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他只是个养马的

第三十二章:他只是个养马的

        “天蓬元帅?”

        巨灵神眉头一挑。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养马的苏陵居然还有天蓬这层关系,不过说起来也是,原本这元帅之位就该是苏陵的,要不是苏陵被贬至御马监,元帅的位置又哪里轮得着这个死胖子?

        “原来元帅认识此人啊,呵呵,那还真是个误会,倒是本将军莽撞了。”

        巨灵神皮笑肉不笑地收起了手中的斧子,又撤去了空中那一道道锁链,周围的天兵也纷纷收起了武器。

        虽说他是托塔李天王的得意干将,无论是地位还是名气,都压过天蓬一头,但他的屁股毕竟只坐到将军的位置,天蓬身为天河元帅,比他官大一阶,这个面子他不得不给!

        天蓬元帅也知道巨灵神背后站着的是托塔天王,丝毫不敢摆谱,反而客气笑道:

        “哈哈哈,巨灵神将军真会说笑,你跟随天王镇守天庭,功不可没,即便真是莽撞,那也是为了天庭的安危考虑,本就是应该的。倒是我这位好友给将军添乱了,我一定让他给你赔罪。”

        说完,他瞪了苏陵一眼,低声道:

        “苏陵老弟,今日要不是你运气好遇见了本元帅,恐怕你的小命可真得交代在这儿,也幸亏巨灵神将军宅心仁厚,否则就算是本元帅,也难保你啊,还不快过来谢谢巨灵神将军?”

        苏陵:“???”

        什么鬼?

        你搞清楚,到底是谁的小命得交代在这儿?

        他嘴角抽搐,没想到天蓬元帅这死胖子居然会过来捣乱。

        如果不是天蓬突然出现,恐怕巨灵神的脑袋已经掉到了地上吧。

        “唉,真是无奈。”苏陵叹了口气,象征性朝着巨灵神拱了拱手:“多谢将军。”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步,既不用担心暴露实力,也不用担心跟天庭闹掰回不了御马监,倒也还算可以接受。

        “哼,倒是不必多谢,本将军虽不知道你是如何重新修炼的,不过就凭你的本事,此生最多也只能修炼到辟谷了。

        陛下既然罚你在御马监,你这辈子就安心待在御马监好好养你的马。

        若是下次再让本将军碰见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巨灵神冷冷看了眼苏陵,眼中的不屑和鄙夷几乎毫不掩饰,就连一旁的天蓬元帅都觉得万分尴尬。

        对此,苏陵倒是已经习以为常,神色淡定地摆了摆手,随后悠闲地从巨灵神身边走过,走进了南天门里。

        “这……这小子!”

        巨灵神看着苏陵这么淡定,气得更是牙痒痒,就好像他刚才的嘲讽全都是放屁一样,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显得自己格局狭小。

        “呵呵,巨灵神将军消消气,这小子就是这样,你可跟他一般见识,毕竟他只是个养马的。”

        天蓬尴尬笑着,随后贴耳小声道:

        “将军,今天的事情多谢了,你就当苏陵这小子没有出现过,至于陛下那边,我会去瞒着的。”

        不管怎么说,苏陵私自下界,便是巨灵神镇守天庭不力,而如果天蓬元帅出面替他隐瞒的话,今天的事情压根也就不会传进玉帝的耳朵里,自然就没有巨灵神什么事儿了。

        毕竟,苏陵只是个养马的,他的身份太过卑微弱小,弱小到就像是蚂蚁,几乎没人愿意去关注他的存在!

        “苏陵老弟,等等,等等我!”

        苏陵刚进南天门没多久,就听见天蓬元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只见天蓬元帅踏着祥云从后方赶来,很快就来到了苏陵旁侧,语重心长道:

        “苏陵老弟,你这次真是差点闯下大祸,要不是我碰巧经过南天门,你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了巨灵神将军的斧下亡魂了!”

        他实在没想到,苏陵这家伙居然敢擅离职守,私自离开御马监,溜出南天门。

        说起来,这家伙的修为不是被废了吗?

        天蓬元帅的脑袋里全是问号。

        苏陵无奈看了天蓬一眼,心说要不是天蓬关键时刻来捣乱,现在指不定是谁成了亡魂了呢!

        不过再怎么说,天蓬也算是忙了自己一个小忙。

        “多谢天蓬老哥相助,这次要不是你,我还真得被麻烦缠身。”

        苏陵客气的道谢。

        “嘿嘿,谢就不必了,毕竟我还欠着你两颗仙丹呢。”

        天蓬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两人并排走在前往御马监的路上,开始闲聊起来。

        “说起那颗仙丹,天蓬老哥服下后,可有什么成效?”

        苏陵随后问了一句。

        哪知他刚提起此事,就惹得天蓬元帅一阵咬牙切齿,气呼呼道:

        “别提了,老哥我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颗神丹,正要服下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羔子暗中搞偷袭,不知是使了什么神通,疼得老哥我是撕心裂肺,恨不得舍弃这肉身重新投胎去!”

        尽管他已经缓了过来,此刻再回想起那钻心的疼痛,依旧是心有余悸。

        他是硬生生疼了一天一夜啊!

        “当时我剧痛难忍,哪里还有功夫服下神丹,那两颗神丹就这么滚落到下界去了。”

        天蓬元帅长叹一声,眉宇间全是愁容之色,只恨自己时运不济,同样也恨那偷袭自己的人!

        听着天蓬元帅怒气冲冲的自语,苏陵一阵尴尬与心虚。

        当时自己为了用麒麟精血淬炼肉身,可谓是遭受到了极致的痛楚,后来签到获得了伤害转移卡,就把身上的痛苦转移了出去。

        现在看来,果然是转移到了天蓬元帅的身上。

        “咳咳,天蓬老哥,人间有句老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抽他骨,拔他皮。

        你要相信,这世上一切的痛楚和磨砺都是为了让人走得更远,世界以痛吻你,你大可报之以歌,不必耿耿于怀。”

        苏陵心虚的安慰起来,都放出了鸡汤,只是这鸡汤多少有点怪味儿。

        这一口毒鸡汤,直接让天蓬元帅觉得自己就是身负大任之人,顿时间飘飘然起来,笑着问道:

        “说起来,苏陵老弟你这是去了趟凡间?”

        苏陵点了点头:

        “没错,老哥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想重新修行,此番下界也是为了找寻修行之法,好在运气不错,让我遇见了一位前辈,那位前辈不仅帮我修补了受损的仙骨,还助我重新踏上修行一途。”

        他早就在心中打好了腹稿,此刻是张嘴就来,演技直接拉满。

        “天蓬老哥,不瞒你说,我现在已经是人仙修士了!”

        天蓬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记得,苏陵一直都在尝试着重新修炼,只是他一直都觉得重修就是个笑话,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笑话。

        毫无可能的事情,居然真的让苏陵给办成了!

        “苏陵老弟,看来你这机缘通天啊,倒还真是老哥我眼拙了。”

        感受到苏陵故意展露出来的人仙境界,天蓬元帅倒吸一口凉气,看向苏陵的神色都多了一丝佩服之意,但也仅仅只有佩服。

        毕竟,在他看来,苏陵就算是重新修行,如今也只是人仙境界罢了。

        反观自己,不仅拥有太乙金仙的实力,更是当今的天河元帅,根本就不是苏陵可以比拟的,二人之间的差距如鸿沟、似天堑,就是给苏陵一辈子的时间,他恐怕都无法超越自己……天蓬元帅嘴角扬起一丝自得的笑意。

        “苏陵老弟啊,你如今虽已有了人仙境界,但你的实力终究还是太低,日后可千万不要再下凡了,别说是遇见什么大妖魔头了,就是寻常小妖,你恐怕都难以应对。”

        说着,天蓬就开始嘚瑟起来。

        “就拿这次花果山的准圣之战来说,有两位实力极强的前辈在花果山大战,单是战斗余波就连本元帅都侧目心惊,你若是在那里,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战斗余波给灭成渣子。”

        “对了,你这次下凡都去了哪些地方?”

        “呃,花果山吧。”

        “???”

        天蓬正走着路,差点原地摔个跟头。

        “你说啥?”

        “你去了花果山?”

        他踉跄着站稳,回头过来一本正经看着苏陵。

        苏陵笑着摊了摊手:“没错啊,花果山上景色还可以,灵气虽然没有天庭馥郁,但也还算是处宝地。”

        他由衷地评价一句。

        只是他这般平平淡淡的态度,更是让天蓬不淡定了。

        要知道,此番玉帝就是要让他下界,调查花果山的准圣之战,没想到这苏陵就是从花果山回来的!

        “苏陵老弟,你去了一趟花果山,可有遇见准圣斗法?”

        天蓬打算从苏陵这里探探消息,倘若他能知晓那两位准圣的身份,此番下界就少了一桩麻烦。

        “准圣斗法?”

        苏陵神色有些古怪。

        他当然遇见准圣斗法了,其中一个准圣就是自己,至于另一个,早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仆从。

        看着苏陵一脸古怪的样子,天蓬元帅忽然想到了什么,猛一拍手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

        “天蓬老哥明白什么了?”

        苏陵心中微凝,难道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天蓬一脸原来如此的笑道: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苏陵老弟你适才说你在人间遇见了一位前辈,就是那前辈助你重新修行,我猜那位前辈就是斗法的准圣之一!”

        “他助你重新修行后,便施法将你送了回来,所以你并不知道准圣斗法一事,老弟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天蓬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就差写上‘快夸我’了。

        “呃,天蓬老哥果然聪慧无双,猜得八九不离十啊!”

        苏陵嘴角抽搐,只能说天蓬这家伙猜的跟事实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他也懒得解释,就让天蓬高兴一场好了。

        “哈哈,我就知道,以我天蓬的智慧,老弟你就是想要瞒我,都瞒不主啊!”

        天蓬元帅得意地哈哈大笑,随后问道:

        “苏陵老弟,你可知那位前辈的身份?”

        “这个……”

        苏陵正想着该怎么糊弄天蓬。

        哪知天蓬忽然摆了摆手:

        “也罢,你区区一个人仙,哪里能知晓准圣强者的身份?你也别不好意思了,我猜那位准圣前辈压根也没告诉你他的身份吧。”

        “说起来,你还是修为太低,要是换做了老哥我,那位前辈定然会跟我多说几句话。”

        天蓬越说越得意,似乎能跟那位准圣前辈说上几句话,都是无比巨大的荣耀。

        对此,苏陵只是默默汗颜,也不打算告诉天蓬,自己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准圣前辈。

        “天蓬老哥,御马监到了。”

        走着走着,二人已经回到了御马监。

        再次回到御马监,苏陵眉头微微一蹙。

        他竟感知到,不远处的马场里,似乎有一股极其强大且数量繁多的熟悉力量。

        “等等,我的三千匹天马,该不会已经全都变麒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