏陵冷冷一笑,道:

        “你猜有没有可能,我就是你口说所说的神秘强者?”

        “什么?”

        天蓬不可思议地看着苏陵,再一次上下打量起了苏陵来。

        他这才注意到,苏陵似乎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位神秘强者,有些相似,只可惜当时情况紧急,他并未看清那位神秘强者的长相,只知道对方不仅有一尊威力大强的神鼎,还有一尊准圣实力的蛟龙护道。

        等等,准圣实力的蛟龙?

        天蓬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僵硬的目光缓缓落在三笠身上!

        轰隆!

        他内心直接掀起惊涛骇浪,这尊蛟龙,可不就是那位神秘强者的坐骑吗?

        这蛟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那位神秘强者也在附近?

        他压根就没将苏陵与那位神秘强者联系起来,毕竟苏陵的境界实在太低,对他而言如同蝼蚁。

        就在鬼车心中充满了疑惑时,苏陵默默从丹田中祭出定海神珠,刚刚获得的金仙修为更是澎湃鼓动起来,与天蓬元帅对峙。

        “鬼车,别演了,你露馅了!”

        “你的演技实在太差了!”

        他淡淡开口,直接戳穿了眼前这个天蓬元帅的真面目。

        事实上,早在这家伙踏入御马监,称呼自己为‘苏陵小友’时,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毕竟,真正的天蓬元帅,可是为了占自己便宜,平日都称呼自己为苏陵老弟的。

        而当鬼车道出太上仙君和九州鼎时,更让苏陵确定了眼前的‘天蓬元帅’就是假冒的,而假冒之人正是当初在暗中窥探自己的鬼车。

        除了鬼车之外,没人能够知道太上仙君的身份,同时还能知晓自己有一尊神鼎!

        为了不惊动天庭的神仙,苏陵便将鬼车骗到了仙古战场。

        “没想到你早就看破了我的身份。”

        鬼车眼底闪过一丝狠意。

        自己刚才扮演天蓬元帅,几乎是耗费了毕生的演技,没想到还是露馅了。

        更可恶的是,眼前这小子明知自己是假扮的,还陪着自己演了这么久,把自己耍得团团转,实在是浪费表情啊!

        他干脆不再伪装,那宽胖的身形也在此刻发生变化,化作了仅有一个脑袋的巨大怪鸟。

        “咦?你的其余八个脑袋呢?”

        苏陵好奇询问起来。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简单单一句话,直接让鬼车破防了。

        尼玛,劳资九死一生,刚从那帮可恶的麒麟手下逃出来,就只剩这么一个脑袋了,你这么直言直语,真的礼貌吗?

        鬼车可谓是憋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结果还被一个金仙菜鸟给嘲讽了,直接心态炸了。

        “岂有此理,就算那位神秘强者就在附近,本座今日也要取你项上头颅!”

        说着,他拖着残身就轰了上来,即便是身受重伤,准圣实力也非同小可,搅得方圆百里的魔气四溢横流,天空中更是出现了一柄巨大的钢刀,随着鬼车的攻击而去。

        “好胆,当着我三笠的面,也敢伤我主人?”

        苏陵不为所动,只听三笠呵斥一声,蛟躯上的鳞甲片片飞出,呼啸游曳中组成一面鳞甲盾牌,将苏陵护在其中。

        “哐当——”

        鬼车的利爪触碰到鳞甲盾,瞬间迸射出刺眼的花光,他身后的巨大钢刀则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地势,从另一个方向朝着苏陵轰来。

        面对如此攻击,苏陵依旧双手背负,一副压根就不打算出手的样子。

        “就你这种只会暗算偷袭的垃圾,都不配我出手!”

        事实上,他只是知道,以自己金仙境界的实力,就算有定海神珠和九州鼎加持,最多也只能在鬼车面前实现自保,真要冲上去干架,那简直就是找死。

        而且,还会当着自己小弟的面社死!

        苏陵索性维持着高人形象。

        而此刻,那巨大的钢刀已经劈开滚滚魔气,来到他的后脑。

        “哗啦——”

        眼看攻击就要落下,空间中突然划开一道口子,这钢刀直接没入空间黑洞之中,消失无踪。

        “什么,这是?”

        鬼车又惊又恐,猛然看向苏陵身后那个浑身泛着金光的身影,之前他的视线一直都在苏陵和九州鼎上,压根就没有看过这金光身影。

        此刻见到那诡异的空间神通后,他眼里全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