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鬼车,妖族元帅,就这?

第二十九章:鬼车,妖族元帅,就这?

        同时。

        太上仙君也极其好奇,苏陵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会拥有圣人法宝?

        而这一切,似乎也只有认苏陵为主,每天都接近他,才能知晓一切!

        说不定,苏陵还是自己日后翻身的机缘呢!

        想到这儿,太上仙君瞬间释怀,已经彻底认清了现实,决定暂时成为苏陵的仆从。

        苏陵见状淡淡一笑,道:“好,那便请君入瓮吧!”

        他一手划过真龙鞶革,打开鞶革空间,太上仙君所化的金光顿时钻了进去。

        【叮!恭喜您收服太上仙君,触发隐藏任务奖励:额外获得打卡机会一次!】

        太好了!

        没想到我的一个无心之举,居然意外完成了隐藏任务!

        苏陵心中大喜,原本今天的签到奖励就已经足够逆天,没想到居然又多出了一次签到机会!

        “三笠,我给你找了个饭搭子,以后你在鞶革空间里,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他心情大好,今天的收获实在太丰富了,而这一切也有三笠的功劳。

        只是三笠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高兴,反而一脸忧虑:

        “主人,我知道您是好心,可那家伙似乎脑子不太好使,听说灵智太低会传染,您说我跟他待在一起久了,会不会也变成智障啊?”

        太上仙君:“???”

        苏陵一愣:“你这话从何说起?”

        三笠一本正经道:

        “适才那老头说,等主人您拥有准圣修为后,就还他自由,可主人您本就是准圣修为啊,主人您说他不是智障,是什么?”

        苏陵:“……”

        这很难解释,总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苏陵尴尬的咳嗽两声,干脆不再解释,直接将一旁的九州鼎纳入丹田之中。

        此鼎来头甚大,威能强大,甚至能够淬炼修为,可得妥善保管。

        而他此次淬炼出的太上仙君的部分修为,已经被他纳入体内,只待回去后进行炼化,就能将这份修为直接转换到自己身上,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那种!

        “算算时间,三尸替身的时限应该也快结束了吧。”

        苏陵心中了然,正准备将自身意识转移到本体身上,忽觉背后一阵发凉,猛地回头,便见一道霹雳寒光闪过。

        “不好,有人偷袭!”

        他还没反应过来,三尸替身的时间便已经结束,身体化作一张白纸消散,意识也自动回到本体。

        哗啦——

        那道霹雳寒光直接将飘然的白纸击穿,随后虚空中发出一阵轻咦。

        “咦,居然躲过了,怎么可能?!”

        虚空中。

        一尊九头大鸟扑打着翅膀显现而出,看着苏陵刚才消失的位置,那一双双猩红的兽瞳里充满了震惊和诧异。

        大家分明都是准圣境界,自己蛰伏至此,几乎调动了所有的力量施展这致命一击,可对方居然奇迹般躲过了!

        更让它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对方消失时甚至都没有引起空间波动,就好像是,真正的消失了一般。

        “看来此人有些诡异,本座已然暴露,不可恋战!”

        它心中思绪落下,几乎眨眼之间就做出决定,化作一道黑气朝着远处遁走,没有半点迟疑。

        看着突然偷袭,又迅速退走的九头大鸟,苏陵从一处云层中显露出真身,头上满是雾水。

        什么情况?

        这家伙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子,结果二话不说又遛了呢?

        刚才那一击凌厉至极,蓄势而发,要不是正巧三尸替身的时间到了,恐怕他还真猝不及防。

        “主人,您没事吧?”

        三笠又惊又恐飞了过来,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他几乎都没看到对方的攻击,更没看到自家主人是怎么安然避开的。

        他自问,如果换做自己,刚才的那一击自己恐怕已经身受重伤。

        再看面对毫发无损的主人,三笠眼中流露出深深的钦佩。

        不愧是主人啊,这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啊!

        苏陵摆了摆手,同样有些心有余悸,倘若刚才对方袭击的是他的本体,他大概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尼玛的,这瘪三不讲武德,就知道搞偷袭,别让我下次遇见你!

        正当苏陵心中愤恨时,他脑中传来太上仙君的声音:

        “后生,这家伙是妖族元帅鬼车,许是陆压派他过来寻老夫的,你的麻烦大了!”

        苏陵想起刚才那九头怪鸟落荒而逃的样子,实在无法将它跟妖族元帅联系起来。

        “鬼车,妖族元帅,就这?”

        鬼车这辈子做梦都没想到,曾经在妖族天庭被誉为炼丹第一人的太上仙君,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炼化了!

        那高达数丈的炉鼎甚至能够隔绝他的准圣神识,即便是远远看去,都让人感到暗自心惊。

        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几乎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必杀一击,居然被那小子给无伤躲过了,就好像对方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那深不可测的实力简直让人心颤。

        鬼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疯狂扑打着翅膀就逃离了花果山,生怕那小子追上自己。

        在返回北海深渊的路上,他甚至还特意绕了好大一圈,就是怕对方跟踪自己,给北海妖族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

        “呼,那家伙到底是谁,居然如此轻易就将太上仙君囚入了丹炉之中,我观他启炉时所用的法印,似乎比太上仙君曾经炼丹时所用的法印还要高深莫测,这三界中何时出了这等人物?”

        鬼车回到北海深渊,直至确定苏陵并没有追过来后,他悬着心这才放了下来,不由地擦着额头冷汗,一阵感慨。

        回到陆压太子所在的大殿,将此次一行的事情尽数道来,陆压同样是万分诧异:

        “你是说,那小子不仅是准圣修为,懂得炼丹之法,还有一尊准圣境界的蛟龙坐骑?”

        陆压扑腾一声从石椅上站了起来,眉头紧皱。

        自他问世起,可从未听说过三界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太子,那家伙莫非就是近日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天庭高手,那位龙族强者?”

        鬼车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倒是不无可能,这二人都是突然横空出世,像这样的准圣强者,哪怕只是一位都足以在三界中掀起一阵风云,可如今却直接出现了两位,或许这二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陆压沉声分析。

        倘若花果山的那位准圣强者当真来自于天庭,那么这件事就变得颇有意思了。

        两位太上老君,昊天又准备如何打算?

        “鬼车,你再派人前往花果山一趟,务必查出此人的身份,若此人真是天庭之人,我等就必须全力营救太上仙君,我妖族没有一位自己的太上老君可不行。”

        他嘴角玩味一笑,随后仰头看向天庭的方向。

        ……

        天庭,凌霄宝殿。

        玉皇大帝刚结束了今日的朝会,遣散了众仙,只觉身心俱疲,正准备好好休息一番,却见太上老君神色焦急,快步来到殿前。

        “老君,你身为天庭元老,又有炼丹锻器之重任,平日里不必上朝,今日为何突然登临凌霄?”

        玉帝话音刚落,太上老君便屏退左右,见整个凌霄宝殿再无旁人,这才开口道:

        “启禀陛下,大事不好,有人将那个假货从玄晶玉棺中放出来了!”

        闻言,玉皇大帝脸色骤然大变。

        “什么?”

        “此事当真?!”

        玉帝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此事事关重大,几乎关乎到整个天庭的安危。

        “陛下,老夫察觉到有人触动了仙古战场的禁制,就连玄晶玉棺所在的位置也都被转移,那个假货或许已经恢复了自由!”

        太上老君脸色凝重,继续分析道:

        “而且老夫猜测,进入仙古战场中的不止一人,老夫留在玄晶牢狱中的机关也被人触动了,此人多半也是准圣修为。”

        “老夫猜测,此事或许是妖族之人所为,他们潜入仙古战场,试图放出那个假货,不过以我对那假货的了解,他宁愿永生永世待在玉棺之中,也绝不会为人所用,成为他人手中的利器。正因如此,他才施展空间术法,将玄棺从玄晶牢狱中转移了出去。”

        “只是他没想到,妖族派来了不止一位强者,一人被留在了玄晶牢狱,一人则跟着他的空间术法,转移到了某处,将他从玉棺中放了出来。”

        话罢,空气仿佛都陷入凝固,只因太上老君的分析有理有据,合乎情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冒充你的假货或许已经回到了妖族之中,我们天庭的麻烦可就大了。”

        玉帝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就在这时。

        “报,东胜神洲花果山境内察觉到有准圣战斗余波,疑似有准圣交战!”

        负责巡查四洲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快步进殿。

        玉皇大帝心中微惊,瞬间就想到了那个冒充太上老君的假货。

        他与太上老君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透着了然。

        “陛下,看来那个假货将玄晶玉棺转移到了花果山,而且还与那妖族强者发生了争执。”

        玉帝微微颔首,看向千里眼:

        “千里眼,你可有看出那交战之人是何身份?”

        “这……陛下,微臣只看到花果山空中有一尊巨大炉鼎,那炉鼎也不知是何材料所铸,微臣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便被一股炽热的力量灼烧,到现在都还觉得双眼痛疼难忍。”

        千里眼的双眼都红肿了起来,回想起那巨大的炉鼎,依旧有些心有余悸。