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给猴子剧透,重返天庭

第三十一章:给猴子剧透,重返天庭

        “神仙,还请神仙留步!”

        猴子三步并作两步,只是一个呼吸间就跳到了山巅的一处大树上,站在树梢遥望着空中的苏陵。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近距离与神仙对话。

        哪怕只是沾沾仙气,猴子也是心满意足啊!

        自从他刚才看到苏陵大战‘妖魔’,举手投足间便能调动无上伟力,袖袍一挥就可召出神鼎,仙风道韵尽展风骨,可谓妥妥世外仙神,让人心生向往中,不禁又生出了拜师之心。

        “神仙,俺是花果山人士,天生地养,因见神仙不朽伟力,心生向往,恳请神仙收俺入道为徒。”

        “俺想要求道成仙,不求拥有神仙您这一身斩妖除魔的本事,只求保全性命,上天入地全凭自己做主。”

        说着,他不禁又想到了水帘洞内那地狱般的血腥景象,求仙问道之心不禁更加坚定。

        猴子可不想自己以后无缘无故躺在血泊里,死在他人的爪牙下!

        “哦?你想拜本座为师?”

        苏陵颇为诧异。

        没想到猴子居然想拜自己为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有菩提祖师什么事儿?

        只不过,这猴子可是西游世界的主角,西游大劫的取经人,自己一旦将之收为弟子,恐怕就得承担这巨大的因果。

        暂且不说自己一定会暴露身份,引来玉帝和如来佛祖的目光,说不定还会惊动藏在幕后的几位圣人!

        就拿菩提祖师来说,原著中他将猴子收为弟子,教他躲三灾和各种神通术法,可当猴子入劫之后,菩提祖师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其中,有太多耐人寻味的东西。

        苏陵可不想跟菩提祖师一样,担上这巨大的因果。

        “猴妖,我知你求仙心切,但本座并非是你的良师,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一番考虑之下,他直接拒绝了猴子。

        “可,可是神仙,俺只认识您这一位神仙,您若不收俺,俺又能从何处学得成仙得道之法?”

        猴子一听神仙不肯收自己,顿时就急了。

        苏陵叹了口气,虽说他不愿摊上这因果,但还是愿意与他结个善缘,不由提醒道:

        “这三界能人强者数不胜数,人间四州隐居的散仙更是不计其数,你此番东渡出海一路西去,便可抵达西牛贺洲,那里有一座仙山,名曰灵台方寸山,山上有一道观,名曰斜月三星洞,洞中菩提祖师便是你的师父。”

        “你只管去寻他,便可求仙得道!”

        左右这猴子都是要去灵台方寸山的,不如自己提前给他剧透一些信息。

        日后他学有所成,大闹天宫时,说不定还能放下棍子跟自己喝几杯。

        “多谢仙人指点,多谢仙人!”

        猴子闻言大喜,虽说他还是更倾向于直接拜苏陵为师,但他也不是爱软磨硬泡的性子,既然神仙让自己出海西去,那自己便出海西去!

        说不定,这是神仙给俺的一次考验呢!

        猴子越想越兴奋,起码这是个好的开始,对着苏陵便是一顿作揖行礼。

        苏陵见状微微一笑:

        “去吧,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身躯一晃,已经架着筋斗云飞向天穹。

        目送着苏陵驾云远去,猴子心里更加神往,也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腾云驾雾。

        朝着苏陵离开的方向拱手膜拜之后,他当即便去山上捡起了竹子,打算编造竹筏,出海寻仙。

        “哎,大王,您这是在做什么?”

        那只怂恿猴子进入水帘洞的老猴子,好奇凑了过来。

        “俺在做竹筏,打算出海寻仙,还有,俺可不是你们的大王,别瞎认!”

        猴子头也不回继续编着竹筏,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花果山,早日出海寻仙,只是他又有些狐疑:

        “那位神仙只是让俺一路西去,可等俺上了海,又该怎么去灵台方寸山呢?俺都不知道路线啊!”

        “我知道该怎么走了!”

        苏陵脚踩筋斗云,按照原主的记忆,总算是找到了南天门的方向。

        说起来,这筋斗云不愧是专门用来赶路的神功,只是几个呼吸间,苏陵就已经横跨万里云海,来到九天之上,看到一道硕大的门户。

        这门户金碧辉煌,周围有彩云霞光环绕,立于浩荡云海之中,显得威严肃穆,那门前的牌匾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南天门。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苏陵刚刚在云尖儿站稳,就被一声突如其来的训斥吓了一跳。

        只见南天门两侧云海徐徐向两边排开,无数道闪耀金光显现而出,那一道道金光居然是身披金甲的天兵,他们最低都是天仙境界。

        而在这些天兵前面,正站着一个身高百丈的威武巨人,巨灵神!

        只见巨灵神怒目审视着苏陵,手中的宣花板斧更是不断冒着森寒的杀气,似乎只要苏陵的回答不让他满意,他手中的斧子便会呼啸而出,血染天穹。

        “……”

        苏陵微微皱眉,没想到最近南天门的守备居然如此严苛,在记忆中,寻常时候应该只有几个天兵驻守才对。

        而据他所知,这巨灵神乃是托塔李天王的得力干将,一身修为直达金仙,恐怕也只有自己完全炼化了太上仙君的修为后,才能有与之一战的实力。

        “将军,我乃御马监弼马温苏陵,还望将军能够通融一二,让我过去。”

        “苏陵?”

        “可是昔日的天河将军?”

        巨灵神那双极具威严的目光落在苏陵身上,言语中还透着几分不屑和嘲弄。

        他虽然不知道苏陵是谁,但却是对天河将军的事情所知甚多。

        据传这位天河将军本有大好前途,可却因同情杨戬,一时心软放走了梅山七怪,才被陛下责罚,一世英明毁于一旦,此生只能在御马监养马。

        更可笑的是,昔日的反贼杨戬在一位龙族前辈的帮助下,已经成为了天庭的二郎显圣真君,就连梅山七怪也成了天庭的编外人员,享受天庭俸禄。

        反观天河将军,倒是落了个空,成了整个天庭的笑柄。

        巨灵神与天河将军同职同阶,对于苏陵自然是极其不屑,甚至是以他为耻,认为是苏陵丢了天庭所有将军的脸面。

        只是让巨灵神唯一不解的是,这苏陵不是被陛下废除修为,贬至御马监了吗?

        他怎么会从凡间回来呢?

        关键是,近几日都是自己镇守南天门,也没见什么人遛出去过啊!

        “你当真是昔日的天河将军,如今御马监的弼马温?”

        巨灵神冷冷皱着眉头,心里也不由权衡起来。

        倘若苏陵真是弼马温,那么他私自离开天庭便是犯下大罪,而自己也会承担镇守南天门不利之过,受到陛下处置。

        相反。

        如果眼前这家伙不是弼马温,只是下界散仙假扮,那么自己便没有任何过错,将之生擒反而还能立下大功。

        仅是一瞬间,巨灵神心中便有了注意,紧握宣花板斧的大手已经微微发力,体内灵力汹涌调动起来。

        这一刻,无论苏陵如何回答,结局都已经注定!感受到巨灵神体内汹涌的灵力波动,苏陵心中微沉,只是瞬间便猜到了对方的心思。

        这家伙,是打算动真格了!

        恐怕无论自己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他都不会相信,甚至还有可能直接灭了自己!

        不过,苏陵却是丝毫不慌。

        再怎么说,自己也有玄仙境界,在定海神珠和九州鼎这两件强大法器的加持下,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再不济,他还可以唤出三笠,以三笠的准圣修为在南天门杀出一条血路。

        可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苏陵还不想太过招摇,过早跟天庭鱼死网破。

        毕竟,天庭算得上是三界中灵气最为富裕的地方,况且御马监中还有通往仙古战场的阵法,那里气运深厚,随便一次签到就能获得价值不菲的宝物,对自己而言就是个签到圣地!

        真打起来,自己有信心斩杀巨灵神,但要想再回到御马监,可就难了。

        想到这儿,他深深吸了口气,耐着性子解释道:

        “将军,我真是御马监的弼马温,将军若是不信,大可先让我渡过南天门,我好回御马监取陛下的诏令。”

        他算是给足了巨灵神的面子。

        要不是看在他还得通过御马监的法阵前往仙古战场,恐怕此刻早已经唤出三笠,在这天庭大闹一场后,潇洒离开了。

        而巨灵神也不知道自己正在死亡的边缘反复试探,他嘴角反而露出戏谑的笑容,冷笑道:

        “一派胡言,南天门乃是天庭的门户所在,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入的?”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弼马温呢,而是下界散仙,图谋不轨试图潜入天庭,本将军这就将你就地正法!”

        言罢,他手中法印翻动,周遭空间迅速冻结,封住一切退路,随后一根根水桶粗细的锁链从云层中探出,朝着苏陵飞速而去。

        同一时间,那些身穿金甲的天兵也是起身喝‘退’,震耳欲聋的声音形成无形的音波,刺痛耳膜。

        看这架势,巨灵神压根就没想让自己活着离开!

        “唉,看来还是得走到那一步啊!”

        苏陵见状无奈叹了口气。

        原本自己打算放巨灵神一条活路,奈何巨灵神这家伙非要寻死,那自己只能成全他了。

        他正要唤出三笠,忽听南天门内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巨灵神将军,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啊!”

        这声音听起来颇有些粗犷。

        苏陵循声看去,只见天蓬元帅一脸焦急地赶了过来,施法轻易破开了巨灵神的空间冻结,来到苏陵身边。

        “嘿嘿,巨灵神将军,真是误会,苏陵老弟不是什么下界散仙,而是御马监的弼马温,与本元帅也颇有些交情,还请巨灵神将军给本元帅一个面子,留个方便。”

        天蓬元帅笑呵呵看着巨灵神。

        他刚接到玉帝的命令,让他前往御马监调遣三千匹天马,组成骑兵前往花果山,找寻遗失的玄晶玉棺,并调查准圣大战一事。

        结果,他正准备去御马监,结果路过南天门时,就意外看到苏陵,差点就被巨灵神给灭了。

        按照天蓬元帅的性子,这种事情他本不愿多管。

        奈何他前些天刚拿了苏陵的九天辅元丹,尽管那枚丹药因为自己遭奸人暗算,最终滚落不见,但无论怎么说,自己都是欠苏陵一个人情。

        在这人情的趋势下,天蓬元帅这才现身,打算拦下巨灵神,救苏陵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